温暖的尸体姜柠林淮小说_温暖的尸体破水逆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温暖的尸体

温暖的尸体

温暖的尸体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绿萝小说

作者:破水逆

时间:2018-03-22 17:24

评语:五年前的男友去世了,可是却如同影子一样随行。

由破水逆原创小说《温暖的尸体》讲述:姜柠自从参加了前男友的葬礼后就遇到了很奇异的事。她以为跟林淮分手五年了他早就忘了自己,可是他临死前最想见到的人居然还是自己,甚至林淮好像时刻在她的周围一样,不禁让她觉得林淮的死不简单。

精彩试读:

我没想到,五年后再次见到林淮,竟是在他的葬礼上。

化妆师技术很好,躺在那里的他,神态恬静,仿佛只是睡着了,面庞依旧俊朗又精致。

犹记得分手那天我哭着对他说:“林淮,这是我最后一次为你哭了,以后我只笑不哭。”

而他只是懒洋洋的看了我一眼,唇角一勾:“那可不一定,万一我死了呢?你会为我哭吗?”

那天我是怎么做的呢?我很生气,我觉得即使在分手这一刻,他依旧不尊重我,还在胡扯,所以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大概是我这辈子在他面前最硬气的一次,却没想到,不过五年而已,他竟然真的……

“呵,你果然哭了。”一声轻笑,伴随着低沉的嗓音出现在我耳边,我猛地愣住,僵硬的左右转头看了下,确定身边没人后,紧绷的神经才松懈了下来。

葬礼上的人很多,我本来就是趁乱靠近棺材,待久了必然被林家人发现。于是深吸口气,强忍住眼泪,深深的看了林淮最后一眼。

恍惚中,林淮竟然冲我笑了一下。

我没有觉得害怕,我甚至希望这种错觉再多一点。眼看着宾客寒暄完毕,我连忙胡乱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偷偷从葬礼现场溜了出来。

因为哭的太狠,路上行人都纷纷侧目,我索性不坐车了,一路哭着回了家。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身上好像背了很重的东西一样,每一步都走得很沉重。好不容易回到家里,我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直接扑到床上,抽噎着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睁开眼的一瞬间,我还是懵的,恨不得再闭上眼睡个天昏地暗。但因为实在口渴的厉害,无奈,顶着肿成核桃的眼睛缓缓起身,打算去客厅倒点水喝。

“渴了吧,来,喝点水。”一个杯子递了过来,我愣了下,一点点抬头,待看清来人的一瞬间,眼泪汹涌而出。

“怎么了?怎么哭了?不想喝水吗?”来人,林淮,脸上似乎有些慌乱,手忙脚乱的想要帮我擦眼泪。

我一下子抓住他的手,却还是哭的上气不接下去。

我知道,我肯定是在做梦。林淮,怎么可能对我这么温柔呢?最重要的是,他明明已经死了。

我很怕,怕下一刻这个梦就会醒。

梦里的林淮很可爱,似乎被我搞得有点无措:“乖,别哭了啊。再哭我可就亲你了。”

我瞬间哭的更凶了,如果五年前的林淮能像梦里这样,我们怎么可能分手!

林淮叹了口气,好像有些无奈了,下一秒,额头上突然传来的湿润触感让我一下子愣住了。

等我反应过来,我已经被推到了床上,衣服领口滑落,露出大片胸口的皮肤。

我脸一红下意识的就想去整理衣服,却发现双手已经被林淮举过头顶,用触感很像领带的东西,牢牢的控制住。而林淮两手撑着身子,挤进我的两腿间,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眼睛好似带了灼人的热度,在我身上打着旋儿的转。

林淮垂下眼睛,浓密的睫毛翕动了下,稳稳盯着我的嘴唇,下一刻,他快速又准确的亲了下来,带着恶狠狠的味道,似乎要惩罚我一样。

亲吻慢慢变得温柔,顺着唇瓣到下巴,滑到脖颈,溜到胸口,缠绵着不愿离开。

“几年没见,又长大了。”林淮逗弄着我那里,坏笑着看了我一眼。

我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脸爆红。偏偏他还坏心眼的咬了一口顶端,引得我嘴里溢出惊呼。

五年不见,我还是那条死鱼,林淮活却越来越好了,想到这里,我就气的不行,狠狠一口咬住他的肩膀。

林淮闷哼一声,将我的腿大力一分,猛地冲了进来!

我眼泪当场就出来了。

我被好一通折腾,也不知道是这几年小黄书看的多了,还是林淮的原因,竟然被解锁了好多姿势!

而且可能是嫌床上不过瘾,林淮还让我站在地毯上,我本来已经腿软的站不住,后面又好像要将我顶穿一般不断的大力撞击。我只能扶着墙壁,踮着脚,努力迎合。

也不知道做了多少次,做了多久,我在快,感的海洋里不断的沉沉浮浮,整个人都不太清醒了。

只在林淮把我抱到床上的时候,短暂的清醒了一下。接着他重重的压在我的身上,两个身体严丝合密的紧紧贴在一起,一边不断的亲吻我,一边用力顶弄。

我紧紧的抱着他,感受着他的存在。

我知道,梦很快就要醒了。

林淮突然加快速度,重重的撞了一下后,长舒一口气,亲了亲我眼角的泪水,轻声说:“我说过,你以后还是会为我哭的。”

说完,还没待我反应,就从我身上起来,帮我盖好被子:“不过,我该走了。”

话音落,林淮眼睛里快速闪过一抹红光,瞬间消失!我吓得大叫一声,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看着一片漆黑的房间,和外面闪烁的灯光,我落寞的收回视线。

梦醒了。

单身五年,好不容易梦到前任,竟然还是春梦,我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

喉咙里干的难受,我吞了口唾沫,想下去找点水喝,一动弹,全身仿佛被车碾压过的疼痛让我一下子又跌坐回床上。尤其是难以启齿的某处,竟然胀痛难忍,异物感特别强烈!

展开内容+
  • 温暖的尸体 截图1
  • 温暖的尸体 截图2
  • 温暖的尸体 截图3
close

目录 连载中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 欧阳志远我和美女总裁的缠绵情事

      Copyright © 2010-2017 热血中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