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乱姜酒小说-姜酒祈惊阙宫乱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小说 > 宫乱

宫乱

宫乱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掌中云

作者:九锦

时间:2020-02-10 15:58

评语:一朝重生,祸乱后宫。

重生言情小说《宫乱》是由九锦所写的,小说的主人公是姜酒祈惊阙,小说讲述了:姜酒万万没想到她这个皇后,只是皇上赫连决的一个棋子,利用完了,就以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将她处以火刑。可惜,她重生了,他这江山迟早是守不住了。

精彩节选:

凤冠?

我一个箭步上前,伸手抓住盒子扭过来一看,盒子里静静的躺着我和赫连决大婚时用的凤冠。

这顶凤冠是酒肆卫祈惊阙送上来的,比司珍房做的凤冠好看,我本不愿意戴,赫连决为了照顾祈惊阙的面子,哄着我,让我带着这顶凤冠和他大婚的。

谢轻吟把凤冠拿了起来,凤冠上金龙升腾奔跃在翠云之上,翠凤展翅飞翔在珠宝花叶之中,珠光宝气,亮的刺眼。

“阿酒,怎么回事?”谢轻吟见我不语,摇晃着手中的凤冠,再次问我:“姜酒皇后,嚣张跋扈目中无人,心狠手辣已经死了,你到底替皇上办了什么差事,皇上要把这东西赏给你?”

凤冠上的珠光宝气刺得我眼睛生疼,我压了一下跳动的心:“奴婢今日随皇上出了一趟宫,去了一趟大理寺,除此之外什么也没做,奴婢不知,为何这顶凤冠皇上要赏赐给奴婢。”

谢轻吟眼珠子转动了一下,把这里凤冠当成烫手的山芋,重新塞到盒子里一推盒子:“皇上赏赐于你的东西,本宫不能拿,赶紧拿走,御赐之物,好好供起来。”

盒子推过来,我不得不出手接住,沉甸甸的凤冠让我抱着离开了谢轻吟的宫殿,陷入该如何处理打消赫连决对我的怀疑?

一夜辗转反侧,直到天明,我都没想出一个好法子,看着摆在床柜子上的盒子,觉得这么一个东西,留着肯定就是一个祸害。

为了避免别人不知道赫连决掌赐我这顶凤冠,拿这顶凤冠生事,我拿了一个铲子,铲掉房间里的青石砖,在房间里挖了一个洞,把装有凤冠的盒子,埋在了洞里,青石砖铺好,脚踩了踩,跟原来没两样。

把多余的土,包裹好带了出去,刚到进院子的树根下,烟茶姑姑凑了过来:“阿酒,往后你我一起伺候娘娘,一定要多加相互照拂。”

赫连决指过来的桑白死了,我只是谢轻吟贴身丫头,殿中还没有一个掌事姑姑。

华灼儿死了,谢轻吟聪明的做了顺水人情,让伺候华灼儿的宫女太监,继续留着伺候。

烟茶鼓鼓自然而然的从华灼儿的掌事姑姑,变成了她的掌事姑姑。

我抖了一下手中的土:“是我请姑姑多加照顾才对。”

烟茶姑姑不嫌弃我的手脏,拍了拍我的手:“救命之恩无以回报,往后有人欺负你,我必然第一个不愿意。”

“好!”我带着笑感激的看着她,心里知道,这种场面话,谁都会讲,谁都讲的漂亮,而事实上,人只能欺负比他弱小的,比他强大的,绝对不敢去挑衅。

响午饭过后,谢轻吟在树荫下面纳凉,我给她扇扇子,眼睛一扫,看见了夹着尾巴做人的离秋。

烟茶姑姑曾经说过,离秋是姜媚儿的人,她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姜媚儿指使。

想到这里,我对她招手,离秋左右看了一下,确定没有旁人,才确定我招手是招她,她放轻脚步而来,我把手中的蒲扇塞到她的手里,指了一下自己的肚子。

离秋眼睛一亮,紧紧的拿着蒲扇,让我赶紧去如厕,她自己殷勤卖命的给谢轻吟扇扇子了。

我装模作样如厕了一下,又回去把埋在地上的盒子扒了出来,放在了最显眼的地方。

做好这一切,我重新返回树阴凉下面,欲拿过离秋手中的扇子,离秋推了我一把,嘴巴特甜的说道:“阿酒姐姐,我伺候娘娘就好,您在一旁歇着,我不累。”

谢轻吟听到声音,瞟了一眼她,对我道:“去御膳房,把今天的甜品端过来。”

我应声:“诺!”

临行之前,深深的看了一眼离秋,她欢快地摇着扇子,有些得意。

我熟门熟路的来到了御膳房,今日的御膳房格外热闹,宫女太监还有御厨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意。

我端上属于谢轻吟的甜品,多嘴的问了一声:“各位有什么好事吗?能和小的分享几句么?”

被我问话的宫女,拿了一绽银子, 在我眼帘下晃了晃:“瞧见没有,打赏,皇贵妃有了小皇子,皇上大喜,整个御膳房有赏。”

我端着甜品的手晃了一下,差点把甜品晃倒,苏慕华怀了身孕,赫连决第一个孩子?

“这是皇上第一个孩子,皇上大喜理所应当。”旁边另外一个宫女附合:“咱们好生伺候,将来皇贵妃娘娘生下小皇子,咱们还有的赏。”

“是……是……”被我问话的宫女连连称是,忙不迭地把银子揣入怀中,跑去干活去了。

我端着甜品走出御膳房,嘴角泛着冷笑,怀了身孕,倒可真是天大的好事儿。

回去宫殿的途中我去了一趟御花园,走到那一颗巨大的夹竹桃前,昂头望着一树粉红色漂亮的花儿,正准备伸手摘,几声声响,让我缩回了手。

姜媚儿娘亲是青楼的女子,自由擅长跳舞,父亲给她请了名师,她若不是养在深闺,定然名声大噪。

那几声声响,就是她跳舞发出来的,国色天香牡丹花丛中,她在里面跳舞,旁边的亭台做着赫连决和穿着一袭红袍的祈惊阙。

瞧着姜媚儿漂亮的舞姿,我心一横,为了打消赫连决心中对我的怀疑,我便低头往那边走去。

走了一截,我就引起了赫连决注意。

泉公公小跑过来,笑眯眯地问我道:“阿酒姑娘,你怎么来这里了?”

我故意低着头,假装不知道是泉公公,他这样一问话。

我条件反射般便脱口而出:“我家娘娘嫌屋子里太素雅,让奴婢来摘点牡丹花,啊……”抬头一看,故作惊讶:“公公,您怎么在这?”

泉公公视线落在我手中的甜品上,随手指了指:“皇上正口渴,看见你端东西而来……”

他说话未完,让我体会其中意思,我就顺着他的话,道:“牡丹花可以晚一些摘,这是我家娘娘让奴婢送给皇上的甜品。”

“过来吧!”泉公公在前面引路,小声的同我讲道:“今日皇贵妃大喜,九千岁进宫贺喜,你可别冲撞了。”

“多谢公公提醒。”我小声的道谢,赫连决杀了我父亲,杀了我,谁也不能阻止我报仇,祈惊阙若成了我的绊脚石,我也会杀了他。

走到凉亭处,恭敬的对着我的杀父仇人跪地请安,吉祥的话还没说一句,姜媚儿一舞罢,带着些气喘吁吁而来。

赫连决把她招过来,指着祈惊阙:“爱妃,酒肆卫的九千岁你们第一次见。”

姜媚儿柔柔地恭敬道:“九千岁好!”

祈惊阙端起面前的茶水,抿了一口,淡淡的嗯了一声,连眼皮都没抬。

展开内容+
  • 宫乱 截图1
  • 宫乱 截图2
  • 宫乱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热血中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