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霏舒璀错-曲霏男主如此多娇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 男主如此多娇

男主如此多娇

男主如此多娇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潇湘书院

作者:唐百岁

时间:2020-02-07 16:20

评语:人美心善物理系讲道理的女主。

作者唐百岁精心打造的文《男主如此多娇》,书中的主要人物有曲霏舒璀错,小说大致讲述了:她穿越进了游戏世界,身边还跟着一个小拖油瓶,为了回到现实世界,她一路打怪升级,最后发现幕后大BOSS竟然是那个拖油瓶。

精彩节选:

一动不动睡了一晚上,曲霏几乎是睁着眼睛到天明的。等天一亮她就迫不及待地从床上蹦起来出门洗漱去了。

她出门的动静惊醒了舒璀错,舒璀错的意识还有些朦胧,看着她下床的身影下意识去拉她的手,却猛然反应过来自己的双手没有力气。

“你别动,我去给你端早饭来。”曲霏熬了一晚上,把自己给熬成了国宝。

男主这个人来历不明,连系统都不能给出准确的数据和背景故事。在原游戏中,她也从不知道有舒璀错这个人。但她莫名觉得这个男主身上有一种很可怕的气势,哪怕他是重伤濒死的状态,也让人不容小觑。

他昨晚对她说的话,从表面上来看就像是一个残疾人士大言不惭吹牛比而已,但仔细一想未尝不是一种警告。

她对这个世界陌生又熟悉,而唯一了解她过去的人只有这个神经病男主。

他到底知道些什么,她和他有什么故事,她现在是否安全?

唉…不能再想下去了,她怕她长此以往,可能会因为再次睡眠不足精神衰弱而猝死。

不过万幸的是这家伙虽然神经病,但目前无法对她做什么出格的事,说睡觉就是乖巧地睡觉而已。

这样一想她就会对他稍微放松一点点,但也只有那么一点点。想要完全适应,怕是还要很长的时间了。

曲霏想到这里又回头看了舒璀错一眼,发现他早就把脸埋进被子里睡觉去了…

曲霏飞快地把自己收拾利索,然后就和大娘去了灶屋吃早餐。今天她可是说好要和大娘他们上山砍柴的,她可不能因为贪睡而错过了。

自己吃完后又把舒璀错叫醒喂了一碗,确定把他一个人放家里没问题以后,她背上背篓和大娘上了山。

这个时空的自然环境还没有遭到破坏,放眼望去都是一望无际的树林,大娘带着曲霏去了他们经常砍柴的地方,这里已经腾出了一片可供人行走的道路,让曲霏不至于两眼一抹黑往草丛中冲去。

大娘给曲霏讲了一下大致砍柴的要点以后就让她自己行动了。毕竟她对曲霏这种身板的小姑娘不报什么期望,说是砍柴,实际上带她来拾柴的可能性更大。

拿着一把大砍刀,曲霏看着面前的林子心里难免有点紧张。她在现代可从来没有体验过这种生活,也不知道能不能行。她在心中给自己打了打气,随后举起砍刀冲着面前一棵小树而去。只听咔嚓一声,小树应声而倒,曲霏一脸茫然地站在树前。

不是,我还没用力,你怎么就倒下了呢?曲霏惊疑不定地看了一眼自己拿刀的手又看了一眼倒下的小树,这真是她动的手?随后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她又找了旁边不少小树练手,等她回过神来,好好一片树林已经被她祸祸的不成样子。

“草,我无敌了?!”曲霏看着倒下的一片树林无比兴奋。而在另外一片林子听到声音的大娘赶紧跑了过来,跑过来后看到了一地倒下的树木,她也愣在了原地。

曲霏看着大娘的反应,这才想到自己是不是坏事了,人家只要求剃一些枝丫,自己好像把整棵树都砍了…这会不会有破坏生态的嫌疑?

谁知大娘只是愣了一瞬下一秒看着曲霏说话都结巴了:“丫,丫头,这,这些都是你整的?”曲霏点了点头。大娘见她点头脸上就更是震惊了:“天啦俺的娘,你可真有力气。”她拍着大腿喊了一声,转身就去把她老伴给叫了过来。

“看,这些都是这丫头砍的,这么多树,造房子都够了。”大娘话里话外都是惊喜,她老伴也是一脸不敢置信,目光在地上的树和曲霏的脸上不断游移。

“丫头…可真有你的!”

下山时,曲霏背的柴火也是相当的多,她甚至可以背后背一摞,两胳膊上再扛两摞。以至于他们从山上走进村子的时候,村里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曲霏身上。剩下的树干老夫妇二人决定先放在山里晾干,后面再决定那些树干的用途。

等三人回了农家小院,日头已经很高了,曲霏热的大汗淋漓,大娘赶紧给她舀了碗水喝。她边喝着,大娘就在一边用一种捡到宝的眼神看她:“丫头啊,你有这样的力气,还愁什么车马费啊,大娘听说二牛家建新房子缺根房梁,你待会吃完晌午不妨再去山里转转,你要是能给他们一根房梁,别说车马费了,干粮都能给你全包了。”

“真的?!”

“大娘还能骗你不成。”大娘拍了一下曲霏的胳膊转身进灶屋里做饭去了。曲霏一个人站在原地琢磨着,心里想着这个办法的可行度,然后抬起头看了一眼天色。

也不知道男主醒了没,得去看一眼。

曲霏进了偏房准备看看舒璀错的情况,谁知正好看见他坐在床边,一副准备起身的样子。曲霏赶紧走了过去:“你能自己站起来吗?”

他的现在想要撑起自己的身子都只能用手腕的部位,两只脚也是没有任何力气,他好像已经尝试了很多次,脸颊也有汗珠滑下:“你过来扶我一把。”

“你还是躺下吧,伤口还没恢复好之前不要乱动。”曲霏是真的害怕,害怕男主一个不注意就把所剩无几的血条全崩了,自己打出个GG。

她赶紧凑上前去扶他,谁知舒璀错刚站起来一个不稳,整个人靠在了她身上。

曲霏条件反射地抱住了这人的身子,等反应过来后又不由得紧张起来,母胎solo这么多年,她还是第一次和男人有这么近的接触。

舒璀错感觉到了曲霏身子有一瞬间的僵硬,故意调侃道:“你好像很紧张?”

“哈,没有…”嘴上还嘴硬着,但行动上却露了怯。曲霏的手在离舒璀错的腰两公分远的地方犹疑,根本不敢放下去。

但现在这个姿态太过暧昧,曲霏想起昨天晚上这人故意凑到自己耳朵边说话就是一阵激灵。

果不其然舒璀错干脆伸手抱住了她,还把头搁在了她的肩膀上:“你脖子好像红了?”

因为姿势亲密的原因,曲霏很明显地感受到了一股热流从自己脖子边扫过,她差点没失手把这残废了还撩人的玩意反手扔出去。

“你别瞎说话。”曲霏板着脸,努力不让自己腿软,松开胳膊让舒璀错离自己选点。

“别动。”舒璀错却不想这么放过她,他用胳膊环抱着曲霏的肩膀:“我们名义上可是夫妻,夫妻之间不该这么生分…”

“那也只是名义上。”曲霏保持着铁面无私,但她的铁面已经可以去烤鱿鱼了。

舒璀错观察着曲霏的反应,感觉逗的差不多,再逗这人说不定真会把自己扔出去以后,才说出了自己的真实需求。

“我内急。”

“哈??”

不是说好长的好看的男人是没有内急这个设定的吗?曲霏的内心世界在这一刻吐槽声都差点冲破了天灵盖。

“怎么办啊?”嘴上说着自己内急的人脸上却一点也不慌,靠在曲霏身上半点也不羞涩:“娘子你扶我去吧。”

“我…我去找大伯来帮你。”这人也太会趁机耍流氓了吧,她上辈子连男人的小手都没拉过,这辈子还不想自己纯洁的双眼提前变色。

“你居然把我推给别人!”舒璀错的语气有那么一瞬间变得非常可怕,但在看见曲霏红着脸低着头不敢看他的时候,语气又变回了正常:“我不想别人碰我。”

曲霏的整张脸已经红成了大红布,说话也开始结结巴巴:“那我…我…也不成啊…”

“你是我娘子…”舒璀错在曲霏耳边低声诱惑:“娘子,快点,我憋不住了。”

憋,不,住,了!

说时迟那时快,也不知道曲霏哪根筋突然搭对了,一手抄过舒璀错的腿弯把人给打横抱了起来,也不管舒璀错脸上的错愕和自己做出这个动作的惊世骇俗,抱着人就冲向灶屋。

“大娘,厕所在哪里?”

而正背着她做饭的大娘居然也意外明白了这两个字的意思,听她说话语速挺急的就赶紧也跟着道:“在院子西边…”

曲霏听到一个方位就风风火火地抱着舒璀错跑了,大娘一转身只看见曲霏一个背影。

等把舒璀错真正抱到了地方,怎么让舒璀错解决问题又成了一大难题,在曲霏看着茅厕的门愣住时,她怀里的舒璀错突然笑了出来,这人从一开始的愣神中回过神来就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笑意,曲霏皱着眉头不满地看他:“笑什么?”

“屋里有夜壶啊。”舒璀错说道。曲霏一听,又讷讷地把人抱了回去。

不好意思是她想太多。

曲霏把人一来一去抱了个来回也没觉得花了多少力气,等把人放在椅子上拿起夜壶时,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她看向舒璀错,舒璀错也正看着她。

“我去叫大伯来。”

“不准。”

“都这种时候了,你难道…要那什么在裤子上?!”

曲霏瞪圆了双眼,舒璀错看着她爆红的脸和被她捏的已经隐隐变形的夜壶把手,他也眯起眼睛毫不示弱:“我宁愿你给我换裤子。”

这人到底是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还有这些莫须有的坚持啊?!曲霏崩溃地想到。

“算了,你出去。”舒璀错看见曲霏脸上的挣扎,突然就想起了那些看见自己满身脏污时毫不留情弃他而去的女人…虽然自己也让她们付出了代价,但现在眼前的人…是她。

她和那些女人不一样,他虽然期待她的改变,但也害怕从她眼里看到对自己的厌恶。

曲霏提着夜壶,然后就眼睁睁地看着舒璀错艰难地试图解开自己的腰带。古人衣服的麻烦之处便在此刻提现了出来,他自己忙活了大半天,腰带依然没有松开的迹象。

血从舒璀错的手腕上滴了下来,一滴,两滴,但舒璀错却还想是没看见一般依旧固执着和自己的腰带做斗争。

直到曲霏彻底看不下去,一只手阻止了舒璀错的动作:“还是我来吧…”

展开内容+
  • 男主如此多娇 截图1
  • 男主如此多娇 截图2
  • 男主如此多娇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热血中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