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捞尸人林洋小说-道长不重名黄河捞尸人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小说 > 黄河捞尸人

黄河捞尸人

黄河捞尸人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阅文

作者:道长不重名

时间:2019-12-29 12:39

评语:我是一名捞尸人。

都市灵异小说《黄河捞尸人》的主人公是林洋,作者是道长不重名。该小说讲述了:林洋是洛河村人,这个小村子靠近黄河,黄河是他们当地有名的尸河,成千上万的尸首等着人去捞,等着人是认领。而林洋就是一名捞尸人。

精彩节选:

我后脖领子,瞬间开始冒出了凉气,手脚也都开始冰凉起来。

啪,一双大手直接拍到我肩膀,二大伯对我说道:“洋洋,看你脸色差的,不就是捞尸,你就当他是洛河上飘着的一团烂肉就行了,没什么大不了的,知道吗?”

“我知道,二大伯!”我强行笑了笑,搓了搓手。

不知道为什么,从刚刚看到洛河开始,我就感觉有些心神不宁的。

一群人直接来到了洛河边,这里有一块我们林家包的地,但凡是打捞上来的尸体都会被放在这里,等到天黑再运回去。

不远处三大伯坐在船上,其他四条船用铁链子直接栓到了一起。

看到我们都过来了,三大伯直接跳下来,走到了爷爷身边。

“当家的,今天有大活,来这么多人?”三大伯问道。

“额,有个大活?最近没出事吧?”爷爷问道。

“没出事,有这个小家伙盯着,别说是人了,鬼都没来一个!”三大伯搓了搓自己身下的大黑狗。

大黑狗旺旺的喊了两声,倒是通人性。

我也走了过去,黑狗看到我过来了,摇着尾巴直接来到我面前乱转。

这条黑狗,是三大伯专门找来的纯毛黑狗,有一年三大伯刚刚从船上下来,感觉自己脚脖子被什么东西给抓住了,死命的拔都拔不出来,结果这条黑狗瞬间就冲了过来,咬着我三大伯的裤管,结果没想到居然真的把他拉了上来,事后脚踝上有一个大黑手印,爷爷告诉三大伯这是水鬼,幸亏这个黑狗救了他一命,从此三大伯和这个黑狗就在这个洛河边守着,我们也放心。

爷爷拿着烟袋,在五条船旁边转了一圈,微微点头,直接将船上的铁链子直接松开了,他摆了摆手。

我们这些人看到这情况之后,纷纷上去找船,五条船很快占满了人,我跟着一个没头苍蝇一样乱转,不知道去那一条船好。

爷爷一把直接薅住了我的衣领:“你拿着这个东西,跟着我去头船,看着点知道吗?”

我连忙点头,从爷爷手中接过了一个一米多高的黑旗子。

黑色的旗面,正面写着两个字捞尸,反面画着一圈尖牙利齿的小鬼,中间有一个穿着盔甲手拿金瓜锤的武士,那就是黄河神,在武士身边写着四个大字河神降临。

这就是河神旗,我听爷爷说过,我们捞尸的如果要是没有河神的庇护,早就死在这黄河里了,所以要是旗子出了什么问题,不管当时在干着什么,赶快离开,因为这是河神的警告。

我知道这旗子重要小心的收起来,爷爷带着我直接来到了他所在的头船,这个所谓的头船,就是一个比其他船要大一点的船,爷爷一般待在上面指挥,而这个河神旗自然是要放在这个上面。

我将河神旗直接绑在船上的三角铁上,确认了好几遍,好了之后对着爷爷点点头。

爷爷也扫视了一圈,周围其他的林家人现在也都带好了东西,正看着爷爷等待他的命令。

“出发,下河!”爷爷喊了一嗓子。

五条船入水,一阵哒哒哒发动机轰鸣的声音。

船直接开了出去,爷爷的头船在最前面,我坐在后面看发动机,而爷爷蹲在船头,抽着烟袋看着前面的洛河。

洛河水很静,所以我们行驶的速度很快。

但很快,一身风呼呼的吹了过来,河神旗黑色的旗面在疯狂的抖动着,大雾也是越来越浓。

我感觉自己手脚冰凉,心突突的狂跳,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我总感觉有事要发生。

“当家的?”身后船开始大喊。

爷爷此时也站起来,他看着周围的雾气,也是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我咽了一口唾沫,搓了搓有些冰凉的手。

可呼……

一阵的阴风,就好像是有人在你耳朵后面吹气一样,让人脊背发凉,我不由自主的一哆嗦。

“呜呜呜呜!”一阵女人哭得声音瞬间从我背后传来。

我吓得全身僵硬,瞬间站了起来。

咔嚓一声,河神旗就这样突然在我面前,折断了。

“啊!啊!”我吓得大喊。

可突然,一双已经是有些干枯的右掌,冷不丁的就这么搭载了我的肩头。

“啊!”

“洋洋,是我到底怎么了?”爷爷突然站着我面前。

我被吓傻了,手僵硬的抬起了,指了指不远处的旗子。

“爷爷我听到有女人在哭,旗子断了?”我颤巍巍说道。

爷爷神色凝重的站在我面前,河神旗此时就像是被风吹断了的歪脖子树一样,耷拉在船上。

“当家的怎么了?”身后二大伯也是听到了响声。

“河神旗断了!”爷爷脸色十分难看的说道。

“什么?”

周围一片的死寂。

他们从小跟着爷爷一起出来捞尸,这河神旗也不是没有断过,但那可都是在地面,不小心碰断的,哪里像这一次一样,在捞尸的途中被折断的。

这可是大凶之兆。

一时之间,周围人都不会说话了。

二大伯将船开快了一点,凑到了我和爷爷的船边,河神旗就这样耷拉在我们船上,一半还连在三角铁上。

“当家的,要不我们回去吧,这河神旗断了,这一趟肯定是要出事啊!”二大伯连忙说道。

身后,林家的所有人都在看着爷爷。

他们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河神旗断了,他们也是被吓得不轻。

爷爷此时也是脸色发白,他用手轻轻拿起了河神旗,直接一用力咔嚓一声,河神旗就这样被彻底的扯了下来。

周围人心里面,又是一阵。

爷爷皱了皱眉,扫了一眼在场的林家人:“各位,我林震远,也算是捞了大半辈子的尸体了,你们信我管我叫一声当家的,这一次我也是破了我的行规,擅自捞了一个孕妇,想必这河神也看不下去,不保佑我们了,这一次多半是要出事了,我也不强求大家,活我是一定要干,你们要是想要离开现在就掉头回去,我不能因为我的一个决定连累了大家!”

这……

二伯三伯他们也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情况,现在面面相觑,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看到这个情况,想到了村子的那个纸条,心中暗暗起疑,不知道这个纸条里面有什么东西,居然能让爷爷不要命也要去捞这个尸体。

“当家的,你胡说什么呢?”

“就是,我们跟着你干!”

“捞尸这么多年了,不就是折了一个河神旗吗?我们不怕!”

大家站在原地喊着。

爷爷看到这个场景,脸色通红,双拳也是紧紧的握着,他直接飞奔来到船头,一嗓子直接喊了出去。

那是我根本听不懂的语言,周围人也是开始大喊,一样都是类似的话。

我默默的将折断的河神旗收好,就这样看着他们。

二秒钟后,声音戛然而止,爷爷快步冲到船尾,直接将发动机的功率调到了最大,其他人也是做了同样的动作。

嗡嗡嗡,一阵发动机的轰鸣,五艘船飞快的向着洛河深处开去。

我坐在船尾,紧张的看着船下的水,心还是突突突的狂跳,手脚冰凉,心中不详预兆不知道为何越来越明显。

突然船猛地一停,爷爷伸手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我这才发应过来,五条船已经是停在了周围,一些力把手已经开始用钩子开始在周围探。

“愣着干什么?这个给你,我力气不如以前了,你在船边用这个钩子在河水里面搅一搅,碰到什么软乎乎的东西了就喊我一声,知道吗?”爷爷嘱咐了一句。

我愣愣的站起身,微微点头。

捞尸杆子足足有三四米,头上是一个大铁钩子,平时就是靠这个勾住尸体,开始往岸上拖。

我从爷爷手中接过了捞尸杆子,学着其他人的样子,开始在拿着杆子,往船边的水下面探。

铁钩子接触到平静的水面瞬间泛起了一阵的涟漪,我拿着杆子继续往深处探,洛河水在我的眼中,就是一团青绿色的水。

我顺着船边开始不断的移动着捞尸杆子,洛河也是起了一些水花,突然一股淡淡腥臭味传到了我的鼻子,那味道就好像是尸体在阳光下暴晒传出来的味道,我哇的一下直接吐了出来,眼前开始恍惚起来。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身后爷爷看着我不对劲喊道:“洋洋你怎么了。”

“我……”

第一个字还没有喊出来,我眼前咕嘟咕嘟开始冒着气泡,血水突突突开始向上涌,一个黑影开始逐渐的在水下渐渐清晰。

砰!

我居然看到了钱芳芳的尸体,他的肚子就好像是被刚刚刨开一样,腥臭的气体开始蔓延,我仿佛能通过鼻子感受到那浓浓的血腥味。

“啊!钱芳芳,钱芳芳我看到他的尸体了!”我吓得大喊,扑通一下直接坐到了地上。

爷爷走过来,皱着眉头看着我:“洋洋你到底怎么了?不行我就把你送到岸上?”

“爷爷,我看到,啊!”我刚起身,结果发现周围居然什么都没有,尸体血水通通都不见了。

“你看到什么了?”爷爷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我。

“爷爷我不是疯了,我刚刚明明看到,这里血水向上涌,还有钱芳芳的尸体,她的肚子被刨开了,就在这里躺在,我发誓真的看到了!”我有些激动的喊道。

爷爷脸色大变,直接冲到了我面前:“你说你看到钱芳芳,那个女娃的尸体了?”

我疯狂的点头,指着我刚刚看到尸体的地方。

下一秒,爷爷一把从我手里面接过了捞尸杆子,顺着开始在船边搅着。

突然一阵红色开始在爷爷下杆子的地方传了出来,瞬间以极快的速度,传遍了四周,很快我和爷爷所做的船周围被血水包围,浓浓的血腥味让人作呕,我实在忍不住了在船边干呕了几下。

“二大伯,你们快点过来,我们这里有血水!”我喊了一声。

周围几艘船听到了我的声音,很快便开过来。

此时血水已经是充斥在了我和爷爷的船表面,整艘船就像是被血染成的一样,二大伯三大伯他们的船就停在一旁,他们看到这个场景,瞬间感觉汗毛都要立起来了。

漂浮的死尸,不管是怎么死的,几乎很少有可能出现这么多血,而且就算是有血也会很快被洛河冲走,几乎不可能变成这样。

现在血就漂浮着爷爷船下,这难道是什么不祥之兆?

“当家的,血水不是什么好兆头,我们要不离开吧!”二大伯咽了口唾沫,看着面前的场景也腿肚子也是有些打颤了。

爷爷死死的攥着杆子,此时根本没有理会二大伯的话,他盯着我刚刚看到女尸的地方,猛地下来一杆子。

瞬间手上一阵重物的触感,爷爷扭头对着我大喊:“洋洋,帮我,这女娃的尸体就在这里!”

“钱芳芳的尸体!”我一愣,冲到爷爷身边,一把攥住杆子。

哗啦!

一个白花花,如同在泡菜缸子里面,泡了许久的大萝卜一样的尸体被拽了上来。

身体现在就想是胖大海一样,被泡的浮肿,我眼前一晕,看到眼前的场景差点晕过去。

钱芳芳的肚子被刨开了,肠子内脏几乎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浓浓的血腥味在周围蔓延,尸体很快被周围的血水染成了一个血尸。

展开内容+
  • 黄河捞尸人 截图1
  • 黄河捞尸人 截图2
  • 黄河捞尸人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热血中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