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枣捡个相公来种田-田枣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 捡个相公来种田

捡个相公来种田

捡个相公来种田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七月桃花

时间:2019-12-10 14:33

评语:发家致富。

作者七月桃花精心打造的穿越言情文《捡个相公来种田》,书中的主要人物有田枣,小说大致讲述了:她穿越成一个农妇,多了一个娃,家徒四壁,还有极品亲戚对她虎视眈眈,来一个她治一个,还要带着孩子发家致富,谁敢拦着她跟谁急。

精彩节选:

说完兰老太就教唆两个儿子要把田枣母子拖远点,吓唬吓唬他们。

田大上去就要拽田枣,被女人的眼神冷的冻住,转而去拽小夕。

“滚开!”田枣刚想阻止,没想到田大的手腕忽然被人攥住。

所有人回头,只见身穿破布补丁的一个壮汉子正虎着脸死死盯着田大。

此男子脸有污垢,线条刀削斧凿,满脸疮已经分辨不出面容。只是两眼锐眼如鹰,透着叫人无法忽略的光芒。体格健壮身段修长高大,遮掩不住男子冷冽的气质。

田大被男子骇人的气势吓到,手腕怎么都挣扎不出,厌恶而胆颤的警告,“你……你是个哪个乞丐?竟然敢管老子的闲事,我看你……”

还没说完就被男子通身的气势吓倒,再也不敢说什么立马噤了声。

他平生最恨别人说自己是乞丐,他记不得自己是如何脑袋受创而失去记忆,也不记得面容受了感染而满脸疮,以至于相貌都无法看出。

但男子自己一身本领,通天气质,先不无论自己究竟是何种身份,他就是看不惯这大家子欺负一对孤儿寡母,才出手制止!

男子将田大一把甩开,田大连续几个踉跄翻滚在地,就像滚雪球,样子极为滑稽,引得在场的人嬉笑起来。

兰老太一向疼自己大儿子,看儿子被一个乞丐模样的男人欺负,这还了得,拣了地上的树枝就要朝那男的抽过去,还没冲到男子面前就被对方的眼神吓的愣住。

兰老太本想跟这乞丐硬碰硬,但眼神实在太像地狱走出的黑罗刹,着实叫人害怕。

很快,兰老太像斗败公鸡蔫蔫的朝后退,“田大,给我将这个叫花子赶出院子!”

田大缩在兰老太身后,满脸怂样,“娘,我,我不敢,这乞丐看起来穷凶极恶的。”

兰老太朝田大脑袋气的就上去拍了一巴,“你个没用的东西,一个乞丐也能把你吓死不成?”

田大一听母亲这么说,也来了气,脸涨的通红,气急败坏的冲了句,“娘,你怎么不叫老二上去教训那厮啊,专拣你大儿子这软柿子捏啊。”

“你……”兰老太朝身后那木头儿子瞥了一眼,又看向挡在田枣母子的硬汉,恨得牙根痒痒,却不敢再撒泼。

见田家几人这憋着不敢发作的模样,田枣漫不经心一笑,“你们可能忘了,六年前我成婚那晚,秦铖以做上门女婿换得的这间茅屋,成婚之前就已分家,这间茅屋是我的私人财产,你们忘,我可不会忘记!”

粮食没有,她可以想办法赚钱买,除籍出祠堂她可以买地再另设户籍,可窝要是没了,孩子住哪?就算银子回笼,也是需要时间的。

为了孩子,她死都不会让!

本指望田家多了个上门女婿改为田姓可以当牛做马为田家效劳,这到好,秦铖一去不复返,而田枣自醒来,比以前不知机敏多少倍,都是田家人始料未及的。

“不需要我拿房契了出来了吧?”田枣早就有准备,就回到田家闹到最后会打这房子的主意,很早就把房契拿出放在身上。

凭据在前,田家人语塞。

硬汉幽幽的看着眼前这群人,冰冷开口,“以后有谁敢欺负她,我会叫她好看!欺负孤儿寡母,少廉寡耻!不怕人看了笑话吗?”

硬汉语调不容置疑,有不怒而威的气势。

“你不过就是个乞丐,你,你有什么资格插手我们家的事!”兰老太依旧不服气的说着,但语调不乏颤抖之音。、

硬汉冷笑一记,“能不能管,你们可以试试!”

“你这个丑八怪,你叫什么,你有种报上名字,我家相公早晚废了你!”杜氏狗仗人势的逼问硬汉,吊着半块胆子架势凶,声音小。

硬汉笑笑,“我没名字,但你们若再欺负她们孤儿寡母,我会叫你们记住我的拳头!”

“算了,娘,茅草屋就给她吧,看她窝在里面难不成还能飞出个金凤凰不成?就算住下来,也会饿死她!”田大没好气的说着。

杜氏不甘心的狠狠的瞪了田枣一眼,这小贱人没吃的,还带个犊子,早晚饿死她,饿的死死的才好,到时候草席一卷,这茅草屋就归她了!

这么一想,杜氏扭着屁股就走了,围观的村人也四散去。

人群一走,田枣按着这个时代的规矩给硬汉作了个揖,“谢谢公子相救,感激不尽,若不嫌弃,进屋喝被茶再走吧?”

硬汉清明的双眼看着田枣,摆摆手,“不用,青天白日多有不便,只是,我确实渴了。”

田枣殷殷一笑,“公子你等着哈,我大桶水来给你解渴。”说着她提起桶就朝井口一扔。

郁闷的是,因为她没怎么打过井水,差点连人带桶栽下去,幸好有硬汉及时扶住她,“小心!”

田枣站稳喘着粗气,手叉腰,累的额头密密麻麻的汗,笑着来一句,“好久没锻炼身体了,叫公子见笑了。”

水没打到,还累成狗喘,田枣有些尴尬,不禁腹诽:这个时代全是水井,哪有自来水来的方便啊,恐怕以后手要遭罪咯。

正神游间,只见硬汉上前,将绳子左右来回大幅度晃了晃,井下发出水花声,很快,一桶水被轻而易举拎了上来。

硬汉将桶提出来,用水瓢子舀了一勺又一勺朝嘴里灌,最后将捅提起朝身上洒下。

“谢了。”硬汉说完就走。

田枣堵住对方去路,“请问公子高姓大名?”

硬汉回头微微一笑,“我失去记忆,无名无姓。你不用喊我公子。”

“你这脸……是被人伤的吗?”田枣忍不住问出。

硬汉摸摸满是红疮的脸,“我也不清楚。”

看对方不像过多提及自己,田枣灿烂一笑,“你留下吃顿饭吧?当做我感谢你帮我出气。”田枣看着眼前略微冷漠的硬汉热情感激的说。

硬汉幽幽睨着田枣,“我这样子还是算了,别污了你家……”

话还没说完就被田枣拉进屋,“我做随便做些东西给你吃,咱家也没什么好东西,但吃饱没问题,这顿你不用客气。”

展开内容+
  • 捡个相公来种田 截图1
  • 捡个相公来种田 截图2
  • 捡个相公来种田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热血中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