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絮如四爷小说阅读-花絮满天飞萧絮如四爷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 萧絮如四爷小说

萧絮如四爷小说

萧絮如四爷小说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落初

作者:雨后娇兰

时间:2019-09-19 12:00

评语:后来他才知道万里江山不如逝去的女子。

花絮满天飞》男女主名字叫萧絮如四爷,由雨后娇兰原创的花絮满天飞萧絮如四爷主要讲述了:我叫萧絮如,是平凡而又普通的一个都市女生,只是这一切在我穿越到明朝的时候就有点不同了,跟未来的明成祖朱棣见了一面后,他就对我念念不忘,但我只想浪迹天涯,而他却想登上皇位。

精彩节选:

她似笑非笑,眸光柔和,头戴珠翠九翟冠,身穿红大衫,外披鸾凤纹霞帔,怀了抱着的婴孩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周围的人,这位一定是燕王妃徐仪华。

人群中的主角一身紫色蟒袍,白玉王冠冠起的长发更显得肆意洒脱,不苟言笑的容颜写着威严庄重。身边的粉衣女子,装饰没有正妃华丽,面如娇花,莹莹含笑。与右边的紫衣女子相比,喜庆显而易见。

紫衣女子俊美的眸子缺少了神韵,这位就是新封的慧芯侧妃,正是格木芯。

箫絮茹隐在帘子后面,俯视各色容颜演绎的人间百态。

恍然隔世,妻妾成群的燕王殿下已不是那个背着杀狼的四爷,在众臣的前呼后拥下眸光隐晦不明,背负着手,高高在上,踌躇满志,箫絮茹心里骂了一句虚伪,便悄悄退了出去。

穿过长廊,眼前花团簇锦,绿草如茵。

箫絮茹换了一身丫鬟的服饰,大摇大摆的到了芯和苑。

燕王府装饰虽不奢侈,但也足够大气磅礴,一个侧妃的院落足以赛过和林的草原王庭。箫絮茹悄悄潜入内室,默默发誓,这次看在姐妹的情份上最后一次与她交涉。

“红菱,红菱,来的人呢?”

格木芯冲了进来急声问道。

“主子,没有来人,我和碧莲一直守在门口,不信你问碧莲。

红玉进门就问,菱儿,真的没来人吗?格木芯语气有些失落。

“主子,别听那小斯的话,我们无亲无故的能有什么人找。”

碧莲点了点头柔声说:“是啊,娘娘,你走了,就没来过一个人。”

“你们去外面看看,是不是在花园里。”

几人应了一声都出了门。

格木芯一脸沮丧坐在檀香木大椅上。

“怎么,难道你过的不如意。”

格木芯吓了一跳,差点从大椅上跌下来。

箫絮茹背负着手已到格木芯眼前。

“你是谁,怎么会在我的寝宫。”

格木芯指着箫絮茹仔细打量一凡,咬唇陷入沉思。

要是这皮肤在白一点的,是何等的美呀!如果我有这般的容颜,殿下也不会厌弃吧!”

抬头见那挑袭的眸子有些熟悉。

“你是谁?再不说我就喊人了。”

格木芯厉吼一声。

箫絮茹微微一笑。

格木芯楞了半天。

箫絮茹转身坐下低声说:“把你的婢女打发走,有人知道我来过,以后你就别在心尖上的天堂里混了。”

格木芯好像才明白过了。

“茹茹,是你,我知道你不会见死不救的,你这又易容了成了谁。”

“还不去把你的人打发走,四爷知道我出了长生谷,会怎么样?

箫絮茹似笑非笑。

一年来四爷的暗卫在长生谷口扎下营,监督他们的动向。可谁知他们师徒从小道绕出来已经一月之余。

格木芯对院子里的丫头喊了一声:“红菱,我要睡一会,你们谁也不要打扰。”

只听到园中的答应声。

箫絮茹进去转了一圈,王府就是王府,无论草原王庭还是高丽家中府邸,都不及这里的富丽堂皇,看来四爷对表姐不薄,箫絮茹提起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茹茹,茹茹,你又偷了谁的美貌,要不说话,我都认不出来是你。”

箫絮茹叹了口气。

格木芯拉过箫絮茹看了半天啧啧称赞。

“实话实说,这又是谁的脸。”

格木芯的眼神和语气,还是那句老话,表妹长相丑陋喜欢冒别人的脸。

“这张脸是妹妹的,她有你好看吗?”

格木芯摸了摸箫絮茹的脸蛋,叹了口气低声说:“有些美中不足,皮肤这么黑,还是我这张脸好看。”

箫絮茹蹙起眉头,思绪万千。

我为什么就不能有一张好看的脸,小时候表姐总说茹茹的眼睛好看,拉着她在镜子前比来比去,后来长大一点,她穿漂亮点,脸洗干净点,表姐就不高兴。再长大了点从长生谷易容后回来,没她漂亮,表姐倒对她好了很多。时不时易容成她的样子,为博她的欢心。也许是年少时的贪玩,就这样箫絮茹都习惯了表姐的那张脸。

再后来是这张脸遇见了四爷,真真假假,对对错错,她们之间有了矛盾。

都是易容惹的祸,那夜希尔汗要挟表姐,她倒豆子般出卖了箫絮茹,看在她还有些良心的份上,箫絮茹决定不争,可是缘分这个东西就是奇妙,爱了就是爱了,心里的那个人谁也夺不走,就让她永远藏在心底吧!

箫絮茹顿了顿柔声说:“就像你说的别人的脸永远都不会变成自己的,其实你已经很美了。”

“茹茹,真的吗?我真的比你现在的容颜都美吗?

“真的。”

“可是为什么殿下就嫌弃我,不和我圆房?格木芯跌坐在椅子上,已经泪流满面。

“什么?你和他……”

箫絮茹有些吃惊:“不是德州的那一夜你们就在一起了吗?”

“德州,原来…”

格木芯突然一脸愤怒指着箫絮茹说:“原来,那夜在外面的是你。我明白了,至始至终是我自作多情,他在和我做样子,他明明知道外面的是你,那些话也是说给你听的,他要试探你的心。”格木芯说完已是泣不成声。

箫絮茹跟着难受,远在他乡亲人间没有一丝亲情,表姐倒是心大。

箫絮茹掏出帕子递给了格木芯。

“别哭了,让外人知道不好,我曾经劝过你,是你不听地,路是自己选的,一切顺其自然吧!”

格木芯突然起身拉着箫絮茹进了内室。

硕大的梨花睡榻光泽温润雕刻精美,淡紫色纱帐飘飘渺渺,装饰台上摆放着一大摞首饰盒,柜檐上的托盘了里叠放着整齐的丝绸衣裙。还有表姐雍容华贵的着装,这些都与草原上的生活有云泥之别,见面没有往常的亲近,不问父母家人的安康。这倒也无所谓,只要她幸福就好。

“表姐,你要说什么快说,我该走了。”

箫絮茹眸光暗淡,缓缓拉下格木芯手臂。

“茹茹,茹茹,你脖子里一直挂的那个玉佩呢?

格木芯推着箫絮茹坐在睡榻上,就要撕她的领口。

“你要干什么?”

箫絮茹推开格木芯浑身散着冷气。

格木芯带着哭声说:“茹茹,求求你,把它送给我吧,只有它能改变我的处境。我不要这样活下去,你知道吗?徐王妃生下嫡长子,她又有了身孕,可是他到现在都不和我圆房,我以后怎么在这王府生存。求求你,好妹妹救救我吧!”

格木芯哭着瘫倒在地上。

箫絮茹皱起眉头有些不解,拉开里衣,从脖颈上取下一个弯月玉佩放在掌心眸光迷离。

意念中有个牵绊,这块玉佩有个约定,执念让她记着有一天会遇到约定的人。那些失亿的时光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的淡忘了,但是心中的执念护着它切身带了这么多年,要送人真有些舍不得。

展开内容+
  • 萧絮如四爷小说 截图1
  • 萧絮如四爷小说 截图2
  • 萧絮如四爷小说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热血中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