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香王妃凌江蓠-凌江蓠虞寒卿调香王妃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 凌江蓠虞寒卿小说

凌江蓠虞寒卿小说

凌江蓠虞寒卿小说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麦子云

作者:如色

时间:2019-09-04 08:51

评语:无论是穿越前还是穿越后,她都是调香的。

小说《调香王妃》主角叫做凌江蓠虞寒卿,在这里提供如色原创小说调香王妃在线阅读:一朝穿越,凌江蓠成为了王妃,而在现代是调香的她穿越后还是要继续调香,因为穿越到了一个调香世家,这对她来说简直不要太简单,加上虞寒卿的相助,成就她的调香霸主地位。

精彩节选:

屋内瞬间空了起来,只有床前的凌江蓠和虞寒卿两人,气氛略微有些尴尬。凌江蓠坐在铜镜前面一点一点地把头上那坨对她来说重逾千斤的头冠取下,终于觉得自己能喘过气来了。

她转头看了看静静地坐在轮椅上的虞寒卿,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说什么——说实话她甚至连他到底有没有睡着都不知道。

过了许久,凌江蓠清了清嗓子,突然想起一事。于是低下头,大喇喇地从怀里扒拉出塞在肚兜里偷带出来的药瓶子,起身去桌边倒水。

这么狂放的动作她做起来一丁点儿都不脸红,谁让自己嫁的这位爷两眼一抹黑啥也看不到……

“喏,给你,快喝了吧。”

凌江蓠照旧端着茶杯点了点虞寒卿的手背,把茶杯稳稳地放在了他手里。

“这是?”

凌江蓠翻了个白眼,“刚刚合卺酒里有问题,你难道不是已经感觉出来了吗?所以你喝的那么迟疑对不对?”

虞寒卿不言语,唇角微微翘了一翘。

凌江蓠心中感慨,这个人的下半张脸简直好看到没有天理,虽然有些过瘦,但这下巴嘴唇鼻子,简直是让人看了一眼就再也挪不开。

“你放心喝吧,这水里我加了些明玉散,还是你那份彩礼里面的成香。我仔细查过了,没什么问题。明玉散可以外用也可内服,香气不足但是内里的成分搭配可解一般的香毒。”

凌江蓠边说边喝,一杯水几息之间就见了底,“这合卺酒里添的香我一时没分辨出是什么,不过能确定毒性不强,应当是慢性的。”

见虞寒卿不再排斥手里的东西,一口一口地喝入腹中,凌江蓠这才笑道,“寒荻已经把所有的事情告诉我了,我既然嫁到了三王府,自然会尽力而为。虽然从接到圣旨的第一天就没消停过……”

“不用了。”

凌江蓠反问,“哈,你刚刚说什么,什么不用了?”

虞寒卿顿了一顿,“我这个样子已经习惯,你与寒荻的好意我心领了。从今往后你就住在三王府,我若是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自然会来找你,你顾好你自己就好。”

这人的声音着实是好听的如同珠玉,可话里的意思可就没那么好听了。

“等过段时间风头一过,你若是想离开,我自然会寻人送你离开。”

凌江蓠沉默半晌,开口回道,“既然三王爷这么说,那江蓠也不咸吃萝卜淡操心了。我一时半会儿还没想好去处,就先在三王府叨扰一段时间。你若是有事千万不要客气,尽管来找我就是了。”

虞寒卿微微颔首,两个人洞房花烛的前段就这么敲定了。

话音刚落,门口就传来了敲门声,“王妃娘娘,王爷吩咐厨房送来了饭食,放在门边小桌上,您跟王爷用过就早些歇息吧。”

说罢,脚步声远去。

凌江蓠肚子早就饿的咕咕乱叫,刚刚一杯酒一杯水这才稍稍压下去一丁点。她一听到饭菜两个字,简直要感动地哭了出来。立马站起身子,拍了拍虞寒卿的肩膀,道,“王爷,您真是个好人。”

虞寒卿的身体在她接触的时候微微一僵,之后又恢复了常态。

凌江蓠哼着小曲儿把食盒拎进屋,一一摆在桌面上,细细检查过之后并未发现有什么异样,这才推着虞寒卿的木头轮椅到桌前,将筷子塞到他手中,说道,“今天累了一天了,吃点东西吧。这桌上有鸡鸭鱼肉果蔬青菜,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随便给你夹到碗里了……”

凌江蓠婆妈的性格此时显露无疑,在前世她就是这个模样,巨蟹座的女生本质,爱照顾人,简直无微不至,实乃天性。

虞寒卿似乎对这种照顾有些意外,又有些别扭。但还是什么都没说,安安静静地把她夹到碗里无刺无骨的各类吃食吃了个干干净净。

“现在……要休息了吗?”

召进丫鬟把桌上的残羹冷炙收拾干净,凌江蓠很是为难。虽然她刚刚意淫过如何把眼前这个美男子剥光,不过也仅限于意淫。延伸到实际操作上来,还是很有难度的。

尤其是这个美男子完全没有外表上看起来这么可口,总想跟她保持能有多远就有多远的距离。

哼,姑娘她虽然外貌协会,可也是个有尊严的外貌协会,绝对不能屈服于他的美貌之下!

虞寒卿双唇微动,淡声道,“好。”

妈的,凌江蓠心塞,刚跟自己坚定重申的底线瞬间就被他这句话轰成了渣渣,他居然说好,那自己就可以上手帮他脱衣服了?

感觉就像在拆礼物一样,内心突然有点小激动呢……

正当凌江蓠飘飘然地幻想,没想到虞寒卿已经自己摇着轮椅去了窗前,伸手解着腰带。

“你你你……你能看到方向?”

虞寒卿轻飘飘地道,“你觉得我这个样子能看到吗?桌子离床只有几步路,我已经瞎了四年了。”

房间里的气氛变得有些严肃,凌江蓠心里有些做错了事情的局促感,她似乎不应该说刚刚那句话,戳了虞寒卿的软肋。

“过来。”

“什么?”凌江蓠回过神来。

“过来,帮我去了头冠。”

“哦,好……”

凌江蓠匆匆起身,却不曾想被凳子压住了礼服的衣角。她一时没能站稳,急匆匆地往前跨了一步。本想能够到床沿,不至于摔得太惨,却还是因得身形娇小,终究跟那咫尺之间的床沿差了那么两米。

天呐!新婚之夜就要出这样的丑,幸好虞寒卿看不见……凌江蓠现在无比庆幸自己嫁了个眼疾患者。

正当她闭着眼,准备迎接与地板的亲密接触时,却不曾想……居然落入了一人怀里。

坚实的,却没有什么温度的身体。

“你你你……”

“本能。”

虞寒卿手上用力将他扶起,还是那副淡淡的语气,似乎是做了件什么不痛不痒的事一样。

凌江蓠揉了揉被她握得有些痛楚的胳膊,撇嘴心道,这人真是个冷面小郎君,早晚要被他说的话堵死。

凌江蓠站好在他身后,轻轻地帮他拿下头上的玉冠。有些重量,却比她那个要好太多。虞寒卿一头长发乌黑,泛着柔顺的光泽。头冠一去,就整个披散了下来,如绸缎一般。

这么好的发质,手感真好……某人现在已经近乎痴迷,一双如玉的小手捏着虞寒卿的头发不停把玩,爱不释手。

“你摸够了没有?”

“没有……啊,不对……”凌江蓠猛然回过神来,暗搓搓地拍了拍脸,心道自己真是想美男想疯了,一点点的小细节就把持不住。

舒了口气,凌江蓠尽量让自己显得正常,问道,“那……接下来呢?”

“宽衣,安寝。”

凌江蓠此时犯了难。美男已经下了命令,让她宽衣,连腰带也已经解开了,可这人站不起来,衣服该怎么脱?

虞寒卿又恢复了那副不知道睡没睡着的样子,看样子是要她自己解决了。

凌江蓠咬了咬牙,心道姐姐前世也是个扛着五十斤大米上楼梯的女汉子,也学过那么几年的柔道,就不信奈何不了你这小身板儿。

想罢她弯下身子,抬起虞寒卿的一只胳膊搭在肩上,一只手扶住虞寒卿的肩,另一只手穿过他的腿弯。之后腿上用力,将这人的身子打横抱了起来,扔到床上。

展开内容+
  • 凌江蓠虞寒卿小说 截图1
  • 凌江蓠虞寒卿小说 截图2
  • 凌江蓠虞寒卿小说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热血中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