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靠美貌续命丘从语-丘从语柳折颜快穿之我靠美貌续命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 快穿之我靠美貌续命

快穿之我靠美貌续命

快穿之我靠美貌续命

10.0

手机阅读

来源:七悦

作者:月色与夜雪

时间:2019-08-22 14:38

评语:为了活命,她穿越三千世界。

由月色与夜雪原创小说《快穿之我靠美貌续命》,主角是丘从语柳折颜讲述:丘从语本是现代的一名普通大学生,不料看了一场盛大的流星雨后,她的身体便开始衰败,为了活命,她不得不答应某个系统的要求,穿越三千世界,为所谓系统收集各色美人的美貌数值。

精彩节选:

晨光熹微。

空中,有燃烧雄黄的浅淡白烟、艾草的清香、粽子的米香混合在一起。

瞳户前悬挂翠绿艾草菖蒲,门上贴着驱邪镇宅的符节,街上热闹非凡,有孩童手戴彩绳编织的“缚花线”,身穿五毒肚兜打闹而过……

一行人天刚蒙蒙亮,就被少年挨个敲了房门,叫了起来。

几人倒是没想到之前耷拉着脑袋的少年又恢复了活力。

早膳没怎么吃,一路上小嘴却是吃个不停。

凡是个摊子他都会上前去瞅瞅,遇到喜欢的小东西会拽着人衣袖不肯走,眼巴巴的看着你,看的人心都化了,待你掏钱买了,他会喜笑颜开的直夸人,嘴里吐出的话语教人比吃了蜜还甜。

一行人相貌出众,满身贵气,惹的路人频频驻足。尤其是那容颜明艳,五官宛若天赐,满眼笑意的俊美少年最为瞩目。

一颦一簇皆似画卷,有摄人心魄的美感。

肖灵珊看着眼前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少女,脸上笑容随着路人的反应逐渐消失。

肖灵珊深知,这显眼至极的容貌对于一个毫无身份背景的孤女来说绝非好事!女扮男装只是权宜,并非长久之计,若是哪天被人发现女儿身,只怕会沦为权贵的玩物,任人宰割!

“肖大哥不开心吗?如果不喜欢逛街的话我们可以去看跳钟馗的大戏……”看到女主心不在焉,丘从语提议到。

肖灵珊看着眼前仰着小脑袋的少女,秀白玉面,眼神灵动清澈。

古人不都很热衷看戏吗?她怎么没反应呢。想了想,丘从语又接着道:“要不就先去看赛龙舟,或者去庙会……”

“你呢?说了那么多,你想去哪里?”

柳折颜打断了丘从语,眉头微蹙,看着少年如此在乎一个相识不过几日的人,心里有些不舒服。

“我?我想去看赛龙舟呀。”丘从语歪着脑袋脱口而出。

“那就去看龙舟!”

说罢,转身朝着环湖走去。安和对着丘从语温和一笑,紧随其后。

肖灵珊看着柳折颜背影,眼神深邃,拉着呆愣的少女跟了上去。

环湖边人潮拥挤,众人见柳折颜一行人衣着气度不凡自主的让开了一方空地。

宽阔的湖面此时已经停泊了十几艘做工精细,用色大胆丰富,各有特色的龙舟。

龙舟船身瘦长,头尾涂油,锃亮,船身以赤色、明黄、耀金、银白漆色为底,上点银纹,镶墨蓝翠绿之色。

打眼望去,龙头造型神态各异,加之船身构造紧密流畅,一时之间,丘从语看的是眼花缭乱。

更别提那船上有群群汉子身穿赤黄马褂,一个个精气神儿十足,一手的大鼓和铜锣敲的虎虎生威,擂的咚咚震天响。

丘从语从未亲身感受过这种人声鼎沸,热闹盛大的场面,所有人的脸上都是激动与笑容,眼中有跃跃欲试、有兴奋,都是最纯粹的情绪。

此时,人群忽然静了下来,一道厚重幽远的锣鼓声响起,高亢的传唱声刚入耳,人群瞬间骚动起来,比之前更盛。

浓彩斑斓的龙舟一时间齐齐迸力竞发,周围人群震天的呐喊,划桨的汉子齐整划一的动作只见手臂残影。龙舟在水面疾速飞驰。

这场面看得丘从语热血沸腾,恨不得自己也试上一试。

三人见少年激动的身形微颤,眼眸亮比星河,面若桃花,殷红唇瓣微张,惑人而不自知。

柳折颜不自觉的抬起手,轻拂过少年鬓边飞舞的墨发别在耳后。

肖灵珊看到柳折颜动作,眉头一皱,却在看清其眼中情愫时有些恍惚,那幽暗深沉的眼中蕴含着一丝小心翼翼与宠溺,那眼神自己太过熟悉了,与父亲看向母亲的眼神如出一辙。

丘从语正被湖中比赛吸引了心神,感觉身边人动作,头也不回,抓住打扰自己的手嘟哝道:“别闹!”

柳折颜被少年抓住了手也不挣脱,只是神色越发温和,定定的看着身前少年侧脸。

安和神色微变,拉开了丘从语抓着柳折颜的手。

比赛已经到了最后阶段,丘从语压根没注意到手上动作,安和轻轻一扯,手就松开了。

柳折颜收回手,却是看了安和一眼。

安和只笑不语。

肖灵珊看着几人动作,心思千回百转。

这三皇子安和虽传言为人温文儒雅,但是皇家之人有几个会是真正良善温和的?

而柳折颜确如传言中为人冷漠如霜,皆是身份矜贵之人。

对这无甚背景的少女关心不仅过头了,还不似作假……

人群爆发出欢呼声,比赛落下帷幕。

虽然丘从语心里看好的那艘龙舟输了,但也不见丝毫沮丧,仍旧神采飞扬。

等到自己过足了眼瘾,回头才发现三人神色各异。丘从语不禁疑惑这三人怎么搞成这样的?

女主不说人见人爱,在原世界中却是经常遇人主动结交好友的,怎么现在气氛这么僵……自己看了场龙舟就这样了?

丘从语想缓解下氛围,抬头对着肖灵珊灿然一笑,红唇轻启,正欲说什么。

冷不防,人群退散时,有小孩突然撞来,丘从语一个不稳,眼看就要亲吻大地,吓得闭紧了双眼。

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袭来。

一阵天旋地转,丘从语睁眼,是木大哥接住了自己。

腰间的手臂结实有力,宽阔的胸膛坚硬如铁,男子面如寒玉,斜眉入鬓,薄唇紧抿,刀削斧凿面庞宛若天神,周身冷香萦绕。

丘从语怔了片刻,不自然的推开了柳折颜。打了个哈哈,转移了话题。

一旁的两人也悄然收回了伸出去的手,没入羽袖之中。

柳折颜回想起刚刚少年过分纤细的腰身,直觉柔若无骨,小小的人儿就这样无力的躺在自己怀里,娇软身躯,温热触感,有淡淡馨香钻入鼻尖……只觉喉咙一紧,心跳漏了一拍。

客栈里坐满了人,觥筹交错,热闹非凡。

四人桌上摆满了丰盛的饭菜。

丘从语垂眸,神色认真,手执瓷白玉壶,为三人一一斟酒。

“小语不是不喝酒吗?怎么连自己的也倒上了?”安和笑问。

“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可能不喝?”丘从语瞥了一眼说话之人,嗔笑道。

待放下手中物什,只见丘从语收了散漫笑容,端起酒杯正色道:“趁着今天是端午佳节,我丘从语,诚心向木大哥、安大哥、肖大哥道声谢!小语真的很高兴能认识你们!一路走来,多谢照应,否则,何谈现在完好无整坐在这里的我,大恩不言谢,千言万语以这杯酒聊表我心意!”

少年一字一句有如斩碎冰雪般干净,双眸真挚笃定,神情诚恳。

说罢,少年仰头饮尽了杯中雄黄酒。

被酒渍沾染过的唇嫣红润泽,兴许是喝的过急,少年面色被呛的绯红,眉尖微蹙,双眼有雾蒙蒙水汽泛起。

“你呀,喝不了就别逞强了。”

身旁的肖灵珊接过少女手中杯盏,为其轻拍后背顺气。

丘从语抬眸,笑容明媚:“要喝的!我今天真的很开心,很开心……”

笑着笑着少女的眼泪就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在现代的时候有谁陪自己庆祝过节日吗?

没有。

每年,每个节日,自己孤身一人,从在孤儿院吃大锅饭到自己独立了,在住的小房里摆了一桌丰盛饭菜,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永远都是看着窗外别人的欢声笑语,然后孤零零的吃着不知味的饭菜。

可是,现在自己在这个陌生的古代竟然什么都有了!有朋友,有人在乎,有人陪着过节、陪着游玩,可以坐满一桌热热闹闹的吃饭……

可惜、这一切也只会是个真实而短暂的梦罢了。

柳折颜递来一方手帕,声音轻柔:“小哭包。”

话语中的宠溺和无奈让丘从语破涕为笑。

少年的笑容是四人间最好的缓和剂,一顿饭众人吃的其乐融融,气氛融洽。

夕阳被山峦遮住了脸,耀金与墨蓝交融的色彩晕染在遥远天际。

此时,远处街灯忽明忽暗,沿街酒旗招子迎风飘扬,夜风轻拂,天上的朦胧余光与地上的酒家灯亮交相辉映,却又被夜色蒙了一层缥缈青纱。

丘从语新奇的看着满街的五彩灯笼。

灯笼全是手艺人一竹一网编织成的,糊上轻薄彩纸,造型各异,有栩栩如生的雀灯,传统的圆灯,还有活灵活现的龙灯……

街上,人潮如梭,少年像只灵活的鱼儿钻在人群里,笑容映着灯光明艳动人。

“木大哥,你看这个灯是不是很好看?是不是做的很逼真……”

少年忽然顿住脚步,拉着柳折颜衣袖,仰着小脑袋着迷的看着挂在架上的小猫灯笼。

少年眼中的喜爱实在太过明显,三人笑了笑,心道果然是孩子心性,喜欢可爱的小东西。

柳折颜付钱后,取下灯笼递给少年。

少年提着胖乎乎的灯笼,开心坏了,那欣喜的模样让人看了心情也不由地跟着变好。

丘从语很是惊喜竟然能遇到一盏胖橘猫样式的小灯笼,做的简直像极了!左看右看,爱不释手,也不管自己拎着会不会幼稚。

甚至就连步子都放慢了,小心护着灯笼,生怕被挤坏了。

看着少年宝贝的样子,柳折颜唇角微扬,笑容清浅。

到了庙会的时候,人头攒动,已经拥挤到人贴人了。

丘从语小心翼翼的护着手里灯笼,三人将她围在一个小小的圈里护着。

她护着灯笼,三人护着她。

走到阴影处时,怀里的少年手执灯盏,如玉侧颜在灯光的映照下恍若仙人,随时都会羽化飞升。

丘从语拜了佛像,朝愿池扔了枚铜板,后又拉着三人到许愿树下在红绸上写下心愿,挂在参天古树上。

肖灵珊好奇少女写的什么,刚伸过去的头就被她轻轻敲了个木鱼脑袋花。

少女细眉一挑,努着嘴,嘟囔着看了就不灵验的话语,小跑到一边,表情丰富灵动。

肖灵珊被少女的小动作逗得哈哈大笑,追上前去捏了捏女孩儿白嫩的小脸,恨不得把这可爱的小丫头揣兜里一直带着。

月色如水洗,清亮皎洁。

四人夜色中漫步,不知不觉游到了庙宇后山,远离了人潮的喧嚣,此刻的夏夜宁静美好。

少年忽然想起什么,停住了脚步,在怀里摸索着什么。

三人饶有兴趣,只见少年从怀中摸出三个精巧的挂件,风格迥异,样式别致。

“对了,我前两天呆在屋里就为了准备这个呢。”

说着将自己亲手编织的彩绳一一分发给了三人。

“木大哥清冷若雪莲,我以银白线为主调;安大哥温润似暖玉,我以浅蓝为主调;肖大哥桀骜似焰火,我用赤红做主调……”

三人安静的听着少年清朗嗓音,说着每个彩绳制作的缘由。

丘从语发完了挂件,也不见三人说话,自顾自的解释道:“端午不是有挂彩绳的习俗吗,我、没钱,也只能做些简单的小东西以表心意、这里面我装了艾草,可以清心驱邪……”

少年一边观察三人神色,一边小心解释。毕竟自己手工拙劣,做的东西也就样式比较新颖罢了,没什么特别的。

“难怪刚才一直闻到一股淡淡的艾草清香,合着是你身上散发出来的,果然是小古灵精怪,肖大哥自然是很喜欢!”

肖灵珊亲昵的点了下少女鼻头,语气轻快。

柳折颜认真的端详了会儿手里的坠绳,小心收进怀里,柔声道:“谢谢小语,我很喜欢。”

一旁的安和也是满面温和笑意,眸中闪过认真之色,连那一成不变的笑容也多了几分真实。

“你们喜欢我就很开心了!”

丘从语第一次送人礼物,难免忐忑,但看收礼的人都很喜欢,心里欣喜,也有些几分不好意思,提着小灯笼的手晃啊晃,低垂着小脑袋耳尖发红。

而后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抬头,面颊泛红,正欲说话。

倏地,一道银光破空而来,直取丘从语面门!

折颜神色一凛,飞身带起少年躲开匕首。

利器划断了少年发带,三千鸦发在风中飞舞,如墨晕染,如云纷繁。

丘从语刚落地,不过瞬息,就有大批黑衣人围了上来。

四人神情严肃,看来是有一场恶战了。

黑衣人数量众多却能不被察觉,看来不是一般的刺客,就是有备而来。

尤其为首男子,一身玄色锦袍,负手而立,气度不凡。眉目狭长,落拓不羁,唇角勾着抹若有似无的讥笑,面容英俊邪气。

丘从语识相的躲在三人身后,提防着这些不请自来的人,看到一把把闪着冷光锋利无比的剑,害怕的吞了吞口水。

剑拔弩张。

忽然,玄衣男子衣袖轻轻一挥,黑衣人动了,一拥而上。

柳折颜三人武功皆是不弱,刀剑碰撞交锋,却是游刃有余,招招动若蛟龙,行如苍松。

一个旋身,柳折颜轻巧躲过横扫而来的利剑,劈划挑扫间又打飞出几人,身形动作如行云流水,却又干净利落,眉目冰冷,带着杀伐果断的凌厉之气,似寒冬劲风。

肖灵珊则是杀伐果断,勇猛无比,手持长兵,剑气如虹,破空声声可闻,久经沙场的磨砺让她招招直取敌人要害。

而看似气质温和的安和动起手来,在三人中也是丝毫不落下风。只见他身形飘逸,挽出的剑花带着不可名状的贵气,却能不经意间取人性命。

刀光剑影,有划破衣帛皮肉与痛苦闷哼之声。

丘从语看着三人打斗惊险万分,稍有不慎便会性命不保,只恨自己无能!帮不上朋友不说,还只能躲在身后当累赘!

虽然木大哥他们武功高强,但是敌方人数众多,所谓双拳难敌四手,照此下去,总有内力耗尽的时候!

丘从语眉头打结,嘴唇紧抿成一条直线,没有丝毫弧度。心神随着前面打斗的三人起伏不定,就连手里的灯笼因为攥的过紧而扎入手心也不知。

沈萧放饶有兴致的看着三人动作身法,细细观察,发现三人动作看似剑风凌厉却又有所顾忌,身形没有完全放开。

顾忌什么呢?

转动黑眸,只见三人身后站着一个白衣少年,在一片刀光剑影,血雨四溅的混乱打斗中,他被细心的护着,宛若无瑕美玉,自成一派天地,哪怕略带仓惶与发白的脸色都无法掩盖其美貌与风华。

看着一地的尸体,三人剑下还有人不断倒下,沈萧放嘴角的笑容泛着微微的冷意。

只见他忽然飞身而起,衣袂翩翩,带着浑厚内力劈掌而下!

柳折颜不敢小觑来人,提起内力运掌迎击,强烈的气流掀起两人墨发,衣袍飞舞。

一番交锋,二人皆被震退几步,随后执剑打将起来。

二人身形快如疾风,几不见踪影,只有剑气不时迸出,击向周围草木尘土,劈出深深沟壑,白色剑光舞得像盛开的雪莲,却招招致命,惊险至极。

安肖二人见玄衣男子功力不俗,出招毒辣狠厉,柳折颜与其打斗一时间竟难分胜负。恐生变化,两人加快了手中动作。

丘从语在一旁看得浑身发凉,脸色越发煞白。

这场恶斗三人身上虽然只沾染到点点血迹,暂未负伤,但是就连自己这个不懂武功的人也能看出来三人渐渐不敌,情况往最坏的方向发展了!

尤其是那个玄衣男子,看起来功力深不可测,木大哥处境实在惊险。

忽然,玄衣男子反手一震,广袖中有白烟飞出,柳折颜薄唇紧抿,旋身避开。

不想,对面之人忽然唇角勾起一抹邪笑,手执长剑,风声呼啸,噗嗤一声利器没入对方胸口。

“小语!!!”

三人心神俱震,神色惊恐。

沈萧放面露不虞,接住落空少年,轻易搂进怀里,一手扣住少年腰身,一手掐住脖颈,飞身退开。

柳折颜三人不敢轻举妄动,被劫少年面色痛苦,脸色惨白,唇角有殷红血迹流出,胸处黑血汩汩直冒,很快染湿了衣襟。

此刻,丘从语疼得身体痉挛,眼前发黑。利器刺入身体的疼痛让她浑身无力,直冒冷汗。

但是刚刚那种情形,就算不是系统开口要求,她自己也会去挡这一剑的。

因为那是自己最珍惜的朋友,一路以来都是他们保护自己,这次,自己总算有用了。

沈萧放修长双指剑气一挥,长剑断裂,少年疼得颤了一下。

沈萧放看到少年神色又痛苦了几分,狭长凤目荡开笑意,侧头在羸弱少年耳边说到:“小子,你坏了我的好事……”

说完,手指收紧,少年仰起纤细净白的脖颈,优美得犹如濒死天鹅。

柳折颜双目通红,气息不稳,紧握双拳嘎嘣作响,沉声道:“放了他,你有什么条件!”

沈萧放闻言却是嘲讽一笑:“呵,我风雨阁向来说一不二,有人重金取你二人性命,我自然是提头交差,没什么可谈的……”

说着,沈萧放仔细打量起怀里人儿。

怀中少年一头鸦发如瀑,俊美绝伦,白到几近透明的如玉脸庞,细密眼睫低垂,身上的血迹添了几分狼狈,却又透着丝凌虐的诡异美感。

微微收紧了手里动作,沈萧放在少年洁白如玉的颈项上落下一个带着冰冷而清浅的吻。

谑笑道:“刚才我还好奇,堂堂三皇子安和、京城第一才子柳折颜,镇边赤煞将军肖灵山,为何如此护着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现在我是知道了,面对如此绝色佳人,谁会不动心呢……”

三人听到此话皆是一怔!

除了肖灵珊神色稍显平静之外,柳折颜二人心俱神震:小语竟是女子!

丘从语本来痛的昏昏沉沉的,恍惚间听到自己被轻易识破女扮男装的身份,忍不住吐槽了起来。

话说,这位大哥!你是有外挂吗!这都能看出来我是女的,你前面那个红衣服的你怎么就没看出来呢!!!是不是主角光环蒙蔽了你的狗眼???

不对!

他刚刚说的……三皇子、柳折颜……

丘从语猛然抬眸,不敢置信的盯着二人。

木大哥就是男主,而且一直呆在自己身边?

那他应该早就识破了自己拙劣的谎言了,什么报恩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那他为什么没有说出来,不揭穿自己,不肯告诉自己身份……

丘从语说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感觉,也许有害怕任务失败的恐惧,也许有被骗的难过,自己之前还傻傻的纠结要不要付出真心珍惜来之不易的朋友……

柳折颜看着少年、不,应该是少女,不可置信的眼神,由惊诧到失落,眼里的光渐渐黯淡。

低垂的长睫看不分明她的情绪,只是骤然间,眼睫扑闪,有豆大的泪珠不断滚落,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颗颗砸在自己心上,疼的无法呼吸。

“小语、你听我说……”柳折颜向来沉稳,却是第一次这般惊慌失措,哽住的喉头说不出完整的句子。

沈萧放看着三人神色惊慌,紧张万分,面上笑意更盛。

“啧啧,看你们如此紧张这女子,我就放心了,哈哈哈!”

狷狂的笑声回荡在耳畔,丘从语奋力挣扎也撼动不了丝毫,腰间臂膀如铁,纹丝不动。

“想要换她?可以!原本今日我就没打算赶尽杀绝,只需拿你来换!”

说罢,指向柳折颜。

看到柳折颜果断的扔了手中剑,信步上前,丘从语拼命摇头,不管是作为男主还是朋友,他都不能有事!

“好!放了她。”柳折颜神色平静说到。

“哈哈,爽快!”

话音刚落,胸口忽地一疼,沈萧放惯性使然,一掌拍向行刺之人。

丘从语被一击飞,落在几丈开外,若是再远些只怕直接跌落山崖了。

她颤颤巍巍的爬坐在地上,手中紧攥着刚刚还插在胸口的断剑,那上面沾着自己和沈萧放的血,胸口与掌心股股鲜血冒出,渗入土地。

沈萧放一时不防,竟被个没有武功的弱女子所伤,眼里有几分惊讶,自己已经失了先机与筹码,只能硬取了。

转身迎上一拥而上的三人,众人缠斗起来,刚刚的平静不复存在。

丘从语看着越来越多的黑衣人,深知自己只能拖后腿而已。男女主是不会死的,但是如果有自己这个变数在,就不一定了。

若是他们死了,自己的任务肯定也就废了,既然这样,不如置之死地而后生!

黑衣人步步紧逼,丘从语退无可退。

“柳折颜!希望后会有期……”

丘从语面上笑容清浅释然,纵身一跃。

三千鸦发与飞舞衣衫就留住了瞬间,少女绝美容颜消失在深渊。

“小语!”

一道声嘶力竭的悲鸣划破长空。

展开内容+
  • 快穿之我靠美貌续命 截图1
  • 快穿之我靠美貌续命 截图2
  • 快穿之我靠美貌续命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热血中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