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等我去拜堂聂惊鸿黎颖儿小说-鬼王等我去拜堂贫穷王妃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小说 > 鬼王等我去拜堂

鬼王等我去拜堂

鬼王等我去拜堂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红袖添香

作者:贫穷王妃

时间:2019-07-15 09:12

评语:千年等待,他只等她。

由贫穷王妃原创小说《鬼王等我去拜堂》,主角是聂惊鸿黎颖儿讲述:清明节回乡祭拜的黎颖儿,在途中意外遭遇泥石流,好不容易被人所救,却被怪物当做祭品,险些被怪兽吃掉,他犹如谪仙般出现,救她于危难中,只是三日后便来迎娶她,是怎么回事?

精彩节选:

在思贤湖畔,夕阳西下,黎颖儿躺在聂惊鸿怀里感受着那股熟悉而让人安心的气息,她像树熊那样赖着不松手。黎颖儿此刻是满满地激动加上感动:“想死你了,我一刻都不想放开,你打死我也不放开。”

聂惊鸿说:“你安全了,该放开我下来了吧。”

难得霸气一会,黎颖儿倔强地说:“不放,你试试敢推开我看看!”聂惊鸿捏着她下巴说:“哟,越来越硬气了,看来是我太纵容你了,都敢跟我叫板了。”黎颖儿嘟着嘴巴说:“你说过爱我宠我的,现在反悔了吗,我就是要跟你叫板!”聂惊鸿咬牙说到:“信不信我掐死你!”黎颖儿把心一横:“那你掐吧,你老开心就好!”

聂惊鸿还真的把手放在她脖子上,坏坏地说:“我现在就掐死你,信不信!”他手上还真用力了,黎颖儿委屈的泪花在眼中打转,她还努力地顶撞聂惊鸿:“你真的要掐死我,我死了你好找别人是吧,说什么爱我的都是废话,都不是跟我说的,我就是你的彩排而已,练习好了就跟别人说了是吧,你一早就这么想了是吧!”

聂惊鸿一怔,他松开了手,黎颖儿喘息着,眼泪扑簌簌地流。

“你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了,你这段时间就是这么认为我的是吧,或者说你一直都这么认为我的?”聂惊鸿冷冷地说。黎颖儿一惊,怔怔看着他,心里自忖:“原来他是一早都知道我心里想什么了,刚才故意让我亲自说出来的吗。的确,说出来后,这段时间的憋屈也都舒缓了大半,心里也似乎清醒了许多。”看着聂惊鸿的脸,她觉得非常尴尬地移开眼神,拿手抚摸着脖子故意装不知道:“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敢看着我说话吗?”聂惊鸿抬起她下巴逼迫她与自己直接平视。黎颖儿看着他深邃的眼神,心中波浪起伏。

聂惊鸿冷冷地说道:“怎么,不说话了吗,不再跟我叫板了吗?黎颖儿,你脑袋里一天到晚都在装些什么,还故意疏远我,现在我让你放开我你倒是不想下来了,你把我耍来耍去的好玩吗?”

黎颖儿一句话都说不出,她的确是毫无理由地在故意疏远他,就因为景舒的那番话,不过现在想想,这也是景舒的一面之词,她那天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妖术让自己看到了所谓的前世,那都是四千年以前的事啊,谁知道啊,唯一的当事人聂惊鸿先生还不在场,没有当面对质过,她说什么还不由着她说什么。

黎颖儿一拍自己额头,在心里责骂着自己:“我怎么那么傻啊,应该先问问惊鸿吗,说他一直什么都不告诉自己,那么就应该一直问到他告诉自己为止吗!”聂惊鸿看着她变幻莫测的表情,不满地抓了一下她的腰部,她吃痛回神:“聂惊鸿你个坏蛋,又欺负我!”

“我在跟你说话呢,你敢走神?”“哼,就只准你质问我,我就不能生你气啊,女生生气需要理由吗,我就生气了怎么的,我就爱吃我老公的醋怎么了,谁叫我老公什么都瞒着我!”“我有什么瞒着你了?”“多的是了,比如说你电脑里面的资料?”听到黎颖儿突然这么一说,聂惊鸿愣了一下。

黎颖儿接着说:“不说话了吧,承认了吧,还有很多别的呢,你什么都瞒着我,让我在那里瞎猜,很痛苦的好吗!”

聂惊鸿解释道:“别的事情关乎到你我命运,特别是关乎到你的性命,我只想我们能天长地久,你提前知道得太多,反而对你没有好处,所以我不能什么事都先告诉你,真到了你该知道的时候我自然会如数告诉你,包括景舒这个女人的事。”黎颖儿听到景舒的名字沉默了,她还是没有勇气直接问出来。

聂惊鸿抓着她的手严肃的说:“我不是刻意去隐瞒你,但是我也必须那么做,如果你爱我,我希望你要相信我,是绝对的相信!”

说到这个份上,黎颖儿也没有理由闹下去了,她只有聂惊鸿了,她爱他又怎么会不相信他,她之前只是生闷气而已,又怎么会是真的要不让他靠近,她低着头说:“既然你这么说,我也不是那么不通情达理的,那本大小姐就姑且放你一马吧,要是以后发现你骗我,我、我就死给你看!”她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聂惊鸿弹了她脑瓜一下,说:“说什么死不死的,我说过只要你能活着我都会让你好好的活着!”黎颖儿摸着额头对他吐舌头翻白眼。”总是你做决定,我还得服从命令!“黎颖儿嘟囔着说。

聂惊鸿瞪着黎颖儿说:“怎么,不服气啊?”黎颖儿低下头一脸委屈地说:“大人,不敢。”聂惊鸿点点头说:“嗯,算你识相。”黎颖儿低着头搓着手指不说话。

聂惊鸿看着她小媳妇的样子,心情就很愉悦,心道看你敢疏远我,看我不把给点颜色你看看。

聂惊鸿玩心大起,他故意一脸冷峻,抬起黎颖儿的下巴说:“这段时间你一直对我爱理不理的,可知道我有多生气,说,怎么补偿我?”黎颖儿微微抬起头来,满眼的无辜,她咬咬嘴唇,打算豁出去了:“那、那你打我吧,你打我一顿发泄吧!”聂惊鸿点头道:“这主意不错。”说着聂惊鸿已经举起了拳头。

黎颖儿闭上眼,紧张地迎接“重锤出击”。

聂惊鸿勾勾嘴角,伸出的拳头变回手掌,抱过她的脑袋往自己靠近,迎接黎颖儿的不是拳头,而是清凉如果冻般柔软的吻。黎颖儿吓得瞪大眼,随后又因窒息而闭上了双眼,她的眼泪流下来落到了两人的唇齿间,心里所有委屈都如数释放了出来。

夕阳最后一道余晖落下,聂惊鸿忍不住回到家了,他说他已经憋了半个月了,这半个月内每天早中晚三次,娘子你欠了夫君四十五次,今晚你必须全部偿还。黎颖儿听到这里已经差不多翻白眼晕倒了:“今晚一次性还四十五次,你明天可以给我定口棺材了,现在看看棺材店有没有打折送花圈的。能分期吗,答案是不能的。”

思贤湖畔的行人休息长椅差点被他们折腾到快断了,聂惊鸿说他布了结界没人能看到,不会有人知道是他们弄坏的。苍天啊,这是不对的,恶意破坏公物是犯法的啊!

聂惊鸿抱着她飞到了第三教学楼717教室内,黎颖儿问他为什么是这间教室,这间教室的门牌怎么跟他电脑上的密码数字一样,有什么奥妙吗,聂惊鸿笑而不语,说以后她会知道这个数字对他们来说是有多么深的意义。他们从讲台到每一张桌子椅子上,最后连窗台都不放过。

月上柳梢,两人依然在教室内纵情,黎颖儿看着教室外的月色,心儿都似乎要飞到月亮上了,她在迷迷糊糊地,半睡半醒的状态下,只觉得月亮皎洁明亮,她感觉自己仿佛也曾看见过这么一轮皎月,那时候,那时候好像还有小桥流水交相辉映……

嗯,本是那么的美好,但是那时候的聂惊鸿好像很生气,他对着自己大骂:“你怎么那么多事,你为什么要带我上广定候府的屋顶,为什么要让我听到他们的对话,你是谁,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黎颖儿心里诧异:“咦,她家惊鸿宝贝怎么那么凶啊,他从来都没有这样凶过我,什么嘛,刚才还跟人家缠绵悱恻,现在凶什么凶,说的都什么胡话,你不要跟我好那我走了便是。”

黎颖儿这样想着就真的转身准备离开,还没有走出两步,背后一阵剧痛,噗一口鲜血喷出,直觉告诉她有人在她背后打了一掌,是聂惊鸿打的我吗,她缓缓回头,宽大的斗篷帽子落下来,她回头看到的是聂惊鸿惊讶不已的眼神,只见他后退一步不敢置信地叫了一声:“公主,怎么会是你?”

黎颖儿发现自己幽幽说了一句:“聂郎,对不起,让你看到这些对你实在太残忍了,但是,我不想泠俜一而再再而三伤害你,而你还被蒙在鼓里,我才会让你亲眼看清楚泠俜的为人。她已经成为了广定侯小侯爷的正妻,她心里只有她夫君郭天成,她不可能会爱聂郎的。今晚她约你相会,她夫妇俩一早已经布下天罗地网,就等着将你生擒,如果你被捕了,你在极寒之地还没有服完刑就出现在京城,他们就可以治你一个逃犯的罪,到时候罪加一等,你是会被砍头的!”

聂惊鸿似乎不买账,他骂道:“就算她待我如此,也轮不到你来多管闲事!”黎颖儿觉得自己心很痛,她再次一口血喷了出来。

黎颖儿吓得“啊”一声一下子睁开双眼,看到的是熟悉的天花板,还有聂惊鸿一脸担忧的脸。

“你这小东西是不是又做噩梦了,突然喊了一声吓了我一跳。”他温柔地帮她擦着额头的汗珠,她缓缓直起身,强力定了定神,说:“惊鸿宝贝,我刚才的梦很可怕。我梦到……梦到……”“梦到什么了?”聂惊鸿手中不停地帮她擦汗,轻声地问。

黎颖儿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地说:“我梦到你很大声地骂我了,还、还打了我一掌,很用力那种,我都吐血了。”

聂惊鸿动作一顿,随后捏了捏她鼻子说:“你都梦到什么乱七八糟的了,为夫疼你都来不及,哪里会骂你,还打到你吐血,你这个老是让人操心的小东西,不气到我吐血就不错了。”

黎颖儿向他吐舌头做鬼脸说:“真的吗?”“当然真的。”“那,你爱我吗?”“我不爱你妈。”黎颖儿一怔,以为是反问句,然后下一秒聂惊鸿说:“但是我爱她女儿。”

黎颖儿再次愣住,随后才发现聂惊鸿说了个冷笑话:“得,原来不是我不爱你吗?是我不爱你妈。好吧,原谅你了,看在你还爱她女儿份上。”

黎颖儿侧身躺下来不好意思看他,突然她又一个弹起来,聂惊鸿被她一惊一乍吓了一跳,却听她板着脸说:“我妈改嫁了,她可能不止我一个女儿,如果我有妹妹,那你说,你爱我妈哪个女儿?”

聂惊鸿紧闭双唇强力忍住不笑,然后默默躺下,说:“关灯睡觉,颖颖宝贝晚安。”灯熄灭,黎颖儿还不依不挠地拉着聂惊鸿问他到底爱她妈妈哪个女儿,聂惊鸿就是不说,憋着笑憋到内伤他也不回答黎颖儿,对她的小女儿家无理取闹真是又好气又不敢笑啊。打打闹闹基本一晚上就过去了,黎颖儿终于在凌晨5点的时候支撑不住睡着了。

展开内容+
  • 鬼王等我去拜堂 截图1
  • 鬼王等我去拜堂 截图2
  • 鬼王等我去拜堂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热血中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