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寿小说在线阅读-主角是谢元小说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小说 > 偷寿

偷寿

偷寿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超级小说

作者:楚媚

时间:2019-07-12 09:10

评语:寿命是可以偷走的,你信吗。

热血中文提供楚媚的《偷寿》在线阅读,该小说主角是谢元,偷寿讲述了:谢元的村里在村长父亲百岁寿宴上出了一桩事,老人家突然暴毙而死,还是被人偷走了寿命,而谢元看到自己家的大爷居然在使用那个寿宴上拿来的碗,这背后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

精彩节选:

农村老人讲究逢时而寿,七十小寿,八十大寿,翻过八十往上,都是老天爷赏下来的命数。

寿宴上有几个禁忌。

七十岁的小寿,不能拿走主家的任何东西,一碗一筷都不行,一旦动了,那是撕破脸皮,祖坟都能挖出来的大仇。

八十岁的大寿,则是尽可能多拿,吃饭的碗,喝酒的杯子,甚至拿的越多,主家越高兴。

至于喜丧的白事儿上面,主家会准备更多的碗筷供人"偷"走了。

南北方风俗迥异,对于这件事儿的定义却都差不多相同。

"偷寿。"

老人吃饭的碗也被人换掉了。

村长本来准备的是一个精致雕琢的银碗,结果被人换成了个破破烂烂的铁碗。

三长两短咒人病,生米铁碗抢人命。

村长他爹,是被人光明正大的偷了寿命……

好端端的大寿变成了丧事儿,村长像是个神经病一样,提这个刀子全村走个不停。

之后的好几天时间,他到了谁家,就一定要进去翻箱倒柜的找碗。

因为在风俗上,偷了寿回来,碗一定要用,最好吃饭喝水都用,这样才能够把寿命转移到自己的身上。

村民们茶前饭后都在猜测,不知道老村长得罪了谁家谁户,做了这么绝命的事情。

要知道,老人丧命,还是死的不明不白,那家人的祖坟都不会安生。

那几天我甚至把多年前偷的村长老爹的碗都藏了起来。

农村人怕事儿是一点。

最重要的一处是,我家里关系复杂。

我娘死的早。

爹续弦了一个二房,比他小上十来岁的女人。

最重要的是,这女人的老爹,是我们邻村的白事儿先生。

十里八乡死了人,都是他去操持办事儿。

论谁去看去说,家里头有个总吃死人饭的,都好不到哪儿去。

尤其是我这个后妈还真每次都跟着他老爹办白事儿。

别人叫她爹白事儿刘,管她喊灰姨子。

爹娶了她,气得爷爷奶奶搬回了后山的老房子,他愣是顶着个不孝的名头,把白事儿刘都接到了我们家里头生活。

老丈人,女婿,一个屋檐下头,不知道被村里多少人戳了脊梁骨。

可有的时候,这事儿越躲,它就越来。

头两天老爷子刚去,村长全村发疯,唯独没来我家闹过事儿。

等到第三天早上,村长提着两只鸡,大清早就到了我家,满脸都是疲惫不堪。

村长来这里,自然只有一个目的,求白事儿刘张罗办一下丧事儿,他老爹毕竟都一百岁了,落了个横死的下场,怕影响后代。

白事儿刘也七十多岁了,不过看起来精神奕奕,跟个五十多岁中年人差不多。

他告诉村长,事儿肯定要操办,只不过他爹死的不明不白的,肯定是要闹的。

想要不影响后生,就不能让他进家门。

棺材要摆在后山的坟岗里头,放足三天,每天子女都要上去吐唾沫,家里头也不能放任何老人的东西,免得老鬼回门。

村长听完,当场就一屁股坐在地上,老泪纵横的说那可是他老爹啊,怎么能够对老爹做出来这样的事情,那不是丧尽天良了吗?

白事儿刘叹气,说这事儿怪不了村长,毕竟他老爹运气不好,被人偷了寿。

如果他过上一两年,甚至就是大寿之后去世,这都是个喜丧。

却在祝寿的节骨眼上没了命,还死的那么惨,不明不白的。

如果村长不狠心一下,他老爹头七回魂的时候一定变只讨命的凶鬼。

村长来我家的时候,尚且还能够挺起背。

当他从我家离开的时候,腰杆都彻底弯了,六七十岁的人,看上去也跟八十多了一样。

当天晚上,村长就招呼了村里头几个年轻力壮的汉子,把他老爹的棺材抬到了村后面的坟岗。

含着泪吐了两口唾沫上去。

他家里头的妻小也哭哭啼啼,照着白事儿刘说的去做了。

几乎整个村子的人都来看,不过并不是看热闹。

人死的不明不白的,村里头大部分都人心惶惶。

还有几个年纪大了都老头子,指着村长说他是个不肖子孙,白眼狼,又说白事儿刘教村长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是要不得好死的。

村长被骂的狗血淋头,愣是没有反驳一句,他老爹的棺材,也没有因此而被抬回家。

村里头的流言蜚语呈现两极分化。

一部分人觉得,村长这样做没错,毕竟白事儿刘说的了,不这样做,老爷子会变凶鬼回来索命,害了一家老小。

另一部分老人觉得,人本来就是被害死的,儿子还要把他暴尸荒野,一定会因为这样,变成鬼回来讨债。

他们说白事儿刘这样做,没有安好心。

这些话一说出来,就成了一石激起千层浪。

并且说的越来越玄乎。

几个月前白事儿刘犯了哮喘的老毛病,人病恹恹的,眼看着不行了。

这两天村长老爹一死,他就健康了起来。

一个操持白事儿的,却教村长把老爹暴尸荒野,说不定村长老爹就是白事儿刘害死的!

农村里头一旦有了流言蜚语,就像是风吹的野草一样,嗖嗖的冒了起来。

村里头的野孩子不知道从哪儿学了句顺口溜。

"白事儿刘,偷人头,病了不死还做求,拿了人家十年寿,还教村长把老爹呕。"

我后妈,也就是灰姨子,被气的拿着扫把在门口赶人。

可那些小孩儿反倒是变本加厉了,甚至还端着屎尿泼到我家门口。

村里头那些反对这件事儿的老人,每天也走过路过,要对着我家吐两口唾沫。

白事儿刘却像是没事儿人一样,就在院子里面编背篓,做好了纸扎放进去,准备等头七那天继续操办事儿。

村长来过我家两次,提着好酒好肉,给白事儿刘赔罪,说连累他被人骂很过意不去,感激他能够帮忙。

村长情绪很不稳定,说这肯定是害死了他爹那个人搞的鬼。

那人偷走了他老爹的寿命,还要让他们全家都不能安生,不知道和他家有什么深仇大恨。

我之前还害怕,生怕这件事情真的和传言一样,村长老爹的死和白事儿刘又关系。

结果村长这么样一说,我一下子就想明白了。

这还真没错,害死村长老爹的人,肯定见不得村长家好。

他巴不得村长老爹闹鬼,村长一家继续倒霉。

白事儿刘阻止了这件事儿,自然也就让他一并记恨上了。

展开内容+
  • 偷寿 截图1
  • 偷寿 截图2
  • 偷寿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热血中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