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慕阳林妙妙小说-狂少陈慕阳林妙妙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小说 > 陈慕阳林妙妙小说

陈慕阳林妙妙小说

陈慕阳林妙妙小说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黑岩

作者:君子谋心

时间:2019-07-11 18:58

评语: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知道士在都市。

狂少》男女主名字叫陈慕阳林妙妙,由君子谋心原创的狂少陈慕阳林妙妙主要讲述了:我叫陈慕阳,身为一个小道士,我却有着修仙的本领,为了找到是谁要谋害我的父亲,我回到了都市,在飞机上遇到了大明星林妙妙,也因此被卷入了一系列的麻烦当中。

精彩节选:

三天后。

蜀川双流机场。

一身道袍,面容修剪过的陈慕阳领取登机牌之后便跟随一名空乘人员走进了头等舱的候机室。

候机室里的几张沙发已经坐了几个人,这几个人一见到陈慕阳这一身打扮都抬起头一脸看稀奇的样子。

“嘿。”一个略胖的中年男子见到陈慕阳坐下,立刻装着样子双手合十道:“道长,挺有钱的啊,居然坐头等舱去临海。服务员,你们这里道士坐飞机是不是有特别优惠啊?”

空乘人员被称为服务员,脸色有些无奈,最后还是带着职业的笑容解释道:“先生,我们的头等舱都是按照窗口的价格售卖的,一些特别人士的确享有优惠!”

陈慕阳自从出了山,就一路上被人看稀奇。对于周围的目光,陈慕阳倒是也习惯了,并未理会眼前的胖子。角落沙发上,陈慕阳取出了五行符箓,然后轻轻翻着纸张,看着上面的经文。

胖子看着陈慕阳手里得五行符箓眼睛亮了几分道:“嘿。道长,这古书有年头啊。怎么样,出手不?我出这个价?”

说完,胖子五根手指亮了出来,其中两根手指还带着金戒指。

“五万?怎么样?”胖子抬着眉梢开口道。

五万?

道心稳固的陈慕阳没笑出口,只是收起书道:“这本书是师承之物,对旁人或许有价,对我无价。”

“道长这话倒是有道理。”胖子嘿嘿一笑,拿出一张名片双手递上道:“这是我的名片,我叫朱洪武,平日喜欢倒腾一些古玩什么的,道长要是有什么好物件出手就打我电话,天涯海角随叫随到。”

倒腾古玩?

陈慕阳看着对方将面片递到面前,不接的确有些失礼了,便接过手然后放入了自己的口袋里。只是这面片一入口袋,已经被陈慕阳碾成了粉末。陈慕阳不缺钱,也没什么古玩卖,身上真正值钱的其实就老道留下的这部五行符箓和脖子上挂着的上清观宗主令牌。这两样东西,对陈慕阳来说重之又重,自然不可能离手。

很快登机了。

陈慕阳上了飞机,见到身边坐着的不是刚才那个胖子心里才顺畅了几分。陈慕阳边上坐下的事一位年轻女孩,六七月的天气海在飞机上,女孩戴着口罩和太阳镜,装扮有些奇特。年轻女孩显然对陈慕阳这个道士也有点好奇,两人四目相对,年轻女孩微微点头,两人算是打过招呼了。

飞机上,陈慕阳依旧看着五行符箓,也没过多去在意旁边的年轻女孩,直到空乘人员送餐的时候,年轻女孩才解开了口罩取下太阳镜用餐。陈慕阳只是看了一眼,年轻女孩样貌不错,便独自用餐不再多看一眼。

“道长,你不认识我?”年轻女孩见到陈慕阳收回的目光,忍不住好奇问道。

陈慕阳愣了一下,看向对方开口道:“我们以前见过吗?”

“我……我叫林妙妙,你真不认识我啊?”年轻女孩惊讶道。

林妙妙?姓林的?

陈慕阳轻锁眉头,思来想去,这一路上他也没认识什么人啊。至于六年前,陈慕阳就算认识对方,对方也不该记得他了啊。

“对不起,我们似乎没见过。”陈慕阳礼貌道。

林妙妙彻底泄了气,扁着嘴又问道:“道长,你们在道观里是不是只顾修行,从来不看电视什么的?”

“我的道观没有电视。”陈慕阳疑惑得轻轻摇头道。

林妙妙果断服了,她可是当今华夏最有人气的演员之一。这一次来蜀川,她一路上不断被人认出来追着拍照签名,在她的潜意识里想来整个华夏的男女老少都该认识她了,却没想到在飞机头等舱上遇见了一个不问世俗的道士,居然对她一无所知。

方外之人,大概就是眼前这种了!

林妙妙带着少女心,拿着手机就歪过身子对一旁的陈慕阳道:“道长,配合一下,咋们合个影。”

合影?

陈慕阳诧异抬头,林妙妙已经按下了按钮,一张美女和叼着面包的道士合影就出现在了手机屏幕上。陈慕阳看着那张照片,有些无语,不过却也没执着得要求对方删除照片。

“道长,你们道家最讲缘份,我们这么有缘,要不你给我算个命吧?”林妙妙又带着笑容对陈慕阳道。

道家讲缘分?

陈慕阳看向林妙妙直白开口道:“佛家讲缘分,道家不讲缘分只讲造化,还有我不会算命。”

“咦,哪有道士不会算命的?”林妙妙惊奇道:“我经常去烧香拜佛,那里的道长和和尚都会算命的,你不会是个假道士吧?”

假道士?

陈慕阳不知道自己算是什么样的道士,他跟随老道修行五行符箓,五行符箓乃是符咒道法乃是仙法,里面讲求的道是道法自然,讲求的道是天地万物皆有造化,可是里面唯独没讲过怎么给人算命。

“大道无边,或许我修的道和他们的不一样。”陈慕阳笑着开口,然后看着林妙妙带着血丝的双眼又道:“算命我不会,不过我看你似乎最近睡眠不太好,我有个法子可以改善你的睡眠。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帮你。”

林妙妙眼神惊喜,开口道:“道长,你还说你不会算命,那你怎么知道我睡眠不太好的。这几天我是真的睡眠不好,道长要不你帮我下?”

“把你的手伸出来。”陈慕阳笑着开口道。

林妙妙点着头就伸出了葱白玉手,粉嫩的皮肤如同婴儿一般,让人一看就知道眼前的林妙妙从小到大都未经历过什么风霜。陈慕阳握住林妙妙的手掌,然后另一只手在林妙妙胳膊上拿捏着,暗中已经输入了一道劲气。

“哎。道长,你的手好光滑啊,都快赶上我了。”林妙妙看着陈慕阳的双手,又感觉到那一道劲气惊奇道:“咦。你怎么做到的?我身体里好像有一股气流,好暖和,好舒服啊。”

陈慕阳面容笑着,按在了林妙妙的脖子上,吐出两个字道:“睡吧。”

哒。

林妙妙被陈慕阳击中穴位,顿时昏睡了过去。

总算解脱了。

陈慕阳收回手,顺便给林妙妙盖上摊子。这六年里,陈慕阳没怎么和外人说话,自然也不太习惯和人相处,这在候机室里一个胖子让他已经有点烦了,到了飞机上眼前的林妙妙活泼好动,让他更是无所适从,索性他就帮林妙妙好好睡一觉了。

三个小时之后。

飞机已经缓缓降落。

陈慕阳看着窗外的景色,只是对着一旁的林妙妙暗中输入一道劲气,本来还在昏睡的林妙妙便慢慢苏醒了过来。

“我怎么睡着了啊?”林妙妙揉着眼睛,在见到陈慕阳以及窗外的景色时,顿时满脸惊喜道:“咦!都到临海了啊。道长,你本事真厉害,说让我睡着就让我睡着了,我刚才睡的可舒服了,现在一点都不累了。”

陈慕阳尴尬一下,开口道:“我们可以下飞机了。”

“哦。对。”林妙妙连忙带上口罩和墨镜,然后对陈慕阳道:“道长,留个手机号码,以后我睡眠不好就找你帮我。”

手机?

陈慕阳起身摆摆手道:“我没有手机,好了,有缘总会相见的。”

“道家不是不讲缘分吗?”林妙妙看着陈慕阳离开的背影,扁了扁嘴便慌忙收拾行礼也跟着下了飞机。

……

临海市,华夏最为繁华的城市之一。

陈慕阳到达临海市之后,并没有前往陈家。这一次他回来并没忘记自己说过的话,只要陈硕峰活着一天,他是绝不会进陈家的门。同时这一次他回来,也没打算那么快让陈硕峰知道,准备先暗地里调查陈家的事再说。

地铁站出口,陈慕阳辨别了方向之后,便走向了街道对面的一条巷子。

六年上山修道,大都市里每天都在发生改变,周围环境变化了很多,不过幸好陈慕阳记忆中的地方还在。

巷子深处,一个私家面馆门口,陈慕阳看着里面忙前忙后却又有点熟悉的胖老板,嘴角便多了一抹笑容。

“老板,来晚羊肉面。”陈慕阳走到面馆角落的桌子坐下,临近中午,面馆里的人也不算少。

微胖的老板应了一声,不一会就端了一碗面过来。

陈慕阳看着面,就在老板准备转身要走的时候开口道:“老板,没带钱,能赊账吗?”

“赊账?”胖老板声音提高了几分,看着陈慕阳就开口道:“道长,你好歹是出家人,进面馆不带……”

这话说到一半,胖老板看着陈慕阳的面容却是瞪大了眼睛愣住了。

“哎呀,妈呀!”胖老板惊叫一声,在见到陈慕阳的笑容之后,顿时坐下搂住陈慕阳大笑道:“阳子,怎么是你啊。哎呀,我真没想到,这都好几年没见了吧?那时候你跟我说离家出走,怎么现在变这个样子了。我跟你说,这些年我去你家找了你好几次,一直找不到你人,你真想死我了。”

眼前的胖子是陈慕阳初中和高中的死党叫王青鹏,两个人关系特别好,高中之后各自上大学也一直联系着,当初陈慕阳离开临海市之前也和胖子告别过。面馆里,陈慕阳和王青鹏聊了许久,大致就是聊最近的过往,不过修炼五行符箓的事,陈慕阳没说,毕竟这不是世俗之事,说了王青鹏也未必理解。

一碗羊肉面吃完。

王青鹏又问道:“对了。阳子,我听说你们陈家最近情况不太好。你要不回去看看把?你爸当初是有点那个,可是好歹是你爸啊。”

“这次我回来就是处理这件事的,不过我不想回去。”陈慕阳擦干净嘴巴,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家的事的。”

王青鹏无奈一笑,打开手机道:“还记得赵明生那小子不?那小子高中的时候就跟你不对付,家里没你家有钱,还处处想跟你攀比。你看上谁,他就上谁。班级里有个群,这一段那小子总在群里说你家的事,说你爸病了,公司经营不善,还说你在外面肯能早就死了,要是他当着我面说,我真想抽他。”

赵明生?

陈慕阳倒是想起来了,高中的时候是有这么个富二代,家里开着两家小工厂有点钱,可是跟陈家一笔就是小巫见大巫了。而那时候赵明生爱面子,总跟陈慕阳攀比,那时候陈慕阳也根本没把那家伙当个角色,也懒得和那家伙计较。

王青鹏看着手机聊天群,在看到里面的消息时又连忙对陈慕阳道:“阳子,你回来的还正好哎。今天晚上班级有个老同学聚会,我们班学习委员杨思甜也去。你还记得不?就是那个小时后胸就特别大的那个,还跟你有一腿的那个。”

有一腿?

陈慕阳白了一眼,他和杨思甜跟本没有一腿,只是那一段时间也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走的有点近,所以班级里都谣传这件事。只是后来陈慕阳和杨思甜说清楚了,两个人也只是普通同学关系。

“同学聚会,我这样子还是不去了吧?”陈慕阳摆了摆手道。

王青鹏连忙道:“难得回来,哪能不去呢?一会我就跟你上街买两套衣服,再理个发,这事就这么定了,晚上热闹一下。”

热闹就热闹吧。

最后陈慕阳也没有犹豫,这一次算是来了却凡尘俗事的,见一面老同学也算是了却一下俗事了。一个下午,王青鹏带着陈慕阳逛了几个男装店又理了发,最后回了王青鹏的住处洗了澡,临近傍晚的时候,王青鹏才带着陈慕阳出发。

六七月的天气,七八点钟天色才慢慢黑了下来。

望海阁。

望海阁餐厅是临海市顶级餐厅之一,在这里的用餐平均每个人的消费都在一千起步,平日里望海阁的包厢几乎都是满的,要想预定一般都要提前一个星期才行。

街道边上,陈慕阳和王青鹏下了车,当两个人走到望海阁门口的时候,在那里等待的几个同学顿时认出了陈慕阳。一群人跟陈慕阳打着招呼,询问着陈慕阳这些年的下落,显然对于陈慕阳的失踪即为好奇。

“哎呀,我们先进去吧。”王青鹏在旁边招呼着,又随口问道:“今天谁定的餐厅啊,够有档次的啊?”

一旁结了婚的女同学满脸羡慕得开口道:“还能谁啊?咋们班里也就那么几个有钱人,当然是赵大公子定的餐厅了。这不都在说,今天的现场的消费都由赵公子买单吗?”

赵明生?

王青鹏脸色尴尬,看向陈慕阳道:“怎么是他张罗的啊,早知道他妈不来了。”

“谁张罗都一样,既然来了,就聚聚吧。”陈慕阳一脸无所谓,就拍了拍王青鹏的肩膀,然后跟着几个人走进了已经预定好的二楼大包厢。

包厢里,已经有些同学到场了,一群人见到陈慕阳又是一阵追问,只是不过片刻门外已经走进来一对年轻男女,在场的人似乎见到了主角入场,声音也跟着安静了下来。

紫色衬衫的年轻男子戴着金丝边的眼镜,手里牵着一个靓丽的女孩,脸上带着一丝傲气,在走到主位见到陈慕阳的瞬间眼神也犀利了起来。

“呦。陈慕阳,稀客啊。”年轻男子赵明生拉着身边的女孩坐下,开口道:“思甜,你看今天谁来了?陈慕阳陈大少,我记得你们那时候好像还有点关系呢。”

靓丽的女孩正是当年班上的学习委员杨思甜,杨思甜见到陈慕阳也是眼神惊讶,不过很快就又故意带着一丝不屑得眼神道:“老公,你别瞎说,谁跟他有关系啊。那时候都小孩子懂什么,他好像是写过两封情书给我,可是被我拒绝了。”

写情书?

陈慕阳这辈子还真没给人写过情书呢,他也不知道杨思甜为什么这么说,或许是真的记错了。

“我们阳子什么时候写过情书给你啊?”一旁王青鹏明显感觉到对方两人故意下陈慕阳面子,顿时有些不满道。

赵明生嘴角轻笑道:“写没写也没什么关系,那时候我们才多大啊,懂什么是爱情啊?再说了,就算阳子现在还喜欢思甜,那也是他的权利啊。只不过阳子,我可得提醒你一句,心里惦记归惦记,思甜现在是我的人,你可别上手。”

“哎呀,老公,你瞎说什么啊。什么上手不上手啊,多难听啊,谁会喜欢他啊。”杨思甜顿时撒娇道。

接二连三被人下面子。

陈慕阳虽然不至于有情绪波动,却也不是任人拿捏的泥菩萨。陈慕阳看着杨思甜娇作的表情,轻笑开口道:“赵大少,这一点你可以放心,虽然我陈慕阳这个品味不怎么样,但也不是什么女人都看得上眼的,特别是那种喜欢倒贴的女人。”

倒贴的女人?

说起来,当初杨思甜和陈慕阳穿绯闻,一大部分是杨思甜故意贴近陈慕阳的,甚至当初陈慕阳和杨思甜明摆着说清楚的时候,杨思甜还充满了不甘心的眼神。而那时候,陈慕阳就已经感觉到杨思甜心思不单纯,跟他贴近不是因为真喜欢他,而是因为陈慕阳很有钱。

杨思甜眼神一怒,看着陈慕阳就指着骂道:“陈慕阳,你什么意思?你说谁倒贴啊?我什么时候倒贴你了?”

“我没说你啊。”陈慕阳摆摆手道。

赵明生见到自己女人被下了脸面,便也怒声开口道:“陈慕阳,说话不要太拽。你们陈家都快破产了,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陈家大少爷啊?只要过几天你爸一死,供应商债主找上门,到时候你这陈家大少爷就是过街的老鼠,连条狗都不如,看你到时候还拿什么拽。”

本来其它话陈慕阳不会在意,只是赵明生说过几天陈硕峰会死,陈慕阳的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

展开内容+
  • 陈慕阳林妙妙小说 截图1
  • 陈慕阳林妙妙小说 截图2
  • 陈慕阳林妙妙小说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热血中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