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妻魅影唐苏荼翎小说_鬼妻魅影小说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小说 > 鬼妻魅影

鬼妻魅影

鬼妻魅影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麦子云

作者:木易公子

时间:2017-11-23 15:39

评语:冥婚之后,每天晚上梦见自己被一具冰凉的身体侵犯

唐苏荼翎小说叫做《鬼妻魅影》,作者:木易公子,提供唐苏荼翎小说免费阅读全文。鬼妻魅影小说讲述了:从蹦极台上摔下来,去安然无恙的唐苏发现,自那之后,各种诡异事件缠身,更做了一个如同真实存在的冥婚梦境,害怕的唐苏努力将这一切当作一场噩梦,可是随之而来的惊悚事件,这个叫荼翎的男人的纠缠,让她知道,这一切并不是梦!

精彩试读:

再美丽的东西一旦成为某种意义上的枷锁,也就只能让人望而生畏了。

唐苏很想将镯子随便扔到哪里都好,可姑且不说这么做能不能成功,就算真的能扔掉。万一被什么人捡到实在不敢想后果。这太坑人了,她过不了自己这关。

总会有办法的。

她默默给自己打气。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总是有诸多不方便,虽然外面天色黑沉,晖珅还是先告辞了。唐苏也没送他,这晚发生的事太多了。她需要好好静一静。

卧室里空荡荡的,应该放置着床铺的地方只有一堆烧毁的灰烬,墙壁也熏黑了。看来她明天要找人来粉刷下才行。今天只能在客厅凑合凑合了。

桌上的坛子已经被晖珅收走,关于他与荼翎之间的斗法他没有说太多,不过从只言片语中也能猜出,绝对不轻松。

她抱着薄被躺在沙发上,捻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不由自主地就想起荼翎。他急匆匆离开到底是为什么?总不可能是怕晖珅,是江底有什么问题?

唐苏抱着被子思来想去,忽然发觉自己竟然为了荼翎的事而失眠。她心中怨愤:最好是有人来拆他的老巢!哼,看他还四处乱逛游!

她一定不会想到,自己这私心的怨念居然成了真。

灵霄山江底

重重水波之下,幽蓝碧绿的江水已经化作深蓝泛黑的色泽,越往下潜越沉闷。最初四处游荡的绚烂鱼群已经看不见,只有簌簌水泡自幽暗的江底飘上来。

泥泞中礁石遍布,粘稠的水草蔓延成片,随波逐流。

在这之下,有着石凿出的牢笼。四壁黑黝黝如同永夜。没门没窗,这是彻底的囚禁。然而牢笼里却有株直伸展到顶的巨木,枝桠蔓延伸展向四周。旁边鸟架上的黄身红头鸟又在吟唱。

【年年岁岁笼中见,岁岁年年君不愿】

【朝朝暮暮催天老,暮暮朝朝君难好】

巨木下有处高台,上面放置着具棺椁。漆黑无光严丝合缝。棺上贴着无数鲜红的符纸,好像从缝隙中渗出的血水。

这里没有人能进来,囚禁在这里意味着永世不得超生。

然而不该有人出现的地方,却有了别样的气息。

“还真是凄凉啊,看你现在的模样,我可是会落泪的。”

与所说不符,语气意外的充满着某种愉悦。

身穿银蓝软甲的男人俯身望着棺椁,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划过边沿。他金冠束顶,余发暗蓝,飘垂在肩头胸前。阴影浓重,一时看不清他模样,只见身形高硕挺拔。

鸟雀发觉了他,叫声刺耳凄厉。

男人头都没抬,慢悠悠地打了个响指。

红头鸟霎间像是被无形的巨手捏爆,黑色液体溅到墙壁上,融为一体。

“那家伙是怎么忍受住的。”他喃喃自语,轻轻拽掉了一张红符:“比谁都强,比谁都看得透彻却偏偏桀骜不驯,你可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他喃喃之际,周围静谧的气息忽然紊乱,荡起层层涟漪般的波动。

“什么人!”

荼翎的身影出现在囚牢中,他横眉冷目,怒视着擅闯者。

“是我啊。”男人绕过棺椁,走到荼翎面前。灯笼的红光淌过他面容,映出俊逸深邃的眉眼。“你的好友。”

“玄却!”荼翎认出来了,他咬紧牙,怒从心生。

他手一招,握住由数道黑雾凝聚而成的利剑,不顾一起地刺去。玄却往后一撤,没有要同他争斗的意思。

紧跟而来的雪焰狼已经化作挂在巨木枝桠上的铭牌,无风自舞,纷乱急促。似乎是在忧心着主人。

玄却一把攥住荼翎的剑锋,轻轻一笑:“你还跟以前一样,我可是特意来见你的。”

“滚!”荼翎却好像不想听他多说。

“你还在气当初我没能赶到的事?”玄却挺眉紧锁,笑容已沉下来:“我得到消息时已经太晚,是东皇故意耍诈,你还不明白?”

荼翎凤眸泛冷:“不必多言,你滚!”

“我是来帮你的!”

“用不着!”

玄却也有了怒意:“你这人怎么如此冥顽不灵!”

“是你明白的太晚!”荼翎弃了剑,直接一拳砸在对方肚腹上。后者被打了个结实,立刻反击跟荼翎肉搏。

俩人赤手空拳,什么力量与技巧都没用,就是纯粹你一拳我一脚,如同街头五岁稚童打架。这打得要多狼狈有多狼狈,玄却的发冠都被打散了,暗蓝长发披散肩头。荼翎衣襟也扯歪了,气喘吁吁。

突然,玄却一个暴起,按倒荼翎,一把将他的面具扯下来。

霎间,荼翎脸色骤变,一脚踹开玄却,奔至阴影之中。

玄却瞪着眼,神情惊愕至极。他手里还攥着那半边面具,怔愣了许久才缓缓开口:“你……”说出口却没有继续。他不知道该怎么问,意料之中的事,亲眼所见却发觉还是超乎自己所想。

浓重的阴影里,荼翎将如披风般的兜帽戴好,几缕发丝倾泻出来。他喘息的声音清晰可辨,许久都没有言语。

“其实,我想象中,你比现在还惨。”玄却神色缓和下来,语调又恢复微微的笑意与调侃。

“你当然不想我好。”荼翎声音沉哑。

玄却慢慢走过去,将面具递给他:“不过现在看过之后,我觉得都不如你现在惨。”

“……”

“我是来帮你的。”玄却抓住荼翎的肩膀,想让他认真听自己说话:“你为何不信我?为什么我赶去时你要同我割袍断义?”

“我荼翎谁也不信。”

玄却突然笑了,他松开手,转身踱步到棺椁前:“你就是这样,人欠扁嘴巴也欠扁。你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当时你已成败局,就算我支援你也改变不了什么。我是你好友,东皇必定会想法铲除,你便当着十二诸天所有众生与我割袍断义,好叫东皇不会猜疑于我。”

“……少把这种恶心人的套路放我身上。”荼翎重新戴上面具,语气凶恶:“你死活与我无关。”

玄却并不在意,他低头一笑,轻轻拽下棺椁上的红咒符。

“你不承认没关系,我承你这份情。”

展开内容+
  • 鬼妻魅影 截图1
  • 鬼妻魅影 截图2
  • 鬼妻魅影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热血中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