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宫美仑盛兆轩小说-宫美仑盛兆轩小说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小说 > 宫美仑盛兆轩小说

宫美仑盛兆轩小说

宫美仑盛兆轩小说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粉色书城

作者:洛倾盆

时间:2019-01-01 13:30

评语:这一世的她不在相信爱情,却掉入了另一个陷阱。

主角是宫美仑盛兆轩小说叫做《愿你有枝可依》,由洛倾盆原创重生言情,提供宫美仑盛兆轩小说阅读。愿你有枝可依小说讲述:我叫宫美仑,前世因为深爱一个渣男,甚至为他牺牲掉了自己的尊严和性命。这一世我发誓要让渣男付出应有的代价,一步一步让他掉入我的圈套同时我也掉入了盛兆轩的圈套。

精彩节选:

宫美仑不明就里,原地怔了几秒,才抬脚去追许丛灿。

“丛灿!”她一把拽住许丛灿的衣袖,嗲声嗲气地问,“你怎么不理人家啊?”

许丛灿被迫停下脚步,但没有回头,背对着她,冷冷地说:“松手。”

这种疏离中透着嫌恶的语气,实在是太过熟悉,一下就把她拉回到前世,条件反射地松开了手。

结果她这一松手,反而引得许丛灿回过了头。

他看向她,眼神极度复杂,有诧异,有愤怒,有眷恋,有挣扎……

宫美仑越发得蒙圈了。

难道是因为自己昨天约会没让他牵成手,还丢下他离场,就气成这样?

不至于吧?

自己走的时候,他不还主动提出要送的吗?

这逻辑完全不通啊。

可除此以外,她这一时半会儿的,根本想不出别的可能。

于是她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试探着道:“我今天来找你,就是想为那天的事,好好地跟你道个歉。你这么忙,能抽出一整天的时间陪我去逛星空馆,肯定很不容易吧?结果刚进去没多久,我就走了,我都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能弥补了。”

虽然她此刻一头雾水,但演技并未因此而掉线,一如既往地稳定发挥,成功地把自己塑造成一朵已然被汹涌的内疚淹没,楚楚可怜的小白莲。

按理说,即使许丛灿对她有一百分的火气,也该消掉九十九分。

然而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许丛灿的火气非但没有消,反而有越烧越旺的趋势。

这下她的脑子彻底转过不来了。

不过短短一天一夜的时间,就算许丛灿的心意起了变化,也不至于如此翻天覆地吧?

难不成眼前的这位许丛灿跟自己一样,也是重生的?

她的思维都开始脱缰了。

许丛灿一言不发地瞪着她,好似要用目光凌迟她。

——给你脸了是吧?

有什么就说出来,一个大男人玩什么不好,偏要玩冷战!

她心里的火也蹿了起来。

上辈子,她无条件地顺着他,无底线地忍让他,是因为她以为他爱她。她从小到大不知道被人爱是个什么滋味,轻易就上了他的当,对他感激涕零,恨不能把心都剜出来给他。别说是像现在这样再明显不过的生气,哪怕只是稍稍不悦地蹙了个眉,她都会紧张兮兮地关切半天,如果是因为自己导致的,更是会低声下气地求和求到他满意为止。

但现在她已经知道他压根儿就不爱自己,这个最大的前提不成立了,她对他的那些盲目的牺牲与奉献,自然也就粉碎成齑。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她垂下头,挡住已然快要浮上脸的暴躁,凭借一个业余演员的自我修养,硬是压住火,嗫嚅道;“我知道了,以后我不会再来烦你了。”说完,像是为了能鼓起勇气斩断情丝一般,深深地吸了口气,侧身就要绕过许丛灿。

却被许丛灿倏地攥住了手腕。

“你家里的那个男人,”每一个字都仿佛是从牙缝里挤出来,手上的力道也随之逐渐加大,“是谁?”

这个问题如当头一棒,砸得宫美仑一阵头晕目眩,一声“卧槽”差点儿就脱口而出,条件反射地想问许丛灿是如何知道阿智的存在,幸好在社会摸爬滚打多年的经验早已融入骨血,及时地制止了她问出这种心虚至极的问题。

短暂的惊颤过后,久经沙场磨练出的临危不乱,开始发挥其功效。

她扬起一张泫然欲泣的脸,直直地看进许丛灿的眼中,用一种明明委屈悲愤得发颤,却仍倔强地强撑着的语调,反过来质问道:“你把我想成了什么样的女人?”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还十分得理直气壮,瞬间就把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的许丛灿拉下来,换自己站了上去。

许丛灿显然没料到她会反将一军,熊熊燃烧的气势一秒被扑灭,下意识地就解释辩驳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然而宫美仑并不打算让他把焦点重新锁回阿智的身上——因为她暂时还没想好应对之策……

所以她果断地截过他的话头,伤心欲绝地说“原来我在你眼里,这么得不堪。”话音未落,便已决绝地甩开他攥住自己手腕的手,凹出挥手抹眼泪的造型,秀气地小跑着离开。

……

一回到家,宫美仑气势汹汹地直奔厨房,把正对着手机网页研发新菜品的阿智堵在洗手池前。

“你接过许丛灿的电话?”虽然用的是疑问句的语气,但看着他的眼神中没有丝毫的疑问。

回来的路上,她就一直在琢磨阿智的存在是怎么暴露的,她自问在许丛灿面前从来没有露过马脚,而这个世界上除了她,就只剩下阿智自己知道自己的存在。于是她就把怀疑目标对准了阿智。

从捡回阿智起,他就没迈出过家门一步。而她也没给过他钥匙,如果他偷偷溜出去过,必然进不了家门,所以不存在许丛灿无意中撞见过阿智的可能。

她绞尽脑汁思来想去,还是一筹莫展。

就在她的思路即将变成一条死胡同的当口,她脑中忽地灵光乍现!

昨天在星空馆她走得那样焦急,而且明确说过家里出了事,许丛灿本来都是打算要亲自送她回家,没道理一天一夜过去,连句最基本的关心问询都没有吧?

于是她打开微信,翻出和许丛灿的聊天记录,仍旧停留在前天商量第二天约会的时间地点。会不会对话已经被阿智删掉了?旋即她转念一想,没有她的指纹和密码,阿智根本就解锁不了她的手机。

不需要解锁手机,就能实现的联系,只有电话了。

她连忙切换到通讯记录,果然显示有一通已接听的来自许丛灿的电话!通话时间就在昨天她进到浴室洗澡的那段区间里!

阿智接了许丛灿的电话!

而且以她对阿智有一说一的说话模式的了解,和阿智对许丛灿的反感,甚至可以说是厌恶的程度,她用脚趾头都能猜到,他肯定跟许丛灿说了诸如自己在洗澡之类的虽然是实情,但极易引发误会的话……

果不其然,面对她的倏然诘问,阿智眨巴着一双天真无邪的眼睛,神情坦然地点头道:“对啊,昨天你洗澡的时候他打过来的,第一遍我没接,他又接着打,我怕他是有什么急事要找你,就接了。”

宫美仑:“……”未经允许接别人的电话,还这么理直气壮,比自己对着许丛灿还要理直气壮!

展开内容+
  • 宫美仑盛兆轩小说 截图1
  • 宫美仑盛兆轩小说 截图2
  • 宫美仑盛兆轩小说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热血中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