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花水月终成缘萧皓轩夏晨欢在线阅读-镜花水月终成缘石头小城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彩虹小说 > 镜花水月终成缘

镜花水月终成缘

镜花水月终成缘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寒武纪年

作者:石头小城

时间:2018-12-28 19:12

评语:他们的爱阴差阳错,当真相揭晓该何去何从。

由石头小城原创小说《镜花水月终成缘》主要讲述了:也许总会有一见钟情的时候,就像是萧皓轩见到了夏晨欢,以前无论多美的人在他面前都是视若无睹,可是现在他想把所有的好都给夏晨欢。夏晨欢知道自己是替嫁过来的,不应该承受萧皓轩的好,可是却在他的情爱中迷失了方向,但是这一场本身就是错的情爱该如何收场。

精彩节选:

夏晨欢实在想不出苏玲为什么要害死自己,他甚至没有和这人说过一句话。

“为什么你要推我下水?”

苏玲浑身一颤,抬头怒视夏晨欢。也许是心如死灰,或是再无余地,她竟丝毫不辩解。

“我要你死,死人就不能再迷惑王爷。老天不长眼,恰让你被王爷救起来,我在王府再无立足之地,你杀了我吧!”苏玲说完决然的瞪着夏晨欢,已是生无可恋。

夏晨欢被她这一番话说的目瞪口呆。原来苏玲爱着萧皓轩,爱到疯狂,为了男人可以轻易取别人性命。

夏晨欢苦笑一声,自己在别人眼里竟是以色惑主的狐媚子。萧皓轩的宠幸他何曾求过。

“你走吧,离开宣王府,再也不要回来了。”

苏玲瞬时瞠目结舌,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半晌才怀疑的问道,“你不杀我,反而要放了我?”

夏晨欢叹口气,点头。他做不来取人性命的事,以前在皇宫里主子们视人命如草芥,他只觉得可怕,却无能为力。

夏晨欢没有报复之心,杀了她、惩罚她都不能倒转时光,解去溺水之苦。

对于苏玲,虽然不能原谅她鲁莽的行为,但是夏晨欢理解她,甚至可怜她。萧皓轩根本不喜欢自己,何谈迷惑。苏玲却为此绝望痛苦,把自己搭进去。不过是个痴情之人。

“你既已伤人,宣王府就留不得你。我不会和别人提起你所做之事,就当是我辞退你,你今夜必须离开。”

苏玲眼睛一亮,他没告诉王爷吗?随即警惕的皱眉,似乎不相信夏晨欢会这么好心。“你没有告诉王爷?”苏玲抱着一丝希望,对她来说被宣王厌恶废弃比死更痛苦。

夏晨欢心思细腻,怎会不知女人的想法。他能放过苏玲,可是她留不得。单凭这目的不纯、害人之心便不是能放在身旁之人。夏晨欢身怀辛秘,他也有他要保全的东西,苏玲总是隐患。

夏晨欢面色严肃起来,“现在还没有。可如果你不自己离开,我只好让李叔赶你出府,王爷那自然要回秉理由。”

苏玲咬牙切齿,他要挟自己!她当时被妒火冲昏头,等回房后全身颤抖停不下来。她不想死,她害怕,比自己想象中的更怕死。

苏玲不甘的垂下眼眸,“我立马收拾东西离开王府。”说完转身就走。

夏晨欢长舒一口气,心里丝毫没有解决问题后的愉快。

他把门外的敛秋叫进来,“你去告诉李叔我辞了苏玲,今夜就放她出府。”

敛秋一愣。虽说府内人员发配全是听王妃吩咐,可夏晨欢从来没有管过。这苏玲是王爷苑内的人,资历最老,大家平时都敬她几分,突然就辞了……

夏晨欢看出敛秋的迟疑,嘴角微微上扬,安抚到,“没关系,你去吧。如果李叔问起来就让他来找我。”

夏晨欢却不怎么担心。李叔必然先报给王爷,萧皓轩那么聪明,肯定猜得到自己为何落水当夜如此反常,插手人事。他不可能会留苏玲。

敛秋领命去了。果不其然,李文也拿不了主意,径直去禀告宣王。

萧皓轩听到的时候倒是小小吃惊了一下。男人勾起嘴角,夏晨欢也不是那么软弱无能嘛。虽然还是太过心软,免去死罪不说,不惩不罚。啧啧,倒一点都不像个在宫廷里生存下来的皇子。

萧皓轩点点头,“就照王妃说的做,你告诉苏玲我放过她是给王妃面子,让她不要再出现在燕京城。”

李文领命而去,心里嘀咕,看来今夜的事和苏玲脱不了关系。可王爷竟然直接放人,一点不似平时狠辣严苛的作风,当真是因为王妃吗?看来自己低估了夏晨欢的分量。

萧皓轩回房后本来想直接秘密把人除掉,谁知不过洗个澡去去寒的功夫被夏晨欢抢去先机。

他明白那人性格温和。虽然不甚满意,但总不好夏晨欢第一次下令自己就打他的脸。苏玲再没有威胁,放过也罢。

只是萧皓轩总回想起夏晨欢落水那刻,心中莫名的烦闷,不喜那人轻易就能乱了自己的思绪。

他这夜直接宿在房里,并没有再去西院。

夏晨欢在自己房中同样心神不宁。三个丫鬟伺候他沐浴、吃药后便退出去,不敢打扰他休息。经过今晚一系列的风波,他明明疲累不堪,却迟迟无法入睡。

天色已经很晚,萧皓轩今夜怕是不会来了。换做平时自己肯定开心,可现在却止不住想起那冷峻的面容。

夏晨欢按住自己的胸口,他记得被萧皓轩救醒后的那个怀抱。把自己从冰冷里唤醒,那么暖,让他止不住的想靠近。

夏晨欢眼前浮现出萧皓轩的脸,抿着薄唇,还是面无表情的模样,却能感觉到不同以往的焦急。

夏晨欢不停眨眼,心跳加速。这是第一次有人关心他,他第一次体会到被牵挂的滋味。

夏晨欢整夜胡思乱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沉沉睡过去,完全没受到落水的影响,一夜无梦。

早上醒来时夏晨欢神清气爽,连笑容都灿烂几分。他起身唤清珞清瑶准备好水,自己洗漱更衣。

旁边的敛秋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两个小丫鬟也分外沉默。

夏晨欢皱皱眉,难道苏玲的事还没处理好吗?他轻声问道,“怎么了敛秋?有事就说。”

敛秋顿一顿方说,“也许并没有什么事。但我刚刚碰到管家带着大夫急急忙忙进了东苑。我想有可能王爷病了,但这个时辰王爷早该在朝上,不该还在府里。”

夏晨欢脸色一瞬变沉,放心不下。难道因是昨日入水救他患上伤寒吗?

“清瑶你去马房那看看,王爷的马骑出去没有?”

夏晨欢心里不安,踱到院口等清瑶回来。

清瑶气喘吁吁地跑向他,“呼…王爷的马…还在马房。”

夏晨欢顾不上自己平时躲着萧皓轩,快步走到东院,侍卫们没有命令也不敢拦他。

他径直走到卧房前敲门,“王爷,您在吗?”

开门的是管家,“王妃”,李文恭谨的行礼,挡在门口,拿不准该不该让人进房。

夏晨欢看管家这样子就知道萧皓轩十有八九是病了,没男人的吩咐李叔不知道能不能将病情泄露给他。毕竟他夏国皇子的身份梗在那,要是王爷真的病重,他乘机加害或传消息回夏国……

夏晨欢忧心如焚,顾不上解释,少见的冷了脸,表情坚定。“你让开,我只想确定王爷没事。”

管家还在犹豫,夏晨欢直接伸手推开他走进房。

萧皓轩静静躺在床上,任是他们吵闹也没醒来。脸色发红,眉头紧促,分明不舒服的模样。

夏晨欢心一下就慌了,他走到萧皓轩旁边跪下,伸手摸男人的额头,很烫。他担忧的开口,“大夫怎么说?”

李文看人坚持便不再瞒他,“大夫说王爷这几个月一直忙于政事,积劳成疾,加上…有些纵欲,引了风寒入体却不重视,这才一下子病倒。昨夜开始发热,我今早发现敢忙去请大夫。”

夏晨欢越发焦急,“严重吗?可定下治疗的法子?”

“已经开过药,大夫说并不严重。王爷是因病积累久才会病的突然。只要退了热就无大碍,之后再慢慢调理。”

夏晨欢点点头,目光仍担忧的停留在男人脸上,“你下去熬药吧,我在这照顾王爷。”

李文劝道,“不必劳烦王妃,自有……”却被夏晨欢利声打断,“我会陪到王爷醒来,出去吧。”

李文思虑再三,应声退出房门。

“敛秋,去多打些温水来。”

夏晨瑜以前没少病过,夏晨欢知道怎么照顾生病的人。

他先用温水帮萧皓轩擦汗湿的身体,换上干燥的衣服。接着一直用湿毛巾敷在额头上,又扶起男人靠到自己腿上,用小勺一点点给人喂水。

等药熬好,敛秋趁热端进房。

夏晨欢本也想用勺子喂给萧皓轩。可大概因为太苦,一点都没喂进去,全都顺着嘴角流出来。

夏晨欢心疼浪费的中药,又见萧皓轩越发难看的脸色。心一横,含住一口药亲上男人的唇,用舌撑开牙关,将药液嘴对嘴哺过去。

或许是平时吻惯了夏晨欢,喝惯彼此的唾液,萧皓轩这下把药都喝了下去。

夏晨欢见法子管用,只能红着脸一口口哺完整碗汤药,心里的石头方松些。

之后整日夏晨欢都守在萧皓轩床前,连用膳的心思都没有。不停的给男人擦身降温,喂水喂药,直到半夜这人的温度终于完全降下去,夏晨欢一颗心总算不再悬着。

但他怕男人夜里又升温,或是醒来要人伺候,不敢离开,只能继续守着萧皓轩。

夏晨欢已是累极,守着守着就趴在床头边睡过去。

展开内容+
  • 镜花水月终成缘 截图1
  • 镜花水月终成缘 截图2
  • 镜花水月终成缘 截图3
close

目录 已完结

    在线阅读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热血中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