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生枭楚欢元琼小说_国色生枭沙漠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 国色生枭

国色生枭

国色生枭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掌读520

作者:沙漠

时间:2018-10-12 17:57

评语:当他破解一个接一个阴谋是,他的后宫也在不断的充实。

由沙漠原创下小说《国色生枭》讲述:一场诡异的阴谋大陷阱,一环接一环,一计接一计,虚虚实实,是真亦是假,布局者是谁?谁又是陷阱中人?一身脏乱不堪的楚欢,外出闯荡多年,突然回乡,是为谁而归?阴谋的背后有隐藏了什么样的故事?又与他又和干系?

小编推荐:

重生之我是皇帝》、《重回1940》、《诡案手册

精彩试读:

甲板之上,船舱里的人们正一个接一个地从船舱之内出来,面具人和两名匪众在女匪首落水之后,先是怔了一下,随即奔到船舷边上,月色之下,只见到江面水花翻动,落水二人都沉在水面之下,一时之间却看不见下面情况究竟如何。

面具人眼眸子内此时却已经显出一丝焦急之色,左手紧握长弓,转身叫道:“快来两个熟悉水性的,下去将那乞丐拿上来……!”他叫唤别人,自己却没有跳下去,倒像他自己并不精通水性。

他一声令下,便从后面迅速上来两个人,二话不说,便从船舷边跳了下去。

此时楚欢手臂上的力气越来越大,他只是想用手臂上的力量给予女匪首胸口挤压感,让她透不过气来。

只要这女匪首呼吸被堵住,短暂时间内虽然不会死亡,但是却能够进入昏迷状态。

女匪首拼了全身力气挣扎,她的力气倒也是不小,楚欢心知此女手段十分了得,如果真的被她挣脱开去,自己还真未必能够拿下她,全身与女匪首紧紧贴在一起,姿势虽然暧昧至极,但是两人却是处于生死相争时刻。

女匪首上身被制住,但是下面两条腿却是拼命向后踢,只可惜水中阻力太大,这姑娘腿上虽然有些力道,可是踢在楚欢身上,隔靴搔痒根本没有任何伤害,虽然深秋的江水已经颇为寒冷,但是两人身躯相贴之处,却是十分的温热,却也让楚欢在力搏之间有些心跳加速。

女匪首始终难以挣脱开,而且在楚欢的挤压下,胸口果真是憋闷难当,呼吸困难起来,挣扎之间,她蒙面的黑巾已经散开,甚至头上的黑巾也已经散乱,隐隐现出里面乌黑的秀发来。

楚欢知道船上的匪众很快便要下来,在他们过来之前,必须控制住女匪首,所以手上丝毫不留气力。

猛地感觉手臂上一阵剧痛,楚欢呲了呲牙,却是女匪首在万般无奈之下,竟然低下头,一口咬上了楚欢的手臂。

楚欢虽然意志力极其坚韧,但毕竟也是血肉之躯,那女匪首这一口咬下去,那是拼了所有力气,牙齿深陷进了楚欢的臂肉之中,楚欢一时吃疼,倒也没有想到这女匪首竟然会来这一手,手臂吃痛之下,也就不由自主地微松了松。

那女匪首见这招有效,便不松口,握刀的右手手肘往后击来,楚欢疼痛之下,心知不妙,见得前面水花翻动,已经依稀看到两名匪众向这边游过来,心中暗赞这女子果然非同一般之时,却也知道自己的如意算盘只怕是要落空了。

他深知若是再不抽出手臂,这女子十有八九要从自己的手臂上咬下一块肉来,拼力抽出右臂,那女匪首这下倒是松开了牙齿,楚欢的手臂抽过来,从那女匪首胸前经过之时,一时气恼,竟是扯住一块衣襟,猛力拉扯过来。

女匪首气息刚顺过来,楚欢手臂松开,她知道这是最好的机会,一条结实的腿儿往后一蹭,蹭在了楚欢的胸口,虽然不至于伤害到楚欢,但是她却已经借力与楚欢拉开了距离,气息的缺乏让她也来不及去对付楚欢,而是迅速浮上水面寻找空气呼吸。

楚欢扯过那块衣襟,也不知是何处的,只觉得十分的柔滑,似乎是丝锦织成,显然不是穿在外面的黑色劲衣,便要扔下,但是却感觉入手处有些硬邦邦的,就似乎有一块小石头般,心中奇怪,将那衣襟拿到眼前,依稀看见黑乎乎一团,里面却是夹含着一件东西,摸索着从衣襟中将那件东西拿出来,入手处竟是温润无比,光滑异常,显然是那女匪首带在身上的一件物事。

那边两名匪众已经过来,楚欢也不及多想,扔开那一块衣襟,却是将那一块硬邦邦却又温润的物事塞进了自己腰间。

女匪首螓首露出水面,船舷边那面具人紧张焦急的眼睛这才轻松下来,他本想抬手召唤一声,但是猛地瞧见一个诡异的场景,一时间呆若木鸡,手抬到一半,便再也抬不起来,整个人石头般僵住,一双眼睛也是发直。

清幽月光之下,女匪首浮出水面,秀发散落,正在江面贪婪地吸.允这空气。

一阵风吹过,女匪首隐隐感觉到胸口发寒,情不自禁地用手去紧衣裳,这一抬手,立刻感觉有些不对劲,低下头,立时见到自己的胸口敞露,这一惊非同小可,情不自禁“啊”地叫了一声,急忙将衣襟掩上,随即银牙紧咬,想到刚才水下之事,想起这是楚欢干的好事,羞怒交加,恨声道:“我要杀了你!”重新沉入水底,去寻楚欢。

楚欢此时正在水底之中,他精通水下换气之法,就算一时半会儿不浮出水面换气却也无碍,见到制住女匪首的如意算盘落空,便想趁机潜水离开这里,毕竟船上悍匪众多,而且土匪们已经控制了整艘客船,自己便是长了三头六臂,也绝非这群土匪的敌手。

他水性甚佳,只可惜下水过来的两名悍匪却也是水性极佳之辈,楚欢左手还一直抓着自己的灰色包裹,颇为沉重,速度自然比不得只握着匕首过来的两名悍匪,很快就被这两人缠住,三人在水底纠缠,那两名悍匪倒是狠辣无比,匕首直往楚欢身上刺,也幸亏楚欢水性不弱,否则必定丧生在悍匪的匕首之下。

正在纠缠间,女匪首已经过来,楚欢右臂之上被那女匪首咬伤,鲜血溢出,鲜血混在江水之中,此时三人夹击,楚欢却只能一只手对付,心中暗暗叫苦。

那女匪首游过来,在水下挥手,示意两名匪众暂且闪开,自己却是欺身过来,手中大刀直往楚欢刺来,楚欢闪过,那女匪首却是探手抓住了楚欢的衣领,楚欢这是却不反抗,任由她抓住,这女子大刀又朝楚欢划过来,楚欢正要闪躲,却见那大刀忽地停住。

楚欢奇怪间,女匪首已经拎着他的衣领向上游动,浮出了水面,两名匪众也趁机过来,一人抱住了楚欢一条腿,顿时将楚欢制住。

楚欢浮出水面之后,立时大口喘着粗气,脸上又显出惊恐之色,大声道:“女大王,你……你饶了我吧……!”

此时他与那女匪首近在咫尺,那女匪首脸上的蒙巾已经不见,在月光之下,楚欢却是清晰地看到了这张脸。

这女子看上去已经有二十三四岁年纪,杏眼桃脸,皮肤白皙,娥眉淡扫,唇似点绛,端的是一位十分美丽的女人,只不过这张脸上却透着一股子沧桑之感,两绺湿漉漉的发丝贴在白皙的脸上,黑白分明,颇有美人出浴的风韵,有一股子浓浓的女人味,只可惜那双弯月形的眼睛之中,那一对漆黑如墨的眼眸子却满是寒意。

楚欢却也没有想到这帮悍匪的头领竟是这样一位美貌佳人,心中顿时升起“卿本佳人奈何为贼”的感觉。

他故作惊恐出声求饶,只可惜那女子对此视若不见,那双充满寒意的眼眸子里却又带着一股子羞恼恨意,嘴角边泛起一丝冷笑,并不说话。

楚欢苦笑道:“我水性不好,方才……方才为了保住性命,所以有些手忙脚乱,若是对……对姑娘有失礼之处,还请姑娘……姑娘莫怪……!”

女子冷然一笑,红唇微启,声音清脆,只是却带着一股子冷意:“你觉得我不会怪你?”说到此处,似乎想到什么,双目向下看了看自己胸口衣襟,倒也严实,便即放了心。

楚欢道:“姑娘,我……我只是四处流浪的游子,杀人不过头点地,你当真要杀了我?我瞧你们也是劫富济贫的好汉,我这种穷人,正是需要你们帮助,你……你总不能违背道义杀穷人吧?”

女子也不插言,等楚欢说完,才冷漠道:“穷人也有善有恶,为善自然不杀,像你这般……这般无耻之辈,还想活下去吗?”也不再多说,冷声道:“将他带上船去!”

那两名匪众已经浮出水面,都用匕首对准了楚欢,这女匪首一吩咐,两人便即拖着楚欢往客船游过去,而船舷边的面具人见到楚欢被制住,已经是弯弓搭箭,箭锋对准了楚欢,只待楚欢稍有异动,便即出箭射杀。

展开内容+
  • 国色生枭 截图1
  • 国色生枭 截图2
  • 国色生枭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 桃源农商我吃大玉米

Copyright © 2010-2017 热血中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