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个夫君是皇子秦知白秦玉棠小说_养个夫君是皇子陆嘉柒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小说 > 养个夫君是皇子

养个夫君是皇子

养个夫君是皇子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若看读书

作者:陆嘉柒

时间:2018-09-19 20:42

评语:她的人生重来再来,又会有什么样的结局呢?

由陆嘉柒原创小说《养个夫君是皇子》讲述:这世间最苦的,秦玉棠都尝过,前世被婆婆必死,上天开眼,让她重头再来,重生一世的她,还是一个小丫头,看她如何带着娘亲和妹妹过上红红火火的日子?半路出来的假哥哥是怎么回事?

小编推荐:

嫡女嫁到,忠犬夫君请接招》、《难以负情深》、《妃绝天下艳无双

精彩试读:

秦知白跟在秦玉棠身后来到文房四宝店门口的时候,忍不住顿住了脚步,拧眉看着那个巨大的招牌。

秦玉棠觉得奇怪:“怎么了?”

“这家店倒是写的直白,不像别家那般取些别致的名字。”秦知白掩下眼底的诧异,微微笑着同秦玉棠说了一句。

秦玉棠顺着秦知白的目光看去,笑着点头:“可这样也好呀,最起码让人一眼就能看出这到底是个什么店子。像玉娘子的万福升,第一眼倒也猜不到那究竟是做什么的。”

“嗯。”秦知白点了点头,看着秦玉棠没有动作。

秦玉棠笑了笑,率先迈进门去。

曲流觞正站在柜台后描着一把扇面,听到动静抬头便笑了起来:“原是小友来了,这次来帮你兄长带些什么?”

话音刚落,曲流觞便看到了秦玉棠身后的那个人。

他站在门口,身形隐于暗影中,面容看不分明。

曲流觞微微皱了皱眉,忍不住往前探了探身子。

秦玉棠顺着他的目光,去牵了牵秦知白的手:“曲掌柜,这便是我哥哥。”

本是晴空万里的天空突然炸响一声惊雷,天色陡然暗了下来。

大雨顷刻间瓢泼落下,秦知白连忙往里走了几步,顺手将秦玉棠也往店里拉了拉,生怕门外的雨水溅到她身上。

曲流觞也终于看清了秦知白的脸。

他有些诧异地从柜台后面扑了出来,身体因为激动剧烈地颤抖。

秦知白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问道:“曲掌柜跟舍妹很熟?”

曲流觞一愣,蓦地收住了脚步。

等秦玉棠抬头看过来时,曲流觞已经收敛了神色,如同从前她见过的那副笑脸,带着温文尔雅的疏离笑着问道:“小友近来还在绣帕子吗?”

秦玉棠摇头:“跟着我娘学做衣裳了,不知上次送来的那块帕子尊夫人喜欢吗?”

“喜欢。”曲流觞终于舒展了眉眼,他似是下了极大的决心,小心翼翼地问秦玉棠,“小友能否帮我一个忙?正巧这大雨帮我留下了你们,小友能否去陪我娘子说说话?我娘子缠绵病榻多年,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外人了。上次,我将你绣的帕子送她,她欢喜极了,一直念叨着,若是能够见你一面就好了。如今,既是见着了你,我也少不得要拉下脸来求你一番。”

“曲掌柜您快别这么说,您对我已经很照顾了。我去见尊夫人真的不打扰吗?”秦玉棠被曲流觞弄得反而有些不自在起来。

曲流觞见她答应,当即就要引着她往后院走。

秦知白轻咳一声,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

曲流觞登时有些无措起来。

“哥哥,曲掌柜人很好的,你在这儿好好挑要买的东西,反正这雨来得急,咱们一时半会也走不开,我去见见曲夫人也不耽误什么事儿。”秦玉棠只当是秦知白担心,连忙开口同秦知白说了一堆。

秦知白却蓦地笑了起来:“我只是想要嘱咐你慢些走,曲夫人久病,可受不得你这么闹腾。我不急,你也不必着急,安心去就是了。”

曲流觞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他,再也没有耽搁地领着秦玉棠去了后院。

曲流觞的后院如同店铺的牌匾一样,简单至极,绕过回廊便是曲夫人的卧房,一走近便闻到了浓郁的药味。

曲流觞有些歉意地看向秦玉棠:“我娘子身子骨不好,要委屈你了。”

“不委屈不委屈,我蛮喜欢闻药味的。”秦玉棠说得倒也是实话,前世齐苒故去时,她连梦里都是浓郁的药香。

她一直在想,若是他们有银子,兴许就能留住父母的命了。

可那辈子,一切终究是枉然……

秦玉棠深吸一口气,收回自己的思绪,跟在曲流觞身后进了房间。

曲流觞示意秦玉棠先在门口稍作片刻,自己走到床前,低声同他娘子说了些什么。

他娘子挣扎着就要起身,被曲流觞一把按住,低声嘱咐了一句:“你别激动,这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位小友,名叫秦玉棠,你们在这儿说说话,我出去看看他……兴许,能知道些什么。”

曲流觞说完便招呼秦玉棠:“怠慢了小友,这位便是我娘子,闺名追月,平生最爱海棠花。”

曲流觞说起自家娘子,眉目间皆是化不去的柔情。只是他看向追月的目光中,似乎带着一丝挣扎和怅然。

秦玉棠只当自己没看到,乖巧地走到追月身边,轻声唤了一句:“曲夫人。”

追月眼圈发红,微笑着冲着曲流觞点了点头,招手示意秦玉棠坐到自己身边。

她握着秦玉棠的手,笑容里掺杂着几分苦涩,她对曲流觞说道:“你出去招呼客人吧,我同这丫头说些体己话。”

“好。”曲流觞点头,深深地看了秦玉棠一眼转身离去。

追月的目光落在曲流觞的身后,很久才收回来。

她冲着秦玉棠歉意地笑了笑,指着自己的双腿说道:“自打我们来了清泉镇,我就再也没有出过这间屋子,许多事我都不晓得,你能同我说说吗?”

秦玉棠点头:“夫人想听什么?”

“我听说清泉镇上来了一个锦绣楼出来的女人自己开了个铺子,可是真的?”追月问。

秦玉棠点头,将玉娘子那些人人所知的事同她讲述了一番。

追月听得一脸向往,她说:“从前在京城,我也想像玉娘子这样,做一番自己的事业。可我爹说我们这样的人家是不能自甘下贱去做那等抛头露面的营生。我爹总认为,高门大户的女子要自持身份,不许做这不许做那,甚至连想要去爱一个人都不行。可到了后来,生死都成了问题,我爹还不是放任我选择了自己的人生?”

追月说着说着便低下了头,许久才自嘲一笑。

她说:“真是的,我同你这个孩子说这些做什么?对了,我听流觞说你是同你兄长一道来的?”

“是,哥哥在书院念书,需要纸笔,正巧今日休息,我便跟哥哥一起来了。”秦玉棠连忙顺着追月的话岔开了话题。

追月笑眯眯地握住她的手,又问了一句:“你兄长今年多大了?几月份的生辰?爱吃什么?”

秦玉棠皱眉,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她刚要开口,就听到前厅里突然传来一阵喧哗还伴随着一声重物落地的动静。

秦玉棠猛地站了起来。

展开内容+
  • 养个夫君是皇子 截图1
  • 养个夫君是皇子 截图2
  • 养个夫君是皇子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热血中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