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墨小说阅读_江山泣血徐墨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剧情小说 > 江山泣血

江山泣血

江山泣血

9.0

手机阅读

来源:

作者:

时间:2017-09-06 10:40

评语:一部真正的东方奇幻小说

徐墨小说叫做《江山泣血》,作者:野轩,这里提供徐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江山泣血讲述了:明朝天启十年,徐墨正过着寻常的一天,却忽然天雷炸地,无数神话中的妖魔精怪开始流窜世间,徐墨凭着大哥留下的一杆长枪,杀出血路,却发现家早已成了废墟,而人间,早已经成了炼狱。

精彩试读:

清晨,蜀地的一个小城从阵阵炊烟中苏醒过来,伸了伸懒腰,开始迎接新的一天。

“卤猪尾巴诶,香嘞!”案板上摆着些卤味,厨子老三竖起大拇指,一遍一遍地吆喝着。

“早上现打的鱼儿,新鲜着呢!”戴着斗笠的渔民,将背上的背篓摘下,把活蹦乱跳的鱼儿,倒入面前的木盆,溅起的水花惹得旁边的豆花西施一阵白眼。

“客官,里边请!“茶楼的跑堂刚打了个哈欠,就迎来了第一批客人,高声地炫耀着,“春妹子,今年早春的新茶沏上四杯!大笨,支桌子、拿骰子、抓点瓜子花生,客人要搓几把!”

春妹子从二楼探出头来望望,清脆地应了一声,抄起长嘴的功夫壶耍了起来,一帮偷看的闲汉纷纷叫好。

“徐少爷好!”

“徐少爷来了啊!”

街面上此起彼伏的问好声,远远地飘开。

“哎呀!你怎么搞的可当心着点!烫着我不打紧,烫着客人,掌柜的不得打断你胳膊!”春妹子一听到“徐少爷”三个字心就全乱了,手上失了分寸差点烫着跑堂的,引得后者好一阵抱怨。

春妹子脸上一阵绯红,赶忙放下茶壶朝街面上望去,一袭青衫的少年踏着石板路,慢悠悠地和大家问好。

她紧紧地盯着来人清澈的双眼,期盼着对方的目光,不过少年人却并未停留,拎着个竹筒远去了,春妹子痴痴地啐了一口:“哼!这榆木脑袋,可惜了这副帅皮囊!”

少年人走向一座酒楼,叫作布衣人家,很是接地气的名字。

不过他并未进正堂,和小二一点头,走进了旁边的小巷子,来到后厨门口,一个光着膀子胖子正搅着口大锅,里边倒满了沸油,一层鲜红的辣子铺在上边翻滚着,呛人的烟气蔓延出老远,引得少年一阵咳嗽。

“哟,徐二,今天挺早的啊!昨晚没叫丫头暖床?”胖子见了来人取下肩膀上的湿毛巾丢了过去。

“你能不叫我徐二吗?再说了我也不好那口,家里的丫鬟都是清白人家来的!”徐二也不嫌汗臭,拿起毛巾捂住了口鼻,顺手把竹筒递过去,“正巧了,装上一筒,母亲喜欢晌午吃面拌着,带劲!”

“不叫你徐二啊,对了对了,您现在有身份了哦,徐大当了将军,您也是官身了,徐墨少爷,您啥时候中个状元?嘿嘿!”胖子憨憨地笑着,抄起大勺将油泼辣子舀进徐墨的竹筒。

“我怕是考不中状元啊,我学武有天赋,家父偏偏让我学文,大哥才情俱佳,却偏偏去练了武,真是上错花轿嫁错郎了!”少年人抬头望天撇着嘴道。

“得嘞,你拿好了,刚出锅的,包你满嘴香!”胖子转瞬装好了竹筒,递将过来,“要我说,你和徐大都是文武双全,干啥都有出息,耽误不了!十文!”

“就你嘴甜!”徐墨笑了笑,付过钱,转身摆摆手走了。

明天启十年,蜀北流寇作乱。

察有武举人徐罡,聚练乡勇、歼敌有功,擢升为蜀中都司千总,领军北上。

临走前,大哥徐罡将一杆玄铁长枪递到弟弟手上,说道:“此枪名为一贯,是前些日子从草原带来的星铁铸成,月棍年刀一辈子的枪。乱世将近,读书可以治国,练武却可活命,谨记!”

一边走着,徐墨一边回忆着大哥的话。

忽地,一阵风吹过,先是如春风般的轻拂,旋即又如夏日热浪般火热,又似秋风般凋零,最后又像冬风般刺骨。

一瞬间经历了春夏秋冬的徐墨吸了口凉气,感叹道:好一阵妖风!

云层翻滚,刚刚还是万里晴空,瞬间便阴云密布,高空之中隐隐有雷电翻腾。

不好!徐墨心中暗叫,没带伞!脚下迈开步子,快速向家奔去。

小城后山的徐家庄是附近远近闻名的一座庄子,蜀地民风慵懒,不过在庄内却是习武成风,江湖上也算是一大门派。

曾经是军官的庄主徐子枭一身得了真传的岳家枪法更是出神入化,膝下两子也是颇有声望,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现在正带着一众弟子练枪,见天色突变,老庄主微微皱眉说道:“今天先到这里。”

刚把练习用的桦木长棍放下,忽然电光一闪,不远处的院门居然塌了下来,随即是一声惊天的雷声在耳边炸开。

众人只觉脑子里嗡嗡作响,血从鼻子耳朵中流了出来,身体较差的几个弟子翻滚在地,痛苦不堪。

老庄主毕竟习武多年、身强体壮,缓了缓后抬头望天,却见到了永生难忘的景像。

粗壮的雷电不停地从天上落下,像鞭子一样抽打着悲怆的大地;大地似乎不堪疼痛,发生了剧烈的震动,一道道深不见底的沟渠崩裂开来;一只巨大的黑影正从空中快速接近,“砰”地一声,正正地砸在徐家庄正院。

巨大的双翼伸展开来,金黄色的鳞片反射着电光,巨蟒一般的身躯下,四只爪子有力地嵌进了地面,长着两只鹿角的头抬起来,一声嘶吼,震得四海翻腾,九州激荡,应龙!

徐家庄众人看着眼前只存在于神话中的造物活生生地施展着神威,早已是两股战战,上了年纪的几个老人更是倒头便拜。

足两层楼高的应龙看着眼前的人类,大口一张,露出了尖利的獠牙,闪电般地一探头便将一名年轻弟子抛到了空中,随即叼住了不停挣扎的身躯大口吞下,鲜血四溅吓得众人四散而逃。

“枪来!”老庄主却深知很难从面前这只恶兽口中逃走,大喝道。

徐墨走在半山腰上,见得雷电降下,大地崩裂,吓得胆儿都颤了几分。不过心系家人的他,虽然站立不稳还是勉力朝家中奔去。

刚得进家门,徐墨却见了一幅人间惨象,大块大块的残肢断臂散落在院子里面,血腥味弥漫着往日熟悉的家,主屋塌了一半,一个巨大的背影正扑在上面不停耸动着。

徐墨起先也是一惊,发现它即是这罪魁祸首后更是满腔愤慨,正好应龙转过头来,嘴里还咀嚼着一只大腿,鲜血不停地滴下来,染红了它的两根长须,甚是狰狞。

应龙尖啸一声向着徐墨冲来,徐墨自知不是这怪物对手,就地一滚,也不管身上沾满了鲜血,一路向倒塌的主屋冲去。

应龙扑了个空,眼里凶光大盛,调头追将过去,见猎物在吓破了胆在一堆残砖碎瓦中拼命刨着洞,心下大喜,一口咬下。

一点寒芒闪过,随即银枪破空,划出一道弧线,**与袭来的龙头相撞,坚韧的鳞片上迸出道闪亮的火花,应龙吃痛,立马退上了三、四尺。

“畜生,受死!”徐墨乘胜追击,抖开一个枪花,直冲向应龙腹部,打蛇打七寸,今天就把你抽筋扒皮,祭我徐家英灵!

应龙却不是那么好相与的,立起前身,爪子凌空一握居然抓住了徐墨的钢枪,用力一甩,将他重重地砸在了废墟之上。

徐墨只觉气血翻涌,整个心肝脾肺肾都要倒出来了,口中一甜,鲜血喷出反而好过了一些。

眼见那应龙得胜一击,就要扑上来取他性命,手边不觉握住了母亲交代去买的油泼辣子,急中生智,将竹筒盖子打开,辣油对着应龙迎面泼出,后者不知躲闪被泼了满头满脸。

可怜这畜生眼睛被辣得生疼,再加上火辣辣的辣子在刚才的伤口上蹂躏,疼得仰天长啸,顿时雨又大了几分,天雷更是滚滚而下。

徐墨握枪,一个鲤鱼打挺,三两步居然跳到了应龙翅上,乘其眼花之际飞跃起来。

天雷滚下,不偏不倚居然劈中了正在半空之中的徐墨,手中长枪一往无前,喝道:“此枪名曰:一贯!”

长枪正插进龙头左侧半尺的软鳞之中,雷电之力自钢枪而入,应龙属水,全身被电得痉挛起来,轰然倒地。

一股寒气散发开来,还一手握着枪的徐墨忽然觉得如坠冰窟,使不上一点气力。不一会儿,应龙居然化作了一团蓝色血水将徐墨包裹起来,一颗白色的龙珠从他胸口沁入,消失无形。

血水最后结成了冰晶,将徐墨包在其中,他闭眼前最后看到的是,家的废墟。

展开内容+
  • 江山泣血 截图1
  • 江山泣血 截图2
  • 江山泣血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热血中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