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甜溺,厉爷低声诱哄温软小乖宝

甜溺,厉爷低声诱哄温软小乖宝

甜溺,厉爷低声诱哄温软小乖宝

作者:眠绵羊

分类:言情

来源:常读非

时间:2023-10-13 14:16

评语:江慕晚回国了

《甜溺,厉爷低声诱哄温软小乖宝》是作者“眠绵羊”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现代言情小说,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江慕晚和厉瑾川,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江慕晚还没有出生,就已经被订好了婚约,虽然未婚夫陆亦鸣是江慕晚的发小,从小玩到大,可是陆亦鸣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花花公子,若不是江欣然故意将床照发给了江慕晚,江慕晚此时还在国外学习知识,为了帮助陆亦鸣管理家族企业呢。

精彩节选

这么久才接电话?”徐风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过年嘛,刚在陪长辈打麻将,屋里又吵,走到院子里才接的。”顾绫捏着手机,在院子里来回镀步。“你呢?现在在干嘛?

“我?在想你啊

顾绩闻言,下意识的弯起嘴角。“你现在说话都一套一套的。徐风握着方向盘,低笑道:““难道绩绩...不想我吗?明天...是我们在一起后的第一个情人节吧顾缓澈了撇嘴,声音闷闷的,“嗯,我...当然也想你..."

顾绫本来就因为这事不开心,现在被他这么提出来,好像更郁闷了。“可是想你又能怎么办.反正也不能一起过徐风听出她语气里的失落,心里一紧。“想不想见我?顿绫抿了抿唇,过了好几秒才反应,“嗯,想。

“那你到门外来。

啊?什...什么?

我这地址打听得很辛苦,可碍于没有正式拜访不好贸然进去,所以...你要不要出来见我?"你..你怎么,真的是...那你等我。”顾凌激动极了,甚至有些语无伦次,一边说,一边往外走去,连拖鞋都没来得及

她其实也幻想过徐风会来找她,只是没想到这一刻居然成真了越是接近那道隔绝他俩的铁门,顾绫就越是着急,她就着昏暗的路灯,开始寻找他的身影。很快,她发现了他的车。

“绫绩

顾绫眼睛一亮,直接跑过去投入徐风的怀抱。

两人静静的拥抱在一起。

四周安静得几乎能听清顾绞奔跑后的喘息

徐风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托着她的臀部,低头看她双频微红样子,空出手给她整理了一下头发,说道,“傻瓜,跑这么急干什么,一会摔了该怎么办?

顾绫勾着他的脖子,不管不顾的看着他,眼里星光熠熠,“你怎么来了?“徐风笑着打开车门,将她放置在副驾驶位,趁着俯身为她系安全带的空隙回应道,“你想见我,所以我就来了。

过年酒店很难找,尤其还是临近情人节顾缓抱着徐风的胳膊,看他从容的办理入住,这才晓得这一切男人早就安排好了。回到房间,徐风直接扔下行李箱,抱着顾绫往房间唯一的床走去。“现在可以让我看看,我家续绫到底有多想见我了吗?

说完,顾绫下一秒就被抛入柔软的大床上,撑着手稳住了身子徐风迅速把外套脱了扔在地上,看她的眼神,就像要把她生吞了似的顾缓毫不畏惧地对上他的目光

因为她看他的眼神,也一样

……

凌晨十二点半,震天的的铃声将两个互拥温存的人惊醒

看着上面的备注,顾爱总算想起自己是突然从家里跑出来的。

她轻轻推了推身上的男人,然后接通了电话

"喂..妈?“

“缓绫,你去哪儿了?这大晚上的,你别吓我。

对不起,妈妈,是因为我...我朋友来棉域了,他让我带他转转,才跑出来的,我出来的时候我哥也瞧见了。”顾绫解释道。

你哥知道?那他也不跟我说,这皇小子。

"呃..嗯,就是。

顾绫拿着手机,听她妈在电话里吐槽了好一会顾准,这才把注意力转到她身上"绫绩啊,这都快一点了,这就算是吃宵夜,也该吃完了吧?要不要我让李叔过去接你?”顾母试探性问了一嘴.接我?!不用,妈,我们...我们估计得玩通呢,您别担心,这朋友,我哥也认识,你们先休息。你哥也认识?男的?你...你不是对徐风.有新目标了?

“不...不是啦,我回去再跟你说.”顾绩欲哭无泪的看了一眼徐风。徐风挑了挑眉,俯身吻住了她的

顾缓顿时头皮发麻,一脸难以置信。

电话那头还在等待,“不是新目标,那就是徐风吧?

"呃...我”顾绫弓起身子,被他折磨得几乎要叫出声来

徐风见状,抬头看了她一眼。

不知为何,他好像对她这种姿态越发沉迷了.

“绫绫?”顾母了然于心。“明天,把徐风带回家坐坐吧?

我...明天再说吧

说完,顾绫还没等她妈回话,就把电话给挂了

对不起,妈..再不挂电话就要出事了...

”徐风!!我在打电话。

“绩绫,我并没有阻止你打电话哦

“可是...可是你...你这样我怎么打...

“我怎样?嗯?绫绫示范一下?

顾绫气鼓鼓的翻过身

“绫绫...我都听到了。徐风知道自己闹过头了,从身后将她接着,低声说道:顿绫也不是真的生气,她垂下脑袋,把玩着他的手指,没有说话

“你...要不要带我回家?”他语气带着试探,还有些许恳求,渴望...顾缓沉默了几秒,回身看着他,“徐风,你知道带你回顾家...意味着什么吗?徐风笑了笑,披上浴袍,起身从行李箱掏出了一个黑色绒盒.像是有什么强烈的预感似的,顾绫撑着床坐起来,表情变得有些拘谨.“续绩。我当然知道意味着什么,可我想知道,你...愿意吗?“你这是顾续目光落在绒拿里的钻戒上,

“嫁给我,绫绫

顾绫:ok啊,你觉得合理吗?在床上求婚,而且他们刚刚还..真是炸裂,可是...

"我愿意啊。

她伸出手,看着男人将戒指缓缓推入,尽管场景有些出乎意料,但她仍旧幸福满满九年了,他终于要把她娶回家了

时光会流逝,一切也都会过去,唯有爱会随着时间的沉淀,生生不息我爱你,一如既往。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