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情之所至,一往而深

情之所至,一往而深

情之所至,一往而深

作者:慕寒

分类:短篇

来源:追书云

时间:2022-12-01 16:54

评语:许芸烟身子一晃

《情之所至,一往而深》是小编重点推荐的短篇言情风格小说,整个故事节奏把控的很好,内容不庸俗,许芸烟霍怀瑾等人物不作妖,读下来很舒服,《情之所至,一往而深》主要讲的是:许芸烟和霍怀瑾结婚了三年,但是这期间霍怀瑾的风流韵事、花边新闻接连不断,许芸烟都觉得可能只是逢场作戏罢了,直到这次,有人给许芸烟发了霍怀瑾和他的初恋袁安安的激情视频。

精彩节选

许芸烟身上没有哪处不疼,可更疼的却是那颗千疮百孔的心。

面前的男人居高临下望着她,眸底都是厌恶的神色:“许芸烟,你竟然跟踪我!”否则,这个女人怎么知道他的安安住在这里,还过来下杀手!

“对,是我跟踪你!可我是你的妻子!”许芸烟忍着痛站起来:“你不是出差了吗?这就是你出差?私会情人、豢养小三?还给她买别墅?”

“安安不是情人也不是小三,他是我唯一爱的女人!”霍怀瑾冷冷地道:“许芸烟,你这种恶毒的女人,要不是哄得爷爷给你撑腰,你连给安安提鞋都不配!”

他的安安,当初不顾生命危险救他,他们那么相爱,可是这个许芸烟,横叉一脚,利用救了爷爷来博取信任,自由出入霍家,还爬了他的床!

而他的安安,因为伤心,远走国外,身无分文,落了一身的病,心脏都不太好了。而且因为救他,失去了女人最宝贵的贞操!这一切都是许芸烟造成的!

这辈子,他怎么能够辜负安安?

“他是你唯一爱的女人?”许芸烟淌下血泪:“霍怀瑾,你没有良心!”

她从小就喜欢他,那么多年,想来就算是一块石头也该焐热了。

他和朋友出去郊游,遇到山体滑坡,警察都拉起了警戒线,可她得知消息后,连夜偷偷穿过警戒线,双手染血将他从乱石堆里刨出来,又背着昏迷的他,走了好几公里的路。

她也被乱石砸了,可还是硬生生忍着,将他送给了救援人员。

因为救他,她昏迷了三天,开始高烧不退,后来又染上肺炎,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月才出来。

结婚三年,他的衣服每一件都是她手洗,然后亲自熨烫,一丝不苟。

她给他做饭,哪怕知道他可能根本不会吃一口。因为一开始不会做,她学的时候不知道被烫伤了多少次!

可所有的付出,换来的却是她连给他的小三提鞋都不配!

许芸烟望着霍怀瑾,一字一句道:“不管你爱的是谁,至少现在,结婚证上,你是我的丈夫。霍怀瑾,你愿意和我一起回家吗?”

霍怀瑾望着面前女孩素洁的小脸,心头倏然掠过一丝空洞和痛楚。

不过,这样的感觉转瞬即逝,快得他都无法捉摸。

他冷冷地道:“你倒是提醒我了!我对你本来就没有任何感情,有的只是厌恶,所以,这个婚姻从头到尾都是畸形,不如结束了吧!”

“结束?”许芸烟身子一晃,喉咙紧得几乎发不出声音:“什么意思?”

“就是我要和你离婚!”霍怀瑾语气决断。、

离婚……

这一天终于要来了吗?

许芸烟望着被霍怀瑾搂着的袁安安,她只觉得胸口涌起一阵腥甜。离婚,成全他们?

不可能!

她眼泪淌下来,唇角反而是笑了,她‘恶毒’地说:“想要娶你的白月光?霍怀瑾,你死了这条心!我一天不死,你也一天别想娶她!就让你的心头好,一辈子顶着小三的骂名,直到老死!”

许芸烟说完,再也无法忍受,转身就往外跑。

房间里,霍怀瑾正在查看袁安安的伤口,声音是许芸烟从未听过的温柔:“安安,身上还有哪里疼吗?要不要我叫医生过来看看?”

女人温柔回答:“没事的,怀瑾哥哥,就是手上擦伤了一下,不疼的……”

她说着,环住了他的脖颈,靠在了他的怀里,抬头去吻他。

她的唇瓣柔软甘甜,可他不知为何,想到刚刚许芸烟离开时候的模样,就不由别开了唇瓣。

袁安安感觉到了霍怀瑾的拒绝,她抬眼,目光莹莹地望着他:“怀瑾哥,你是不是嫌弃我在国外被人碰过,所以……”所以这几天,他即使和她住在一起,也根本没有碰过她!

霍怀瑾摇头,心疼地看着袁安安:“安安,我怎么会嫌弃你?而且国外那件事也是你因为救我……我是担心你的身体承受不住,等你好些了,我们再……”

她低头,耳朵都红了个通透:“好。”

许芸烟被霍怀瑾拉下楼梯的时候有些崴脚,她跌跌撞撞从别墅出来,刚刚打开车门,就听到身后有人叫她。

就在她转头的瞬间,那个陌生男人一把将她拖上了车!

许芸烟大惊,奋力反抗,可是却惊愕地发现,她身体里竟然毫无力气!

好像从下楼的时候开始,她的身子就有些不听使唤了,许芸烟想起那杯饮料,完全没料到,她只是突然来的袁安安这里,她就准备好了放了迷药的杯子!

身体无力,身上的衣衫几把就被男人扯开,许芸烟用力咬了一口舌头,尖锐的触痛让她稍微恢复了神志,她连忙奋力反抗。

可是,男人女人之间的力量差让她的反抗都成了徒劳,她绝望地看到男人脱下了裤子,就这么抵了过来!

而就在这时,一道冷喝传来,接着,身上一轻。许芸烟看到那个陌生男人被人猛地从车里拽了下来,然后,便是杀猪般的哀嚎。

霍怀瑾只觉得五脏肺腑都在燃烧,他出手狠戾,招招往男人要害处打。

直到许芸烟反应过来,冲下了车,抱住霍怀瑾的腰:“怀瑾,别这样,打死人会吃官司的!”

霍怀瑾猛地转头,阴鸷和带着滔天恨意的目光锁住许芸烟:“贱人,嫌我没满足你,竟然和男人玩车震?你是有多饥渴多下作?”

他眸底都是宛若实质的杀气,眸色猩红,恨不得一把将许芸烟撕碎!

她摇头,身子又开始发软,在他怀里轻颤:“怀瑾,我不认识他,不是你以为的那样……”

她衣不蔽体,柔软的身体就那么贴着他,霍怀瑾明明很发怒的,却不知为何,觉得喉咙有些发紧,看许芸烟的目光,蓦然变得幽暗起来。

既然这么想要男人,那他就在车里让她好好‘享受’!

他正要扯着许芸烟上车,突然身后就传来了一道柔弱的声音:“怀瑾哥,我的头好晕……”

霍怀瑾闻言,连忙一把将许芸烟扔下,转身飞快回到袁安安身边,扶住她的肩,紧张道:“安安,怎么了?我送你去医院!”

说罢,他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快速就上了他的车。

看到绝尘而去的轿车,许芸烟晃了晃身子,将身上碎裂的衣服理好,拖着发软的身子,回到了车里。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