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念念不忘,没有回响

念念不忘,没有回响

念念不忘,没有回响

作者:一夜盛夏

分类:短篇

来源:七悦

时间:2022-10-30 16:58

评语:叶枫从陆氏集团出来

《念念不忘,没有回响》是一夜盛夏所创作的非常经典又好看的一部短篇现言小说,本文情节设定让人意想不到,故事内容精彩纷呈,以下是叶枫陆深小说主要内容介绍:叶枫和陆深曾经是一对十分相爱的小情侣,而叶枫什么都不图的跟在陆深身边付出了自己的一切,而陆深也成功了,原以为两人会幸福,但是成功后有钱的陆深似乎就变了。

精彩节选

叶枫闻言笑了下。

“夜里风凉,不要久站。”沈清让说道。

叶枫:“是,沈大医生。”

沈清让笑着点了一下她的头。

而沈清让不知道的是,叶枫口中的起风了,不单单真的是形容四方城的夜风,还有……

良夜国际俱乐部内的风。

因为陆深赶到了良夜国际俱乐部内,在老板林遇深的有意指使下,陆深不偏不倚的将两人捉奸在床,陆深目眦并裂,这段时日的不顺,以及其他人异样的目光全部都在脑海中奔涌而出。

他脑子一热,拿起旁边的花瓶就朝着王阳黎的脑袋上砸了下去,血流到了傅恩瑞的脸上,她尖叫出声。

王阳黎直接被砸晕瘫倒在床上,可陆深却像是疯了一样的,使劲儿朝着他脑袋上砸去。

傅恩瑞眼见就要闹出人命,忍住恐惧想要去阻拦她。

却被陆深直接挥手打开,“贱人!不要碰我!!”

傅恩瑞不知道是惊吓过度,还是真的被宠到没边了,又或者是笃定了陆深不敢真的拿她怎么样……

她裹着被子,竟然对陆深叫嚣出了声:“陆深,你如果把他打死了,你以为自己能逃脱罪责吗?”

扬起拳头的陆深闻言脊背一僵,慢慢的回过头来,眼睛赤红的看着傅恩瑞身上的吻痕,蓦然死死的扣住了她的脖子,“……傅恩瑞,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你竟然背叛我?!”

傅恩瑞手指不断的抓向他的胳膊,留下一道道血痕:“你……你根本就不是个男人……你能给我,什么?”

傅恩瑞因为呼吸不畅,被憋得面颊通红一片。

她的话,刺痛着陆深心脏里最隐晦的一面。

他不行……

他去看过医生,但是医生检查过后,却什么结论都没有,最后只能归咎于或许是他工作压力太大导致的,可一时的不行是工作导致的,那整整三年该怎么算?

这种事情一向关乎的就是男性的尊严,傅恩瑞堂而皇之的讲出这些,无异于就是在拿脚踩在陆深的颜面上。

被听到动静在门口旁观,以及想要来阻拦的安保人员听了个正着。

陆深手下的力道不断的加重,傅恩瑞已经只有进没有出的气了。

“……我掐死你!掐死你!!”

良夜国际俱乐部的孙经理看到这一幕,连忙对着安保人员说道:“还愣着干什么?我们这里可没有闹出人命的道理,马上把人分开,报警!”

半个小时后,警车与救护车同时赶到。

所有涉事的人都被带走,孙经理作为良夜国际俱乐部的明面负责人也跟去做了笔录。

陆深如今原本就是风口浪尖上的人,这件事情可想而知闹出的动静有多么大。

王阳黎在醒来后以故意杀人罪起诉了陆深,并且坚持不庭外和解。

傅恩瑞也趁机提出了离婚。

陆氏集团没有了老板,一时之间乱成了一团,而就在这个时候,有神秘人愿意出价买下整座曾经辉煌过的大楼,并且愿意保留里面的大部分员工。

这对于已经准备换工作的陆氏员工而言,无疑是一件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已经分身乏术的陆深,在各方的坚持之下,答应跟卖家见上一面。

时隔多年后,叶枫再一次踏入陆氏集团,心中说不上来究竟是什么滋味,有恍如隔世,也有……本该如此。

这里,本就该有她一份的。

只是当年她被所谓的感情冲昏了头脑,什么都不要,什么都不争。

可是到头来,真的应了网上的那句毒鸡汤:那些图房图车图钱的女人,最后多半都过得挺好的,而那些什么都不要,只要你爱我的女人,最后……多半落得个一无所有。

虽然不见得是一棍子打死的话,可对于理所应当向你索取的男人而言,这句话无异于就是真理。

当年的陆深不就是理所当然的认为叶枫为他做一切都是应该的吗?

铿锵的高跟鞋踩在地砖上,发出一阵阵响声,在秘书的指引下,带着墨镜,一身黑白包臀裙的叶枫,一步步的走向了总裁办公室。

不少员工好奇的探过头来,想要看看这位能够在这种时候收购陆氏的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可是当他们看到来人竟然是为气质出众的年轻女人后,不由得暗自咋舌。

“老李,你有没有觉得刚才进去的那个女人,有些眼熟?”一位在陆氏集团工作了七八年的老员工轻声跟同伴说道。

被点到名的老李也赞同的点了点头,“是有点眼熟,但是带着墨镜没看太清楚……”

他们是这里的老员工,曾经跟叶枫共事过,自然会觉得眼熟。

而看着被秘书恭恭敬敬迎进来的买家,办公室内的陆深则是直接震惊的瞪大了眼睛,“……是你!”

叶枫动作缓慢的摘掉了墨镜,露出妆容精致的面颊:“陆总,又见面了。”

眼前的女人自信从容,一身干练的工作装,浅笑着的模样,跟当年的叶总何其相似。

可即使叶枫还是当年的那个叶枫,陆深都早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那个毛头小子了。

更何况,如今……连叶枫也变了。

曾经是并肩作战的伙伴,曾经是形影不离的爱人,曾经是荣辱与共的战友,可终究是一个没有抵得住外界的诱惑,一个……再也等不到曾经的承诺。

这几年,过的有多快?

好像也就是一眨眼的事情,可……

再在这间办公室内相见,能感慨的也就只有一句——物是人非。

叶枫瞥了一眼身后的助理,助理会意将合同放到了桌上。

叶枫:“陆总看看,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签了这份合同,我也好……尽快安排人入驻。”

陆深看着摊在面前的合同,又看了眼坐在自己对面的女人,半晌后哑着嗓音开口:“……这段时间以来陆氏被截胡的项目,都跟你有关,是吗?”

叶枫:“商场相见,从来没有手下留情的道理,这一点,陆总应该清楚。”

陆深:“是为了报复我?”

叶枫笑:“我只是拿回原本就应该属于我的东西,陆总难不成是忘记了,陆氏集团……有半壁江山是我打下的,陆总轻而易举的就那么将我踢了出去……让我入狱三年,临了甚至还想要了我的命,我如果不站起来反击的话,是不是有些太窝囊了点?”

回忆起自己曾经做过的种种事情,陆深都有种恍惚,他们熬过了最艰难的岁月,却没有抵住有钱后的风光。

可……

“我从没有想过要你的命。”这件事情他没做过。

叶枫顿了一下,一瞬不瞬的看着他数秒,似乎是在窥测他话语中的真假。

陆深:“我没做过的事情,我不会认,我就算再不是人,但是念在我们有过的情面上,我也不会要你的命。”

叶枫:“那个司机……”

“什么司机?”陆深问。

叶枫:“……三年前你派来接我的司机。”她不可能会看错,当年车祸时,那名司机诡异的举动。

那不可能是一场意外。

然而陆深却说:“我没有派过任何司机,当年是我亲自开车想要送你离开,可我到的时候,你已经离开了……”

他什么人都没见到,所以下意识的认为是沈清让跟她一起离开了。

办公室内一时之间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叶枫一瞬不瞬的看着陆深,半晌后,说道:“……当年知道我要在当天离开的人,除了你,还有谁?”

还有谁?

还能有谁?

答案,连猜都不用猜,就已经如此清晰明了的呈现了眼前。

傅恩瑞。

叶枫扯了扯唇角:“是我小看了她。”

她原本以为傅恩瑞只是一个蛮横不可一世被惯坏的大小姐,可是如今才知道,她竟然连杀人都敢做。

何止是叶枫小看了她,陆深又何尝不是,他结婚了三年的女人,他竟然从头到尾都没有看透过。

解开了被隐埋在三年前的真相,叶枫闭了闭眼睛。

陆深看着她几乎没什么变化的容颜,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都在她寡淡冷漠的神情中消失在了舌尖。

或许……他们之间早就已经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在合同签署完成的那一瞬间,叶枫便站起了身,准备离开。

她跟眼前的这个男人,连多说一句话,都觉得没必要。

“叶枫。”然而,陆深却在背后忽然叫住了她。

叶枫顿下脚步,却没有回头:“陆总还有什么指教?”

陆深唇瓣张阖了半天,“……如果,如果当年我没有那么做,我们,会走到最后,是吗?”

没有那么做?

怎么做?

没有用手段构陷她却坐牢吗?

“……陆深,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如果,你毁了我对爱情的向往,现在有什么脸面跟我谈如果?你配吗?!”

叶枫冷嘲出声,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她走出办公室的时候,没有戴上墨镜,刚才还在怀疑她身份的老员工们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叶……叶总……”

“是叶总!!”

“叶总,是你回来收购的公司?”

“真的是叶总,叶总你回来了!”

进入陆氏集团没多久的新员工们,丝毫不会懂得这群老职员内心的激动,也不会明白当年的叶枫在他们的心中意味着什么,那是支柱。

在他们还是毛头小子的时候,他们怀着一腔的热血,跟着叶枫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在商场上厮杀,那种涌动在骨子里的热血,时隔多年再想起的时候,都是激动的。

如今再见到叶枫,当年的记忆轻易的就被想起,怎么能不激动?

陆深透过百叶窗看着被围在中间的叶枫,看着老职员们脸上兴奋的目光,这一刻他才真正明白,自己究竟是失去了什么。

他失去了这辈子对爱他的女人,一个肯无条件站在他身后帮助他的女人。

而就是这么好的一个女人,被他如同鬼迷心窍一般的……推开了。

如今悔恨,痛苦,后悔种种情绪席卷尽脑海,都不会再拥有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

有些事情,有些人,做错了,错过了,就是永远。

谁也不会永远站在原地等你。

叶枫从陆氏集团出来才发现,四方城竟然下起了雪。

她伸手接住了一片,雪花落在温暖的掌心很快就被融化,她却好像没有察觉到一样:“这是……今天的初雪吧。”

她身后站着的助理点头,“是今天的初雪,好像比往年都要早一点。”

叶枫目光向前看去,然后就扬了起来,她说:“你怎么来了?”

沈清让握住她的手,给她紧了紧身上的大衣,“来接你。”

两人都是外貌极佳的人,亲密的模样引起了不少的瞩目,助理也不由得羡慕的看着两人。

夜半。

警鸣声“呜呜呜”的在四方城的城市上空响起。

记者也闻讯赶来。

别墅内的佣人心有余悸的对着镜头阐述着半个小时前发生的一切。

陆深在回到家中后,跟傅恩瑞发生了激烈的冲突,楼上的打砸声响成一片,就在佣人思索着要不要上前阻止的时候。

忽然傅恩瑞响起了一阵尖叫声,然后紧接着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