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我爱上一个真太监

我爱上一个真太监

我爱上一个真太监

作者:间九

分类:短篇

来源:追书云

时间:2022-10-28 10:45

评语:裴严怔了一下

已完结小说《我爱上一个真太监》层次分明,有条理,内容比较有创意。其中人物云茶裴严的设定很有意思,从这里完全可以看出间九的写作能力,我们为您提供云茶裴严小说全文阅读。下面是《我爱上一个真太监》内容:云茶为了自家姐姐不去和亲,求上了东厂督主裴严,一个正常的女人和太监在一起,但是云茶不知不觉的被裴严所吸引,而真的爱上了他。

精彩节选

人体的向往越来越明显,云茶再一次贴好,裴严盯住云茶的行为,禁不住啧了声,药力就是如此明显?

“督主——”

云茶连同说话也带了几分娇美,她目光从裴严的嘴唇上,逐渐下沉,向着他的手看去。

裴严当然有一定的发觉,下一瞬,云茶便情不自禁拉地住裴严的小手,她有些羞于启齿,可是冲动跟她说,她需要。

裴严把手从她手心抽出来,云茶突然回过神来,他瞪圆了直勾勾的盯着他,糖豆!是这颗糖豆有什么问题!

“你刚刚给我吃什么?”

裴严乐了,“我们家曾经说过,终有一日,公主会求着我们家要……”

云茶眼眸浸取泪意,裴严瞥见她这幅样子,状似心痛,“我们家可不舍得公主吃苦。”

他的手慢慢下沉,滞留,云茶眼角的泪恍然滑掉。

裴严怔了一下,抬眼再看一遍向云茶,只见她好像早已失去了理性。裴严没再戏弄,抚慰地亲了亲她的前额,“我们家这给公主。”

云茶咬紧牙,判断力自身置身溃烂当中,他知道,从今以后,在她裴严眼前,将并没有半点自尊。他,是有意为之。

他居然厚颜无耻到亲身给他喂催情药?但是到底是谁厚颜无耻呢?这一切,不都是自己求的吗?

第二日,裴严交待好永福候门得人,便把云茶带回东厂。

看见坐在马车上昏睡不醒的云茶,裴严把她渐渐地搂在怀里,让其倚着自身安然入睡。

等云茶醒来时,已是第二日的晌午。太监们早已备了午膳,只等云茶醒过来。

接下来几日,云茶都没见到裴严。他知道他日理万机,根本想不起来她这号角色。

但自从那一夜之后,云茶没啥脸来见裴严。

筱婷被裴严指来服侍云茶,“公主嫁人那日,就有医仙来到王爷府,瑞王病后初愈,公主无须担忧。”

云茶当然理解了筱婷的弦外之音,“你的意思是,那医仙,是裴严找来的?”

筱婷点点头。

云茶懂了,并不是裴严日理万机,她见不着。反而是裴严早已经算准她,等待她以往联系他。

如同结婚前一夜,她惶恐不安一样。但他却,只需等待她,找上门来。

云茶去寻裴严时,裴严如同是刚回家,的身上包着灰尘的香味。见到云茶来,裴严清冷的面庞于一霎间长出笑来。

但是他仅仅盯了云茶一眼,便抛开眼光,直接脱自身的面具。云茶瞧见,赶忙上前,接到他褪掉的外衫。

裴严触到云茶手指一顿,他轻叹了声,“公主这种日子不到,我们家反是想得紧。”

云茶恍惚间抬起头来,望向裴严,就听裴严又阴笑了一声,“公主能否想我们家了?”

云茶眨了眨眼,裴严这一死骗子公司,为什么说吃了药也不痛的。但他知道,她得沿着裴严来,“想想。”

啧,这橙腹叶鹎,就开始坑人了。

裴严抬起将云茶拦腰截断抱起来,踏入池里,“让我们家看看,公主那娇气的小花,还肿吗?”

一边说着,他咬上云茶的耳朵垂,热流喷到她的脸庞:“即然公主想我们家,我们家你不可能让公主心寒并不是?”

云茶的面容眼影了一片,她尴尬地提示裴严,“天还亮着。”

裴严仅仅笑,“公主想我们家,难道说还分白天和黑夜?”

云茶被她的话一噎,她低着头,将脸埋在它的胸口。裴严体会到胸前的湿热,姿势微微一怔,眼眸的漆寒散去,抬起轻轻地捏了捏云茶脑袋。

“公主,这也是害羞了?”

云茶皱着眉头,瘪着一张嘴,有一些后悔当初讲了违心话,可是她坦白说,裴严会听吗?

云茶为了防止一场风波,她细声道:“或是痛的——”

一边说着,言语中也有一些怨,“督主坑人,吃了药明晰也是疼的。”

裴严被云茶这幅模样给逗笑了,“是公主——”

裴严嘶了一声,感觉分外有意思,“自身想要的。”

云茶的脸火辣辣的烫,眼眸陡然蓄满了眼泪,这难道不是裴严去算计好的吗?

裴严耐住性子,手指头抚向云茶的眼尾,“公主无须客气了,我们家疼爱公主,公主想要的是什么,我们家也给公主。”

裴严的手伸到水里,云茶的身体本能地打颤。只觉无限大羞耻感涌上心头,可是她也明晰能感受到,裴严不像往日戏弄她,撩拨她,反而是耐心地,纾解她痛苦。

但是,他不经意,她却难以忍受。身体内有一股热流下涌,她艰苦的咬住下唇,身体一软,倚在裴严怀中。

裴严感到手里沾上了去除水一般不同类型的浓稠液汁,姿势一僵,继而懂了哪些。向着云茶看去,“真是我们家调试的好女孩。”

云茶整个身体逐渐打颤,裴严将云茶整个身体捞出,眉眼间全是笑容,“好女孩,没事儿,我们家都懂。”

“我们家——”

裴严盯住云茶打颤的眉目,义正词严的说着使她脸发红得话,“会让你舒服的。”

云茶推攘着裴严,可裴严早已经摸清楚了云茶,他明白小女孩一向是脸面薄,便有意道,“那此次,公主再依我们家一次?”

“全是我们家混帐。”

云茶伸了一个伸懒腰,从床上坐起,筱婷早已等待,为了她梳妆。

为她换衣时,筱婷禁不住移走自己的视野,她讲,“今日是公主回门的日子,世子殿下一会儿要来东厂接您。”

云茶“哦”了一声,没多问,这些事情全是裴严事前安排好的,她只需这样做便是。

“督主呢?”

“有急事出去。”

云茶听到这话,内心瞬间松了一口气。

待筱婷为了她梳妆打扮好,云茶便启航,永福候门的王爷顾楚延早已在东厂门口等待。

云茶走上牛车,一眼便撞入一道关注中,她轻声道,“云茶看到过世子殿下。”

看到云茶,顾楚延恍惚间一顿,继而他朗音道,“看到过公主。”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