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啼血霞帔

啼血霞帔

啼血霞帔

作者:轩辕瞳

分类:都市

来源:阳光

时间:2022-06-22 14:58

评语:我又跟师洪杰讲到

柳茵莫川是哪个小说,柳茵莫川小说叫做《啼血霞帔》。柳茵莫川小说精彩节选:听后我的话,师洪曼还想说什么,可是边上的柴枫却高声喊道:“可以了,洪曼。护小孩不是你那么护的,是否非要等果实像小莫说的那般,没法救了,才算完?”听了柴枫得话,师洪曼整个人好像一瞬间被抽时间了生命,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捂脸呜呜呜哭起来。但是这一瞎折腾,我早已判断了,果实毫无疑问出了哪些不幸。

精彩节选

解家成眼睛一下瞪得老大,“咔嚓”一下,腰扭了。从他的反应我就看出来,果然,我猜的没错。我知道也不用问了,于是拉着柳茵转身就走。那时候我心里极度的恼怒,因为这啼血霞帔绝对是伤天害理,而且柳茵还会赔上性命。甚至连灵魂也不得安息。

具体是怎么个情况,我在后文会清楚的说明白。

走出大门还听到刚扭到腰的解家成在屋子里哀嚎。我不在管他,事关重大。柳茵问我看出了什么,我摆摆手对她说道:“先别说这些,一会儿我自会告诉你,你知道何桦家的祖坟在哪吗?”

柳茵听到我提起祖坟,表情有点迷茫,还是点头说:“冥婚前一天去祭拜过一次。能找到大概的地方,但是具体的有点忘了。”

我让柳茵立刻带我过去,这地方距离村子并不是特别远,走着快的话二十多分钟就到了。周围环山抱水,但是却已有衰败之象,我拿出了罗盘,一测方位,很快就找到了何桦家祖坟。

到了坟头儿一看,果然,这是一个朱龙如水局。我又想起昨晚去明清大院的时候,家丁跟我说:“这宅子已经有70年了。”我立刻就想通了其中的关节。

我见柳茵瞪着一双眼睛,紧张的看着我。这时候已经是傍晚,太阳快要落山了。夕阳的余晖落在坟头儿上,有一种说不出的萧瑟和阴暗。

我表情严肃的对柳茵说:“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但是现在别问,赶紧给我找几样东西。”

柳茵紧张的点点头,我让她去村子里给我寻猫屎、黑狗血、生石灰,在加一把铁锹。柳茵很快寻了回来了。犹豫又带点惊慌的问我道:“莫川,那个,我想知道,什么是啼血霞帔?”

我认真的看着她,说道:“你真想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我怕你听了会害怕。”

柳茵犹豫了一下,脸色突然变得惨白,似乎知道这事和自己脱不了关系,如果我说了,无疑是让她听命运的宣判。

最终,这个姑娘还是咬着嘴唇勇敢的点点头,我知道,早晚要说,只希望这个姑娘坚强点。于是这才娓娓道来。

其实柳茵的这一桩冥婚,根本不是普通的慰藉亡人,而是一个天大的阴谋。

我刚才说的“霞帔啼血”,所谓“霞帔啼血”是很难做成的一种阴毒至极的局。为什么这么说?因为霞帔啼血须有梅开二度。

古代人很讲究这个东西,娶妻第一个叫“发妻”,第二个则叫“妾”。只有发妻死了,在明媒正娶一个女人,才能再次称之为“妻”。所以梅开二度什么意思?妻要娶两次。

而柳茵就是那个“妻”!这两次分别是:第一次,一死一生。第二次,一生一死。这两次做全了,被称为“啼血霞帔”!

柳茵听我说,表情更迷茫了:“什么意思?我不是已经嫁了吗?”

我对她摇摇头说道:“第一次新郎死了,娶活着的新娘。这就叫做一死一生。你办阴婚的时候,就是完成这一死一生。”

柳茵点点头:“那一生一死呢?”

我叹了口气:“一生一死指的就是,新娘还活着,通过冥婚把新娘的魂魄娶到阴间,让新娘死!这就是一生一死!完成了这一死一生,一生一死,也就算彻底完成了这个啼血霞帔。”

听完我的话,柳茵面无血色,表情惊骇,整个身体晃动了一下,差点摔倒。我扶她在旁边坐下,安慰她说道:“你不用太担心,我会尽全力帮你破了这个啼血霞帔。”

柳茵失了魂一样:“怎么破?我已经嫁了一次了啊。”

我拿着罗盘试着摸地脉,同时,选好位置在整个坟局的龙尾穴眼上面打了个孔,将手中的猫屎和黑狗血一股脑的灌了进去。

我一边做一边对柳茵说道:“真正的源头是在这个坟局上。只要拆了这个坟局。霞帔啼血就没了作用。”

“坟局?和这何家祖坟又有什么关系?”柳茵疑惑的问我。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吵吵嚷嚷的来了一群人。这个时候天已经擦黑,一群拿着手电筒还有打着火把的人向我们这边赶过来,边赶还有人喘着喊:“柳茵,你是我何家的媳妇儿,怎么带着外人来拆我何家的祖坟?”

说话的时候,那群人已经走近了,我放眼一看,竟然都是村子里的老少乡亲。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而为首的是一个宽头大额,肥头大耳的五十来岁男人。顶着挺大的一个啤酒肚。一脸的惊怒相。

我低声问柳茵这人是谁?柳茵害怕的后退了两步,小声说:“何桦的父亲,何旭天。”

这何旭天身边跟着的就是那个铁板桥解家成,解家成这个时候虽然着急,但是脸上还是带着倨傲的表情,好像人多了就有恃无恐了。

旁边一个老大爷看着柳茵,一副痛心的模样:“茵茵,咱们村儿里生你养你,这祖坟是乱动的吗?你咋能这样?带着外人来拆咱们村自己人的祖坟?”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