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冰山首席的小绵妻

冰山首席的小绵妻

冰山首席的小绵妻

作者:心瑶

分类:言情

来源:掌中云

时间:2022-06-21 17:24

评语:尽管蓝雨汐害怕。

《冰山首席的小绵妻》是作者心瑶最新创作的作品,主人公是蓝雨汐冷漠寒,该小说精彩正文节选:穆军不得不纠缠,但他被裴佑泽拦住了。不高兴的木军冷冷地看着他:让我进去吧,否则,我一定要让你看起来漂亮!裴佑泽冷笑着一步一步地走近她,急忙走上前去握住她的手,啧啧啧啧地说:虽然我不能打女人,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会让人们在我的领地上傲慢!

精彩节选

蓝雨汐断断续续的哭泣着,再次哀求:“放过我吧,我会帮你和宫翎在一起,别这么对我,我和你不相爱啊。我……”

冷墨寒当然知道她是纯洁的,可是他无法忍受自己的人生被别人安排,所以,在和她结婚的同时,他也清楚的告诉自己,一定要给她一个教训,要她永生难忘。

深夜,蓝雨汐看到已经熟睡的冷墨寒,蓝雨汐慢慢的走到了浴室。而在她下地的瞬间,冷墨寒其实也已经清醒了,只是没有惊动蓝雨汐而已。看着她走到浴室,冷墨寒才慢慢的跟了过去,听到浴室里哽咽的细小声音时,冷墨寒还是心疼的,毕竟自己对她,实在太粗鲁了,一定伤了她。

轻轻的推开浴室门,看到蓝雨汐蜷缩成一团的身躯,冷墨寒慢慢走上前,想要抱她,可蓝雨汐却惊恐万分的站了起来,不顾自己还裸着身体,拿起毛巾就往冷墨寒身上砸。冷墨寒正要阻止她的行为,却看到她防备似得拿起了沐浴乳的瓶子,大叫着:“走开,不然我要动手了!”冷墨寒皱起了眉,跳进了浴缸里,想要抱她,蓝雨汐却用瓶子重重的朝他脑袋上砸了过去。

冷墨寒轻轻的擦掉了额头上的血迹,目光变得冷冽起来,手指冲蓝雨汐勾勾,语气相当深沉:“过来!”蓝雨汐害怕的想要出去,却被冷墨寒紧紧的抱住,无法动弹。

看着蓝雨汐疲惫的睡着,冷墨寒自己起身将头上的伤清理了下,微微皱眉:真是个笨女人,以为用强可以让我退缩吗?自找苦吃!

蓝雨汐双手无助的扯着被子,无声的哭泣:我真是活该,为什么要招惹这样一个恶魔呢?虽然已经是夫妻了,但为什么一点幸福的感觉也没有呢?冷墨寒抽了口烟,瞥见微微抖动的被子,心底略过了一丝心疼,可很快就不见了,狠心的转过了头,不去看她。清晨,蓝雨汐早早的起,为了掩饰自己哭了的事实,她特地画了很浓的妆,抹了很重的粉底,只是为了掩盖心底的痛楚。冷墨寒突然抱住了她,贴着她的脸,轻咬了她的耳垂:“昨晚,睡得可好啊?”蓝雨汐瞪了他一眼,不悦的转身。冷墨寒一把将她拉入怀中,轻轻吻了她的唇,用低沉的声音说道:“我知道你生气,但是,你这副样子,让爸妈看到,可要说你了!”

虽然蓝雨汐压根不想和他靠的那么近,可是碍于父母在,也只好被他搂着下楼。而蓝父在看到冷墨寒头上的伤疤,有些讶异的开口:“女婿,这是?”冷墨寒好笑的看了蓝雨汐一眼,淡淡的开口:“没事,我昨晚睡相太差,撞到了台灯。”听到这样的解释,蓝父和蓝母都笑了,也就没再多问,只有蓝雨汐知道,冷墨寒这是不想让父母知道他们之间闹别扭的事情。看着父母和冷墨寒说笑的样子,蓝雨汐落寞了不少:这场婚姻,到底谁才是幸福的?我,又到底得到了什么?真的该好好的经营这段婚姻吗?冷墨寒,他到底喜不喜欢我呢?

一切还是从冷墨寒和宫翎交往开始。那个时候,冷墨寒对宫翎一见倾心,决意要和她订婚,身为父亲的冷少宇也无法违拗他的心意,只好答应。

想到可以和自己喜欢的女生定下婚约,冷墨寒高兴的难以入眠,蹦蹦跳跳个没完。虽然好友裴佑泽常常调侃的说他幼稚的像个长不大的奶娃娃,可是他不在乎,只是想着每天和宫翎在一起那种幸福的感觉。冷墨寒打开手机,看着手机屏幕上宫翎的笑颜,笑着亲吻了下屏幕,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订婚宴会时,冷墨寒穿着米白色的西装,带着银灰色的领带,帅气的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他打了个电话给宫翎,然后又到大门口接待所有来宾。看宫翎匆匆忙忙赶到,冷墨寒慢慢的走上前,温柔的为她理了理刘海,略带责备的开口:“小笨蛋,慢一点没关系啊。”宫翎笑嘻嘻的靠在他的肩膀上,捏捏他的脸:“我只是想早点看到你啊。”

冷墨寒笑着挽住她的手,带着她进了会场。看着来宾都到了,冷墨寒拉着宫翎走上台,准备致辞,却看到身为同学兼死党的邵雷一脸不屑的站了出来,眼里满是憎恨。这么多年了,邵雷本不想揭露自己的身份,可是,他就是不允许冷墨寒轻易得到幸福。当年,冷少宇为了事业,背叛了和自己母亲的爱情,抛弃了已经怀孕的母亲,和冷墨寒的母亲结婚了,母亲差点难过的死掉,如果不是遇到了养父,那么,就没有现在的自己。想到这些,拿着遗像的手握的更紧了,眼神变得阴冷起来。

冷墨寒脸色骤变,紧紧的捏住拳头:混蛋,难道你想破坏这场订婚宴会吗?一旁的裴佑泽拉拉邵雷的衣袖,想让他离开,可邵雷却一点离开的意思也没有,径自走到冷墨寒父亲面前,把遗像放在他面前。冷少宇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照片,双手颤抖的想要抚摸照片,却被邵雷打掉了他伸上来的手,恶狠狠的看着他:“你不配碰我妈!”冷少宇仔细的打量着邵雷,才发现他和自己竟然那么相似,他心底越过一个可怕的念头,准备开口询问他。邵雷冷笑着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就是被你遗弃的儿子!”听闻这个惊人的事情,不但冷墨寒震惊的颤抖了,连周围的宾客都安静了下来。冷少宇心底的痛一下子涌了上来,当中宣布要把邵雷接回家。冷墨寒觉得很难以置信,冲过去扯住父亲的衣服,冷冷的质问:“你要背叛我妈?随便来一个人说是你儿子,你都信吗?”“啪!”冷少宇打了冷墨寒一个巴掌,严肃的告诉他自己不会听他的话。

看父亲这样无亲,冷墨寒把怒气转向邵雷,要对他动手。冷少宇为了不让邵雷受伤,挡在了他前面,宣布取消冷墨寒所有的继承权,并且会和他母亲离婚,然后让邵雷母亲的遗像搬到自己家。冷墨寒错愕的跌坐在地上,心情一下子跌落到谷底。他不敢抬头看四周探究的眼神,双手紧紧的捧着脑袋,生怕听到别人嘲笑的话语。

因为蓝雨汐也是名门世家的千金小姐,所以也收到了邀请,在看到这样的事情之后,蓝雨汐不满的皱眉,觉得冷少宇做事情太雷厉风行了,完全没有照顾到冷墨寒的心情。邵雷冷笑了下,准备上前嘲笑冷墨寒,却被蓝雨汐挡住。蓝雨汐轻蔑的挑眉,冷哼:“你已经伤害到他了,还有必要再做什么吗?”邵雷有些玩味的看了她一眼,啧啧嘴:“他喜欢的不是你吧?”蓝雨汐微微一愣,继而拿起桌上的酒水泼湿了邵雷的衣服,恶狠狠的开口:“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龌龊的!”

冷墨寒默默的抬起头,手却紧紧的拉住宫翎,害怕会失去她一样。宫翎知道他的心情,拉着他一步一步的离开了会场。蓝雨汐出于礼貌,走到冷少宇面前,鞠了一躬,嘴角泛起一丝诡异的笑容:“或许,我是小辈,没有资格评价你的行为。但是,我还是要说一句,失去冷墨寒这么优秀的儿子,你一定会后悔!”看蓝雨汐转身离开,冷少宇显然有些震撼:像,真像蓝董事的作风。如果寒可以和她在一起的话,那么一定不会那么辛苦。

冷墨寒傻笑着拿起酒瓶不断的喝酒,想要灌醉自己,忘记那份痛苦的感觉。可是,那个备受羞辱的场景似乎总是浮现在自己面前,让自己无法抬起头来面对。想到这里,冷墨寒目光骤然变冷,将手中的酒瓶砸向墙壁。听到房间里发出巨大的声响,宫翎准备进去,却被冷墨寒的母亲拉住。向寒灵叹了口气,温柔的拍拍宫翎的肩膀:“他现在正是最没理智的时候,你别理他,免得伤了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

虽然宫翎还要坚持,但是看到冷墨寒的母亲心疼儿子的样子,她还是决定给他们母子一点空间,便先离开了。冷墨寒使劲的砸着酒瓶,大声的吼叫着,哭红了眼的他,看到什么砸什么,把自己的房间弄得乌烟瘴气,连母亲喊他也听不到。冷墨寒眼眸阴冷,拳头砸在了玻璃上,牙齿把嘴唇咬破了也不知道,只是恨恨的看着破碎的镜子:爸爸,哼,你真是够无情的。既然这样,我也没有必要再回你身边了。我发誓,这辈子,我一定要让你失去一切,让你尝到一无所有的下场!看儿子终于打开门,向寒灵正要说话,却心惊的看到他不断淌血的手掌,心疼的走上前要帮他包扎,却被儿子推开。冷墨寒慢慢的走出了家门,一个人走在街道上,呼吸着夜里的空气,觉得心情似乎畅快了一些。手上的伤,远比不上心底的伤那么重,他来到了自己常去的吊桥边,单手翻上了桥边缘坐下,看着美丽的夜景,他却没有那个快乐的心思。

“虐待自己,不是一个好办法吧?”冷墨寒冷冷的回头,看见穿着公主裙的蓝雨汐正缓缓的走向自己,心情顿时不悦起来,翻身跳下桥边,充满敌意的看着她:“你来做什么?看我笑话?”蓝雨汐有些好笑的摇头,慢慢的走上前,想为他包扎伤口,却被他甩开手,粗鲁的推开,差点栽倒地上。看冷墨寒像个刺猬一样的防备着,蓝雨汐却没有放弃,倔强的拉过他的手,为他消毒包扎。

冷墨寒虽然还要拒绝她的好意,但是却意外的发现这个女孩子倔起来还真不是盖的,力气还真大。看着被包扎的像粽子一样的手掌,冷墨寒的脸顿时黑了下来,抬起手掌看了看,轻哼:“这就是你的效果?”蓝雨汐的脸一下子红彤彤起来,手指不断的缠绕着裙子的一角,不悦的嘟起嘴:“人家没经验嘛。”

冷墨寒看她这样,心情突然舒畅起来,笑着用手指弹了她的脑袋:“算了,你也是好意。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又怎么知道我受伤了?”蓝雨汐耸耸肩,指指自己的脑袋:“因为我是无可救药的聪明啊。”冷墨寒微微撇嘴,却没有说什么。可是,他清楚,蓝雨汐找自己一定不是个意外,这里面,一定有别的故事。算了,现在自己也没心情和她打哈哈,还是先走再说。

和她道别之后,冷墨寒转身往回走,却没有看到蓝雨汐有些失落的表情。其实,她是去了冷墨寒和她母亲住的公寓看了看,知道他的事情才特地赶到这里看看的,看来冷墨寒对自己的关心一点也不在乎呢。

冷墨寒突然一愣,停住了脚步,想起蓝雨汐是蓝氏企业的千金,他的心头突然微微触动了下,突然调转方向往回走。

匆匆跑回去,却看到蓝雨汐已经不在那里了,冷墨寒马上往蓝雨汐的家门口奔去,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等着蓝雨汐。蓝雨汐看到冷墨寒狼狈的出现在自己家门前时,心下一阵紧张:他不会又出了什么事情吧?正要开口询问,却看到冷墨寒朝自己走了过来。

冷墨寒握住了她的手,深情的看着她的眼:“我知道很突然,但是我确实喜欢你。这样吧,我给你时间,慢慢培养感情好吗?”蓝雨汐平静的站在他面前,淡笑了下,缓缓开口:“理由呢?你知道我不会做爱情的傻瓜。”冷墨寒轻笑着把她的手放好:“就凭你在我被邵雷侮辱的时候,你说的话,做的事。”蓝雨汐的心猛地狂跳不止,脸微微的红了起来,慢慢的缩回了手:“让我好好的想想,好吗?”蓝雨汐小跑的进了屋,心思却产生了细微的变化。冷墨寒看着自己包扎好的手掌,嘴角扬起了一丝诡异的笑容:蓝雨汐,我想要的东西,从来没有得不到的。我相信,要不了多久,你一定会来找我,那一天,不会很远的。轻轻的解开带子,毫不留恋的扔到了垃圾桶,似乎刚才那种特殊的感觉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清晨,听到一阵连续的敲门声,蓝雨汐不情愿的伸出手抓起闹钟看了看时间,眉头紧皱:SHIT!谁这么没品?五点就来闹啊,不管了,天大地大,睡觉最大!想到这里,蓝雨汐被子把头一闷,呼呼大睡起来。

冷墨寒的脸上满是黑线,再次敲门,可还是没有任何反应。用力的那拳头砸了下门,冷墨寒不再有耐心,顺着旁边的水管一点一点的往上攀爬,跳入阳台后,他看到房间里隆起的一坨被子,无奈的一笑:真是没见过这么能睡的女人!冷墨寒重重的敲敲窗户,企图叫醒蓝雨汐。但某人似乎还是天高皇帝远,睡着她的觉。看周围陆续有人出现,冷墨寒怕自己被误认为是盗贼,只能拿起旁边铲土的小铲子,撬开了阳台上的门,趁机走了进去。

而此时,蓝雨汐显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一下子踢开了被子,翻了个身,这一翻身可让冷墨寒头脑一热,慌忙转身:该死,这女人居然裸睡!慢慢的向后退,他抓起被子盖在了她身上,一脸阴霾的看着她:睡得跟死猪一样,真是浪费我的时间!冷墨寒用力的掐掐她的脸,凑到她的耳边喊道:“起来了!”

蓝雨汐迷迷糊糊的揉揉眼睛,看到眼前放大的男性容颜时,惊讶的张嘴要喊,却被冷墨寒低头吻住了唇。看到蓝雨汐安静了下来,冷墨寒才长长吐了口气,白了她一眼:“叫个魂啊?我找你来是有事情商量。”蓝雨汐尴尬的推开他,把被子牢牢的捂在胸前:“你,为什么会在我房里?”一提起这事,冷墨寒更加的恼火,重重的用手指敲了她的脑袋:“还敢问?不是某人睡得那么死,我会出此下策?”

蓝雨汐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可是旋即怒目圆睁的用手指着他:“你,你什么都没看到吧?”看到蓝雨汐这个傻样,冷墨寒突然有了想要耍耍她的冲动,邪魅的一笑,啧啧嘴:“你说呢?你睡着的时候,我什么都看到了!”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