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另类除妖

另类除妖

另类除妖

作者:纵横三界

分类:都市

来源:掌中云

时间:2022-06-21 11:58

评语:李政已经迈出了步伐。

《另类除妖》的主人公是李政小六,该小说讲述的李政小六之间荡气回肠的故事,热血中文为您带来李政小六小说章节阅读,精彩节选:小六在那个人手里挣扎,嘴里还是不放松,我呸!你打伤我的龙龙,那药是赔偿!再不交,老僧我就把你这臭皮囊砸烂了!那个恶毒的和尚像威胁一样摇摇晃晃地把小六放在手里,把一个出家人的美德弄得干干净净。李政皱着眉头,以老欺小?

精彩节选

李政的脚步此刻就停在花园的门口,一眼望去,只够二人行走的道路显得明晃晃,像条白蛇蜿蜒地伸展。轻灵地踏在石子铺就的路面上,眼角微微上翘,唇边已然荡出抹邪笑:来了么?

踏着路面,向着前方花园中心的凉亭行去。身后一缕微风吹来,将他的黑发吹得变了形,无所谓地随手挠了挠,嘴里咒骂着:“该死的风!扫落叶就得了扫本公子的发型,不道德!”

没人回应他的话,当然,这个时刻怎么会有人?这可已经是敲过零点钟声的后半夜,算是新的一天的最最开头了。双脚轻巧地跨过凉亭的栏杆,跃进亭子中,将风衣拂了拂,已然落在亭子的石板凳上,右手自然地伸入怀中,安然地往亭柱上靠着合上了眼。

花园的另一个入口处,走来个女孩,长长的黑发披散在肩上,穿着也很随意,一件白色的长袖单衣,一条黑呼呼的牛仔裤,一双同样黑呼呼的鞋子,脚步停在入口住,眼睛正东瞅瞅西望望,不知道她在看什么,更不会有人跑来询问这么晚的她在这里做什么。当然,如果是巧合遇上夜巡的警察那就例外了!女孩子皱着眉头,看着黑呼呼的树梢,惨白白的月光映射出丝丝光亮,女孩张着嘴不解地对着空气说:“奇怪,明明刚刚闻到的,怎么到这就没了呢?”

脚步轻轻迈进花园里,抬眼望了望,郁闷的她再次嘀咕:“不就一个花园吗?整这么大做什么?浪费人民群众的土地,多少人还没地方安家呢!”不大的声音在幽静的夜晚显得有点突兀。

一道细微的寒气向着她的脖颈处侵来,女孩缩了下脖子:该死的,是那个东西么?一双小手轻轻地握在一起,脚步缓了下来,像个夜间作案的小偷,猫着身子,故作神秘地走着,心里正在交战:别来,不行,来吧。还是别来了,不行不行,还是来吧。不来怎么知道自己能不能像师傅说的做个法师?老天啊,其实她真的很害怕!

“咝咝”

耳边突然传来声音,把女孩吓了一跳,什么声音?鬼不该是这种声音吧?定眼搜索了下黑呼呼的草丛,一只老鼠“嗖”的一声就从眼皮底下窜了出去,“咳,老鼠嘛!”拍拍胸部,女孩笑了笑,真是的,自己也太大惊小怪了。

“你不怕老鼠吗?”

一道从天而降的声音再次将女孩吓住,愣是站在原地呆了几秒,瞬间转向声音,可摆在她面前的什么也没有,而她这才注意到走了半天的路,竟然,竟然还停在入口的地方,莫名席卷而至的恐慌从她的眼眶里溢出来:鬼打墙?

小手探入裤兜里,捏着里面的一张纸片,这是师傅给她的,叫破邪符,顾名思义就是破除邪物的符纸。不确定的她只是捏着没有拿出来,鬼打墙么?就算是,连鬼啥样都没看到就用符,是不是太浪费了点?幽幽地想着,眼珠四下转悠着,还是什么也没看到。

壮了壮胆子,她大声地说:“我知道你在!有种现出身来,看本姑奶奶怎么收拾你!”

“嘎嘎”

怪笑声从四面八方响起,随后一道刺骨的声音在笑声后传来:“毛都没长齐,还想收拾我?小丫头片子,等下就叫你这具臭皮囊化着白骨一堆!”

女孩挺挺胸,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切,身都不敢现,还说我毛都没长齐!我看你才是个不成气候的小毛鬼!咋的?怕了本姑娘,只敢用这小伎俩迷惑人么?”

一棵大树旁闪出一个黑呼呼的影子,一张被月光照得惨白的脸,看得女孩禁不住退了一步,全部神经处在戒备中。

白脸上的嘴勾了勾:“看到我了,就来收我呀?嘎嘎”一双鬼爪已然扑向女孩。女孩抬起脚踢了过去,可惜啥也没踢到,黑影晃动着出现在她的身后,鬼爪伸出扣在她的脖子上:“这么菜的家伙还想捉我?”

窒息感侵上来,女孩伸出小手死死地掰着那双鬼爪,却一点用都没有,脑子里开始后悔,灵光闪了下,腾出一只小手摸进了裤兜里,“破!”符纸炸开,鬼爪迅速离开了女孩的脖子,冒着烟的黑影退闪到三尺开外,绿幽幽的鬼眼盯着在那大口喘着粗气的小丫头,凶恶的光在鬼眼里冒着火花。

咦,是破邪符?李政睁开眼,望向东面。还有异能人在那里?一丝疑惑在眼中闪了闪:难不成有人比他还早知道这里潜伏着一只老鬼?奇怪!

轻灵地翻出栏杆,急步朝着东面行去。他奶奶的,叫他知道是谁害他白守了半天,非得把他皮扒了不可!东面被一团黑呼呼的雾气整个的笼罩着,看不清里面是什么。

李政停下脚步,歪着头,眼里全是BS:娘的,都啥年代了,这鬼一点长进都没有,竟然还在用鬼打墙?!迈糕滴!得好好教育下这只鬼了。新时代了,鬼么?也该有所进步才是,老的东西该扔掉!咱们,得去除糟粕吸取新物质!

甩甩额上的发丝,手指间多出一张符。轻轻地往前掷去,“嗤拉”声响后,眼前一片清明。

淡淡的月光下一个女孩正摸着脖子弯着腰大口地喘着粗气。听到声音,黑影瞬间没入旁边的树荫里,女孩则是抬起惊骇的眼看向李政,随后小嘴急促地冲着李政喊:“快离开这里,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哟哟,还是个心地满善良的丫头!当偶是普通人?偶要真离开了你丫也就咯屁着凉了!

李政瞥瞥嘴角,一眼就看出了她那脖子上的鬼痕。很清晰,没有点功力怕是看不出来了。他在心里估计,这小丫头最多十日就该见老天爷去了!随后眼神扫向女孩身后的树丛,得!隐匿着就当老子看不到你?二流小鬼而已,咱是谁?一张符纸出现在他的手中,嘴角自然地勾起邪笑,猛地使力将符纸扔向树丛。同时眼角余光瞄到小丫头捂着嘴,一脸惊讶地看着自己,小样,咱帅吧?!

“轰”

一声炸响,树木爆裂开,一条黑影冒着黑呼呼的浓烟怪叫着从树干里窜出来:“该死的!”

李政扯着笑嘻嘻的脸皮,双手悠闲地往裤兜里一插,歪歪扭扭地挪着双腿朝黑影踱去:“谁该死呀?我么?她么?应该是你吧!”懒洋洋地无视黑影急速地吸收着周围的阴气,吸吧吸吧,唉呀,我李大少爷慈悲为怀,让你丫吸个够,吸够了再慢慢调教你!哦,对了,还得教育下你,下次别把老套的东西拿出来现世,丢人!不过,你丫还有下次?

黑影见他并没再出手,而是一副懒汉的模样,心里已将此人归于自大的家伙,既然你放任我的自由,那么,如你所愿。黑手伸展,吸取着花园里并不浓厚的阴气,被符纸炸伤的部分慢慢恢得中,一圈黑亮的光芒在身体表面溢出来,惨淡淡地被月光扯得更加渗人。

女孩急急地冲李政嚷着:“不能让他吸收阴气!”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