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诗剑奇情录

诗剑奇情录

诗剑奇情录

作者:江寒

分类:都市

来源:阅文

时间:2022-01-14 14:35

评语:张洛叹一口气

《诗剑奇情录》是作者江寒最新创作的作品,主人公是张洛薛寒雪,小说正文精选:张洛对大汉说:“这个壮士,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折煞小生?”大汉听了张洛的话,急得直打三个头,大声说:“师爷在上,请受徒弟拜托。张洛赶紧一闪,把大汉的头都磕空了,不解地说:“这话怎么说,我跟你当了师徒,难道不是笑话吗?”

精彩节选

话音未落,脚下一蹬,运起轻功,直扑中年人而去。手中流云扇暗中抖动机关,一道寒光便向中年人疾驰而去。却见中年人脚底轻蹬,一个腾挪将寒光躲过,立住身形站在大院之内一根圆木之上。

紫蛇大汉一击未中,便也立住身形,与中年人面向面对峙。其余众人也都醒悟过来,呼啦一下全部都涌到大院之内,把中年人和紫蛇大汉团团围住。

青虬大汉在紫蛇大汉之后便已醒悟过来,但在紫蛇大汉奔向中年人之时却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偷偷隐匿在大院中立着用来练习武艺的圆木之间。他看到紫蛇大汉一击未中,青城众人又都已围了出来,注意力尽在中年人身上,便暗里传音给紫蛇大汉,将长袖一扬,便见一道寒光飞驰而出,向着中年人射去。

紫蛇大汉见寒光乍起,便抖动身形,向着中年人扑过去。却说中年人虽然身在众人的包围之中,却没有丝毫的惧意,反而显得胸有成竹,举重若轻。他在青城众人围出来之时就已看到青虬大汉的动作,是以当寒光激射而出、迎面而来之时,轻挪身形,运起一叶浮萍轻功,脚尖一触圆木即起,犹如秋天随风而落的树叶,轻飘飘没有定数,却堪堪将寒光暗器躲过,飞身而上另一根圆木。

紫蛇大汉见中年人躲过了暗器,也立时停住了身形。待中年人的身形落稳之后,双手抱拳对中年人道:“这位朋友多有得罪,不知是何处高人,或者有些误会,大水冲了龙王庙。”

中年人哈哈一笑,说道:“你也不用跟我打哈哈,我与你并不是一路的。”

紫蛇大汉听罢,复又说道:“有道是多结意外朋,莫结无端仇。倘若阁下能够将紫金琉璃盏归还,某等二人必将记着阁下好处,今后若有差遣,某等在所不辞。”

他话音未落,却听着青城众人高叫起来:“臭不要脸的东西,紫金琉璃盏乃是我青城派掌门信物,归还你什么?”

中年人哈哈一笑:“这个物件也不是你的东西,怎么就要归还你,你听他们还不愿意呢?”

紫蛇大汉回答道:“倘若阁下肯奉还,某等自有区处。”

中年人回答道:“可我看着这个玩意儿很是喜欢,想要多留几天呢。”

紫蛇大汉面色一变,声音也变得有些深沉,对中年人道:“阁下的意思是不愿意归还喽!”

中年人回答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紫蛇大汉说道:“阁下恐怕不知道与某等作对的后果。”

听罢紫蛇大汉的话,中年人眼中不禁流露出轻蔑的眼神:“你以为你们地府很了不起的喽,江湖中横着走的喽!”

紫蛇大汉面色一怔,听中年人的语气不但知道地府,而且语气颇有些不以为然,不禁有些奇怪。

地府虽已成立五十年之久,可近三十年来甚少在江湖中出现,不过暗中发展势力,是以江湖上知道地府存在之人极少,而知道地府的存在又能如此淡定之人恐怕更是极少了。

紫蛇大汉初见中年人之时,便从他的轻功觉察此人绝非等闲之辈,又见他连续两次轻描淡写便躲过流云扇和流云袖的暗器攻击,使他大生疑窦。此番看到中年人气定神闲的模样,心中更是波澜顿起。若非有任务在身,紫金琉璃盏乃是必取之物,他倒颇不愿与此人结仇。

他与中年人说道:“阁下既然知晓地府,想必也知晓其中的利害,我看阁下对紫金琉璃盏也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何妨做个顺水人情,我们地府必然承你这个情。”

中年人却轻蔑的对紫蛇大汉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取这个杯子没有用,今天这个杯子我取定了。”

潇潇道人听着两位的谈话,心中十分惊骇。他对他们两人之间的谈话听得云罩雾绕,完全不明白二人说的是什么。地府,这是一个什么门派?怎么在江湖中完全没有听说?而看中年人举止神态间又似乎对这个地府很是熟悉。

潇潇道人从紫蛇青虬二人的武功身法便已经看出这个地府定然有着非常庞大的势力,恐怕与当今武林的泰山北斗少林武当也差不了太多,而中年人的态度却大出他的意料之外。莫非江湖中已经暗潮涌动?武林浩劫又将兴起?他不禁有些怅然。

紫蛇大汉听罢中年人的话,不禁心头大怒,他自度已经足够仁义,却没有想到中年人完全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他加入地府已经十几年,何曾受过这样的气。原本想着青城派不过一个蕞尔小派,虽然名列武林十六派,然而实力平平,此番取走紫金琉璃盏必然是轻而易举,得到大功一件,却没有想到竟碰到意外的茬子。

他对中年人说道:“既然阁下意欲与我们地府作对,那就不要怪罪某等手不留情了。”

中年人哈哈一笑:“嘴巴不中用了,就想着用拳头了?我倒要看看地府的拳头是不是真的能要人的命。”

却见紫蛇大汉言语未尽,便已经架起姿势,手中流云扇啪啪啪三声响过,三道寒光向中年人激射而去。

中年人眼见三道寒光扑面而来,倒也不急不徐,运起一叶浮萍轻功在圆木之上闪转腾挪,将三道寒光避过。紫蛇大汉不停拍打流云扇,激射寒光,中年人不停的在圆木上闪转腾挪,将暗器寒光一一躲过。不多时,流云扇里的机关已经用尽,却没有一件暗器击中中年人,紫蛇大汉乃运起怪招乱打十八跌。

当年流云怪叟纵横江湖之时以流云袖和流云扇两项绝技驰名武林,与天阳破魔刀郭嵩岳、金花神针沈如风并称武林三大暗器高手。据说能够躲过流云扇、流云袖十三道暗器的人在江湖上不曾超过七人,故而流云怪叟在江湖中挣下无敌的名声。然而世人不知道的是流云怪叟最为精妙的武功并非是流云袖、流云扇,而是他苦心孤诣创造的怪招乱打十八跌。

此时紫蛇大汉见流云扇已经奈何不了中年人,便使开师传绝学怪招乱打十八跌,一招燕子失巢向着中年人前心打去。中年人却不慌不忙,依旧运开一叶浮萍轻功,闪转腾挪,不断的躲闪紫蛇大汉的攻击。

一来一去,不下三十个回合,紫蛇大汉怪招乱打十八跌也已经走过了三分之二,中年人虽然不曾反击一招却游刃有余的化解着紫蛇大汉的每一次攻势。紫蛇大汉心下着急,攻势也更加猛烈,拳头上响起撕裂空气的声音。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