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魂兮归来漫蒹葭

魂兮归来漫蒹葭

魂兮归来漫蒹葭

作者:山谷俗人

分类:古代

来源:追书云

时间:2022-01-13 11:00

评语:见云矽视而不见

热血中文为您提供情感类题材小说《魂兮归来漫蒹葭》,小说主人公是楚卿媱寅耀云矽。楚卿媱寅耀云矽魂兮归来漫蒹葭精彩节选:亲哥哥是不是已结婚?想到她们,眼圈便红了。实际上在当今的云矽,因自小发展的关联,又做了和人沟通交流少的修补工作中,是一个很邪魁,沉稳的人,乃至依照周成明的观点,便是一个冷酷没情感的小动物,就算真情于她全是极为淡泊。

精彩节选

云矽顺从的跟在他身后。他的马车就停在古道外,云矽稍踌躇了一下,还是转身问他:    “我坐里面可好?”    “当然。”    顾南封掀开了帘子,让云矽进去,而他自己则在外面的马匹上坐定,扬鞭驾马,脊背笔直,白袍在身,显得俊朗而又英姿飒爽,单是这样的背影就足够有魅力,何况他还富可敌国。难怪天城的女孩一个个都为他所折倒。这样的样貌,身份与性格,即便在现代,也一定是颠倒众生,迷惑大片女性的男神。

马车颠簸,透过帘子,感觉外边逐渐人声鼎沸,路人纷纷给他退出一条路来,也有些人恭恭敬敬的喊他一声:    “封少。”    不一会,马车便停下,顾南封胯下马背,掀开帘子让云矽下来。    “到了,下来吧。”他伸手想牵她。    “让马夫把马车牵到后院,我再下来。”云矽知道,外边必然有不少人在看封少亲自驾车带来的女子是谁。她现在虽是有过乔装,但还是小心为妙。

顾南封已经掀开帘子,探着身子进来,与她面对面站着说道:    “云矽,别给你七分颜色你倒开起染坊来。放心,你没那么重要,没人看你。”    云矽还是不下。    顾南封急了    “你下还是不下?”

见云矽无动于衷,他竟双手一伸,直接把云矽从马车内抱了出来。    “你……”    云矽愤怒的声音在出了马车之后,看到周边围观的人,戛然而止,而是埋头进他的怀里,尽量避免让别人看到。

见她主动钻进他怀里,顾南封颇为得意    “早知这样,何必当初?”他含笑在她耳边轻言,那样子落在旁人的眼里,便是耳鬓厮磨,甜蜜有加了。    云矽只求快快避开人群,咬牙切齿的说道:    “算你狠。”    而抱着她的人似乎极为高兴。

到了里面,顾南封才放开她。云矽身体一获得自由之后,立即跳离他三步远,戒备的看着他。    顾南封倒也不介意,落座之后,看着几步远的云矽,闲闲的说:    “怕什么?当我是洪水猛兽?”    “坐吧,想吃什么,我让厨子做。”

云矽这才坐到他的正对面,能离远点是远点。顾南封依然是轻笑,并不愠怒。    这是一间酒楼,装饰的豪华奢侈,他们所处的芙锦轩在三层临街,一大扇窗户能直接望见大半个天城。站得高,便望得远,天城一分为二,一面是城墙北边,也就是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住着普通老百姓,路面宽敞,建筑有序,层层叠叠的院落都井然有序的四面排开。一面是城墙东边与南边,是达官贵族的院落与皇宫。那南边巍峨的一角,似要冲破云霄而上,气势恢宏,不愧是皇家院落。

隔得那么远,可云矽便是一眼就望见,想着那个人就住在那里面,运筹帷幄掌管天下,情绪便有些低落。    顾南封点的菜已经陆续上来,满满一桌子,差不多算得上是满汉全席了。他敲了敲桌沿说道:    “回神了。守着你面前天城第一号大男神,你兀自发呆这么久,合适吗?你可知道,天城多少女孩排队等着我跟她们吃饭?”

瞧他一本正经说话的样子,云矽好笑,凉凉的回了一句:    “你知道天城的牛都怎么死的吗?吹死的!”    顾南封被呛了一下,发了誓:    “云矽,你迟早有一天载我手里。”    “我等着。”    云矽一边回答,一边已经开始大朵快颐的吃了起来,她确实饿,又遇到这样丰盛的美食,哪里还有精力去理顾南封,她上次吃丰盛的大餐,已是上辈子的事。

“你上辈子一定是饿死鬼投胎,哪有姑娘吃东西像你这样狼吞虎咽的。”    “上辈子若真是饿死鬼倒是一件好事。”    总好过在悬崖下粉身碎骨,尸首都找不到要好。    顾南封心情极好,不知不觉便比平时吃的多了许多。末了,才跟云矽说:    “我稍后约了友人在酒楼谈事,你先自己逛逛,晚点我接你一起回府。”    “嗯。”    “别想着逃跑了,给自己省点力气,知道吗?”    “知道。”    他说什么,云矽便应和什么。她现在是认清一个事实,确实怎么逃,也逃不了顾南封的手掌心。    吃饱喝足后,顾南封走了,而她独自一人凭栏遥望着远处的红墙宫苑,想起曾经在六池宫中所受的罪,纵然是在现代多活了一世,心境也开阔清明许多,但还是觉得难过。    “阿兮,除了这天下,我就只有你。”    “阿兮,我身在帝王家,没有选择。我娶她,只是权宜之计,你要信我。”    “把她关进六池宫内,用不得出入。”    其实,现在想来,那时,寅耀已说的清楚,除了这天下,我就只有你。    天下在前,她在后。

那时,她尚且不理解他的苦衷,与他吵,与他闹,最终落得打入冷宫的境地。可现在,她太了解他身在帝王家的无奈,心中便多了许多的敬畏。有多理解,便有多想离的远远的。顾南封不知要去多久,云矽在窗前思绪起伏终于平静。楼下街面有商贩来往,不远处,有位衣衫褴褛的白发老太太正匍匐在地上乞讨。双手因常年的风吹日晒,布满了干裂的粗纹,指甲长而脏,一直跪着匍匐在地上。

太平盛世之下,街上极少有这样的乞丐,尤其是这样繁华地段,往来的行人,倒有几位心善的给她扔个几文,她则磕头道谢。    此时天气已不如上午时明朗,阴阴沉沉的,看似要下雨,云矽则从桌前拿了几块桂花糕,凤梨酥等,用油纸包着往楼下走。

她把两包糕点放在老太太面前,想了想,又从袖子里掏出几两银子塞到老太太手上。    “谢谢你,姑娘。”    老太太终于不再趴在地上,而是坐直了身体看着云矽道谢。    云矽笑笑没有说什么,反而很随性的也往地上一坐,靠在墙边看着人来人往。见老太太把那些糕点都小心翼翼的揣进怀里舍不得吃,不由有些心酸。    她拆开其中一包桂花糕,拿出一块分成两部分,一部分递给老太太,一部分自己吃。    “吃吧,吃完回头我再给你拿。”

老太太迟迟不敢接她手中那一半。她一生都在街上乞讨为生,能给她扔铜钱的已是极好的人,哪曾有人与她并肩坐着,跟她说话,还不嫌弃分一半东西给她吃?    “姑娘,您一看便是人中之凤,是个富贵之人。”

她接过云矽那块桂花糕,也不知是奉承还是会算命。但云矽并不为意,说道:    “吃吧,吃完收摊回家,这天看着要下雨了。”    老太太却没有任何所动,慢条斯理的吃了桂花糕,看着云矽,又看看天,忽然说道:    “要变天喽。姑娘,望您好人有好报。”    老太太说这话时,声音铿锵有力,不像是刚才弱不禁风的乞讨老太太。此时再看她双目炯炯有神,虽然皮肤不好,衣着破烂,但那双眼却像是历经千帆之后的岁月沉淀。总觉得她的话里有话。

要变天了?并不是指天气要变,像是说这天下要变。    她心中一惊,想再问一句时,老太太已经没有人影。    “云矽。”    有人拍她肩膀,一回头,便看到顾南封。    “看什么呢?”    “没什么。”    顾南封其实早已经看到了刚才那一幕,见云矽毫不嫌弃的坐在那衣衫褴褛的乞丐面前聊天,那副样子便瞬间击中他心中的某跟神经。他想他完了,还没想清楚哪里完了,嘴巴却不受控制说道:    “云矽,我好像真的喜欢上你了。”

云矽看他:    “这话,对我没用。你留着说给别的姑娘听。”    “是真的。”顾南封摸摸自己心脏的位置,确实跳的快。    云矽则回:    “心跳加快,是男人看女人的正常反应。”    “问题是,我从未把你当女子看。”顾南封还是不忘毒舌。    “那是我的幸运。”

回家时,顾南封稍显沉默,一会看看云矽,一会摸摸自己心脏的位置,最后在下了马车的刹那,轻笑了出来。他的笑容在别人看来,朗星悦目,灿比光华,但在云矽看来,与别的男子并无异处,想起她在现代,街头,电视,网络帅哥比比皆是,甚至连周成明的长相也十分出色,云矽亦是毫不在意。周成明那时就常说她,没有审美,感官冷淡的动物。

云矽并不相信顾南封这位花花大少会真的看上她,所以无论顾南封说什么,她皆是一副淡定无所谓的样子。顾南封拽着她的手按在他心口的位置,故作玄虚的问:    “你感觉到它跳动了吗?”    云矽抽回手凉凉的道:    “心要不跳动的是死人。”    “哈,云矽,你说话太毒了,我喜欢。不过你别不承认,我有过的女人不少,心跳与心动,我区分的开,不信,你跟我去一个地方让你瞧瞧。”    “去哪里?”    “绯翠园。”    这一听便是红楼,云矽自然是不肯去。但架不住顾南封,最后只要妥协去,但去的前提是必须穿着男装。    “好。”顾南封爽快的答应,顺便叫管家给她找了一套新的男装穿上。    男装裁剪简单利索,一身青色服装在身上,配着腰间一块如意玉,倒是一位清秀的翩翩公子。    顾南封不由感慨:    “你都要把我的风头抢走了。”    云矽淡笑不语,与他并肩去绯翠园。    夜色之下,远远的还未到绯翠园,便看到一长溜的红灯笼高高挂着,整条街上,人来人往,大多是穿着华丽的公子哥。见到顾南封都恭恭敬敬的打招呼:    “封少好。”    “封少,好久不曾见您来过了。”

这边小小的动静,已引起敏锐的老妈妈的注意。她从门口婀娜着身体走了过来。    “哎呦,封少,您可是有一阵子没来了,可想死我们了。”她说的同时,身体已靠了过来,身上的粉脂味太呛鼻。    顾南封依然笑得“花枝招展”,但是却不着痕迹的避开了那位老妈妈的碰触。    “封少,您今天来的凑巧,正是我们绯翠园舞王的比赛。”

“哦?那好,给我们安排一下。”    “行行行,您里边请。”    老妈妈也是见机行事之人,见他旁边站着一个眉目清秀,但面生的年青人,也不多问一句,只是毕恭毕敬的,极尽恭维。

“今天的舞王之争,是您熟悉的念白姑娘与新来的碟夜相争,已好多客官压赌注谁会赢。”    老妈妈眉开眼笑,高兴的合不拢嘴。    顾南封也露出感兴趣的表情,对云矽说:    “看来今天来对了。”    老妈妈给他们安排在阁楼最正中间的独立包间里,视野宽阔,能看到整个绯翠园的一隅一角。    这里的姑娘果然名不虚传,灿紫嫣红,百花齐放。

云矽一路来,倒是听说了,念白姑娘可是顾南封的忠实爱慕者,同时也是绯翠园的蝉联花魁。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这念白姑娘竟然是那夜,在顾南封房内被她坏了好事的姑娘。

此时,舞王之争已经开始,念白在舞池里,一身纯白飘逸的服饰,而台中亦是挂着薄薄的纯白的纱幔,与她的舞姿在空中缠绵,如烟如雾,像是来自天上的仙子,美的梦幻,与那夜在房内撞见的女子判若两人。

一旁的顾南封大概也是被这种纯净不含杂质的美所震撼,破天荒的一直坐着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念白姑娘在所有人惊呼,拍手叫好的掌声之中,慢慢退了下去。

接下来,是另外一位,所谓新来的碟夜姑娘的舞蹈。相较于念白有很多的观众基础而言,碟夜是全新的。

舞台上刚才那些飘渺的白色幕帐已经撤离,换了一些悬挂在顶梁上的暗红色的纱幔。在乐曲响起,大家还未缓过神来时,只见碟夜姑娘腾空而降,她缠绕着正中央的纱幔,在空中盘旋飞舞,像一只轻灵的蝴蝶慢慢地缠绕飞翔,然后降落。

像是一只暗夜里飞来的碟,而她脸色蒙着黑色的面纱纵使看不清脸颊,但能感受到是一位出尘的美人儿。    她全身缠着暗红色的纱,整个身体缠绕的曼妙婀娜,像是一只破茧而出的飞碟,她的美,带着一股极致带着一股魅惑,让人看的心潮澎湃。    碟夜姑娘下了舞台,许久之后,所有人都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大声叫好。

两个姑娘都已经跳完,进入选票阶段,顾南封似从神游之中回神。台下行成两队人马,各有支持者,一直僵持不下。

而阁楼上,云矽这才发现,这阁楼不止他们这一间。是东西南北各有一间,只有达官显贵才能坐在那欣赏。    所以也就是说,除了顾南封,还有另外三位。    台下已投选完票,念白与碟夜势均力敌,所以轮到阁楼上的人来投票定夺。    顾南封似乎并不着急下定论,气定神闲的喝起酒来。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