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哑巴小娘子

哑巴小娘子

哑巴小娘子

作者:叶染衣

分类:古代

来源:阅文

时间:2022-01-10 16:30

评语:考虑到自身官老爷的真实身份

《哑巴小娘子》由作者叶染衣原创小说,主角是温婉宋巍,小说全文精彩试读:温婉迟疑了。她的预感是不能人为因素操纵的,有时会在将要产生的事前边一点点時间内发生,例如那晚去大环山的情况下,一路走来,好几回她都预感到他再向前两步会由于天太黑一不小心一脚踩空掉下悬崖峭壁,因此才会不断规定改线。

精彩节选

这……

温婉犹豫了。

她的预感是不可以人为操控的,有时候会在即将发生的事前面一点点时间内出现,比如那天晚上去大环山的时候,一路走来,好几次她都预感到他再往前几步会因为天太黑不小心一脚踩空掉下悬崖,所以才会不断地要求改道。

但有的时候,预感会提前很多,比如当初险些被她后娘伙同吴婆子卖给王瘸子和镇上老爷的时候,两次预感都出现得挺早,给了她足够的时间去准备和应付。

如果宋巍真按照他计划的那样去做,目前来说,她是没有什么不好的预感,可谁能保证变故不会在他即将行动的时候突然发生呢?

所以温婉想了想,觉得不能让他单独行事。

她要求到时候由她陪着去,临到头了有什么不好的,也能提前想办法避开,不至于吃亏。

宋巍颔首,“好。”

——

宋巍常去县里,时间一长,摸清了不少事。

县城里有位刚扎根不久的盐商张老爷,他家的生意要想在平江县做大,就少不得需要本县父母官给搭把梯子在政策上稍稍放松一些通融通融。

而卢县令呢,早早就盯上了张老爷家,毕竟盐生意在哪都是大头,利润可观,一旦自己放松那么一点让他家发了财,张老爷每年少不得要送一笔孝敬来。

于是这俩人,一个没摸清楚父母官的秉性,不敢随意出手怕惹一身腥,另一个成天等着对方送雪花银上门,结果没等到,俩人就这么僵持着,谁也没迈出那一步。

宋巍便以此想了个对策。

挑好日子,他带上温婉直接去县城,先去拜访了张老爷,声称自己是卢县令的远房表侄。

张老爷听说过宋巍,是平江县出了名的大才子,只不过跟运气犯了冲,一直无缘科考。

他们做生意的很多时候也讲究一个“运”字,所以光听“宋巍”这个名字,张老爷是不太乐意见人的,怕沾了霉运。

但如果宋巍跟卢县令沾了亲戚关系,那就得另当别论了,马上派了人恭恭敬敬地把小两口请进去,好茶好水地奉上。

没多会儿,张老爷从外面进来,见到宋巍,脸上都笑出了褶子,喊得也挺亲热,“大侄子突然到访寒舍,可是有什么要紧事?”

“也没什么。”宋巍端着茶碗喝了一口,面上挺淡定,“县太爷听说张老爷一家刚到平江县不久,做的又是盐生意,这一行上头抓得紧,县太爷怕张老爷不懂平江县的规矩,让我过来走一趟。”

这就是行话了。

外行人听到的,是卢县令体恤百姓,关注民生。

内行人,尤其是张老爷一听,就知道自家的盐生意有戏,眼睛都亮了,忙拱手,换了个恭敬点儿的称呼,“宋公子说的是,张某初来乍到,确实不太懂这边的行规,还望您不吝赐教。”

宋巍莞尔,“我并非官场中人,插不上话,关于此中细节,张老爷最好还是和县太爷当面详谈的好。”

“这么说来,县太爷愿意亲自见我?”

“那就得看,张老爷有没有这个诚意了。”

张老爷几乎是秒懂,“有有有,诚意绝对有,还请宋公子代为转告,三日后,松鹤楼,草民亲自设宴,还望县太爷能大驾光临。”

——

走出张宅回到牛车上的时候,温婉双腿都还是软的,毕竟长这么大,头一回干“行骗”的事儿,还是跟相公一起,紧张又刺激。

先前在张老爷家厅堂上,她一颗心都是悬在嗓子眼儿的,生怕相公哪里露了馅让人瞧出来。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