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沧海云舒终有尽

沧海云舒终有尽

沧海云舒终有尽

作者:丢了一只龙

分类:短篇

来源:麦子云

时间:2021-12-31 10:02

评语:她沉溺于追逐他的脚步

丢了一只龙原创小说《沧海云舒终有尽》讲述了云容沧澜的故事,沧海云舒终有尽丢了一只龙小说阅读,文章精妙绝伦,扣人心弦。丢了一只龙小说精彩节选:“废止?”沧澜薄嘴轴体,轻喃着她得话。望着他好像有一些感动的神情,云容心里燃烧起一些期冀,不但放软了语调。“你了解我做获得。因此,沧澜,忽略若荷,她但是一个丫鬟,于你来说,兮渃至关重要吧?!”

精彩节选

云容的话掷地有声,言之凿凿。

可沧澜只是嘴角微勾的看着她,像是在听一个笑话一般:“你以为父君会站在你这边?”

“沧澜!”云容怒声喝言,“你非要这般无情,那今日我便将话放在这儿,昨日所言百年之约尽数作废,只要我还活着,她兮渃就永远别想坐上东天界太子妃的位置,若是将我惹急了,便是将她挫骨扬灰,我也不是办不到!”

她说着,一双眼盛满了怒火与被逼至绝境的孤勇。

“作废?”沧澜薄唇微动,轻喃着她的话。

望着他似乎有些动容的神色,云容心中升腾起几分希冀,不仅放软了语气。

“你知道我做得到。所以,沧澜,放过若荷,她不过一个婢女,于你来说,兮渃更为重要吧?!”

云容的变化沧澜看在眼中,不知从何而来的一股不悦涌上心头:“本殿下倒是想瞧瞧,你要如何办到!”

衣袂翻飞,沧澜拂袖而去。

云容站在树下,看着他离去的身影良久,才深吸了一口气,脚尖转向相反的方向,入了殿。

在兮渃不甘的目光中,带着若荷离了神女宫,云容便忙身于平息北天界叛魔的谣言。

一时间,整个人忙的不得停歇。

日暮,好不容易流言声消了些许,云容刚喘了口气,就接到了东天主的传召。

换上除却大婚那日再未穿过的宫装,云容提着一颗心踏入了东天界天主的正殿。

不出她所料,不仅是东天主,沧澜和天后也在。

“云容见过父君,母后。”云容福身行了一礼,却在抬眸间迎上了天后不似以往亲近的目光,心中微沉。一顿晚宴吃的云容难以下咽,而这颗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是在东天主开口的那一刻落了下去,沉入海底。

“云容,本主知晓你一介女子看顾北天界心有余力不足,可今日这四起的流言,莫不是太过严重了些。”东天主的声音威严,虽婉转了些许,却依旧难掩其中的责备。

云容心中一苦,若不是沧澜一心维护兮渃,她怎会这般为难!?

可面上,她还是要笑着回到:“父君所言极是,如此情况是云容之错,可这其后之因,实不是云容能左右的!”

云容的话意有所指,在场的人也都心知肚明。

“神女之事确是沧澜不对,可那兮渃如今终归是北天界的神女,云容你也不可揪着旧事不放,毕竟北天界不似当初,比起其他,还是东与北两天界的脸面重要些。”天后开口柔声劝着,可话中所言,竟句句是拿着北天界来威胁云容!

云容沉默的望着神色悲悯的东天主与东天后,心内既笑他们的无情也笑自己的天真!

她怎么就真的以为他们会站在她这边?他们从不是她的父母,也从未将她当过女儿啊!

云容不敢去看沧澜,可那股嘲弄的视线却像是钉在了她身上,如何都忽视不掉!

压着心中的酸涩,云容缓声开口:“……是,云容明白了。”

一句话,云容却是说的心如刀割,她对沧澜的感情,从来都是这般,痛如凌迟!

“说起来,你们二人成婚已有七百年,打算何时要个孩子?”天后再次开口。

云容执箸的动作一顿,而后收回,没发一语。

孩子?

曾经她也想过,可这个念头早在沧澜七百年从未碰她的时光中,消弭无踪。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