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彀中记

彀中记

彀中记

作者:庙街四斗米

分类:古代

来源:阅文

时间:2021-12-30 17:06

评语:陈政和陈祥赶回来

陈政和小翠小说《彀中记》,热血中文提供庙街四斗米彀中记阅读,陈政和小翠的小说精彩节选:这样一下午便在这先生的讲解中慢慢度过,陈政带着轻松的心情也跟着听了一下午。但结束后,他思索还是觉得以后要把精力放在自己前生所学的那些知识上,他根本就不想考什么进士。

精彩节选

“这事全凭少爷做主,不过少爷,你今天怎么就能跟着这些人读下来这书,我都有点奇怪了,这可是和你往常不一样啊。”

“你小子,该不是真的玩野了吧,跟你说啊,跟着我,你以后可真的读书了,不读书,你将来长大了做什么,就算你要当一个武人,也要读书,读书才能明理,才能在世上打拼。”

“可是少爷,这书读的也太没趣了,整日就是这样的读啊写啊的,先生倒是在下午讲解,但是这些东西我们也用不到啊,我看倒不如有时候我帮着我爹爹算算帐来的实在。”

“哦,你喜欢算账?这倒有点意思。你说的也对,这书读的着实闷得慌,但是眼下也只得应付,要是让你爹和我爹知道我们不好好读书,那可就有的罪遭的了,全当现下读的书是敲门砖,待通过老爹他们这一关后,再干我们愿意干的事情。”这样的观点在前世的时候就已经被陈政理解了,他读初中的时候也是厌烦老师教学的单一,还有内容的枯燥,诸如政治这种科目他是半点乐趣也体会不到的,对于他这样一个对自然科学感兴趣的学生,让他学文科还真是难为他了。好在后来他老爹把他送到了国外,那里的学习相对来讲还是有趣一些。

听到少爷这样说,这陈祥也只得同意了,毕竟一些字还是要学着怎样写的。就在两个人说话的光景,那边却传来了呵斥声。

“一个倒卖瓷器的破落户,也佩在这里读书,若不是我爹照应着你们家的生意,早给你撵出这学堂了,哪里又轮到你在这里坐着,今天若不从本少爷的裆下爬过去,明日我便叫我爹收了你们家的铺子,看你还能在这里长久。”

那个被人呵斥的孩童正是进门晚了的被叫做迅哥儿的,此时满脸的怒气,但又不得不听人家的,谁叫人家掌握着他家的老底呢。那个呵斥他的便是这松江府通判的公子。岁数和陈政仿佛,但是长的却是一副尖嘴猴腮的样子。站在他身后给他加油助威的明显的都是本地一些官宦子弟,而那被呵斥的则忍气吞声的坐在那里,低着头不出一点的声响。

原来这迅哥儿大名叫周迅,家里是松江府里一个倒卖瓷器的小贩,他的母亲早已逝去,父亲靠着给吴通判上些好处,这买卖才能安稳的做下去。这一来二去的却也没剩下多少,但总比种地的强一些,种地的反倒是因为这些年来不断增加的三饷而愈发的艰难。但这周迅的父亲近一年来却得了重病,每日里总是躺在床上,却也不死,这样家里面便把这些年来积攒的继续都花在这医药费上了。这周迅每日里总是先要到药铺子抓药,回去熬了给父亲喝下去,然后才能上学的。要么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吗,这孩子见抓药颇费钱财,便想到向那采药的偷学,然后自己上山挖药,只要是这松江府附近有的,他都不在药铺里抓药了。这样有时候早上便会来的晚一些,但教书的先生也不责备他,知道他颇为孝顺,而且功课也好。

这中午的事情起因却是这吴通判的公子闲来没事才惹起的,他看到了那周迅只是坐在那里啃一块干馒头,连菜都不曾有,便起来嘲笑愚弄的心思。瞅那周迅不注意,把他的那块干馒头夺在手里就跑,还一边跑一边炫耀,说这是周家的馒头。和他同伙的也都跟着起哄。这时候那教书的先生也不在这里,便也管不了这吴公子。谁知这周迅却是沉稳,对于这样的侮辱竟默认了,只是问那吴公子要他手里的馒头。按说欺负人欺负成这样了也就到头了,哪里还有继续刁难的,但那吴公子却觉得没有达到他预期的效果,觉得这周迅太也不上道。若是那周迅追着他反骂回去,或是大声的跟他对骂,这倒和了他脾气,那样他可就有借口跟着周迅打上一架了。哪知道竟是现在这个结果,他反而觉得十分的生气,于是便变本加厉,领着他的那些同党来到这周迅眼前,一边更加恶劣的谩骂,一边侮辱他要他钻自己的裤裆。

听到这呵斥声后陈政便转头看向了那边,陈祥也看了过去。此时那吴公子正用手指着那周迅大骂,而周迅旁边的学童却正在帮着他说好话,全是讨饶的意思。陈祥看去的时候,见那帮着讨饶的学童正是早上嘲讽陈政的学童,便低声和陈政说了早上的事情。

陈政看到那边出了事情本来是想去制止的,毕竟他前世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读书都认为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即使有事情也不至于让人家钻裤裆啊,那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而且极其侮辱一个人的人格。但当听陈祥说道那嘲笑他的学童后,他便觉得不着急了,因为他想起了这毕竟是小孩子之间的事情,还是让小孩子自己解决,自己现在的心性毕竟已不是十一、二岁的孩子了,哪里有心思陪着这些半大小子瞎闹啊,于是便继续坐在那里看。

那个给周迅说好话的学童叫苏文,平日里的成绩算是较好的,和这周迅差不多,也很要好。也因此私下里瞧不起那些读书不好的,比如这陈政。他瞧不起这陈政,便会在言语上体现出来,而那顽劣的陈政岂会容他这样的嘲笑,便多次找了借口动手揍他,孩童之间的事情就是这样,也因此这苏文对陈政等人怀有更多的戒备。

陈祥对于早晨那个苏文的高声讽刺已经起了气愤了,但少爷没在意,当时他又不好强自出头,便只能装作不知道。这时候看到了那苏文正满脸谄媚的给自己的好友求情,便想到了利用这个机会好好教训教训这个苏文,于是和自己的少爷一样,只是坐在那里看,丝毫不说什么。

“怎么样,从我胯下爬过去我就给你馒头,不然,明天就让你们家铺子好看。”

那周迅脸上虽有不甘,但却迫于这吴公子的威胁,竟然真的跪下向他裤裆钻过去。看到如此情景,那苏文便上手开始拽那周迅起来,而旁边那些吴公子的死党又怎么让这样的好戏被搅和,于是马上七手八脚的把那苏文推到了一边,然后围在那里大声的叫着“爬啊!爬啊!好乖巧的王八,好乖巧的王八!”

陈政看到此处,却是再也看不下去了,便快速的走了上去,伸手把那些围观的学童拽到了一边上。然后大声说道:“各位同学,大家都是一起读书的,到底什么事情让你们如此待人,杀人不过头点地,这又何必!哎,那个跪地上的,也不知你爹娘是如何教的你,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怎的如此下贱的便跪在了地上,还学那王八。”

陈政这一套动作做的也是突然,声音也是洪亮,立刻镇住了这屋里面的学童,大家都是一愣。但那吴公子反应却是快,尖声的说道:“陈老虎,此处不该你的事,不要在这里找没趣,愿意看就看,不看拉到,咱们当初可是说好井水不犯河水的,难道今日却要变卦?”说道后面,声音不免有些中气不足。

他这一说倒让陈政一愣,看来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也真不是省油的灯,在这学堂里大概也是数的上霸道的主儿。于是转头看向身后的陈祥,陈祥无奈的点点头,那意思是对方说的对。陈政还没有回过头来呢,那边的呵斥声又起,那周迅原本已经爬了一半,这时却是全身都爬了过去,那些围观的学童也继续跟着起哄,反倒是让过来劝解的陈政愣在了那里。

那吴公子见陈政没有继续管这事,又见那周迅已经爬了过来,便不好再刁难,同时因为陈政刚才的表现和以往稍有差别,便觉得没什么意思了,把那干馒头扔给周迅便转身就走,那些他的死党自然也是跟着他走了。午休期间闹哄哄的一场戏便这样收场。此时那被推在一边上的苏文已经跑过来拽那周迅起来,而周迅却在那里小心的清理馒头上的污渍,看那样子还要继续吃。

陈政看到这里已经是不知如何了,没有想到这周迅竟是这样的沉得住气,一般的孩子大概早就反抗了。即使打不过人家,也断然没有从人家裤裆钻过去的道理,而且还欣然接受,起来时并没有看到他脸上有更多的难受,也许先前的不快只是为了那块干馒头吧。

顺手帮着那苏文把这周迅拽了起来,那周迅连忙表示感谢:“多谢陈兄刚才的美意,周迅我心领了,但这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陈兄刚才的断喝周某也不是没听到,但陈兄不知我家却有一些特殊情况,何况陈兄可曾听说淮阴侯韩信的故事,些许小事,不过是胯下之辱,待将来我等得了功名,衣锦还乡,那便是百倍的荣耀,相比起来,此时之辱又算得了什么。”虽然年纪小,这周迅却是满嘴的典故,语气也颇为老道,让陈政听的不知说什么好。

这样的年纪就能有这样的心思,看来又是一个早熟的少年啊,想想他来的那个时代,这样十来岁的孩子可不正是腻在父母的怀里撒娇的时候,哪里又像这周迅懂得这么多的道理,心机这样的深沉。

陈政这一愣神,周迅还以为他说的那一番话对方没有听懂,便只是摇摇头,向陈政一拜,算是表示感谢,然后和那苏文转头向自己的座位走去。

原本是想替人家解围的,结果围没有解成,反倒是让人家教育了一顿,陈政心想这个时代的孩子还真是和自己来的那个世界不一样啊。而且自己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在这孩童之间扮演的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自己现在还不知道,看来得马上让陈祥和自己讲一讲了,不然以后可就真会出漏子。

趁着中午这午休的时间,陈政找了个借口向陈祥了解了学堂里这些学童的状况。起先陈祥还以为陈政逗他玩呢,后来看看陈政一本正经的样子便真信了他所谓的失忆的事情了。好在陈政告诉他是部分失忆,不是全部,比如他陈祥陈政就没有忘,这倒让陈祥好一顿欣慰,好歹少爷还没有忘了自己。小孩子都好骗,特别是像陈祥这样的直性子。

原来这吴公子叫吴友亮,是那松江府吴通判的儿子,在这学堂中算是个小霸王,其他的学童都以他为首,但大都是纨绔子弟,不好诗书。这一点倒是和陈政仿佛,但偏偏陈政不吊他,动不动就和他作对,最终双方发生了打斗,他那小体格哪里又是陈政的对手,好在当时被那教书先生看到,及时拉了开来,即使这样,这吴公子也被揍得不轻。这样的事情发生了,那吴通判自然是不会不管的。好在陈政他家的老爷子提前登门谢了罪,即使这事情是陈政占着理也是如此。回来又把陈政一顿责罚,而那教书先生明明知道是那吴公子的缘由才导致这样的结果,但因为迫于吴通判的势力,便也不说什么。那吴通判即使是在老陈谢了罪之后仍不想就此罢休,哪想到他的上官在这事发生不久之后亲自过问了这事,才把这件事情压了下去。当然这些陈祥是不知道的,他只是知道陈政他爹登门道了谦后这事就完了,那吴公子也和这陈政保持距离,井水不犯河水。他理解就是那吴公子被陈政揍怕了。

陈政也因为这事情不再愿意上学,耐不了老爹的逼迫,没有办法,所以也就三天两头的逃学,实际上先前他虽然顽劣,对于功课还是能看进去的。

至于那苏文,则是属于这学堂中功课比较好的,也因此时常瞧不起这些学的差的孩子,时常的显摆自己亦或是贬低别人。但这样的事情他只敢对那些家里没有背景的人做,他哪里敢对那吴公子做这些事情。而那周迅在学业上倒是和这苏文仿佛,还要比他好一些,算是这学堂里的顶尖的了,教书的先生也对他给予比较大的希望,也因此这苏文常跟这周迅走动。

这学堂里大都是这松江县里的富家子弟或是官宦人家的子弟。一般的穷人家可是没有这机会来这学堂读书的,这陈祥还是因为是陈政的伴读才进得这里的。

听到周迅这个名字,陈政倒是觉得好笑,前世倒是也知道一个叫周迅的,不过那却是一个电影明星,看来这中国人重名的几率也是很高的。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