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三国之霸业徐州

三国之霸业徐州

三国之霸业徐州

作者:秋雾阴

分类:古代

来源:阅文

时间:2021-12-30 16:48

评语:陶应慌忙迎了出去

陶应曹操刘备小说叫做《三国之霸业徐州》,热血中文为您提供陶应曹操刘备的小说阅读。三国之霸业徐州小说精彩节选:陶应说得大义凛然,不想身后的姑娘忽然张口道:“切……”陶应一转头,那姑娘就不敢说下去了。看起来这个姑娘不但长得很漂亮,而且也有点谋略。陶应不由得动弹不得,但现在看来还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如果历史没有偏离,曹豹和刘备在郯县一战必败,那就是要破坏徐州很大的兵力。

精彩节选

陶应却上去握着陈登的手有些激动的说道:“多谢元龙兄好言相告,弟仰慕元龙兄久也,今日可否赏脸共饮一杯?”

陶应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一个人罪恶久了,想让别人一下子接受自己,的确是不可能的事情,怪就怪自己刚才有些急迫了。

陈登看了看陶应,似乎这个公子哥恶贯满盈,他也有些不喜,但是陶应相邀他又不好拒绝。每一个人在官场代表的往往不是自己一个人的仕途,代表的是整个家族的利益。现在正逢乱世,眼看着刺史陶谦已经苍苍老也,谁将是下一个继任者呢?

陶谦膝下有二子,长子陶商,次子陶应。陶商从小懦弱怕事,难当大任,唯有眼前陶应虽然胸无大志又恶贯满盈,但是如果用心辅佐他,似乎徐州也不至于会落入别人之手。

只要徐州不破,他们陈家大家族的位置就不会改变,所以这典农校卫陈登还是有些心思想结交陶应的。

陶应也不明白,自己穿越而来时居然穿越成了一个跟自己名字一模一样的人身上,或许这就是天命吧!

陈登转过头看了看四周,周围除了站岗的士兵外并无他人,眼看着刺史大人的车驾已走远,陈登忙过来作了作揖道:“怎劳公子破费,等属下去布置下,待会派人来请公子!”陈登说完就匆匆告辞离去了。

似乎跟陶应多呆一会都会被别人看到便会影响了自己仕途一般,陶应也不在乎的跟着家丁往监察院门口一坐便开始等陈登的车驾来接自己了。

陶应不知道现在郯县的情况如何了,问旁边的小兵,小兵就是一个守门的他能知道个啥!旁边家丁见陶应一脸唉声叹气样,几个家丁怕陶应不开心,忙又劝陶应去花楼去坐坐,一个家丁还道花楼又来了几个姑娘很是漂亮!

一说到漂亮姑娘,陶应又忍不住的想到在街上碰到的甘氏了,左思右想,突然脑袋一亮,莫非这个甘氏就是后世刘备的妻子甘皇后?

仔细一回想,甘氏说自己是小沛人,而小沛现在已经被曹操手下大将军曹纯攻破,想必她说是来下邳买东西,估计多半是前来逃难。世人皆知曹操好美色,也曾经为了美色将自己的手下大将典韦都交代了。

而甘氏皮肤如羊脂,又清纯动人而且又颇有智慧,曹贼若得知岂能善罢甘休?陶应在读三国史的时候就曾读到过这里,刘备占据徐州之后,驻军在小沛,在小沛纳了甘氏为妾,甘氏随刘备四处逃难,最终病死在荆州,后被封为昭烈皇后。

一想到她的后世遭遇,陶应似乎又有些于心不忍,与其跟着大耳朵老男人刘备四处流落,还客死他想,倒不如跟着自己留在徐州,这或许又是一段佳话。

就在陶应胡思乱想之际,远处一阵清脆地马蹄声传来,从一条小河边驶来一辆马车。马车上坐着一个马夫,马夫将马车赶到监察院不远处停了下来,却不敢驶过来。家丁指着马车对陶应说道:“公子,想必这是陈大人的马车来接您了,要么咱们去看看?”

陶应从地上站起来,几个家丁慌忙将他身上的泥土拍掉。拍掉泥土之后,陶应大踏步的朝马车走去,到马车旁,果然是陈登派来的马车,这马车虽然只有两匹马,但是看着强健有力的马和漂亮的马车就知道这辆马车肯定价值不菲。

家丁慌忙跪在地上,陶应低头看着他,家丁一脸贱兮兮的望着自己笑,陶应一狠心踩着他跳上马车,几个家丁也跟着跳上马车,赶车的车夫刚想说话呢就被一个家丁一脚踹了下去,一声鞭子响马儿开始飞奔起来。

马车一路颠簸着,那没有皮制的轮胎,木轱辘轧在地上,马车都四处乱蹦,让陶应很不适应。走了一会,听到身后的叫喊声,陶应掀开车帘子发现赶车的车夫不见了,陶应那个气愤啊,啪一把掌狠狠的甩在坐在车沿上嘚瑟的家丁身上,家丁一个不稳一头载落下去。

其他家丁慌忙将马车停了下来,陶应吼道:“你们都少脑子啊,你们把马夫赶下去,你们知道陈大人在哪里等我吗?”

几个家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真不知道!

这群家丁,陶应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他们除了干一些缺德事还会干什么?怪不得自己刚穿越而来大家就就对自己印象不好,有这群人在,会对自己好那还真神了!

一脚将几个家丁一个个踹下去后,几个家丁忙跪在地上请求陶应处罚。陶应指着在身后奔跑的车夫吼道:“还不快把他喊来赶车!你们要是耽误了我的正事,看我怎么处置你们!”

几个家丁一边点着头一边朝身后跑去,见马车终于停了下来,陈家的车夫这才松了口气。但是还没等他喘口气,几个家丁跑过来就朝他狠狠踹了一脚,一脚就将他踹倒在地了。

陶应一看,差点气昏了头,这群王八蛋!

家丁将车夫踹倒在地后还吼着:“死了吗?跑这么慢,要是耽误了我家公子的正事,将你一家发配充军!”

车夫慌忙从地上爬起来,爬起来就朝车子这边跑。陶应气呼呼的抓起身边的鞭子就从马车上跳了下来,陶应平生最为厌恶这种欺软怕硬的狗腿子,更何况那车夫还是一个老人家,这几个家丁居然这般畜生,陶应怎么能忍?

一阵风似得冲过去,刚跑到几人身边,车夫望见气势汹汹的陶应吓的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就磕头求饶道:“老爷饶命,老爷饶命!”

车夫一连磕了几个头,却不想当啪啪的鞭子声响起后,身后几个家丁疼的像杀猪一样嗷嗷直叫!

或许是气急了,陶应一直将手中的马鞭打断了这才停了下来,一想自己穿越而来这群人干的事,陶应就气不打一处来。

将手中打断的马鞭狠狠地丢在一个家丁身上,陶应指着一群家丁吼道:“你们这群丧尽天良的**,以后我陶家再也没你们这样的奴才,你们都给我滚的越远越好,若再敢在徐州干如此猪狗不如的事情,莫怪我陶应不容你们!”

望着陶应突然变了一个人,家丁有些畏惧,陶应也不管他们,起身将车夫扶了起来就朝马车走去。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