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穿越之我为正室

穿越之我为正室

穿越之我为正室

作者:mockangle

分类:言情

来源:有书阁

时间:2021-11-25 16:26

评语:徐明薇早已习以为常

《穿越之我为正室》小说主角是俆明薇傅恒,为您提供俆明薇傅恒阅读。俆明薇傅恒小说精彩节选:徐明薇横渡而来,最庆幸的是自己没穿上勾栏院,那样的日子,也不如直接死掉。打扮得清清楚楚,也不代表没有烦恼。正如她在徐家所见到的,贫穷家庭的姑娘一点也不算人,一辈子都会被溺死,随便养个孩子,不是被老爸随便养,就是卖掉换钱,好给儿子娶妻。痛女儿之家并非没有,只是极少数。

精彩节选

徐明柏苦笑道,“小财迷,前头不是许了给你订架琴回来吗?结果倒成了我小气了,罢罢罢,再给你打两只小金牛回来好不好?”

徐明薇这才放过他,俗话说的好啊,爹亲娘亲,不如银子亲,钱财这种东西,自然是多多益善啊。

因着儿子们回来了,贺兰氏特意嘱咐了厨房中午多加了几道他们喜欢的菜式,一进屋便听到了徐明柏又被徐明薇拱着许诺打小金牛的声音,不由笑道,“回回都打金牛,你妹妹屋里的小箱子都快要塞不下了,真有心,还不如找些好玉石镶了,打一副棋子回来,又能摆着玩,总不至于放着积灰。”

徐明薇一听眼睛就亮了,落在几人的眼里越发显得可爱。

为自己妹妹花钱,徐明柏自然是肯的,只不过嘴上还要讨些便宜,叫苦道,“娘你果然偏心妹妹,这一副棋子下去,我在书院只能喝西北风过活了。”

徐明樟信以为真,连忙表情道,“大哥哥不怕,年前爹爹刚给了我那一份信源钱庄的分红,还有娘给的银子,你不够用的话,就拿我的先用着。”

徐明柏笑着摸摸他的头,说道,“刚刚是跟你开玩笑的,哥哥银子够使,爹爹和娘给的银子你自己收好,别丢了。”

贺兰氏看着眼前兄友弟恭的两个儿子,欣慰地笑了。她看看正一脸好奇神情的徐明薇,解释道,“你两个哥哥要在外头行走,少不了要花销,公中给的月例也只不过比你们女孩的多了一两,哪里够用?眼下咱们府里也没分家,子孙不得留有私产,你爹爹的钱是拿不出来用,却不拘儿子拿亲娘的嫁妆花用。那信源钱庄便是娘的嫁妆之一,你们兄妹三个都有份。只不过大房日后注定是要给你大哥的,分给他的分红便少些。剩下的大半分给你四哥哥,给你的那部份娘每年都有帮你存起来,多买些田地和铺子,等你出门那一天好风风光光地把你嫁出去……”

贺兰氏嘴一溜,不小心便说到了她的婚事上去,却见仰头认真看着自己的女儿分毫未在意,暗笑,到底还是太小了,三房的女孩一听到婚嫁两个字害羞得脸都要抬不起来了呢。

几人正说笑着,外头婆子谄笑着进来通报,“大奶奶,大爷今朝竟回来用午饭了,估摸着也是知道大少爷和四少爷回府来,高兴得慌呢。”

贺兰氏心中称奇。

两个孩子要回来的事情,是早在返家前送了信回来,但是信上没说具体什么时候能到家。今天早晨她自己听到门房通报的时候还意外了一把,因为照发信的日期推算,明柏和明樟两兄弟恐怕还有两天时间才回得来。这一高兴,她就忘记了让府里的人去通传一声,后来想起来,反正徐天罡这几日因为北狄犯边的事,天天都是在内阁待到夜深了才回来,便又打消派人去送信的念头。

这没人通报一声,徐天罡怎么这个点就自己回来了?

也顾不上和几个孩子细说,贺兰氏连忙起身出去相迎。不一会儿,便跟在还身着朝廷一品大员朝服的徐天罡身后回来了。

“见过爹爹,给爹爹问好。”一看见父亲回来了,徐明柏兄妹三人各自行礼道。

还是三月微寒的天气,徐天罡额上满是密密的汗珠,也不知道是怎么弄的。看到徐明樟和徐明柏两兄弟,他脸上明显楞了一下,继而欢喜道,“你们怎么今天就到了,也不派人到内阁外头传个话。”

显然他也是说过就好了,并不等着两兄弟回答。贺兰氏递了帕子让他擦脸,又使了个眼色,让房里的丫头伺候着徐天罡换了居家穿的宽松袍子,半会儿功夫过去,一家人才重新在小圆桌前坐定了。

贺兰氏正猜测他这一头热汗是为着什么,心想肯定不是坏事,不然徐天罡脸上的神情也不会这么放松。会是什么好事呢?柏儿后年才下场,婚事也早定了,樟儿年纪尚小,说婚事还轮不到他,那就更不可能是薇儿了……想了一圈,贺兰氏也没猜着是什么让徐天罡这么心急火燎地从内阁往家里头赶。

“老爷,可是北狄那边有了好消息?”她问道。

贺兰氏不是那等闷头不知窗外事的妇人,幼年时也曾被带在祖父身边,做了男孩打扮走南闯北过的,贺兰溥心的那点手段本事,贺兰氏不说学了个九成,五成也是有的。当年徐老爷子便是看中了她这一点,才让徐老夫人特意给大儿子说了回来。朝堂中的事,徐天罡从来不瞒她,有时候还特意说了来问她的意见。这次北狄犯边的事情也是一样,贺兰氏一早便是知道的,是故才会有此一问。

徐天罡一听便知她想岔了,笑了笑,忽地将默不作声看着自己的徐明薇给抱了起来,也不顾她脸上满满的不乐意和嫌弃,拉扎着胡子便在徐明薇脸上啃了一口。

“爹爹的好乖乖,快来给爹爹亲一口。”

徐天罡笑着,还想往她脸上再亲一口,却被徐明薇撑着手推开了,那副小模样惹得徐天罡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他这才放弃了,又欢喜地打量了一眼膝上坐着的女儿,真是像极了贺兰氏,长得这般玉雪可爱,即使不爱笑一些也让人见之生喜。

看够了女儿,徐天罡这才对着贺兰氏说道,“并不是北狄那边有什么好消息了,而是皇后娘娘要给大公主选伴读了,说明白了只要三品以上人家的嫡出女儿,岁数也拘在五岁上下,我们的薇儿正好能选上。”

贺兰氏眼里的笑意冻住了一两秒,但很快便掩了过去。她也知道自己女儿这进宫伴读个几年,既能遇见更好的先生,又能跟京中最有权势的官家女子们自小结好情谊,别的不说,在徐明薇未来的婚事上便极有助力,更何况还有个公主伴读的名头顶在头上,即使夫家再富贵,有了这么一层关系,等闲也不敢欺侮与她。那可是大公主,从皇后娘娘肚子里头爬出来的,又是当今圣上的第一个孩子,在宫中有多受宠自不用说。

可贺兰氏更舍不得的是送徐明薇进宫啊。在徐家有她看顾着,又有大房嫡女的身份,也是受尽了宠爱,长这么大连一声呵斥都没有过的。这样娇养着长大的女儿,又是这么小的年纪,送她进宫里给大公主做伴读,一想到这个贺兰氏心便跟被揪住了似的,隐隐生疼。

徐天罡和贺兰氏做了这么多年夫妻了,哪里不明白她的心思,孩子他也心疼,可眼前这样好的机会,放过了实在可惜。他缓缓拉过贺兰氏的手,轻抚道,“我知道你舍不得,可这也是为了孩子好,再说又不是送进去了便不再回来了,皇上说了,一周沐休两次,家人要是愿意来接的,隔天便能回家一趟……你要是实在想薇儿了,便跟门房说,架了马车去把人接出来……”

这送人进宫是做公主伴读的,又不是送人进去玩的,哪有三天两天接人出来的道理,把皇宫当成什么便宜地方了?

贺兰氏也知道这些不过是徐天罡安慰自己的话语,做不得真。十五年夫妻了,他的那点毛病贺兰氏也清楚的很,话说出来口,基本便是已经想定了的,无论她同不同意,薇儿这公主伴读是做定了的。她心底泛起一个冷笑,毕竟不是他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女儿,为了前程,送个女儿进宫去受苦又值当什么?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