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千金裘之不一样的番外

千金裘之不一样的番外

千金裘之不一样的番外

作者:流霞举

分类:言情

来源:有书阁

时间:2021-11-25 16:20

评语:究竟是谁在说谎

主角是卫蘅谢昭小说叫做《千金裘之不一样的番外》由作者流霞举实力创作,小说主要内容试读:卫先生在花丛中游荡,满眼青苔,与海棠花交相辉映,真是千姿百态,绝艳照人。木鱼儿笑眯眯地摘了一串递给卫倩,卫桃素手轻抬,把海棠的枝条都挂在鬓边,一簇簇。他们俩赏玩够了,刚刚离开。突然间听到蔷薇架对面传来了女人的交谈声。

精彩节选

俗语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更何况陆湛在鬼门关徘徊归来,他忽然想通了很多事。执念放不下,何须放下,很多时候人只需一个退步,就可以从地狱跨回天堂。或许将来的日子很长,或许就如以命相搏的战场,一眨眼便是阴阳。辛辛苦苦活着,尚逃不过如许离合悲欢,又怎能让所谓的骄傲与仇恨蒙蔽了双眼,让无尽的负疚与悔恨占据自己的后半生。

再见卫蘅,他必定再不会对她冷言冷语,讥讽嘲笑,而是要把她捧在手心里,搁在心尖儿上,呵护她,疼爱她,宠得她在他跟前无法无天。

陆湛念及于此,嘴角一弯,无声无息地笑了笑。

桌上的蜡烛不知何时烧到了尽头,灯花噗的一下倒在蜡泪中。

一抹晨曦透过明瓦窗格斜斜射入房间。

兰姨娘路途劳顿,她先时强自支撑在旁服侍,陆湛后半夜睡的安稳,她心里一松,再也挡不住困怠之意,竟不知自己何时睡着的。等她从屏风后的榻上起了身,略收拾了一下,忙忙来看陆湛时,却发觉昨天那个圆脸少年坐在床边,正小心翼翼喂陆湛服药。

陆湛斜靠在折枝梅暗花灰锻大引枕上,脸色虽然依旧苍白,漆黑的眸子也没有素日的神采,呼吸却算平稳有力。兰姨娘见了,满心欢喜,更有一肚子的话要跟陆湛说起。请了安后,遂走到床前,想替那个少年伺候陆湛。谁知那个少年只嫌弃地瞪了她一眼,连话都不说一句,仍自顾自喂陆湛服药。

兰姨娘微觉尴尬,她转向陆湛,柔声道:“三爷,让妾服侍您可好?”

陆湛还没表示,那个少年冷冰冰瞥了兰姨娘一眼,“大夫嘱咐,这段日子不许将军多说话,你啰哩啰唆问什么?”嗓音是少年变音时的沙哑,绝不顺耳,更何况语气里透着些许不耐。

兰姨娘心里被气得倒仰,面上偏不敢显出来,更不敢在陆湛跟前发作,只得退了几步,默默等在一边。

陆湛皱着眉,咽下最后一口药。

少年轻手轻脚地擦干他嘴角的药汁,便端水来让他漱口,接着帮他扶正引枕,掖了掖被角,动作熟练之极。

陆湛略定了定,稳了稳气息,开口道:“阿七,先出去,过会儿再来。”

那叫阿七的少年犹豫不愿,却见陆湛直视着他,眼里是不容反驳的神气,遂低低应了,又转向兰姨娘,道:“大夫嘱咐,将军不能喝茶,只能饮一点点温水;果子要切成小块儿······,”琐琐碎碎说了好些。兰姨娘低眉顺眼地听着,陆湛看着阿七一本正经的凝重样子,倒觉得心里又好笑,又熨帖。

这少年名叫秦七,狄人一小股先行军队探路时摸进他家所在的秦家庄,阿七几个人当日进山捕猎,侥幸逃过一命。等他们回到村里,却发现整个村子烧成了断壁残垣,父母兄弟姊妹全都死在狄人的屠刀之下。阿七嚎啕了半日,红着眼珠子草草把亲人葬了,抹干眼泪后,对伙伴说要要去投军。几个人都是家破人亡,再无所惜,异口同声约定了,一路打听着来到了安城。其余人都被顺利收编,唯有阿七才十四岁,豆芽菜似的一个单薄少年,直接被拒之门外。阿七不肯离去,在营门前厮缠,闹得李校尉脑仁儿疼。恰巧陆湛经过,冷眼看了那少年一会儿,便收在身边做了个贴身小卫,阿七对陆湛感激莫名,死心塌地。

瞅着阿七出了房门,兰姨娘对陆湛露出一个温婉的笑容,柔声道:“三爷大好了,妾心里真是高兴。二爷已然捎了信儿回去,府里的老夫人、夫人得了消息,也必定安心了。”陆湛微微点头,并不答话。

兰姨娘笑盈盈又道:”妾这次来,老夫人、夫人都写了信给三爷,三爷可要看看?“

陆湛暗淡的眼神蓦地亮了亮,略带些急切和期盼,问道:”可还有别人的?“嗓音不复往日的清亮,掺了些嘶哑。

兰姨娘眼神一闪,摇了摇头回道:”并没旁人的书信了,还有的,是各人捎来的三爷素日用的东西和衣物。“

陆湛只觉难言的失望漫上心头,神情也变得寥落。

兰姨娘转身去了屏风后,从箱笼里捧了两个包袱出来,放在床前小几上打开来。询问:“三爷可要先看信?”

陆湛神色萧索,摇了摇头。

兰姨娘从包袱内取出若干物件儿,一件件指给陆湛过目,这是老夫人给的,这是夫人给的,荷包是静姨娘绣的,香囊并里面的香料是她配制的,都是陆湛素日惯用的。她一边殷勤收拾,一边偷眼看着陆湛,见他神情一直淡淡的,甚至夹杂些厌倦。兰姨娘也觉得无趣,遂讪讪的住了口,把东西都理好了,放在一边。

养伤的日子着实难熬,将军府的新年也不曾热闹,过得平平淡淡。陆湛已无性命之忧,京中事务繁多,陆二爷便告了辞回京去了,陆湛的伤势则一日好过一日。

西北之地春色迟迟,杏花将开的时节,陆湛已然差不多痊愈。斥候密报,西羌人厉兵秣马,蠢蠢欲动。安城在平静了将近半年后,风云再起。

陆湛自从得了密报,已经将近一月不曾回将军府,兰姨娘对军营中一无所知,半点消息也探查不到,唯有在府中耐心守候。偶有遇到引泉回府拿些物品,面对她的询问也只唯唯。

兰姨娘坐在窗前,望着窗外的那株老杏树怔怔发呆,此时花褪残红,青杏娇小,一双燕子翩然归来,唧地一声,掠过门廊。春光无限,人却百无聊赖,忽然间她眼睛一亮,只见陆湛挺秀的身姿,转过垂花门,遥遥而来。

兰姨娘脸上情不自禁绽开一朵笑容,急忙站起身,迎到了门外。

“收拾一下,明日我派人送你回京。”陆湛也不寒暄,开门见山。

兰姨娘瞬间睁大了双目,满脸的吃惊:“三爷不让妾伺候了吗?”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