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重生之斩缘

重生之斩缘

重生之斩缘

作者:木子0314

分类:言情

来源:有书阁

时间:2021-11-25 16:13

评语:让白宛若瞪着眼睛

《重生之斩缘》白宛若沈胤轩剧情紧凑,情节设置合理,看点多多,值得一看。重生之斩缘白宛若沈胤轩小说精彩节选:白宛若生前没有机会进入的地方,死后,白宛若也告诉自己,不必好奇。它直接朝院子里走去。在猜想她应该去的地方时,听到了那个小孩的哭声。第二次,她听到了孩子的哭声,第一次,他刚落到地面。

精彩节选

白宛若更紧地贴近了娘亲的胸口,想把自己再重新嵌回到娘亲的怀抱里,那个世界太过险恶,她不想面对。她很想和娘亲一起消失在这世上,趁着她们都还干净的时候。

“若若怎么啦?都这么大了,还跟娘亲撒娇吗?羞羞脸哦。”

“娘,若若想要一个能一直陪在身边的爹。”这是白宛若的肺腑之言。

可惜,又被娘亲当做了童言童语。“傻孩子,你生来就是爹爹和娘亲的女儿,人的出身啊,是不能选的。这话可千万别在你爹爹面前说哦,不然他会伤心的。”

白宛若还想再说些什么,最终还是忍住了。她知道,她说的再多,娘亲也依旧是对父亲死心塌地的。

接下来的日子,白宛若过每一天都像是在过最后一天。她觉得,这是老天给她的恩惠,让她重温小时候的温馨时光。这段日子,是她记得的,最开心的日子。虽然粗茶淡饭,却比后来的锦衣玉食要松快许多的日子。正如嫡姐和他所言,所有的收获,都要付出。

“娘。”

“嗯?”

“如果有一天,若若不在你身边了,你也要好好活下去。”这句话,是白宛若想对在白府渐渐凋零的柳姨娘说的。即便没有了她,她也希望娘亲好好活。说给现在她身边的娘听,好像就是说给那个娘听是一样的,好像这个娘亲答应了她,那个娘亲也就不会随她而去了一般。

“若若,你在说什么呢!睡糊涂了?你这些天,怎么这么不对劲呢?”

“娘,我很害怕,我梦见,我被人害死了。流了好多好多血。娘,若若不能陪您的话,你也要好好活,好不好?”

柳莹一巴掌拍在了白宛若的背上,“说什么糊话,若若一定是长命百岁的。你怎么能说出这样没心没肺的话,你若去了,娘亲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白宛若感觉到了背上的疼痛,她不想哭,只想笑,会疼,证明她还活着。只是不知道,她还能在这个美梦中‘活’多久。

柳莹哭的厉害,白宛若拥住了她,“娘,别哭了,是若若错了,若若陪着您,一辈子都陪着您。”

柳莹这才破涕为笑,“傻孩子,说什么傻话呢,哪里能让你陪娘亲一辈子,你以后长大了呀,就该要嫁人了。娘亲啊,一定给你选个好夫婿。就像你爹一样顾家的男子。”

“娘,我想陪着您,永远。”至于好夫婿,她是不指望了。她觉得,这个梦境终止在父亲来接她们母女回府之前就好了。她不想回白家。爹爹,委实不是个好夫婿,至少对于娘亲来说,不是。

冬去春来,宛若数着日子,已经过去了三个月了。宛若觉得,这个梦境很真实。原来老天,也有待她好的时候。只是,老天的好来的太晚,如果她能不死就好了。可她一定是死了的,她知道。腹部被剪开的那种痛苦,她生平从未尝试过更痛的,那些,不可能是假的。

“白宛若,你个野孩子。”

白宛若回过头,这人是谁呢?哦,想起来了,是隔壁街的二丫头。其实她和二丫头没有什么仇怨,她记得,她回白家之前,二丫头跟她说过原因,她讨厌她,不过是因为,她长的比她可爱罢了。多单纯的理由,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

白宛若没有像往常一样与二丫头对骂,只是朝她笑了笑,因为二丫头说的没错,她的确,是个野孩子。外室的女儿,就是野|种的代名词。她的嫡姐,那位尊贵的大小姐,就经常在背地里这么骂她。她原来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只觉得这是对她的侮辱,现在么,已经无所谓了。

“白宛若,你怎么啦?生病了?”许久,二丫头没有听到白宛若的回骂,好似有些不自在,凑过来一些,问道。

“我没有生病,二丫,你说的对,我是野孩子。”白宛若说的有些落寞。便是她后来顶着白府庶女的名头也好,在旁人眼中,她终归是个来路不明的野|种。

‘我是野|种。’她的嫡姐曾经逼她说过无数次,她不说,嫡姐就让人收拾她,她们的手段好厉害,弄的她好疼,却没有伤口。她向父亲求助过几次,可是没有人在她身上找到伤口,所以,她白宛若又成了教养不好的谎话精......

?“若若?”身后传来的,是十分熟悉而又陌生的男音。白宛若假装没有听到,因为不想回头,她知道他是谁,他是......父亲。可她不想见他,白老爷,她和娘亲其实不想高攀。

因为是小时候的事情,所以白宛若大约已经记不清了,她原来是经常与白老爷闹脾气的,因为一年到头,她也见不到他几次面。

习惯了每次见到她,都是这副模样,白老爷倒也不生气,甚至有些愧疚,只在白宛若的惊呼声中抱起了她。

“若若,爹爹来看你了,不生爹爹的气了,好不好?”

一句话,让白宛若顿时红了眼眶。很快,白宛若就开始趴在他的肩头哭泣。在赵府的时候,曾经有多少次,她希望看到爹爹来赵府,希望听到爹爹对她重新说起这句话,这句儿时听的最多的话。可是没有,自从她嫁进了赵府,她父亲一次都没来看过她。就像她的嫡姐说的一样,她不过是白府讨好赵府的一个礼物。谁会管礼物的心情呢?

想到这里,白宛若擦干了眼泪,她不哭,为了他们,不值得。

咬了咬牙,白宛若出了声,“爹爹,放若若下去,若若长大了,自己能走的。”她真的已经长大了,不再需要一个不完全属于她的父亲了。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