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反派的心头朱砂痣

反派的心头朱砂痣

反派的心头朱砂痣

作者:浮白

分类:言情

来源:阳光

时间:2021-11-24 17:05

评语:担心李雁的情况

《反派的心头朱砂痣》陶千宜李雁小说剧情紧凑,情节设置合理,看点多多,值得一看。反派的心头朱砂痣陶千宜李雁小说精彩节选:姚氏也是真的很担心李雁的情况,竟然一路上都没有发现身后的阿妍,直到眼前被撞得摇摇欲坠才注意到。妈咪扶著双手站稳,姚氏低头看着阿妍,气得不知说些什么好。

精彩节选

一手捂着额头,阿妍另一手拉着陶千华的袖子摇了摇。

“大哥你不要转移话题,先回答我的问题啦。那只燕子、燕子哥哥,到底为什么会穿着你的衣服啊。”

不情不愿得在自家大哥的目光下改了口,阿妍是真不觉得那小屁孩有什么值得让她喊哥哥的地方。不提她本身的年龄,就事论事,哪怕是二房今年才五岁的陶千禾,看着都比他懂事得多!

陶千华听到自家妹妹的“知错能改”,满意的点点头,这才道:“燕子原本的衣服沾了血,所以给他拿了件我的换上。”

“就这样?”

陶千华不明所以的看着阿妍,“当然了。”

“......好吧。”

不高兴的扁了扁嘴,阿妍对于这个答案一点都不满意。

蔫哒哒的回去,小身子靠在自家娘亲腿边,阿妍恨不得连脸都埋起来:啊,这无趣的世界。

倒是李雁看小家伙在那边磨蹭了半天,终于是肯磨蹭过来,眼睛都跟着亮了亮,但碍于姚氏还在这里,便什么动作都没有。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啊?”听了半天都没有听到什么重要内容,阿妍不由得又小声询问起了身边的陶千华。

她知道小孩子会有些事情不想告诉大人,尤其是像他们这么大的小男孩,小秘密简直有一吨重。但她现在又不是大人,应该是可以知道的吧?

未成想,听到阿妍这个问题,陶千华的表情一下子古怪了起来,甚至还偷偷的瞪了李雁一眼。

“???”

阿妍:我不该在这里?应该在车底?

陶千华先是看向了姚氏,见对方仍在细心叮嘱着李雁一些养伤时要注意的事情,并没有留意他们这边,这才对阿妍小幅度的摆摆手,口型道:待会儿跟你说。

阿妍随着他看了自家娘亲一眼,偷偷摸摸的点点头,表示了解。

姚氏最后给李雁掖了掖被子,这才站起身来,对阿妍招手道:“好了,阿妍,我们该走了,不要打扰你燕子哥哥休息。”

只是阿妍还想知道事情的内幕,自然不愿意就这么随姚氏离开。

“娘亲,阿妍想玩一会儿再回去,好不好?”说着,用拇指和食指比划了一小条细缝的距离,“就一会儿。”

“是啊,姚姨。”李雁这会儿整个人被埋在被子里面,就露了个脑袋出来,看起来乖极了,也积极跟着帮腔道:“您就让阿妍在这玩吧。”

姚氏嗔了阿妍一眼,但对着李雁时的态度倒是挺好,再加上他如今受了伤,语气更是柔上了三分:“这丫头惯是个安静不下来的,别再吵着你休息。”

“不会的姚姨,阿妍妹妹她才多大啊,能闹到哪里去?”说着,缠着纱布的小脸上还适时露出丝落寞的神色,“侄儿最近一直被压着读书,已经许久没见过别的小孩子了......”

阿妍见机,忙拉上陶千华在旁作保,果然,姚氏不过犹豫了下,就同意了让他们三个孩子自己玩一会儿,下人们也不用必须在屋里伺候。

殷勤得一路把娘亲送出了院子,远远看着她们一行人消失在了视线内,刚还笑得像只软萌小白兔的阿妍瞬间变脸,转身就往回跑去。

而被留在屋子里的李雁此时躺在原地,也正努力得伸长了脖子看着门口的方向,见到阿妍没有形象的跑了进来,他脸上的笑容都变得灿烂了起来。

忙不迭掀开被子,坐起身来。

一手拉着自己的领口,一手做扇状的在脸边扇风,嘴里还念叨着:“哎呦,真是热死我了,姚姨刚刚要是再不走的话,我都快要被闷死了。”

叉腰站在床边的阿妍:“活该。”

才刚跨进门的陶千华:“活该。”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