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天命九章

天命九章

天命九章

作者:今华

分类:都市

来源:阅文

时间:2021-11-23 17:45

评语:响彻天际

古轩做主角的小说叫做《天命九章》。古轩天命九章小说精彩节选:普门凤笑说:“没错,不是山。古轩低声说:“我以为它是一堵墙.”普鲁士捂住嘴一笑,旋即拉着他的手,一跃而起,飞上了大树,站在分叉的枝头上,古轩望着脚下比六车道马路还宽的树枝,惊愕地说:“师兄,这里就是我住的地方。”

精彩节选

古轩瞪大眼睛看着前面的巨鸟,点点头,按下心中的震撼爬上鸟背,结巴道:“可以了。”冥凤听罢,说道:“抱紧了。”然后振翅一挥,腾空而起,古轩顿时觉得身子要往下滑,便紧紧的抱着鸟身不敢睁眼。冥凤径直朝下方一个岛屿飞去,顷刻便到了岛屿之上。

古轩从鸟背上滑下,之间巨鸟身上一阵银光闪过,又化作一位黑裙少女的形象,冥凤却是面颊微红:“师兄你随我来。”古轩看冥凤如此害羞,挠了挠头,不禁想到,会不会是自己抱的太紧了,冥凤见他不动,问道:“师兄?”古轩忙回过神应道:“哎哎。”跟上了冥凤的脚步。

二人没走多远,只见一片长满青苔的古墙立于面前,古轩问道:“师妹,这里不是只有我们三人么?怎么还有其他建筑。”冥凤微微一笑,也不说话,伸手指了指天空,示意古轩抬头看,于是他抬头看了一眼,便再也低不下来了。

上空是一棵巨树的树干,巨大的树冠便是将天都遮掩了个严严实实,这面古墙便是巨树的树根,古轩目测一下,至少要百人环抱,才能将这古墙围起来,他回过神结结巴巴的问冥凤:“这,这,这是,树?”

冥凤笑道:“对,不是山。”古轩喃喃道:“我还以为这是一堵墙。”冥凤捂嘴一笑,旋即拉着他的手,一跃而起,飞上巨树,站在一处分叉的树枝上,古轩看着脚下比六车道马路还宽的树枝,震撼的无以言表,冥凤微笑道:“师兄,这里便是我住的地方。”

古轩渐渐接受了如此震撼的情形以后,慢慢回过神来,四下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颗巨树上到处都是这种粗壮的分叉,居住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他甚至觉得盖起一座楼来也应该可以。树上的树叶很奇怪,全部都是圆形,犹如脸盆那般巨大,叶子的根茎也是从叶子中心长出,活脱脱的就是长在数上的荷叶。

古轩仔细看了看,还在叶子当中发现了些许花朵,这些花朵在阳光下虚幻不定,他走进了一看才诧异的发现,这些花朵的花瓣竟然都是着火的火焰,隐约形成一朵莲花形状。冥凤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师兄功力不够,切不可碰那火花。”古轩正欲伸手摘一朵,听冥凤如此一说,也只好作罢。

古轩看了半晌,终于不再对大树好奇了,便问道:“师妹,师傅说让你帮我筑基,咱们要怎么做?”冥凤捂嘴笑道:“师兄终于想起正事了。”古轩顿时为之一结,说道:“师兄我也是好奇嘛。”冥凤一指大树中央,说道:“那里乃是巨树的灵眼,也是我平时打坐修炼的地方,师兄随我来吧。”

二人沿着树干行走了一会,便来到这树中央的广场之上,只见广场正中间又一尊莲台,与莲台下的大树连为一体,冥凤指着莲台说道:“师兄你便上去吧,听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

说罢,解下腰间的葫芦,倒出一粒圆滚滚的药丸,药丸通体金黄,散发着浓郁的香味,古轩闻到这种味道,顿时平心静气,精神大振,视力与听力竟异常敏锐起来,甚至发现了躲在树叶中不住往此处探望的各种鸟类。

冥凤说道:“师兄,开始吧。”古轩听罢,忙集中精神,盘坐于莲台之上,冥凤掐动指决,只见莲台四周花瓣微微颤动,竟是如同呼吸一般,肉眼可见的淡青色灵气缓缓的朝此地汇聚而来,冥凤朝古轩说道:“师兄张嘴。”

古轩张开嘴,冥凤控制药丸飞入古轩嘴中,听得冥凤又说道:“师兄将药丸压于舌下,我说让你下咽,你便吞了。”古轩点点头,冥凤看着灵气汇聚越来越浓,说道:“师兄闭眼,五心朝天,凝神静气。”此时仿佛灵气汇聚达到了一个层次,莲台上的花瓣亮了起来。

只听冥凤说道:“吞下吧,师兄,我来为你护法。”古轩喉咙一咽,药丸吞入肚中,顿时化作一道热流走遍全身,最后汇聚于丹田之处,古轩开始筑基,终于是要踏上修道一途了。

天阳此时正躺在院中的竹椅上,晃晃悠悠的朝古轩那个方向看了一眼,然后站起身,踱着步子来到正当中的屋子前面,犹豫了一下,却是朝屋后走去。入眼一片银色的竹林,通体散发着金属般的银色光泽,竹叶因为风的吹动而碰撞在一起,发出风铃般清脆的声音,煞是好听。

穿过竹林继续朝前走,地上渐渐出现了一条铺着石子的小路,此时天阳面色庄重,停下来理了理道袍,才再次迈步朝前走去,不多时便出现在一个山洞面前,洞口满是青苔藤蔓,上书四个大字,造化洞天。内里黑漆漆却是看不到有什么东西,天阳立定,左手并指如剑,喃喃几声咒语。听起来诡异拗口,犹如幽冥中传来的叹息哀嚎,只见天阳右手虚握,竟是嘭的一声燃起了血红色的火焰,周围温度却并不见升高。火焰慢慢伸长化作一道细长的武器形状,似剑非剑,一侧开有锋刃,另一侧则是片片莲花花瓣,天阳细细看了看手中燃烧着火焰的武器,喃喃道:“业火红莲剑,焚尽天下业障,不烧肉身,只灼人心。唉,现如今却是只剩下这一把红莲剑了。”叹了口气旋即将这柄剑背负于身后,转身进了山洞。

此时正在为古轩护法的冥凤,猛的睁开眼看向山门所在的方向,轻声道:“又要进洞去么?”说罢摇了摇头,看向古轩,冥凤探出元神感应一番,发现古轩丹田之内的元府快要成型了,便马上闭眼全力维护四周灵气稳定。天阳背着火剑进了洞来,洞口红光一闪,似是进入了一片结界。其中并无一物,显得十分干净。只有一扇石门在最里边的墙上,他径直朝着石门走去,门上刻着一个显眼的大字,命。天阳走近石门,抽出红莲剑立定,旋即舞动着念了几声咒语,却不见石门有任何反应,喃喃道:“究竟要如何打开,卦中所现之人已经出现,为何依旧毫无动静。”慢慢抚摸着门上的命字,沉默了片刻,便转身出了洞,火剑也从背上直接消散,仿佛这一些并未发生过。回头看了一眼造化洞天四字,天阳叹了口气离开了。

而古轩此刻却到了重要关头,人体的丹田本是混沌一片,蕴藏着一些维持正常生命活动的元气。而修道者则不同,筑基一旦完成,则会在丹田之中开辟出一片空间,称之为元府,意为藏纳元神之府,凝结金丹和元婴都在此处进行,是修道者的命脉所在。此时古轩体内那股暖流盘旋在丹田附近,不停的吸纳灵气,待到灵气吸纳充足,便开始在丹田之中旋转,不停的膨胀向外扩充,同时用吸纳到的灵气修补着由于扩充所造成的损伤,只是古轩此时就不太好受了,好像体内有一只正在充气的皮球,不停的向外膨胀,有种不吐不快的感觉,却又什么都吐不出来,那种表面因为膨胀而产生的撕裂感,也让他痛苦不已。暖流扩张的速度很快,根本不考虑古轩是否承受的住,而灵气修补的速度同样很快,二者相辅,顷刻间便完成了元府的扩张。古轩紧闭着的双眼顿时看到了一片血红色的光芒,旋即发现自己的目光正注视着一片椭圆形的红色空间,空间之中一道黄色的流光来回穿梭,每次打在墙壁上便折返射向另一边,而被击打到的墙壁则由肉红色化为一片金黄,流光反射的速度越来越快,慢慢的整个空间都变成了金黄色,而黄色流光的颜色却是越来越淡,听得噗的一声,流光彻底的消失不见,只剩下这片金黄色的空间。古轩看了半晌,再没有什么情况发生,便想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念头刚一动,只见眼前一黑,再次睁开眼,就已经在自己身体里了。冥凤笑眯眯的看着古轩,说道:“恭喜师兄筑基成功。”他此时觉得体内空荡荡的犹如黑洞一般,肌肉却是充满了坚实的力量,精神也异常饱满。回想到刚刚经历的事情,他嘿嘿一笑:“好像也并不是太难嘛。”冥凤摇了摇头,说道:“师兄切不可自得,筑基如此轻易成功,乃是师傅所炼丹药的缘故,这粒丹药自己有灵性,师兄你什么都不会也能帮你开拓元府,若是寻常修士,只能引气入体,慢慢的由灵气累积到一定程度再使用元气开扩元府,没有二三十年的时间,很难成功的。”古轩惊讶道:“这么久啊,这个丹药叫什么名字,拿出去卖的话岂不是很赚钱?”冥凤无语,旋即又说道:“师傅炼出的丹药都不同于修道界的丹方,也不给丹药起名字,炼出什么就吃什么。”古轩见身体并无大碍,尝试着站了起来,却一不小心跳了一丈多高,从空中掉下来摔的七荤八素,揉着臀部问冥凤:“这是什么情况?”冥凤见状笑的花枝乱颤,忙上前扶起古轩笑道:“师傅的丹药可是不同一般,别人修炼三十年的效果,如今吃了一颗丹药便是全都有了,你说这样的宝贝,能随便拿出去卖嘛。”古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突然间好像想起了些什么,便向冥凤问道:“刚刚我看到一片红色的地方,是怎么回事,我出现幻觉了么?”冥凤听罢略一思索,旋即说道:“师兄不必紧张,修道之人皆可内视,否则自身出了什么毛病却不知晓,容易走火入魔的。”古轩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内视,应该就是自己看清自己的内部构造之类的吧。不待古轩多想,冥凤朝山门之处看了一眼,业火红莲剑出现时给她带来的感觉已然消失,旋即对古轩说道:“师兄既然筑基完成,咱们便回山门去吧。”古轩严肃的点点头,说道:“师妹带我回去吧。”冥凤见古轩如此严肃,想到之前飞来时的尴尬,也不多说,若无其事的再次化作黑色凤凰,带着古轩飞回山门。

回到山门时天阳却不在院中,冥凤四下看了看,旋即对古轩说道:“师兄你才刚刚筑基完成,去休息一下吧,我回住所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古轩应了声,没等他继续说话,冥凤登时化作一道黑光飞下山崖,直直没入下方的湖面。古轩追出山门,却什么也没见到,不禁喃喃道:“跑这么快干嘛呢,又没把莲台坐坏。”挠了挠头,回到院中,再次摆出打坐的姿势,打算仔细的内视一下身体,看看元府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冥凤进入水中,就直接朝着那座小屋飞去,天阳此时正立于屋内看着墙上的古卷,冥凤见状慢慢上前,问道:“师傅,今日祭出红莲剑,还是无用么?”天阳淡淡道:“轩儿已经出现,洞门却依旧紧闭,看来还是机缘未至啊。”顿了一顿,旋即转过身问道:“轩儿筑基如何。”冥凤恭声答道:“师兄体质本无仙缘,服用过师傅的丹药,却是已经筑基完成了。”天阳点点头,说道:“你去吧,平日多照顾些你师兄,当日一卦算得日后你还当仰仗于他。”冥凤一愣,仰仗于他?旋即想到师傅既然这样说,那么师兄日后必然有大造化,也不多问,朝着天阳拜了一拜,飞身离去。

古轩摆好姿势,闭上眼睛,控制身体平心静气,努力尝试着看到些什么,闭着眼看了半晌,依旧是黑色的一片,不禁有些沮丧,只听身后冥凤声音传来:“师兄先用意念控制全身,随着体内的微弱气流走动。”古轩听罢,放松了全部身体,默默感受着那股气流的走动,随着气流运行全身九个周天,古轩惊讶的发现气流竟有着与意念融为一体的趋势,此时冥凤声音再次传来:“让二者融合,便是元神了。”于是古轩完全放开意念,让他跟这气流循环,许久过后,古轩的思维已经不甚清晰,只是随着气流运转全身,一遍又一遍,突然只觉得天旋地转,恶心欲吐,终于支撑不住晕了过去。冥凤叹了口气,看着古轩倒下的身体,上前抱了起来,放在天阳的竹椅上,左手双指一并,点在古轩的眉心紫府之上,默念清心咒,古轩顿时觉得一股清凉贯头而下,所有的不适都瞬间消失,慢慢睁开眼,看着冥凤担心的盯着自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刚刚想内视一下,结果出现这种情况。”冥凤见他醒来,当下安心不少,嗔怪道:“师兄元神不稳,怎么能随便动用。休息几天待内息稳定元神充足再来内视才好。”嗯了一声,古轩突然站起来朝侧屋走去,冥凤见状问道:“师兄怎么了?”只见他摆了摆手,也不回身,略显落寞道:“没事,我自己呆一会。”冥凤略一思索,跟进屋子,转身关上门,见古轩拖着略显疲惫的身体躺倒床上,自己也找个地方坐了下来,轻声问道:“师兄怎么了,有什么不舒服可以告诉师妹我啊。”古轩平躺在木床上,摸了摸除了一个石枕一片竹席之外,连被褥都没有的石床,淡淡道:“只是刚接触到这一切的新鲜感突然消失了而已。”见冥凤若有所思,顿了一顿道:“本来我在你们所谓的九州界是一个没有父母的孤儿,住着叔叔的房子,帮他打理个小店面,每日过的不算忙碌,虽然不太富裕,却也是很自由的。”“然后那天师叔和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就闯入我家,闹的鸡飞狗跳,再然后就莫名其妙被带到这里,虽然没过多久,但是回想起来总感觉好像隔了一个世界一般。”叹了口气,古轩默默的说道。冥凤想了想,说道:“师兄,既然到了这一步,何必再想那些事情,况且,一生默默无闻,你就甘心如此么?”古轩盯着屋顶不吭声,良久,才淡淡道:“只是觉得一切都太莫名其妙而已,为什么就一定要是我呢?”此时天阳的声音从屋外传来:“一切皆为命中所定,便是你逆天改命,不也是注定了的道路么?”天阳走到竹椅旁躺下,闭上眼,淡然道:“天命这个东西,既是注定的,又不是注定的,懂么?道法自然,我们等便需顺其自然。”说罢便再不吭声,只剩下屋内的两人对目而视,都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冥凤见古轩陷入思索,气氛显得有些沉闷,当下对古轩说道:“师兄对修道界好奇么?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一一解答哦。”古轩听罢从思索中回过神来,微微一笑,说道:“好啊,师妹就随便跟我讲吧。”冥凤摆了个舒服的姿势,伸展了下自己魔鬼般的腰肢,看的古轩一阵面红耳赤,然后一一说道:“上次告诉了你关于修炼等级的那些事情,这次就和你讲讲丹药和法宝的事情吧。”顿了一顿,说道:“丹药,共分天地仙人四阶,每阶共有九品。飞升以前的修士,因为没有仙灵之力,只能炼制人字级的丹药,飞升成为仙人,则可以炼制仙字级的丹药,散仙么,若是赶上机缘或者拼了老命之类的,也可以炼制出一些仙丹来。虽然我们在这里说的容易,可丹药并不是那么好炼的,因为最重要的便是丹方,需要什么药材,每样需要多少,差了一丝一毫都炼不出丹药来,还有丹药中所需布置的阵法,无人传授可是不行的。”古轩听罢问道:“那为何不直接吸收药材,不是更为简便一些么。”冥凤摇了摇头道:“不,如果直接服用药材,虽然可以吸收药力,但是绝大部分药力会因为你的吞咽而直接作用在肉体之上,修道之人本身主要为了修炼元神,若是将药力浪费在肉体之上,还不如直接修炼锻体之术,以肉身功力直接飞升了的好。”古轩恍然的点点头,说道:“这么说修炼锻体术的人直接服用药材比较好咯?”冥凤却是又摇了摇头,说道:“丹药,最大的特点是丹丸内的阵法,本身丹药经过锤炼,药力更加精纯,通过阵法的引导,可以将药力直接作用在你想要用的地方,若是想要淬炼元神,便布置利于元神吸收药力的阵法,若是想要锻体,就直接布置适合肌体吸收药力的阵法。总的来说,直接生食确实是锻体的人稍微占些便宜,可是整个修道界也一共没有几个人修炼锻体之术,一来是因为太过艰难,且对先天的体质要求较高,二来肉体再怎么强悍,一个鬼打墙的小阵便能将其困个许久,柔能克刚啊。”

古轩哑然一笑,说道:“这倒是,恐怕没几个人会主动修炼锻体之术的。”冥凤也是捂嘴笑了笑,旋即说道:“仙丹之上还有地丹,天丹。四种品级之外另有鬼丹这种东西。”古轩被勾起了兴趣,忙问道:“天丹地丹都是什么样的,鬼丹为什么没有被列进四种品级呢?”冥凤面色庄重,认真道:“天丹地丹,是指天地所炼出的丹药,每一粒都有夺天地之造化的能力,据说只能在名山大川,或者福地洞天之中偶尔寻得,并非是人所炼出来的,我也只是在传闻中听说过而已。”冥凤看了看古轩,接着说道:“寻常丹药只是有灵性而已,而天丹地丹,却是已经开了灵智,也可以修炼成仙的东西,所以世上罕得一见。”古轩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诧异道:“那天上的仙人们,说不定哪个就是这些丹丸修炼而来的呢?”冥凤点点头,说道:“确是如此,不过他们既然已经修炼成仙,大家便是同类,也无法区分究竟谁是由丹药修炼而来的,辨别的唯一办法就是”“就是什么?”古轩催促道,冥凤偷偷笑了笑,接着说道:“就是无亲无友,无牵无挂的那些个散修,或许,记得,是或许有可能。”古轩嗨了一声,摆手道:“这不是让人瞎猜嘛。”冥凤撇了撇嘴,说道:“真遇见了他们也是功力高深的前辈,打不打的过还不一定呢。”古轩接着问道:“那鬼丹呢,是个什么东西。”冥凤顿时提起兴致,对古轩说道:“鬼丹嘛,没有什么太特别的用处,寻常等级的丹药无非就是有益于人,有害于人。而这鬼丹,却是对人无益无害,作用很是蹊跷的丹药。”古轩好奇道:“怎么个蹊跷法?”冥凤嘿嘿一笑,从腰间拿出一只银丝锦囊,摸了半天,才用两根指头夹出一颗黑漆漆的丹药,如拇指大小,毫无光泽。古轩见状,不禁想起以前看的济公传,济公在身上搓啊搓的半天,才搓出的一粒黑色“丹药”。冥凤嘴角挂着一丝坏笑,把丹药递给古轩,说道:“师兄请看,这便是鬼丹。”古轩脑袋中还想着济公活佛身上搓出来的玩意,此时见一个同样的物体出现在眼前,浑身一惊,朝床上爬去。冥凤拽着古轩的袖子又给拽了回来,把丹药塞进他手中,面带委屈道:“你师妹给的东西,就这么可怕嘛?”

古轩讪讪一笑,小心翼翼的接过丹药,安慰自己道这并不是从谁身上搓出来的玩意,于是克服心理恐惧凑近了仔细的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不一样,便对冥凤说:“这,这就是鬼丹?有什么用?对了,你说那个蹊跷是怎么回事。”冥凤算了算时间,忽然对古轩说道:“嗯,其实也没什么用啦,师兄还给我吧。”古轩一听,觉得不对劲,一把抓紧了鬼丹,说道:“你师兄我还没看够呢,着什么急,等会。”便转头继续仔细观察了起来。一丝得意的坏笑从冥凤嘴角勾起,此时只见古轩正在观察丹药的身形忽然僵硬了,慢慢转过头,用一种伤感的语气说道:“师妹,我怎么觉得浑身不舒服呢?这个,就是你说的蹊跷了吧。”话音刚落,只见古轩面部手部,所有露在外边的皮肤疯狂向外长出毛发,还是略带卷曲的金黄色毛发,眨眼便有四五寸长了。此时的古轩,俨然就是一只黄毛巨猴,抖动的手中还脱着那颗黑漆漆的丹药,冥凤此时只能看见古轩那双眼睛里带着滚滚泪珠,煞是可怜,不禁笑的花枝乱颤,古轩呆呆的看了看自己的一身黄毛,一把将丹药扔向冥凤,眼含热泪就夺门而出,冥凤躺在椅子上笑的喘不过气来,扶着门框看古轩一身黄毛站在院中,捧腹大笑。天阳见状,咦了一声,说道:“小黄什么时候长这么大了。”话音刚落,只见树上蹦下一只黄毛老猴,亲切的拍了拍古轩,仿佛自己就是他的亲生孙子一样。天阳又咦了一声,说道:“小黄在这里,你又是谁?”古轩见师傅都在调笑自己,顿时为之气结,此时只听得冥凤一声惨叫,古轩回头一看,只见冥凤花容失色的脸上慢慢长出几根紫毛,而那粒黑漆漆的丹药正随着冥凤尖叫在她腿上滚了几下。

原来是刚刚笑的过头,竟然没注意到古轩把丹药扔了过来,这种毫无攻击性的攻击,倒是没有引起冥凤的注意,于是就被古轩不经意间拉上了贼船。冥凤气的撅起嘴收好丹药就冲出房门朝古轩打了过去,古轩吓了一跳,冥凤这种不知道什么等级的高手,这一掌下来,怕是自己要死翘翘啊。只觉得一只软弱无骨的小手拍在自己身上,不疼不痒,倒还很舒服,他便知道冥凤是闹着玩的,回头冲一身紫毛的冥凤嘿嘿一笑,如同鬼哭般的笑容吓的老猴扭头就跑,冥凤也不在意,竟然摸了摸古轩的黄毛,淡淡笑道:“手感不错啊。”天阳哈哈一声笑了出来,直叹道:“山门之中好久没有这般欢笑了,果然还是年轻人好啊,哈哈哈哈。”古轩见状,扭头对冥凤说道:“给你织件衣服啊?”冥凤气结,裙角一摆化做一只巨鸟,而后光芒一闪,再次化作人形,浑身的毛发却是消失不见,笑吟吟的看着古轩,之前的优雅淑女全部不见,小恶魔的本性暴露无疑,古轩浑身一个冷战,哀求道:“师妹大人,帮帮忙,给弄掉这身毛吧。”冥凤嘿嘿笑了笑,说道:“鬼丹也是世间难寻,药力古怪,哪是说去掉就能去掉的。”看古轩满脸哀求之色,满足道:“最快也要一个时辰了,师兄不要担心,师妹陪你一个时辰便是。”

于是院子中便上演了一出诡异的情形,一个儒雅的中年道长躺在椅子上看着一卷古书,一个黑衣少女盘腿坐于蒲团之上,慢慢给对面的黑猩猩沏了杯茶,又慢慢的给自己也沏了杯茶,笑吟吟的看着满眼热泪的古轩,说道:“师兄啊,师妹我来接着给你讲法宝吧。”古轩无奈的点了点头,犹如一尊石像一样一动不动,仿佛这样就可以快些结束这种难熬的时光。冥凤喝了口茶,对古轩说道:“如同丹药一般,法宝也分为四大类,分别是法器,灵器,仙器,和先天灵宝。每种各分上中下品,不过略有不同的是,法器灵器皆是修道界可用的法宝,仙器则是只有仙人才能锻炼出来的,先天灵宝嘛,自是不必多说,也是天地初始便存在的宝贝。丹药,只要药材足够,多试几次总能搞出些名堂来,但是法宝却是不同,寻常修士,便是你给他多好的材料,多好的阵法,他也只能炼制出法器,是那些只能跟自身元神能产生共鸣的一般法宝。而灵器以上,却都不是一般人能炼的出来的了。”古轩抖动着头上的黑毛,忙问道:“灵器比法器好在什么地方?”,冥凤看了古轩一样,嘴角依然是勾起了忍不住的笑容,说道:“灵器之上,是需要看时辰与地点炼制的,因为这种法宝有灵性,你若与人争斗之时昏迷,它便可自动护主,也可随意收进体内,不像法器,只能随身携带。”古轩不解的问道:“看时间与地点,便可炼制出灵器?这又是为什么?”冥凤一边思索一边回答道:“在正确的地点或者时间,法宝内阵法沟通天地之力,可使法宝产生灵性,元婴之上皆可捕捉到天地间能使法宝产生灵性的地点或者时间,只是这种机缘本身出现的几率就微乎其微,再同时赶上会炼制的行家,或者会刻阵的行家却是太过艰难,所以好的法宝才如此之少,甚至有些修士,到了渡劫飞升也没搞到一件灵器。”古轩惊讶的叹道:“法宝这么难弄啊。”冥凤也是点了点头,显得无可奈何。

古轩思索了一会,问道:“我见你和师傅都没有佩戴什么武器,是不是有灵器以上级别的宝贝,拿出来给我看看吧。”天阳接话说道:“之前不是见过一个了么。”古轩诶了一声,挠头道:“什么时候,我怎么不记得了。”天阳挥手托出一团青光,赫然便是最开始由古轩师叔带回来的风皇印。古轩恍然大悟,看着晶莹剔透的风皇印,问道:“师傅,这风皇印是属于什么品阶。”天阳淡淡一笑,说道:“风皇印,乃是先天灵宝。”古轩听罢彻底张大的嘴巴,惊诧的说不出话来,满脸的黑毛在他发愣的这个时候开始一根一根往下脱落,古轩忙扫开从脸上掉下的黑毛,从天阳手中拿过风皇印,翻来覆去的看了半天,唏嘘不已。没想到自己竟然这般好福气,竟然直接就见到了先天灵宝级的宝贝。冥凤此时一边喝茶一边说道:“师兄确是好福气,我跟了师傅这么多年,也才第二次见而已。”天阳叹了口气,说道:“只是你见到的这两种,都跟山门的功法有莫大的关系,实在是除了我们,谁也用不上的先天宝贝。”顿了顿旋即说道:“轩儿此时你的资质已远超常人,修炼起来也是事半功倍,从今天开始,便是开始每日修行吧。若是无聊,便寻你师妹跟你讲一讲这修道界与仙界之事。”说罢便起身朝山门之外走去。

古轩捧着风皇印点了点头,既然筑基已经完成,是该好好修炼了,冥冥之中自己踏上修道一途,也就随他去吧,没有什么不好,古轩淡淡的想到。冥凤看着天阳离去,轻轻说道:“我跟随师傅这么多年,许多事情都知道一些,不过却是不能跟现在的你多说,努力修行吧,师妹我会经常过来陪你的。”说罢也站起身,旋即又对古轩说道:“师兄已然筑基完成,再非常人,饮食么已经不需要了,不过怕师兄你对那些还有依赖感,我就让小黄每日送些果子到你屋里,那可都是被灵气滋润许久的仙品那。”古轩微笑着点了点头,冥凤好似想起什么,又说道:“师兄打坐可不能睡着了哦,等你情况稳定下来,我便寻师傅去要那功法。”古轩一听,功法秘籍么?兴致被勾引了起来,忙追问道:“功法?什么功法?”冥凤想了想,说道:“大概叫天道宝录吧,我虽然跟随师傅多年,却也是最近才拜入山门,况且师妹我有自己的修行功法,却是对这部功法不太清楚。”古轩期待的点了点头,随后送冥凤出了山门。

他回到屋中盘腿坐下,寻思到是不是再试着内视一次。挠了挠头,当下心中一横,平心静气,开始闭目调动自己的意念,寻到体内运转的气流,便将意念附了上去。运转了几个周天,又是头昏脑胀的回过神来,休息了一下,再度投入到打坐之中,如此折腾了十几回也不知过去了多久,连古轩自己都觉得意念略显强壮起来,身体却是不大吃的消了,恐怕再来几次便是又要昏迷过去。古轩打定主意再试最后一次,若还是不行,就等师傅传授了功法再说吧。他再次将意念附于气流之上,周天循行运转,正当恶心呕吐之感又涌了上来的时候,却慢慢感觉到了血液中渗透出一丝清凉,每到自己头昏憋闷之际,清凉的感觉便会游遍全身将这种不适驱逐出去,如此一来竟然多坚持了十几个周天。

古轩顿时兴奋起来,越战越勇,鼓动全身的力量来不停的运转,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运行了多少周天,当古轩自己都开始慢慢觉得麻木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正在操控着的,既不是意念,也不是暖流,而是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是自己无形的触手一般,而紧闭着的眼睛前金光一闪,竟然又到了上次的椭圆形空间。古轩心里兴奋的想到,这应该就是内视成功了吧,而且也不如上次那般拘束,目光竟能随着刚刚产生的奇怪感觉走遍全身,这应该才是地道的内视。旋即想到,那片椭圆形空间,恐怕就是自己的元府了吧。此时的元府内仍是金黄色的一片,空间内空无一物,什么都没有,转念一想,自己也才刚刚筑基,连功法都还没有学到,肯定不会呼吸吐纳的修炼功法,此时空荡荡的也不足为奇了。

不过终于可以内视,让古轩着实兴奋了一把,他从床上下来,发现已然到了夜里,喃喃道:“已经夜里了啊。”此时天阳推门而入,上下看了古轩一眼,惊讶道:“我尚未传你功法,只道你在打坐调理,这一坐就是九天,不想你居然已经融合出了元神。”赞叹一声,接着说道:“轩儿你资质本不算太好,如此看来悟性与机缘倒是不差,为师一卦算的果然不错。”天阳显得很开心,接着说道:“本想来看看你是否出了什么事,此时看来,倒是一件大好事。”古轩愣了愣,九天,自己觉得眨眼间的时间,都已经过去九天了,果然是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那。天阳从袖中抽出一本残破的古书,对古轩说道:“既然如此,我便将入门功法传授与你吧。”古轩接过古书,只见书上写着四个遒劲曲折的大字《天道宝录》。随意翻了几页,书本封装的丝线竟然断裂开来,纸片呼呼啦啦撒了一地,古轩吓的脸都绿了,急忙蹲下身去捡那些纸页。天阳皱了皱眉头,说道:“这已经是第7本了,传了好几千年了,本来想着还挺结实,结果这么不经抖。”古轩面无人色的抬起头,哑然道:“师傅,都破成这样了,咱能换一本吗?”天阳点点头,说道:“有道理,怎么换?”古轩听罢一口老血差点喷出去,哭丧着脸说道:“再抄一本也成啊,况且我在以前看的小说里别人都是什么玉简啊,灌顶啊之类的,怎么师傅咱们只有这本破书呢。”天阳一拍道冠诧异道:“是啊,玉简用起来不是更方便些么,轩儿,誊录这些事情就交给你了,师门的重宝你可要好生看护啊。”古轩顿时为之气结,旋即问道:“玉简呢玉简呢?没有玉简怎么抄?哎?对啊,有了玉简我也不会抄啊?”天阳呵呵一笑,踱着步子走出屋子,一指下方说道:“下边的玉石很多,你可以去试试,另外么,抄录的方法,我给你的功法里就有,仔细看看便知。”言罢也不等古轩说话,脚下蹬起一片云彩,潇洒的往山顶飘去。只剩古轩抱着一堆破纸欲哭无泪,这都是哪门子修行啊。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