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壮志豪情

壮志豪情

壮志豪情

作者:雪狼

分类:都市

来源:文鼎

时间:2021-10-13 09:16

评语:什么是衣锦还乡

为您提供情感类题材小说《壮志豪情》,该小说男女主是季子强叶眉。季子强叶眉小说精彩节选:这个叫牡丹的笑妹吻了季子强...虽然季子强经历了很多比这更疯狂的场景,但他在这样的时间和空间状态下从未遇到过,不断被激发的强烈快乐很快完全吞没了他的理智,房间里的音乐响起,几个醉鬼也没有注意到任何人...

精彩节选

他们俩在相隔一米的地方一起停下来,长时间的凝视,长时间的沉默,安子若穿着一件设计师的V领雪纺纱连衣裙,手挽GUCCI哥德蓝牛皮Galaxy包,头发在后脑梳成高髻,八星八箭的钻石项链贴在锁骨间的凹处,她手上有一颗价值不菲的钻石,闪闪发光,但仔细看,就知道,这不是婚戒,因为它的位置不同。

和所有女士一样,她化了淡妆,唇彩加了唇蜜,让嘴唇有了高不可攀的光芒。脸上加了棕色粉底,脸看起来更小更立体。她的高跟鞋有十几厘米高,但她可以把每一步都踩得稳稳的。

后来季子强轻声打破了宁静:你回来了,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安子若的容颜依然娇艳成熟,风韵十足,那婀娜多姿的身体曲线,却更是诱人,与五六年前那青春华丽的气质相比,此刻安子若更性感一点,更丰满一点,那丰满的嘴唇,带着芬芳红润的气息。

但是安子若的表情是黯然神伤的,这个人,带给自己太多的思念和回忆,多到自己无法在那个家财亿万的豪门里继续生活下去。

这种思念折磨着安子若。她为自己虚荣世俗的选择赎罪,红红绿绿,醉人的奢华和享受,一点也没有抚平她对季子强的关心和怀念。

珍珠般的泪水默默地从安子若的脸上滑落,她紧咬着下唇,不让自己痛哭流涕,看着季子强如海水般深邃的眼睛,像两泓深不见底的潭水,震撼着心灵,安子若哽咽着说:不好,过得一点都不好!眉紧皱着,春风吹得她的身体微微发抖。

季子强听到她这么说,就陷入了沉思,眼中的悲伤更加浓郁。

季子强叹了口气说:你出国了,再也没有得到你的消息,我很关心。

安子若痴痴地说:我知道你的牵挂,我不配你的牵挂,更不配让你原谅。

摇摇头,季子强希望自己能洒脱一点,但他一时无法做到,他悠悠地说:没有人需要别人的原谅,所谓的追求,就是让一个人去寻找自己的梦想,你找到了自己的梦想,无论是美梦还是恶梦,但有梦总是好的。

安子若喃喃自语:可是梦里没有你,美梦又怎么样,你呢?这些年过得好吗?成家了吗?

季子强自嘲地笑道:我过得还行,现在在老家工作,至于成家嘛,还没有那个运气。

安子若明显地在忧伤中眼中闪出一丝光芒,但瞬间那一点点的喜悦却消失了,是的,季子强成不成家,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自己还配得上他吗?他还会爱自己吗?这些年来,他应该已经忘记了自己。即使他没有忘记,一个离婚的女人如何配得上季子强?安子若有一种令人沮丧的自鄙。

后来,他们一起在公园里转了很久。季子强知道安子若已经离开了在跨国集团公司担任董事长的丈夫。她回到江北省,在省会有房地产公司和酒店。今天安子若鬼使神差地想来公园转转,没想到终于遇到了他。

她还告诉季子强,她去年去过柳林市,希望看到季子强,但经过几次询问,季子强的消息仍然没有。

季子强还告诉她,自己在柳林市做市长秘书,也告诉她,自己还经常活在回忆里,这让安子若的心开始流血,她无法理解自己的背叛。

后来季子强还是要走了,他拒绝了安子若的邀请和约会,他在今天这突如其来的震惊中还没有想好自己该怎么办,他还爱着她,但是有用吗?我是一个小土秘书,习惯了达官贵人,出入唐明华庭的安子若面前算了什么。季子强很少有这样的缺乏信心,但今天,他感受到了这种滋味。他没有再抬头看那个美丽的女人。他低下头,慢慢离开了。

安子若应该是想说点什么,但是她也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看着季子强缓缓而沉重地离开,她的眼前也模糊了。

不知在哪里,这时传来一首飘渺的歌:远处有轻歌,随风飘到这里,歌声是悲伤的,让我听得黯然伤心,那是谁,唱出了我的悲伤,有谁比她更了解我,什么都不用说…

两天的会议结束后,第二天,市县领导准备回家。叶眉好久没回家了。那天晚上,司机小刘把她送回家了。季子强没有送她,叶眉也没有让他送她。好像两个人都在避免一些尴尬。季子强一个人睡得很好。他在省会没有几个同学朋友。另外,现在电信、移动、联通来回折腾,手机号不久就换了。

一大早,小刘去接叶眉,三个人一起回柳林市。车在蜿蜒的山道上盘行。窗外的风景很美,但季子强没有心情去欣赏。他发现叶眉一直面色黯淡,抑郁寡欢。从上车到现在,他一句话也没说。

作为一名秘书,季子强非常清楚自己的位置。秘书最重要的规则之一就是和领导保持高度一致。如果领导伤心你开心,领导说话你聊天,领导夹菜你转桌,领导听牌你自己抓,那你想想,这还可以。估计你宝宝不想继续混了。

类似地,季子强的心情也很不轻松,自从在公园里遇了安子若,季子强就多了一份沉重,这几天他脑子里想到的最多的也就是安子若。

会后,叶眉走访了江北省长乐世祥的房间。汇报工作后,乐世祥省长问她和柳林市华书记相处的怎么样。她不好说华书记在柳林市的主导和专权,只是淡淡的说合作还可以。乐世祥市长告诉她要团结好,说老华是老同志,该迁就的地方要迁就,不要意气用事。

与目前的市场领导相比,乐省长对叶眉还是比较欣赏的,他们的交往并不紧密,也算不上派系,但很明显,乐省长在很多时候,都给了叶眉一些帮助,照此发展下去,叶眉有一个。从从乐省长的房间出来后,叶眉赶回家,一进门,叶眉看着凌乱的家,就有点惭愧,自己多年在外,对这个家,对孩子的照顾真的太少了,女儿也常说她是典型的工作狂。

叶眉先到父母那边把孩子接回来,母女俩见面,少不得唏嘘一番,叶眉安顿好孩子,带着内疚的心情打扫房间,做好晚饭,陪女儿一起吃饭。

此时此刻,叶眉想到了女儿离开时依恋的目光。她真的很想抱着季子强哭,告诉季子强她心里的苦闷,工作不顺心。官场女人这么难吗?

但是多年的政治生涯让她非常理性地明白,现在工作压力越大,她就越应该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要给任何人机会。

就这样,他们在几个小时的沉闷中回到了柳林市。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