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重生追缉令

重生追缉令

重生追缉令

作者:沈芳好

分类:都市

来源:阅文

时间:2021-10-09 15:28

评语:他在看画像

《重生追缉令》是作者沈芳好最新创作的作品,主人公是陆文哲顾楠,小说正文精选:坐在后排的老赵和小丁毫无防备地被甩到了车的右边。两个人滚成一团,忍不住大叫。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顾楠反应很快,抓住扶手,没有被甩出去。陆文哲扫了扫眼后视镜,默默地咧开嘴笑了笑,突然发现顾楠正盯着自己,连忙板起脸,集中精力对付前面的路。

精彩节选

啧啧啧,这有钱人的生活,也太腐败了吧,丈夫妻子各自养着情人,姐姐妹妹,还共用了一个情人,神马玩意啊邓大姐撇着嘴说。

陆文哲脸直发烫,她无话可说,邓大姐说的都是板上钉钉的事实,没有污蔑她,她曾经拥有的完美人生,其实只是一场自欺欺人的骗局。没有人想到,会以这种方式抓到吴长财。

前不久,市里为了迎接卫生城市的大检查,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瞎折腾,大力整顿市容,市里的救助站,一下子爆满了。救援站的人,城管,全员上阵还是忙不过来,只好抽调一批警察来协助。

在火车站附近的郊区救助站,一个流浪汉引起了一个细心的警察的注意。据救助站的人说,这个流浪汉的精神有点问题。他一问三不知,整天吃饭睡觉,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但他还是很注意卫生。虽然刚被送来的时候头发胡子都蓬乱了,但是每天还是会有意识的洗脸洗脚,吃饭也不是什么都塞进嘴里的那种。

警察总觉得这个流浪汉有点面熟,仔细一看,发现他其实最多才20岁,皮肤状况也比较好,估计精神失常的时间还不长。

后来市里决定暂时把最后几个没有自主能力的收容员送到市福利院。走之前,他们特意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和裤子。如果衣服不够,他们也会把收容所工作人员的旧制服拿来充数。结果这个流浪汉一穿上制服,一下子激活了年轻警察的记忆。这个人就是吴,一个上榜不久的通缉犯。网上挂的照片也是他穿保安制服的工作照。

接到电话后,顾楠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难怪他找不到吴长财。大家都以为他出逃了。结果他们根本没有离开城市,没有找工作,没有住酒店。他们干脆成了犀利的哥哥。

吴长财被带回刑警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顾楠立即组织了对他的突击审判。他们之前碰过头,一致认为吴长财很有可能装疯,要直接从正面突破他的伪装。

然而,经过几分钟的审讯,大家都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吴长财没有回答任何问题,这是他们所期待的。但是他对光线大声问,猛烈推搡,没有基本的生理反应。整个人一直在轻微晃动。过了一段时间,他开始在嘴里大声喊几句,一直反复。

陆文哲凑到他身边,听了半天,才依稀听了个大概。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问老乡…你过得怎么样?

陆文哲把吴长财的原话念出来给大家听,自己却是一头雾水。

这是一首歌的歌词吗?顾楠皱着眉头说。

老赵气愤地把本子扔到桌子上,去他娘的,这家伙还有心情唱歌呢。

几个警察有点迷茫。你看我,我看你。有一段时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陆文哲皱着眉头,仔细看着眼前恍惚、坐卧不安的怪人。他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某个方向,脸上的肌肉不时抽搐两下,真的很抱歉脑子里模糊的小保安的影子。

顾楠暂停审讯,要求人们向吴长财申请精神鉴定。

奶奶的,还把他当宝贝,挖地三尺给抓回来了,现在还给我神经,我…&*%*…老赵又开始骂人了。

顾楠的情绪一直定结果出来再说吧,急也没用顾楠的情绪一直很稳定。

「组长,钻石项链经鉴定,的确是假的,我看我们可以好好追查一下,陆文哲身边,谁有机会调包项链,这不是更直接的线索吗?陆文哲这两天的心思都没有用到别处,她要用自己的行动去揭开伤疤,让一切腐臭和污秽都暴露出来,只有这样,自己才能早日愈合。

「钻石是假的,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吗?也许是陆文哲自己换的,现在不是有些富婆爱把真。小组例会上,小丁首先汇报了自己这边的情况。

“组长,我和月姐去询问过陶惠了,按她的说法,陆星哲,是有机会调包钻石的,陆星哲本人出国旅游还没回来,沈少渊我们也去找过了,他说不知道自己妻子项圈被调包的事情,另外,沈少渊和陶惠两人都一致认为不是陆星哲本人故意换的钻石”

“吴长财是真的疯了”老赵无精打采的说,连拿着打火机敲桌子的手也显得很无力。

“医生说,他是因为惊吓过度导致的大脑功能紊乱,突出的表现就是老听到耳边有人在讲话、思维混乱、呆滞、行为退缩,不治疗是不能自愈的,医生要我们先给他药物治疗,然后让他的家人来安抚他,唤醒他,不要再刺激他,也就是说,让我们要好吃好喝的把他给供起来……“

老项也摇了摇头,说道“我们这边,也没什么好消息,方圆十里的监控录像都察遍了,跟上次我们汇报的一样,最远,只追踪到凶手进了西月湾附近的家乐福,然后就再没有踪迹了,家乐福的监控也查过了,他压根没进超市,直接走进了洗手间,那是家乐福唯一没有监控的区域,监控里没有拍到他再出来,此人,从此人间蒸发,周边所有的监控录像里,都没有找到他,这个人,绝对是个老手,惯犯,我建议啊,我们下步可以排查一下近期的刑满释放人员”

“大家别泄气啊,虽然目前我们的工作暂时停滞了,可是我们前段时间的收获还是很大的,现在,我们手头线索很多很多,我相信,我们会一步步的接近真相的”

顾楠连忙给大家打气,可惜没多大效果,他环顾了一圈,只有汪月月同志一个人面带微笑,冲着自己点头做鼓励状,顾楠咽了一口涂抹,连忙移开了目光。

陆文哲做在自己的座位上,用笔在纸上乱涂着,心情无比烦躁,这几天,她都这样,一次次的肯定星哲是杀害自己的最大嫌烦,又一次次的推翻,在自己脑子里上演天人作战的戏码,搅得脑浆都沸腾了。

玛丽隔壁的,小腹又是一阵抽搐,陆文哲在活了三十几年后,终于尝到了传说中痛经的滋味,她自己以前从来没有这种烦恼,可惜,现在住的是人家汪月月的娇躯,痛经,可不会因为里面换了人,就不来了。

陆文哲左右看看没人注意自己,就从包里抽出一个卫生巾,往厕所去了,路过会议室的时候,瞥到顾楠和一个人面对面站在里面,陆文哲没在意,继续路过,却听到一个熟悉的沙哑的女声在说话: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