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丧心病狂的刽子手

丧心病狂的刽子手

丧心病狂的刽子手

作者:夏雷炮

分类:短篇

来源:追书云

时间:2021-10-05 09:15

评语:唐浅和战南琛皆是一愣。

由夏雷炮原创小说《丧心病狂的刽子手》讲述了唐浅战南琛的故事,文章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夏雷炮小说精彩节选:唐浅全身肌肉僵硬,胸口处满身生寒,被踩到痛点。是,他厌烦她。不管客观事实怎样,她讲得话,他素来不相信。“啊--”唐浅转过神来,见唐倩身体往后仰,要跌下地下室,不由自主就需要伸出手拉着她。

精彩节选

“战南琛,我就算死,也不会让你囚禁。”她的话刚说出口,下颚移动,被他狠狠捏起。“你最好不要求死,我记得,你还有个朋友叫慕容月。”唐浅当即打了个冷颤,震惊的盯着眼前的男人,“你威胁我……”

看着她苍白的脸,战南琛似乎很满意,“对,所以你收回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你朋友的命,是和你连在一起的。”唐浅定定的看着他,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战南琛,你不是一直很憎恨我吗……又何必让我留在这里碍眼?何必这样折磨自己。”

唐浅的耳边嗡嗡作响,只有这句话在脑海中重复。原来,他这么恨,这么……狠。不等唐浅说话,战南琛的嗓音又传递出来,“进来。”门外的人推门而入,一个白袍大褂的医生走了进来,手中提着一个醒目的金属箱子,直径走到战南琛身旁,恭敬地俯身,“战总。”

战南琛坐在沙发上,两条长腿叠在一起,面上满是阴鸷,朝那人扬了扬头。医生走到唐浅面前,她看到了金属箱里的瓶罐装着五颜六色的药水,里面,还有几包白色粉末……医生将瓶罐一个一个拿了出来,摆放在唐浅面前的柜子上。

医生每说一个字,唐浅的脸色就白上一分,整颗心揪在一起,难以呼吸。战南琛看着她惨白的脸,眼底笼罩上一层深意。片刻后,他开了口,“你有一个选择,去给倩倩磕头道歉——直到获得她的原谅。”

唐浅咬牙切齿的怒吼,“你做梦!”他看到她的愤怒反抗,脸色当即沉了下快来,看向一旁的医生,“动手!”医生带上一次性手套,从工具箱里拿出针管,将试剂里的无色液体抽进注射器里再放下瓶子。

唐浅惊恐的睁大了眼睛,满脸惊恐的看着针管里的东西顺着针头溢出一滴,两滴……下一秒,医生冰冷的眼落在她身上,一步步向她走来—唐浅脸上早已经褪近了血色,苍白的几乎透明。

唐浅的脑子一片空白,撞开身边的医生,疯狂的往门口跑去!铁链到达一定的长度,唐浅狼狈的摔在了地上,用尽全身力气扯铁链,可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头顶落下一片阴影,她被医生死死按住。

唐浅惊恐的盯着眼前极细的针尖,看着针尖离自己的手臂靠近……她躲在墙角,蓦的闭上了眼,绝望嘶哑的哭喊,“王八蛋!我什么都没有做,我从来都没有对不起任何人,你们为什么都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房内充斥着战南琛暴怒的吼声。医生摔在地上,被叫停后赶紧收拾东西退出了房间。唐浅双手抱着膝盖,浑身上下如坠冰窟,瑟瑟发抖的蜷缩在角落里。“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要这样对我……”

战南琛看着唐浅没了魂儿,喃喃自语的绝望样子,面上竟然露出一阵烦躁。或许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为这么个恶毒又爱撒谎的女人叫停。房间里一阵窒息的沉默。战南琛忽然起身,居高临下的站在她面前。

“唐浅,你可得好好活着,否则……”战南琛没有继续说下去,幽幽的看了一眼后,转身离开。唐浅用尽全身力气死死地抱住自己,护住孩子。眼眸黯淡无光,还没有从刚刚那种绝望的境地回过神,满脑子都是空白的,绝望的。

唐浅怔愣了很久,终究是低下了头,小心翼翼的抚摸微隆的小腹。孩子,你还愿意相信妈妈对不对?妈妈没有害过人,从来都没有……她的眼眶忽然一酸,破碎的哭声溢出,“宝宝,妈妈该怎么办,谁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看见战南琛,唐浅下意识放松了警惕,下一秒她却瞬间又紧张起来!他的脸色微醺,走进来伴随着一股浓浓的酒味。“唐浅……”他酩酊大醉的来到唐浅面前,用力捏起她的下巴,眸深的吓人,“战太太……”

唐浅的脸被捏的生疼,被迫仰起脸与他对视。看着他不清醒的样子,她一句话都不敢说。他深邃的眸子盯的唐浅毛骨悚然,她一时间竟有些怀疑,他到底有没有醉。许久之后,战南琛忽然放开了唐浅,伸手开始解纽扣,很快就褪下了衬衫。

唐浅心里咯噔一下,连忙下床穿上拖鞋就要逃跑,却被更快的他一把拉了回来!唐浅被他重重的按在床上,伸手便粗暴的撕扯她的衣服!“不要!战南琛,你清醒一点!走开!”唐浅拼命挣扎,但却抵不过男人的力气。

战南琛扯下腰带,将唐浅的手死死绑在床头,整个人压在她的身上,却唯独避开了小腹。唐浅像案板上的鱼,挣脱不开,声音染上了一丝哭腔,“战南琛,我求求你,我们的孩子……啊--”

撕心裂肺的疼,唐浅的脸色顿时一白。……清晨雾蒙蒙的,空气湿冷。唐浅疲惫的睁开眼睛,旁边空荡荡的位置早已冷了。战南琛走了。唐浅艰难的起身靠在床头,茫然的看向窗外晨起的鸟儿,无比羡慕。

战南琛昨晚来过,喝的酩酊大醉,然后……所以,他是什么意思?唐倩不是已经回来了吗?他们一家三口不是应该过的很幸福吗?他既然这么恨她,为什么要这样?太多太多的问题,唐浅终究只能暗自在心里发问,却无人做答。

在绝望尽头,唐浅萌生了逃跑的想法。实在难以忍受像一个狗一样拴在这里,眼巴巴的等待主人虐待。她真的好想过一过正常人的生活,就算为了孩子。这种想法一旦出现,就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演变的一发不可收拾。

深思之后,唐浅将目光落到了每天定时送饭的女佣身上。这天,等女佣照常送餐,她一眼就看到了女佣口袋露出一角的手机。唐浅缓缓起身,在她放碗碟的时候,脚一崴朝她撞了上去!

饭菜尽数洒在地上,唐浅趁乱将她的手机攥在手里,整个人半伏在地上。女佣被撞的踉跄了两步后,转身看到身后的一片狼藉,朝唐浅不耐烦地大喊大叫,“你干什么?!”“我不是故意的。”唐浅敛下神色,偷偷将她的手机装进口袋。

唐浅冷漠的抬起头,目光直直的盯着她,“我要吃饭!”她直勾勾的盯着女佣的脸,脑海中在想理由。她不能让她就这么离开,一旦她闲下来之后发现手机不见了,那一切就都暴露了,机会只有这一次,错过了,再想逃跑,只会难上加难。

唐浅微微抬起脸,“我就算再不受宠,肚子里怀的也是战南琛的亲生骨肉!倘若因为一顿饭,让战南琛的孩子出事,你觉得,他会放过你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女佣?”或许是看出了她脸上威胁的意思,女佣哑了哑嗓子,什么也没说就下去重新准备饭菜去了。

唐浅看到她穿过客厅走到厨房,青菜下锅的声音响起后,连忙爬上床,被子一蒙,躲在被窝里打开手机,按下慕容月的手机号。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月月,是我,唐浅。”唐浅捂住嘴,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我来不及解释,月月,我被战南琛困住了,你找一个会开锁的人,半夜的时候悄悄来救我。”“不用找人,我就会开锁啊!小时候我闯祸被关起来,经常用这招逃出去!”唐浅听着慕容月的话,仿佛都能想象到她一脸骄傲的表情。

接着,慕容月又问道,“不过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会被战南琛关起来?”听着厨房的声音停止,唐浅连忙开口道,“月月,我没时间和你多说了,等回头我再向你解释。”接着,唐浅看了一眼手机定位,向慕容月报了这里的地址。

很快,唐浅删除了通话记录,清理了后台之后,才从被子里钻出来。女佣煮了一碗面,重进端进来,这回稳稳地放在了唐浅面前的桌子上。唐浅趁她不备,将手机扔到不远处的绒毛地毯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唐浅的心算是彻底放下来了,吃了足足大半碗面,然后安静地躺在床上,等待着夜幕降临。……夜深人静。门口一声微乎其微的动静,让唐浅瞬间惊醒!慕容月推开门,悄咪咪的走了进来。

她手电筒的微光打在唐浅的脸上,刺的她眯起了眼睛。慕容月刻意压低的声音掺杂了一丝惊讶,“浅浅,你怎么被拷起来了?”唐浅不知道该怎么向她解释,索性抬起拴着铁链的手,“月月,帮我把这个也打开……”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