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你的一生我只借一程

你的一生我只借一程

你的一生我只借一程

作者:夏雷炮

分类:短篇

来源:追书云

时间:2021-09-15 11:18

评语:战南琛冰冷的面容出现在唐浅眼前。

《你的一生我只借一程》小说主角是唐浅战南琛,为您提供唐浅战南琛阅读。唐浅战南琛小说精彩节选:战南琛坐在沙发上,两根大长腿叠在一起,表面满是阴翳,朝那个人扬了扬头。医生来到唐浅眼前,她看到了金属材料箱内的瓶瓶罐罐装着五颜六色的药液,里边,也有几袋白色粉末。医生将瓶瓶罐罐一个一个拿了出去,摆在唐浅眼前的衣柜上。

精彩节选

唐浅心里咯噔一下,连忙下床穿上拖鞋就要逃跑,却被更快的他一把拉了回来!唐浅被他重重的按在床上,伸手便粗暴的撕扯她的衣服!“不要!战南琛,你清醒一点!走开!”唐浅拼命挣扎,但却抵不过男人的力气。

战南琛扯下腰带,将唐浅的手死死绑在床头,整个人压在她的身上,却唯独避开了小腹。唐浅像案板上的鱼,挣脱不开,声音染上了一丝哭腔,“战南琛,我求求你,我们的孩子……啊--”

撕心裂肺的疼,唐浅的脸色顿时一白。……清晨雾蒙蒙的,空气湿冷。唐浅疲惫的睁开眼睛,旁边空荡荡的位置早已冷了。战南琛走了。唐浅艰难的起身靠在床头,茫然的看向窗外晨起的鸟儿,无比羡慕。

战南琛昨晚来过,喝的酩酊大醉,然后……所以,他是什么意思?唐倩不是已经回来了吗?他们一家三口不是应该过的很幸福吗?他既然这么恨她,为什么要这样?太多太多的问题,唐浅终究只能暗自在心里发问,却无人做答。

在绝望尽头,唐浅萌生了逃跑的想法。实在难以忍受像一个狗一样拴在这里,眼巴巴的等待主人虐待。她真的好想过一过正常人的生活,就算为了孩子。这种想法一旦出现,就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演变的一发不可收拾。

深思之后,唐浅将目光落到了每天定时送饭的女佣身上。这天,等女佣照常送餐,她一眼就看到了女佣口袋露出一角的手机。唐浅缓缓起身,在她放碗碟的时候,脚一崴朝她撞了上去!

饭菜尽数洒在地上,唐浅趁乱将她的手机攥在手里,整个人半伏在地上。女佣被撞的踉跄了两步后,转身看到身后的一片狼藉,朝唐浅不耐烦地大喊大叫,“你干什么?!”“我不是故意的。”唐浅敛下神色,偷偷将她的手机装进口袋。

唐浅冷漠的抬起头,目光直直的盯着她,“我要吃饭!”她直勾勾的盯着女佣的脸,脑海中在想理由。她不能让她就这么离开,一旦她闲下来之后发现手机不见了,那一切就都暴露了,机会只有这一次,错过了,再想逃跑,只会难上加难。

唐浅微微抬起脸,“我就算再不受宠,肚子里怀的也是战南琛的亲生骨肉!倘若因为一顿饭,让战南琛的孩子出事,你觉得,他会放过你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女佣?”或许是看出了她脸上威胁的意思,女佣哑了哑嗓子,什么也没说就下去重新准备饭菜去了。

唐浅看到她穿过客厅走到厨房,青菜下锅的声音响起后,连忙爬上床,被子一蒙,躲在被窝里打开手机,按下慕容月的手机号。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月月,是我,唐浅。”唐浅捂住嘴,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我来不及解释,月月,我被战南琛困住了,你找一个会开锁的人,半夜的时候悄悄来救我。”“不用找人,我就会开锁啊!小时候我闯祸被关起来,经常用这招逃出去!”唐浅听着慕容月的话,仿佛都能想象到她一脸骄傲的表情。

接着,慕容月又问道,“不过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会被战南琛关起来?”听着厨房的声音停止,唐浅连忙开口道,“月月,我没时间和你多说了,等回头我再向你解释。”接着,唐浅看了一眼手机定位,向慕容月报了这里的地址。

很快,唐浅删除了通话记录,清理了后台之后,才从被子里钻出来。女佣煮了一碗面,重进端进来,这回稳稳地放在了唐浅面前的桌子上。唐浅趁她不备,将手机扔到不远处的绒毛地毯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唐浅的心算是彻底放下来了,吃了足足大半碗面,然后安静地躺在床上,等待着夜幕降临。……夜深人静。门口一声微乎其微的动静,让唐浅瞬间惊醒!慕容月推开门,悄咪咪的走了进来。

她手电筒的微光打在唐浅的脸上,刺的她眯起了眼睛。慕容月刻意压低的声音掺杂了一丝惊讶,“浅浅,你怎么被拷起来了?”唐浅不知道该怎么向她解释,索性抬起拴着铁链的手,“月月,帮我把这个也打开……”

慕容月迅速来到唐浅面前,抽出一根铁丝别了别,几秒钟后皱了皱眉头。唐浅看着她的表情,噎了一下,“月月,你不会关键时刻掉链子吧……”话音落下,慕容月气鼓鼓的看了她一眼,“不可能,论逃跑我还没失败过。”

唐浅咽了口唾沫,没说话。大约半分钟以后,手腕处传开轻微的声音。锁开了!唐浅连忙披上慕容月给她的外套,蹑手蹑脚的离开了这里。……逃出别墅之后,慕容月停下了,转头看向唐浅,“浅浅,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唐浅愣了一下,“是啊,我们该去哪里……”意识到不能回慕容月的住所之后,唐浅看向她,有些愧疚,“月月,是我考虑不周,对不起,连累你了。”“咱们之间还什么连累不连累的,走吧……咱们先去小旅店住一夜,其他的到时候再说。”

躺在床上,唐浅还是有些担心,“月月,战南琛发现我们不见了以后,该不会迁怒你的家人吧?”“你这个当事人连自己的爸妈都不担心被牵连,就担心我啊。”慕容月盯着唐浅的脸,笑眯眯道。

唐浅苦笑了一声,“我爸妈也是唐倩的爸妈,他看在唐倩的面子上,是不可能会动他们的,倒是你……”慕容月摇了摇头,“不会的,我家就是平常小老百姓,回头我给家里打个电话,就说我最近有事先不回去了,我相信战南琛不会这么丧心病狂的。”

唐浅正在卫生间洗漱,就看见慕容月满脸慌张的跑了过来!唐浅连忙吐掉口中的泡沫,看向她,“月月,你怎么了?”“浅浅,我……”唐浅看着慕容月欲言又止的样子,心里猛地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慕容月看着唐浅的脸,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浅浅,两天了,整整两天我都打不通家里的电话,我爸妈的电话一直关机,他们肯定是出事了,不然不会无故断了联系的。”意识到了什么,唐浅的心沉到了谷底,“肯定都是战南琛干的……”

耳边是慕容月愤怒的声音,唐浅沉默了一会儿,忽然放下手中的东西,走到客厅拿起外套。慕容月连忙张开手臂,拦到她面前,“站住!浅浅,你要去做什么!”唐浅攥紧了外套,开口说道,“战南琛是冲我来的,只要我回去了,他就不会连累叔叔阿姨。”

慕容月拦在唐浅的面前不让她离开,“浅浅,你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如果你现在回去,他还不知道会怎么对你!况且,我现在只是联系不上我爸妈,这并不代表他们出事了,就算我爸妈现在在战南琛手里,他也不会对他们怎么样的!”

慕容月拍了唐浅一把,“你就别愁眉苦脸的了!战南琛现在身边有唐倩那朵大白莲,说不定他们一家三口恩爱着,早就把你忘了!”唐浅的心刺痛了一下,还不等她开口,慕容月就又小心翼翼的拉住了她的手。

唐浅抬起头,对上了慕容月担忧劝说的眼眸,“浅浅,我是看着你们一路走过来的,但是战南琛现在已经变了,他满心只有唐倩,这对你是致命的威胁,就当是为了肚子里的宝宝着想,放下战南琛,好吗?”

“战南琛!你特么是不是人?我父母是无辜的!你怎么能丧心病狂的给我爸妈安上这样的罪名!”静谧的书房中,响起慕容月愤怒的质问声。片刻之后,战南琛暗灭了烟蒂,冷冷的抬起头,不紧不慢的开口,“难道不是吗?你绑架我的妻子和未出世的孩子,他们是你的父母,不是帮凶是什么?”

慕容月急红了眼,“战南琛!你要抓就抓我!你把我送进监牢!这件事和我爸妈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毫不知情!”战南琛将身下的老板椅转向落地窗前,背对着她,薄唇微启,凉薄的嗓音溢出,“可以,把唐浅交出来,我保证你父母不会少一根汗毛。”

慕容月双手捏紧了拳头,气的跺脚,“战南琛!你明明就不爱浅浅,又为什么非要将浅浅留在身边?!可别告诉我你动心了!反正唐倩已经回到你身边了,你就不怕她生气吗!”闻言,战南琛的眸子怔了一瞬。

唐浅怕慕容月出事,便留在了旅馆等她。可这么晚了,慕容月怎么还没回来?外面忽然传来一声雷鸣,唐浅心底的不安愈演愈烈,就在这时,手机突然嗡地震动了一下,收到一条短信。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