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与妻书

与妻书

与妻书

作者:夏小礼

分类:古代

来源:七悦

时间:2021-09-14 17:36

评语:却没有等到慕容烈呵斥穆慈的声音。

穆慈慕容烈是哪个小说,穆慈慕容烈小说叫做《与妻书》。穆慈慕容烈小说精彩节选:慕容烈脚底没停,径自往水韵走。离的远远地的,便能听到欢笑声若隐若现传出,走得近一些了,恍惚间能在穆慈脸部见到较淡的笑靥。慕容烈立在原地不动,本来冷厉的神情慢慢的松软了出来,安安稳稳的看见水韵亭子里,一身素白的穆慈,耳尖听着轻风讲话,背后细雨站着给她喊着折扇。

精彩节选

可在我被穆齐那样的人那么热烈的爱过之后,我不愿意,不愿意这么平凡庸碌的过一生。

没有他,于我而言,便是煎熬,我一天都熬不下去了。

穆慈此时耳中听不见任何的声音,她带着清风细语,迅速上了马车,一路上,无论她们说什么,穆慈都恍若未闻。

回到太子府后。

穆慈随口问了一个侍女:“太子呢?”

“太子在书房里。”

穆慈推开她,径直往书房走去,她的脸色实在是太难看了,像是随时都能倒下来似的。

清风细语跟在她身后,生怕她出什么事。

二九在书房门口蹲着,见到穆慈脚步极快的走了过来,他刚要出声,却被穆慈一个厉色制止住。

他从未见过穆慈如此凶狠的眼神,一时间被震慑住,嗓子像是被堵住了,一时之间竟发不出任何声音。

穆慈站在书房门口,刚要破门而入,却听到里头的人提到了穆齐的名字,穆慈动作顿住,朝后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耳朵凑近了去听。

“太子,先前微臣还担心皇上若是知晓了您派人去寻穆齐的事,会起疑心。”一个略微有些苍老的声音徐徐说道,“现在穆齐死了,反而解决了咱们一个心头大患。”

慕容烈眯着眼睛,坐在书桌前,转着拇指上的羊脂玉扳指。

先前一行人谈了些关于北方的战事,到最后话题才转向穆家。

另一个身着暗红色官服的人站了出来,说道:“郑老说的在理,说起这个,下个月宫里会举办中秋宴,届时所有三品以上同僚均需携家属入宫。众所周知,中秋宴又称月老宴——”

他话还没说完,慕容烈眯着的眸子缓缓睁开,深冷的盯着说话的人:“此时莫要再提。”

“可是太子,穆家已经没了,现在的太子妃对您毫无助益。”

“周大人——”慕容烈松开扳指,手指在桌上轻轻敲了敲,神色不虞的开口。

“微臣知道太子与太子妃感情甚笃,可现如今,天家沉迷炼丹,身体每况愈下,活着的皇子里,太子你自成一派,素来不爱与人来往。可六皇子抱着八皇子,有皇后帮扶,朝堂上的势力不容小觑。”

“还望太子三思,切勿因儿女情长,坏了千秋大业。”

说完,周大人苦口婆心,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

慕容烈笑里带着阴沉:“你们知道为什么父皇会立孤为太子吗?”

“愿闻其详——”

“因为父皇觉得自己春秋鼎盛,可朝中众臣却逼着他立储,若是穆家还在,这个储君之位落不到孤头上。”慕容烈笑着,将他揣摩出来的圣意,如实说给这些心腹听。

“即便是如此,太子妃的正妃之位留着,太子可找些家世式微的家族,充盈太子府,为太子开枝散叶。”

后面的话,穆慈都没有听进去,她只听到了穆齐确确实实是死了。

可是慕容烈却骗了自己。

他说,他将穆齐好好的保护起来了。

而她就这么一无所知的被瞒在了鼓里,她就像个傻子,是个笑话。

穆慈突然伸手推开门。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