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明月如霜

明月如霜

明月如霜

作者:燕禹楼

分类:古代

来源:七悦

时间:2021-09-14 15:32

评语:陆小柯便在这时候上门求药了。

《明月如霜》小说主角是陆小柯钟离皓,为您提供陆小柯钟离皓阅读。陆小柯钟离皓小说精彩节选:钟离皓的心略微一颤,却又马上愧疚——她只不过是个凶兽,是钟离家强盛的笑柄,他不应该对她心存怜香惜玉。陆季住的庭院虽不用说破旧,但一看就有一些年岁了。大门口牌匾都裂开了,青石板碎了几元,连大门口的石雕狮子都被邻居们的小朋友摸出了包桨。

精彩节选

这时随从的几个蓝衣弟子上前来喊饿,两个师兄又赶忙去烧菜。临走前二师兄嘱咐她;“小柯,你别着急。我和大师兄想想办法,有了消息就给你捎信儿。”

饭桌上,小柯一直闷闷不乐地,似有心事。两个师兄不住地给她夹菜,“小柯,你多吃些。两天没见你,你都瘦了。”

钟离皓见师兄妹三人情深,却隐隐有些不快。他也不知自己为何这么烦躁,想来定是因为看不惯这三人非同一族类却有着如此情同亲兄妹的情谊。

与两个师兄一比,他这做夫君的吃得安静,甚至说有些冷漠。两个师兄见他如此,嘴上不说,面上已经不好看,似乎在责怪他这高高在上的少主一点都不知道心疼人。

气氛一度尴尬,似乎连钟离皓自己也看不下去了,遂夹了个小酥鱼到陆小柯碗中,嘱咐着:“大师兄炸的小酥鱼也好吃,外酥里嫩的,你尝尝。”

看着陆小柯把那小酥鱼吃下,他似乎也隐隐有些满足感,便又夹了几个。待她吃完,他满足感更甚,侧目看陆小柯也觉得她似乎越发可爱喜人。他一向冷若冰霜的脸上露出了微微笑容,倒是让几个弟子十分诧异。

少主今日吃错药了?他竟也会笑?

傍晚时分,众人回钟离府。眼见着天要黑,恐家主又要责问,钟离皓便提议走小路,抄近路回豫州府。

小路从秭归山脚走,此处是一片坟场。山不高不陡,坡上栽满柏树和杨树,处处是穷苦人家的坟头,新的旧的层层叠叠,颇有些荒凉破败之感。一眼望去,杂草蔓巨树丛生,野犬衔白骨乱窜,在微青的夜色中完全是一片阴森恐怖的景象。

陆小柯掀开车上帘子往外看了一眼,吓得往钟离皓旁边靠了又靠。

“你怕了?”

“我不怕,我陆小柯就没怕过什么!”

可是下一秒马车忽然剧烈晃动,陆小柯却死命往钟离皓怀中钻。

“有鬼啊!夫君救我!”

钟离皓微微一笑,饶有兴趣地看着她死鸭子嘴犟。

突然车停了,钟离皓低声问几个弟子出了何事,未闻应任何答,只有风过树梢发出凄厉的声响在回应。

外面发生了何事?钟离皓掀开帘子查探,忽然发觉马车旁随从的弟子都不见了踪影,只有他们所骑的马还安然无恙跟在马车四周。

奇怪,这是何方神圣,竟能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把几个弟子都绑架走?

阴风四起,周围传来乌鸦声声哀鸣,映着这破败的景色,更是一片凄凉。忽闻前方黑黢黢的树林中一阵“嘶嘶”的声响,只见草木晃动,似有人躲在其中。

“你在马车中好好待着,哪里也不许去!”

钟离皓把自己的少主令牌交给陆小柯,以灵力在马车周围设下结界,自己则拔剑出鞘,运气而行,时刻防备可能的进攻。他行至半人高的杂草丛前,以剑拨开,忽然发现草丛后的树枝上插着一个弟子。他七窍流血,死状惨烈。

是谁下此毒手?正疑惑间,忽然听到背后有个尖利的女声大笑,回头一看,竟是一只巨大的九尾白狐。只见她一只爪子抓着四肢在半空中挣扎乱蹬的陆小柯,一只爪子以成人手掌长的指甲拎着他的令牌,悠悠晃至眼前。

“钟离皓。哈哈哈······竟是又一个姓钟离的,上一个有这么金色小牌的人被我挖了心。”

钟离家等级森严,寻常外姓弟子只是穿着钟离家蓝色的衣服,却无配饰。一般的钟离宗族弟子着蓝衣,带木牌,长老会子弟戴银牌,而历代家主的直系子弟带金牌。若是未猜错,这九尾白狐口中的被挖心的那个戴金牌的钟离家族人是自己的亲二叔,钟离志。

那此白狐就是自己的仇人,九尾狐族长老——兰雅。

陆小柯在半空大喊:“夫君,快跑!”

“你们钟离家,不是一向痛恨我们妖兽一族的吗?为何娶了她?”

那白狐得意笑着,轻轻朝着陆小柯吐了一口气,只见她停止了挣扎,身体也渐渐缩小,变做了一只沉睡的小小妴胡,安静地躺在兰雅的爪心。

“你要报仇只管冲着我来,你放开她!”

钟离皓说着挥剑上前,却忽然被一个蓝衣弟子挡住了去路。定睛细看,才见那蓝衣弟子正是方才挂在树枝上的那个。他挥动着僵硬的四肢飞奔上前来,歪嘴呲牙,瞳孔发红,伏在地上宛若一只准备进攻的狐狸。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