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将军的毒妻

将军的毒妻

将军的毒妻

作者:花未央

分类:古代

来源:青墨

时间:2021-09-14 15:02

评语:将军不要那么说,这是我应该做的

热血中文提供小说《将军的毒妻》精彩章节阅读,温晴瑶沈远的小说精彩节选:“恩。”沈远转过身继续看着操练的士兵们,“只要他弟弟在,什么都不用担心。”雪,漫天飞雪,一望无际的白,没有其他的颜色。“好冷。”一个行走在雪地里的衣衫单薄的女子,她紧裹着那件白色的披风,寒风呼呼作响,披风鼓起。

精彩节选

“路将军大人这样说,温晴瑶不敢当,还望您能放我回去。”为什么要说十日,难道这几天之内要发生什么大事?

“何必这么着急,温姑娘不如在这游玩一番,不枉你此次来江国一趟。”

温晴瑶就知道他不会放人,自己不过就是一个大夫,为什么他要不了自己的命,就将自己囚禁,囚禁自己是为了,为了不让将军的腿好起来。想到这,温晴瑶后背湿透了,即使自己给将军留下了方法,别的大夫说不定早就被路泽收买,那样将军还是不能站起来。温晴瑶眯着眼睛看向路泽,人人都说他是神将,谱写了毫无败仗的神话,可是这背后他使了多少阴谋诡计。她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这回给将军治病的大夫是个好人,没有被收买。

“为什么这样看着我?”路泽抬起头,看着温晴瑶问道。

“什么叫胜仗?”温晴瑶脑子里一直想着其他,一张口她就后悔了。

“对于打仗来说,只要能胜,过程方法什么的都不重要,结果最重要。”路泽优雅的喝了口水,笑着说道。

温晴瑶不再说话,对于一个不择手段的人来说,你还能说些什么呢?

我要逃,要离开。半夜时分,温晴瑶依旧徘徊在床前满脑子都是这六个字,外面还有两个丫鬟在守夜,院子里还有四个人隐在屋顶上的,路泽可真小心,派这么多人来看自己。温晴瑶来来回回的走着,现在她身上一点药都没有,不能做出一些毒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现在温晴瑶面临的就是这个问题。

翌日一大早,京城派来的李太医终于到了,李太医在太医院侍卫德高望重的太医,圣上派他来,可见圣上对左玄多么的重视,不光因为左玄是左老将军的独子,还因为他是最年轻有为的将领,将来必定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李太医一到军营,直接去了将军帐内,为左玄把脉。

“李太医,我这病怎么样了?”左玄担心的问道,一直以来都是温大夫为他看病,现在李太医来了,不知道是不是要用别的方法为自己解毒。

李太医右手把着脉,左手习惯性的摸着自己白花花的长胡子,眯着眼睛,眉头紧锁,良久,“这是谁帮将军看病的?”

“是前段时间来的一个大夫,难道出了什么问题?”沈远惊讶的问道,不过将军醒来就是因为温大夫医术超群,在温大夫之前他已经请了好多大夫,都没有法子。

左玄的心里在打鼓,他一直都很信赖温大夫,他不想温大夫是敌人,不知道为什么,从心里就那么想的。

“没有什么,只是觉得这个大夫医术很好,想和他多多商讨商讨。”李太医摇着头,一副相见恨晚的感觉。

听到这话,左玄提起来的心慢慢放回去,“真不凑巧,温大夫这几日出去了,不然你们能好好的聊聊。”左玄这话一出,沈远看了他一眼,将军这话的意思就是已经将温大夫视为自己的人了。

左玄还将温晴瑶写的施针的那张纸交给李太医,李太医看了之后一副将其他的都抛之脑后,着迷似的看着那张纸,嘴里还不停的夸赞道:“妙啊。”

左玄心情大好的勾起嘴唇,彷佛李太医夸得是他一般。沈远见左玄这模样,眼睛暗下,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温志存一醒来,看到周围不是熟悉的环境,也没有找到姐姐,一屋子里全部都是不认识的人,一撇嘴哭了起来。

左玄他们原本在看书,见温志存醒来,连忙让左良过去安慰,说了半天他哥哥出去一会就回来,才将这小祖宗哄好。

温志存鼻子一哼一哼的,眼泪巴拉巴拉的就往下掉,“哥哥什么时候回来?”

“很快的,存存起来吃饭吧。”左良难得这么温柔的哄着温志存。左玄坐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左良,这个手下平日里都是冷冰冰的,不曾见他露出这般温柔的模样,啧啧啧,还真是温柔。未来的日子,左玄就会拿这件事打趣左良,冰块脸照顾小孩子,怎么看都很好玩的。

三月阳光明媚,微风习习。

吃过午饭,路泽说要带着温晴瑶一同出门,温晴瑶看着他出门还带着十个家仆,一大群人跟在他们的身后,任由着一个丫鬟扶她上了马车,不一会路泽就上来了,“你要带我去哪里?”

“去了就知道了。”路泽看起来很高兴,一身蓝衫穿在身上有些儒雅的风味,还多了一丝妖媚。

温晴瑶不在说些什么,坐在车上安静的等待着,其他的事情都不关自己的事。又因为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好以静制动,她心里还担心着存存,虽然表面上她平静下来了,但是她心里波涛汹涌。

马车行走了大约一刻钟,终于停了下来。

“将军,到了。”外面车夫叫道。

“温姑娘,走吧。”路泽站起身来,笑着对温晴瑶发出邀请。

“将军先请。”温晴瑶跟着起身,当她下了马车才发现他们已经在一个小山谷里,周围没有别人了,那些家仆们已经退到了远处,温晴瑶扭头看了看四周,现在就他们两个了,垂下眼帘,心里想到这是个逃跑的好时机。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