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农家贵女:一品女皇商

农家贵女:一品女皇商

农家贵女:一品女皇商

作者:玉菡公子

分类:古代

来源:青墨

时间:2021-09-14 11:28

评语:陈元回到家后,脸色铁青

南音陈元是哪个小说,南音陈元小说叫做《农家贵女一品女皇商》。南音陈元小说精彩节选:沈熙点点头,跨过陈元新,望着身后的南音,嘴唇在微微颤抖,似乎还在说些什么,但又在羞愧中。陈元新见沈熙脾气很好,便急切地想把李家的这件“好事”告诉他。没人献殷勤,南音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她马上扯他的衣角,示意他不要说。

精彩节选

“关上门!”

李掌柜一声令下,伙计眼疾手快地关了店门,并堵在那里不让二人走。

南音皱了眉头,不善地看着李掌柜,“李掌柜,你什么意思?难不成我们不当了还不行?这是要强买强卖?”

李掌柜精明的眼睛一眯,脸上仍然带着客客气气的笑,拱拱手,“二位,得罪了,买卖讲究公平自愿,强买强卖在下可做不出来,在下只是想知道,你们是什么人,这块玉佩又是怎么得来的?”

南音心道不好,果然这玉佩的来路有问题!可是说不通啊,记忆中父亲陈添长是个正直善良的人,他留给自己的东西,不可能是偷的抢的,这玉佩能有什么问题呢?

且不管这玉佩来路是不是有问题吧,眼下先解决麻烦再说。

南音思考了片刻,改变了自己刚刚防备状态的姿势,站的笔直,坦然道:“这玉佩是偶然得之,具体怎么来的我不便相告,现在我改变主意,不想当了,麻烦李掌柜放我兄妹二人出门。”

李掌柜眼睛一眯,只当南音是心虚,“哼,这块玉佩事关重大,你若要走,留下这玉佩便可!”

“你……”南音气得一滞,就见陈元新上前一步,显然他是明白了目前的状况,以为李掌柜要谋财,想抢了他们的玉佩,壮着胆子护在南音前面,“你们没王法吗?光天化日就扣了我们,还想夺我们的玉佩,我要报官!”

南音头皮一麻,简直被自己的二哥给蠢哭了,这社会经验也太少了,报官?你看李掌柜那气定神闲的样子,像是害怕报官吗?

“报官?”李掌柜一声哼笑,“在下求之不得,刚好查查清楚,这玉佩怎么会在你们手上!”

南音拉了一下陈元新的袖子,示意他退后不要说话。

“李掌柜,我们住在城外三十里的庄子,沈家雇的佃户,这玉佩我不偷不抢,是亡父留下来的,如今我们兄妹落难,才想当了它,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反正这就是事实。”南音知道糊弄不了李掌柜,只好老老实实地正面回答了他的问题。

谁知李掌柜听了噗嗤一笑,嘲讽道:“小姑娘,你当我是傻的吗?佃户家会有这样的东西?不偷不抢?难不成是天上掉下来的宝贝?还有……你可知,这东西是什么来历?”

南音心里叹了又叹,看来今天真的遇上麻烦了!

“什么来历我并不想知道,我只想澄清,我说的句句属实,绝无假话。”南音依然保持着镇定,她现在哪有心思管玉佩的来历,只想赶紧解释清楚,赶紧脱身。

“哼哼,若是说不清楚,那就等着见官吧!”

李掌柜一个眼神,旁边的伙计就立刻上前抢了南音的布包,交到李掌柜手上,李掌柜冷笑道:“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竟敢把温家的东西拿到恒通当铺来当!”

南音心里一沉,她不知道温家是什么人家,但她可以肯定,这温家肯定不是好惹的人家!

李掌柜说玉佩是温家的?那怎么会被陈添长得了去?这期间一定有误会!可陈添长已经死了两年多,死无对证,她该怎么解释呢?南音脑子里一瞬间划过很多念头,唉,怪只怪自己大意,冒冒失失就来当着玉佩!

陈元新一见这情况,冲上来护住南音,“你们干什么!还来!那是我爹留给我妹妹的嫁妆!”

“二哥,别说话。”南音出声制止了陈元新,这时候不能着急,更不能硬来,李掌柜虽精明,却不像是蛮不讲理巧取豪夺之人,一定要冷静!

她面向李掌柜,沉静道:“李掌柜,你怎么敢肯定这就是温家的东西呢?”

闻言,李掌柜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我怎么敢肯定?这还需要理由?它就是温家的东西,温家的传家之宝!这玉佩有两块,一块就在金陵温家,另一块据说当年给温家大姑奶奶作了陪嫁,后来……后来……”

李掌柜说到这里,突然有些不大确定,仿佛有了什么顾虑。

“后来?后来又如何了?”见李掌柜支支吾吾说不下去,南音笑着接了一句,她听得出,这温家大姑奶奶的那块玉佩,很可能是丢了或怎么了,总之下落不明,而且肯定不是被偷被抢了,要不然李掌柜也不会支支吾吾,而是直接控诉了!

那么,自己手上这块玉佩,就不一定是来历不明了,兴许真是陈添长偶然得之,来路正当呢!

李掌柜自己也仿佛想到了什么,摸着下巴仔细地打量着南音,嘀咕着:“不会,不可能啊,没听说生了个……生了个女孩啊……”

南音听在耳里,心中一动,面上却丝毫不动声色。

“你等着,赶巧了,温家三位爷现下正在上元县,我得去问问。”李掌柜说着,抬脚就打算走,又似乎突然想起来什么,吩咐一旁有些摸不着头脑的伙计,“带他们去后堂,先好吃好喝伺候着,千万不许怠慢!等我回来再说!”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