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红粉验骨

红粉验骨

红粉验骨

作者:锦绣

分类:古代

来源:若初

时间:2021-09-10 10:53

评语:计安初对着自己诡异的光滑皮肤不由感叹。

计安初秦肇昱是小说《红粉验骨》中的主要人物,由作者锦绣原创所著,这里为您提供红粉验骨小说在线阅读,精彩内容试读:离她也没有想到什么事,只因为计安初半道截断了她,她也没有想到人是怎么跑出来的,自以为是一人瞎猫撞出去,却把个易安忘在脑后。而她却没有把这几个可怜的丫头放在心上,因为她并没有把这两个丫头送到心上,因为她的胆子很小,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做这些事。

精彩节选

便叫张姑子扭着计安初回了庵堂,自然也不会真把她当姑奶奶伺候,大晚上的丢了个冷馒头给她,又把她关进了原来的屋子,锁了门,只等明日再发买。

计安初倒是不在意,她尽管是个学识书呆,却也不是拎不清现状的,此刻她没有资本反抗两个恶男女,硬碰硬约莫就是打断了腿也逃不过被卖的命运。

不如识趣些,她不认为被卖了有什么大不了的,没有比死亡更不能接受的事了。

卖笑卖身不过是人类物种在生理基础需求满足后的一层更高的追求,或者说是人类物种独有的脱离了本能需求的商业交易,嗯,也可以认为生物交媾不是啥离谱的事,还有比穿越更离谱的吗?

要不说计安初内心是个有很强大奇葩脑回路的人物,如果没有足够强大的内心,大约也没法子天天研究法医人类学这门学科,探索各种人种骨头,以及在面对各类无法形容的场景中保持淡定。

她就着房间里的冷馊茶水把干硬的馒头落肚,勉强算是给自己的身体添了些碳水化合物以供细胞组织能量,爬上才没脱离多久的床,闭了眼。

这副身躯倒有些奇怪,说起来灌了毒药能活原本就是奇迹,不久前还提不起力气,可外头跑一圈,说没力吧,倒也没软成烂泥,反而是吃点东西下去生出些劲道来。

之前酸痛不适好像都消失了。

计安初在奇怪的感觉里就这么睡了过去,也是她真的心大,可她冷静,那边张姑子却不放心,跟崔二嘀嘀咕咕商议:“我瞧着这丫头十分古怪,真把她卖了?会不会不妥当?”

崔二切了声:“你这婆娘就是多心,不过是个弱鸡崽子,能翻天不成?这金窝里头养出来的,有些头脑罢了,知道反抗你爷爷无用,想着少吃些苦而已。”

张姑子还是担忧:“你可没瞧见之前,这丫头要是真聪明哪里能让她家里头赶出来往死了整,那脑袋瓜我瞧着实在是没些斤两的货色,可怎么这会儿不哭不闹的,反而叫我吃不准,总觉得心里头慌呢。”

“咱干这个多少年了,你还不信我?我看她就是死了一回知道厉害了,好死不如赖活着,行了行了,就是个娘们能整甚幺蛾子?再不济,明日我叫麻子来,咱不卖到上京里头去,让他把人往外头送,离了这地界,我看她还能作什么妖出来?”

崔二一番话叫张姑子慢慢放下心来,天也不早,折腾半日她也累了,便同那崔二又搂着一团闹了半宿,睡了。

临了她也没想起来一件事,只因为计安初半道截了她,她也没想到人是怎么跑出来的,自以为是一个人瞎猫撞出去,却把个易安忘在了脑后。

也是她自来没把庵堂里送来的这些穷苦丫头放在心上,易安不过是里头顶小的,胆又小,她压根没想到会有胆子做这些事。

晚上又没想要人来侍候洗漱,所以也没发现人不见了。

第二天天不亮,计安初就被崔二提溜起来捆了手,堵了嘴,蒙上头,两眼一抹黑的带了出去。

也是张姑子实在不放心,一早便让崔二把人送走,原本想叫易安来捆绑个人形裹了芦花被子,放进早备着的薄木棺材里头,不想一屋的另一个小尼跑来只说没瞧见易安。

她心里还存着事,怕回头计家派人来抬棺材露马脚,没工夫多想,只是骂了声贱蹄子又不知去哪偷懒,便吩咐小尼替代了做事。

她平日作威作福的,没少磋磨这些坑拐来的丫头,个个畏她如虎,也没敢跟她说明白人一晚上没回,就给差遣得前脚不沾后脚的忙碌起来。

她这边早早把棺材封了盖钉死,回头只对计家来的说她瞧不得孤苦伶仃的躺着,她们这种出家人慈悲为怀,帮着早些入土,超度念经,也好让姑娘的魂魄早入轮回,少受些报应之苦。

反正她这张嘴凭她舌灿莲花,上京里头哄了不少人家,如今不过死了个被家族弃的,派来的也必然早早完成任务交差,必不会细查,这般她便瞒天过海,不露针脚。

那边计安初朦胧间像是被扔进个摇摇晃晃的笼子,听得外头吆喝之声车轱辘嘎吱嘎吱的,也不知走向何方。

她能听到身边有旁的人喘息,断断续续还有人啜泣,声大了些外头便有人恶狠狠的说道:“给老子闭嘴,要是再敢弄出声响来,爷爷就割了她的舌头。”

哭声戛然而止,只剩些许抽气,外头倒是越发人声热闹起来。

有叫卖声,有招呼声,计安初听了会儿,大约了解她像是在什么货运的车队上,想来她也是货物,身边大约还有几个一样命运的人。

车队显然是出城,外头有查验的声音,但是并没有查检到她这,想必是经常做的,寒暄了几声,便放了行。

又走了不知多久,车马才停下来,听到外头有人道:“此番多谢王老板搭把手,预付的钱两已经送去府了,回头等结了账再把余款给您。”

另一人呵呵一笑:“兄弟不必客气,有事只管招呼。”

两下里又客气了几句,像是分头行动了起来。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