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跋扈王妃复仇记

跋扈王妃复仇记

跋扈王妃复仇记

作者:追情然

分类:古代

来源:阅文

时间:2021-09-09 11:48

评语:此时的一个决定

非常受读者喜欢的经典好文《跋扈王妃复仇记》正在来袭,该小说作者是追情然,小说主角为钟灵玉齐轩王,小说精彩节选:齐轩王从小就沉默寡言,他的内心情感也从不表露出来,可是今天,为了一个素未谋面的小丫头,竟然如此失态,还得罪了自己的兄长,这一点让人怀疑,他的内心情感也从未表露过。因此,在齐轩王去王宫的路上,这件事就传遍了各地。再加上无数次加油,现在都变得面目全非了。

精彩节选

此后,一系列的人,如兵部侍郎、大学士、左都御史等都汇报了情况,皇帝一一听取,并提出解决办法。这一天,早朝又该结束了,正当众人要推出时,皇帝开口了:“还有一件事,钟老将军有个遗女,钟灵玉,现在是她无依无靠的时候了,于是就把钟灵玉送到了那里。”

没有想到这位弟弟从小到大都没有顶嘴,今天竟两次顶撞他,于是他狠狠拍了拍前面的桌子,怒气冲冲地说:“胡闹,你别过火了。”然后猛然从座位上站起来。

皇帝一站起来,一旁眼尖的小太监立即尖叫起来,高声叫道:“退——朝——”众大臣立即跪在地上行礼,而齐轩王看了一眼皇帝离开的方向,也跟着过去了。等这两尊大佛一走,大家都气得喘不过气来,开始大谈起来。三个人一群两个人一起走了。

齐轩王刚回到府中,孙谋就带着宫内的人来传圣旨。队伍浩浩荡荡,好不威武。而且府里的人早已接到信,都早早地等候在门口!

孙谋笑容满面地领着队伍来到齐轩王府,众人都跪下来接旨,山呼道:“吾皇万岁岁,万岁岁,除了万岁。”由于早皇帝下旨,齐轩王不必行大礼——跪着。于是民间还流传着“齐轩王是二帝”这样的谣言,但是皇帝并没有因此而生气,甚至是一点儿反应都没有,虽然成了迷,但久而久之也没人谈。

孙谋笑开了圣旨:“钟老将军的遗女钟灵玉,聪明乖巧,温柔端庄,一心一意爱着,特赐给齐轩王为妃,七年后再嫁,即即送至皇亲国戚。在齐轩府中,不能有任何差错。孙谋读完,合上圣旨,笑意更深地递给齐轩王:“王爷,接旨吧!”齐轩王说:“王爷,接旨吧!”

所有人见齐轩王接过圣旨,都站了起来。尽管每个人都被吓傻了,但谁也不敢说出一个字来。齐轩王府的管家任睿站起来后,立即从衣袖里掏出几锭银递给孙谋。孙管接过银子,在手中颠了颠:“老奴谢过八王爷了,那——老奴就不打搅我了。”齐轩王淡淡地道:“孙总管,好走。”孙谋转过身带着来时的一群人。

齐轩王转身返回府内,门口的人都愣在原地,直到齐轩王走的没有了影,才纷纷反应过来,议论声瞬间响起。小丫鬟们凑在一起,一个先开了口:“天哪!一位王爷要娶妻,我是在做梦吗?”另一位接着说:“怎么啦?结婚需要七年时间!就是不知道要是莫小姐…”丫鬟们你一句我一句地说闲话。总管忽然开口:“行了,大家都闭嘴,这是王爷自己的决定,谁要是再胡说一句,就把他赶出府去。”丫鬟们都闭上了嘴,走到府里去。任睿站在门口叹了口气,他看着齐轩王长大,这个十三岁的少年,本应依偎在父母怀里撒娇,而他却一副老成持重的样子,这么多年来很少说话,连笑容都没有。任睿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无计可施,因为这件事年头太久了…

任睿叹了口气,慢慢地把门关上。门开着的一瞬间,一个小男孩终于从远处的墙壁后面走出来,他的目光深邃地看了一眼紧闭的齐轩府大门,两拳紧握在一起。

齐轩王回到府中,直接来到听雨阁,钟灵玉现在就在那里。就在他进屋的那一刻,门口的丫鬟都俯身向他行礼:“见王爷。”他轻声道:“怎么样?是她醒过来的吗?”齐轩王并不说请起,但是丫鬟知道他性子冷淡,能到这听雨阁也都是因为钟灵玉,不然这里也不至于荒芜这么多年。于是丫鬟们都很知趣地站了起来,老老实实地回答他的话:“回王爷的话,王…妃,妃,身体太弱,一直都在昏睡,没有醒过来。”齐轩王似乎也发觉了这种尴尬的关系,于是轻声咳了一声:“吩咐下,大家都说钟灵玉是钟小姐。还有,要是她醒了,马上派人来通知我。”刚才讲话的丫头听到后道:“请听!”

齐轩王朝那幽暗的屋子里望了一眼,便对剩下的丫鬟说:“你要好好照顾她,一旦醒来,就马上来通知本王。”几个丫鬟一起俯下身,说:“是。”

万事无一不透风,这些事不出半柱香功夫恐怕已传遍京城。如今,茶馆、商店、街头、甚至妓院里的人们都没有一个人不谈这些事。钟总府的富庶一夜被火烧得精光,齐轩王为了求娶钟小姐与皇上吵架…

老百姓本来就爱嚼舌根,现在这种事情又发生了,京城更是热闹得不得了,各种传闻以各种版本流传,不到一天的时间,其他四个国家也都收到了消息。为了纪念太后贺寿,各国前往北齐的队伍也因此增加了一些更为尊贵的人物…

黄昏时分,齐轩王像往常一样安静地坐在屋里点着烛火看书,突然从门外传来一声,齐轩王听见后,慢慢把目光从书本上移开,抬起头朝窗外,看见一只老鹰稳稳地落在窗外的栏杆上。当他伸出手去推开一扇窗户时,老鹰马上飞了进来,又一次落在了他的肩上,他伸手去拽它的腿,老鹰似乎是有人性的,故意和他开玩笑,把脚挪开,飞到另一肩。齐轩王见此也不再拉它,只是把头一歪,微微一笑:“乖,别乱动。”那语气里充满了宠溺,好像是对自己的情人说的。他的脸庞在烛光下显得很漂亮,长长的睫毛上投出一层阴影,老鹰也许也被他的美貌所吸引,当他再伸手去抓它时,它竟然乖乖地不动,任由他把自己的腿扯下来。

齐轩王把一小卷纸条从腿上卸下,他熟练地拆开纸条,却发现上面空空如也,但他一点也不吃惊。齐轩王把手伸进衣袖里,拿出一小瓶紫色液体。他打开瓶盖,把纸条熏了一下。说真的很奇怪,原来上面没有一字的纸条竟显出几行密密麻麻的小字。一声不响,他把那几个字紧紧握住,等他张开手掌时,纸条已化成一团灰了,他轻轻一抖,那纸条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此时,那只通情达理的鹰正歪着脖子盯着他呢!

齐轩王一只手在桌面上,一只手撑着头思考。片刻之后,他突然从袖子里拿出一瓶液体,和上次不同的是,这次是白色的,他拿起桌上的一支毛笔,沾了点白水,同样地写了一张无字书,把老鹰的腿绑起来。

齐轩王拍了拍,意思是“你可以走了”,但鹰似乎很留恋,不愿离开。飞过窗前,又在醉意轩这位齐轩王的住所上空盘旋了几圈,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天色已完全黑下来,齐轩王也无心再读这本书,他将两瓶液体收到自己的袖子里,把书慢慢合上,站了起来。另外一扇窗户也被他推开了,他正负着手站在窗前,凝视着这深沉的夜空,久久地凝望着…

正在这时,听雨阁来了一个丫鬟来告齐轩王,她走得很急,似乎带着小跑似的,脸上全是紧张的表情。酒醉轩的守门人拦住了她:“干嘛?我们的王爷还没醒呢,怎么这么急啊?”这小丫鬟不知是因为走得太急还是太紧张,说话都不利索:“钟小姐醒了…醒了…她…”守门人连忙捂住她的嘴:“嘘,她的,这是我们的王妃,现在的钟小姐。小丫鬟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点了点头。

正当这两个人急得直打转时,主屋的门突然打开,齐轩王从里面走出来。只看见他一身白袍,上面没有一丝褶皱,头发也完好无损地束着,全身上下没有一点狼狈,哪里是刚睡醒的样子。看门人和丫鬟急忙向他行礼:“见王爷。”齐轩王面无表情地看着。刚才你说钟小姐醒了,后面还说些什么呢?”他转过头,看着小丫鬟。远隔六年,沛涵双亲双亡,被人出卖,至今已有六年。多年来,她一直兢兢业业,乖巧懂事,否则就不会被指派去照顾钟灵玉。

在齐轩王的注视下,她把头放低了,说:“回王爷的话…钟小姐…醒…醒了,可是她…一直在哭…”她的话没说完,齐轩王的脸已经冷若冰了,他一眨眼就消失在了酒窝里,直奔听雨阁的方向。惊恐的沛涵一哆嗦,还是守门人提醒她赶紧跟过去,她才想起来,连忙小跑着一路追了过去。

门卫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想明白——刚才他们的王爷是在担心钟小姐?这些年来,八王爷的性子一直都很冷淡,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上心过,今天还真是第一次!

话虽听雨阁与醉意轩各占一席,但相距并不远,齐轩王只用了半杯茶的功夫,便赶到了。但是脚还没踏进听雨阁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喧闹声。声音嘶哑,声音嘶哑…

齐轩王的眉头轻轻皱了一下,可是下一秒还是抬脚进去了,可是自从进了院子里后,他的目光一片空白,思想完全没有。只是身体会随着潜意而走向主屋——声音发源地。

还不知道他已经走到门口,便顺手打开门,走了进去。只看见屋里一片混乱,一个小姑娘又哭又闹,一群丫鬟在旁边劝她,却没有用。这个丫鬟看见他来了,都仿佛看见了救星,顿时都下跪行礼:“见王爷。”这个丫鬟虽然伺候别人好几年了,但是年纪都不大,其中最大的一个只长八王爷几个月而已叫帘香,所以在这里是属于她的发言权。”

帘香满脸焦急地接着说:“王爷,钟小姐醒了,已经醒了,开始不说话也不动,只是睁着眼睛呆呆地望着一处,奴婢说什么也没说,后来好不容易才动了,可是大吵大闹起来,谁也劝不住。沛已经去找你了,没想到你却先来了.”八王爷听完后,望着又哭又哭的小姑娘,说道:“起来吧!大家先走吧。”丫鬟看了一眼,又使了个色,退到门外去。

那小姑娘的哭声在刹那间变得空无一人,显得更加凄惨。齐轩王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到床前,缓缓地坐下,望着她,用非常温柔的声音对她说:“告诉哥哥,你怎么啦?说真的很奇怪,小姑娘听到这话后忽然安静下来,静静地望着他,两人就这样默默地注视着对方,仿佛世间万物都不再运转。

过了一会儿,小姑娘突然转过头来,眨着水灵的大眼睛,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说:“大哥哥,我回家吧。”八王爷也像看着她说:“你家没了,回不去了。”小姑娘不相信地摇头:“不可能,不可能,你骗我的,你骗我的…”八王爷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她,把痛苦尽收眼底,不知为什么心中的某个角落好像突然被震了一下,也是一样的痛。

钟灵玉突然大哭一场,向外跑去。八王爷看到这个,便伸手拉住她,把她拽进自己的怀里。小姑娘只是哭着说:“大哥哥,我的家怎么会没有?”这怎么可能,不可能,你是在骗我…”她哭得肝肠寸断,声音凄惨…八王爷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女孩,心里不由自主地也跟着揪起来。

八王爷转过身准备把小姑娘放回床上,小姑娘却紧紧抓住他的衣服,不肯放手。满脸恐惧的脸缩在他的怀里,整个人就像一头受伤的小鹿,让人由衷地爱着她。八王爷也只好让她缩进自己的怀抱。可是她还是一直在哭,即使这样刺激也不能让人忍受,更别说小孩子了。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