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无良王爷锦绣妃

无良王爷锦绣妃

无良王爷锦绣妃

作者:公子小九

分类:古代

来源:阳光

时间:2021-09-08 15:34

评语:情况颠倒得太过令人满意。

小说《无良王爷锦绣妃》剧情紧凑,情节设置合理,看点多多,值得一看。无良王爷锦绣妃顾畔之夏景容小说精彩节选:这位姑娘,煞气不免有些重,不知道你有什么办法?声音刚落,指尖拂过花枝,素白柔软的花瓣在刹那间被震开,悬在半空中,忽然朝那头疾射而去,那凌厉之气让她的身子瞬间绷紧,那凌厉的气焰已经来不及了...

精彩节选

鬼影低头起身随即很快的消失在夜色之中,晚风一吹,那浓烈的血腥味才淡去不少,地上尸体横七竖八躺了一地,顾畔之手脚僵硬,他的手还放在她的领口上,两人姿势依旧如此怪异,顾畔之一把将他的手拍开冷声道:“放手!”

夏景容没立即放开她,反而更凑近了一些,对于如此距离的触碰,他似乎......并不反感,还没等他细细体会其中不同,那顾畔之心生厌恶,一手甩开了他,又立即离他远了一些,却不料脚忽然被一只手抓住,身子毫无防备的向下一摔,直接便摔在尸体上。

而那装死的黑衣人一跃而起举起刀来便要刺她,如此距离之下,她就算是想躲也躲不了,眼睁睁看着自己就要一命呜呼......

皎洁的月光之下,她微蹙着眉头,像是在认真考虑这几种死法,金钗对比手术刀而言,实在相差太多,瞧瞧他喉咙处那参差不齐的伤口,实在有辱她的名声,那黑衣人身子动弹不得,看着她一脸兴奋的模样,下身一抖,竟有异物排出,那尿味并未让她偏过脸去,反而一脸淡然的看着他说:“忘了说一声,我对尸体的兴趣比较大一些,所以,你说不说也没关系,将你的尸体剖开之后,我也能查到你曾去过什么地方,吃过什么东西,还有......接触过什么人?”

那故意压低的声音如鬼魅一般,不止这黑衣人,隔着一段距离无意偷听的夏景容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从未见过这样的女子,这威胁人的话说来风淡云清,最残忍的话却用如此柔美的声音说来,这种感觉极为诡异,故此,就算他看不到她的脸的,但对她的声音记忆深刻。

“我......我说,是......是太子!”

“太子让你来杀我?”那太子之前不是说事情到此为止了吗?如今怎么又派人来暗杀她?难不成这具身子与那太子有什么深仇大恨,竟让那人非要置他于死地不可?

“是,你放了我吧,求求你放了我!”黑衣人在这连番恐吓之下精神已濒临崩溃!这个女人比魔鬼还更可怕!

顾畔之缓身站了起来,怜悯似的俯视着他,静寂夜色之下,那一身的白影似蒙了一层轻纱,墨发随风飘扬着,那绝美的脸绽放着纯美的笑靥,她启唇柔声道:“忘了告诉你,我这人一向很记仇,你差点强了我,甚至杀了我,所以,你这条命由我终结,放心,我会给你一个最干净利落的死法的。”

黑衣人惊恐的想要大叫,喉咙忽然之间被戳破颈动脉,鲜血狂涌着,身子不断抽搐着,顾畔之直接在他身上绑了一块重石,然后将他拖着扔下了河中,一切动作做来如行云流水般干净利落,咕咚一声,一个生命就这么消逝了,手掌心粘稠着,一股血腥味传来,顾畔之慢慢的蹲在河边清洗着,沸腾的血液慢慢沉寂下来,心底空荡之极。

顾畔之厌弃般的甩了甩手,一转身,却看见近处的一道白影,眉头微皱,手捏紧了金钗,该灭口还是该直接离去?

只听得他开口,声音清冷如玉质:“杀人如此干脆,没想到一个女子也能如此狠心。”

顾畔之脸色微沉,冷声问。

“阁下与那人是一伙的?”

“不,那人我并不认识。”夏景容束手而立,嘴角微抿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素腰曼妙,纤细有度,面目艳美却透着几分戾气,眼色清澈冷冽之极,她的手段勾起他几分兴致。

“这么说,刚才的事情你都看到了?怎么,你是想要打抱不平呢,还是拉我去见官?又或者想以此来要挟我?”顾畔之冷言猜测其可能性,夏景榕忍不住失笑,他有那么无聊?

“都不是。”

“既是如此,那之前那人要侵犯我,你也应该看到了,阁下之前不出手,等到我杀人灭尸了才出现,又是何意呢?奉劝阁下,从哪来滚哪儿去!”

那一句句尖锐的直戳人心窝,夏景容蹙眉,他难得对一人有兴趣,这女子反倒对他避之唯恐不及啊,只是难得一时兴起,如此铩羽而归,岂不是少了点趣味?

“姑娘身上煞气未免重了些,不知你还有何手段?”话音刚落,手指拂过花枝,素白柔软的花瓣霎那之间被震开,悬于半空之中,忽然朝着顾畔之疾射而去,那凌厉之气让她身子瞬间绷紧,想要躲避却已经来不及了......

顾畔之神色静寂,那握着木梳的手紧了些,淡声道:“怕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人来的话......哼。”那一声哼,泄露了她那些许冷冽的味道,对于顾梨珞说的那句话,她依旧耿耿于怀,抿了抿唇角掩去那一丝凌厉,细细的帮红袖梳弄起头发来。

无意识中瞄了一眼铜镜中的影子,神色一怔,这女人......极美,三千墨黑青丝用一只七窍玲珑簪子浅浅绾起,深黑色的眸子流转之间带着几分妖媚,唇色水艳,一笑一颦之间,似魅惑人心般,这样的容貌......

夜色渐渐深了,二更时分依旧没什么动静,顾畔之便打发红袖去睡了,她躺着床上抚摸眉心缓解着脑袋的疼意,慢慢的也进入了浅眠,月色静谧,一个黑影飞檐走壁悄声潜伏在窗前,戳破那纸窗向房内吹了一缕迷烟,半响之后,这才从窗子翻身而入,借着月色细看床上那昏迷过去的顾畔之,直接将人抱起扛着在肩膀上走人,却忽略了那紧闭双眼的人手指之间泛着的一丝厉芒!

砰的一声,一个重物进水中,砸出不少浪花,清水河畔边,一道白影独立那琼花树下,夜色静寂,水流潺潺之声隐约传来,空气中弥漫着琼花盛开的清香味道,听闻那一阵浪花之声才凝神看去,周遭的气息顿起波澜,夏景榕眸色微怔,手指动了动,周遭的骚动便又恢复了平静,远处一女子站在河边似那水中女鬼,头发凌乱着,一黑衣男子身子僵直的躺在一旁,神色惊恐,似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顾畔之手持着银钗,这是她挽发之物,慎而细之的将他另外一只手筋挑断了,空气中弥漫着鲜血的味道,这让她极为迷恋,眼底泛着暗黑的光,银钗尖锐的一端一遍又一遍的从他喉咙处划过,一浅一深,离那咽喉管的位置,差之毫厘,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等待死亡之时!

“说吧,谁派你来的?”顾畔之细声问,这人半夜用迷烟将她擒于此打算悄声无息的杀了她,见她美貌起色心意欲强于她,正当他要扒下她裤子的时候,顾畔之趁其不备便用那金钗直接插入他檀中穴的位置,针入半寸令其陷入短暂的昏迷,随后便用那金钗将他四肢脚筋挑断,如此,他也不能伤害到他了。

她那奇葩师兄对中医银针之术钻研极深,银针刺入某一处能造成什么样的效果,他一一清楚的很,可怜她成了实验对象,后被她用乙醚直接迷晕绑到解剖台上,才算报了仇,不过她因此也暗习了这项技能。

“不说,我就先割断你的喉咙,再将你尸沉小河咯。”声音细腻柔软,低语缠绵,但听在黑衣男子耳中却极为惊悚,想要大喊,喉咙处却被那尖针划来划去,实在连哼哼也不敢啊!

“你杀了我吧,我死也不会说的!”那黑衣人咬牙说着这话,四肢筋脉都被挑断,他已成了废人没有了利用价值,结局也好不到哪里去,顾畔之听言偏了偏头,勾起唇角,眼底光芒暗动,细声道:“是吗?也对,反正那你也没有了利用价值,不过你可以选择死法,你是想被淹死呢,还是割喉?又或者让你全身血液流尽而死?”

她嘴角却是冷冷的勾着,她从来是要么不出手,要出手需得让旁人付出点代价才行,算准了她向前倒下去便会磕着床沿,要不了人命,却能让她痛彻心扉,也算是给她一个教训了。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