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我欲与君相知

我欲与君相知

我欲与君相知

作者:一做二休

分类:短篇

来源:追书云

时间:2021-09-05 09:31

评语:离开了叶廷君,自己大概不能再爱了。

《我欲与君相知》是作者一做二休最新创作的作品,主人公是江铃叶廷君,该小说正文内容在这里看!江铃手足无措,心急地巡查着路面,“还给我!”那就是师哥的平安符,临时出借自身的。叶廷君紧紧按着她,不许她拿出,“你也就那麼舍不得他的物品吗?”江铃脸色红通通,两手拼了命地挣脱,“关你什么的事!”

精彩节选

她朦朦胧胧地想起叶廷君的初恋,为了她,叶廷君远走他乡,日日以酒买醉,最后送进了医院,才遇见了自己,有些似真非真的念头似乎已有定见,“难道是真的?她难道就是,周韵!”

“昨天的事对不起!”叶廷君抱歉地看着周韵,“我已经有老婆了。”

“我不介意的,你父亲不是也有几位妻子吗?”周韵梨花带雨,好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我会和她相处得很好的,她要是不满意,我做小,她做大,好不好?”

书房很静,谁也没有先说话,良久,叶廷君才开口:“我是爱你,可我不能对不起她”

江铃一惊,所以报纸上的是真的!

她转头愤然离去,不想听,不想看,他接下来话已经不重要了。她失魂落魄地奔回房间,锁上门,坐在落地窗的沙发上,拉上窗帘,拼命挡住外面的光线,仿佛这样能庇护自己一般。

“所以还是出轨了吗?”这一天迟早会来,早一点晚一点有什么差别?

那些对话打破了她的最后一道信任,“叶廷君,你,是不是贪心了些!”我只有你了,可你还会有很多她……

夜幕降临,房间没有开灯,江铃蜷缩在沙发上,揪着睡衣的一角,房间里回荡着往生咒。

她的眼泪默默的往下淌,我可怜的孩子,妈妈对不起你。

往生咒一遍又一遍的循环,江铃眼神迷茫的看着墙上的钟,十一点,十二点,凌晨一点,凌晨一点15分20秒……还是睡不着。

咔嚓一声,门开了,是叶廷君?他怎么回来了?!

“我回来了!”他站在门口,门外的灯光在他身前投下一片阴影,江铃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觉得他身上沉寂的气息让她紧张不已。

江铃没有动,她浑身紧绷,盯着门口的叶廷君。

叶廷君伸手打开灯,刺眼的灯光让江铃下意识闭上眼睛,

他走过来,头枕在江铃腿上,深深嗅了一口,她身上隐隐约约的香气,让他的心得到了片刻的宁静。

江铃睁开眼睛,看着他疲惫的面孔,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

两人都没有说话,空气中流动着平和的气息,大概是气氛太好,叶廷君翻身抱住江铃的腰,江铃也渐渐淡定下来,有一瞬间似乎两个人都意放下彼此的隔阂,忘记以前的一切,好好的生活。

“给我按一下。”叶廷君自热而然地拉着江铃的手放到太阳穴,有意或无意不想破坏这短暂的宁静。

江铃一愣,以前,很久以前,久得都记不清了。他们也是这样,他的事业刚刚起步,她在读研究生,两个人每天都在沙发上抓紧一切在一起的时间腻歪,缠绵,似乎怎么都不够。

江铃表情复杂地给他揉着太阳穴,脖子上的项链垂了下来。

叶廷君抬眼看着她,眼神一寸一寸的巡视着她的每一寸肌肤,突然,他的视线凝住了,停在了她的项链上。

何家的传家宝,只会传给何家媳妇的项链!

他呼吸陡然变得急促,手指一用力,就将项链扯了下来,江铃痛得惊呼一声“啊!”

叶廷君盯着她白皙的皮肤上留下的一圈红痕,尤为刺眼。

扔了他们的结婚戒指,带上何锡的结婚信物,她让他如何相信她!相信她和何锡之间根本没什么?!

江铃惊慌失措,着急地巡视着地面,“还给我!”那是师兄的护身符,临时借给自己的。

叶廷君死死地按住她,不让她动弹,“你就那么舍不得他的东西吗?”

江铃面色通红,双手拼命地挣扎,“不关你的事!”

叶廷君的心被她这句话刺的鲜血淋漓,你还记得你是我的妻子吗?凭什么就我一个人在痛苦?凭什么你对我要这么无情?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