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明月不曾下西楼

明月不曾下西楼

明月不曾下西楼

作者:夏雷炮

分类:短篇

来源:追书云

时间:2021-07-22 09:51

评语:记住,尽好你做妻子的本分,为我弟弟开枝散叶,这是你唯一的用处。

《明月不曾下西楼》的作者是夏雷炮,热血中文提供夏雷炮原创小说阅读,明月不曾下西楼小说精彩节选:没来得及细细想,穆西楼又一次紧紧抱住了她柔软的腰肢。纪明月不再激烈地挣扎,虽然疼痛的感觉仍然十分明显,而她的心底却像是在黑暗中突然亮起一道光芒。一道光亮打在纪明月的脸上,她朦胧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穆家江边别墅的白色羊绒地毯上,身边空荡荡的。

精彩节选

穆西楼身子往前探了探,剑眉挑了挑,长眸眯了起来,颇有些不屑与鄙夷地说:“口口声声说心疼东风的人是你,现在还想跟我谈条件?怎么,这些钱不够买你这具廉价的身体吗?”

“可是西楼,心疼东风和嫁给东风,是两件事啊……”纪明月急急忙忙想要解释。

“别胡搅蛮缠,穆家没有让你无偿付出。”穆西楼的语气不耐烦起来。

纪明月被他戳到痛处,长长的睫毛垂下去,小脸十分苍白:“不是的!”

她心中挚爱从来都是穆西楼,却并非穆东风,可是她现在没办法反口。

“不是就好。”穆西楼站起身,轻轻地跺了跺地毯,“只要安安稳稳地做穆东风的妻子,穆家不会亏待你。不然的话,你那个苟延残喘的弟弟,恐怕就活不了多久了。”

他在威胁她!

纪明月心中绞痛,却还想抓住最后的机会解释,“西楼,你听我说……”“别废话!”穆西楼随脚踢开纪明月伸的手,“记住,尽好你做妻子的本分,为我弟弟开枝散叶,这是你唯一的用处。”

纪明月的心彻底沉了下去,其实这份豪门婚约,在穆西楼的眼中,只是买下了她的身体,给残疾的穆东风留个后。

穆西楼说的每一个字,都扎在她心底最脆弱的地方。

她来不及告诉他,自己深爱的人是他,对穆东风就只是单纯的心疼与同情,可是当初为了赚钱,应聘穆东风的高薪私护时,她没有这样说,现在,恐怕也已经来不及了吧。

纪明月的泪水不知何时爬满了脸庞,她抓起笔,匆匆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低声说:“你放心,我会尽到义务,求你帮我把弟弟转到最好的医院……谢谢穆总。”

回到家,弟弟已经睡着了,消瘦的小脸看着让人心疼,纪明月连忙把他吐脏的衣服和床单都洗干净,刚躺下休息,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纪小姐,合约已经生效,请务必在今晚九点到江边别墅。”

合约生效,她,要开始履行所谓的夫妻义务了吗?

眼前闪现过曾经穆西楼迷人的笑容,可如今他就这样将她拱手送人。

他真的就忍心看着自己去身有残疾的穆东风身下承欢,他就真的愿意自己给穆东风生孩子吗?

伸手摸了摸弟弟额头上的汗珠,纪明月心中绝望极了,可是,她清楚地明白,在最短的时间内让弟弟得到最好的治疗,这是她唯一的选择!

……

“小姐,到了!”出租车司机的声音打断了纪明月的走神,纪明月赶紧付了车费。

想了想弟弟被病痛折磨得脱了形的小脸,纪明月伸出手去,推开了别墅沉重的木门。

安静的客厅没有开灯,只有纪明月突兀的脚步声,她不知道怎么开口,只好又硬着头皮往前走了两步。

这沉闷的黑暗笼罩在她的身上,让她十分不自在。

忽然,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在她的身后响起,紧接着,一条有力的臂膀一把就将她拽倒在地毯上。

“啊!谁?”纪明月尖叫起来,可是她口中的声音还没完全发出来,嘴唇就被一阵湿热给堵住了。

纪明月就像是一只被大象踩在脚下的小蚂蚁一般,拼命地想要推开压过来的结实胸膛,结果只能是徒劳无功。

“不要啊!不要!”巨大的恐惧感让她无助却又毫无办法,只能使劲挣扎着。

男人随即压了下来,炙热的手掌急迫又粗鲁地抚上她脆弱的连衣裙。

“求求你!放过我……”纪明月哭着求饶,却换不来男人的一丝怜惜。

强烈的刺痛感几乎要将她撕裂,她哭喊到再也无法发出声音。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