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惟怨冬雪不知意

惟怨冬雪不知意

惟怨冬雪不知意

作者:欧耶

分类:短篇

来源:追书云

时间:2021-07-21 14:26

评语:宁婉心如死灰,从此叫出不来“锦之”。她的在所不辞,她的此生无悔。

由欧耶原创小说《惟怨冬雪不知意》讲述了宁婉顾锦之的故事,文章精妙绝伦,扣人心弦。欧耶小说精彩节选:宁婉伸开手挡在重阳的身上,闭紧眼睛,听见那又粗又长的刑棍掺杂着声响而成。顾锦之一惊,赶不及停手,只有收了绝大多数力度,或是打得宁婉“噗”的吐流血来。“你活腻了?”他着手她柔弱的肩部,见到嘴巴血迹,感觉色调不太对……

精彩节选

冷不丁听到她带着几分质问的语气,顾锦之蹙眉,回以不耐烦。

“妇道人家,问那么多干什么?”

宁婉捧起桌上已经干得坨了的面,憋住眼里的湿意,既然没多少时间了,就不要在乎了吧。

“我去给你下一碗长寿面,很快……”

“不用了,没什么好吃的。”顾锦之愣了愣,冷淡拒绝。

对他来说,这面就像眼前常年苍白单薄的女人,难看,难吃。

宁婉苦笑,今天是他的生辰,可他早就不需要她陪,也一定收到了比长寿面合心意的生辰礼物。

将喉间的苦涩和腥味一起咽下去,她说:“就吃一碗……”

“你烦不烦人?说了不用就不用!”顾锦之蓦地低吼,看到她似乎吓得呆了,又将语气放缓。

“有件事要跟你说,我要娶平妻了。”

还是这么快来了,吝啬得一点准备都不肯给她。

宁婉攥紧的手背青筋突突,颤声道:“不行,我不同意。”

顾锦之剑眉蹙起,道:“你觉得本座是在征求你的同意?”

“你再给我半年,最多半年……”她颤了颤,卑微到了尘埃里,顶着他冰冷的眼神,哀求。

“没时间了,沛儿有了身孕。”他懒得问缘由,转身走出房间。

“锦之,我也没时间了。”宁婉隐忍的泪大颗滴落在地上,“面,也是最后一碗了。”

她缓缓走到院中,将那些续命的药埋到土里,就像是埋葬自己这辈子的求而不得。

三日后。

锣鼓喧天,礼炮齐鸣,指挥使大人高调铺张成亲。

喧闹声传到宁婉的落英苑,声声刺破耳膜。

她像个雕塑坐在凉亭中,只因顾锦之一句“病怏怏的晦气”,而不能出现于人前。

这府里天大的热闹,也与她无关。

宁婉眼里浸满苦涩,心口一阵窒闷,还来不及掏出帕子,就猛地咳了出来。

一口发黑的血溅到石桌上,诡异地冒着丝丝寒气!

侍卫重阳情急地扑过来扶住宁婉。

“怎么会这样?大小姐,你的药呢?”

“没用了,不吃也罢。”

宁婉痛苦喘息着,手里的帕子转而去擦拭血迹。

“我去找顾大人来!”重阳刚要转身就被宁婉死死拉住,身子顿时僵滞。

那双手,好冷,好像没有活人的温度!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