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天王小说_最强天王小说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小说 >

最强天王小说阅读

最强天王小说阅读

发表时间:2018-05-21 09:58 作者:

这里为您提供《最强天王》小说,该小说男女主是张琛殷柔,小说文笔成熟,内容新颖,值得一看。张琛殷柔小说精彩节选:张琛有些郁闷了,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先是把光头哥给得罪了,接着有把刺青男给收拾了。 元立在工厂里等张琛的消息。

精选内容

收拾了一波又一波的人马,张琛有些郁闷了,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先是把光头哥给得罪了,接着有把刺青男给收拾了。

元立在工厂里等张琛的消息。大老远的就看到张琛踩着一辆破旧的电单车回来。

刚刚折身的时候,张琛让元立开车先回去,自己则踩着电单车返身回了医院。毕竟,手中还握着郝馨手枪的子弹,如果这些子弹丢了,郝馨被记一次处分是少不了的,而且,自己也逃脱不了责任,医院门口有视频监控,只要放慢速度来看,自己根本无法逃脱罪名。

“四哥!”元立急忙迎了上去。

“嗯!”张琛随意的把电单车靠在了一旁。

“光头哥那帮犊子就给了二十万!咱三辆车都还吗?”元立在这件事情上拿捏不定主意,毕竟,光头哥在湖滨市还是非常的吃得开。不到必要的时候还是不得罪的好。

张琛抬起眼皮瞥了他一眼,问道:“咱当初怎么说的?”

“十万一辆车!”元立站的笔直。

“那现在呢?”张琛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元立眼睛一亮,笑道:“四哥,我这不是为了咱考虑吗?光头哥多少在湖滨市算是一号人物,咱能不得罪还是尽量不得罪!”

啪……

张琛直接在元立的额头上来了一巴掌,骂了一句:“娘希匹的,一点出息都没有!你也不看看,你把人家光头哥两次打进了医院,还把他大哥也做进了医院,讹了人家三十万了,你还没把他给得罪吗?”

元立挠了挠头,嘿嘿的笑了起来:“是,四哥,我知道了!”

五十步笑百步,反正已经得罪了,为什么不索性得罪下去!张琛点了点头,带着元立走进了工厂,些许没事干的小弟也都在工厂里面转悠。

“四哥!”

那些个家伙见张琛走进来,纷纷站了起来打招呼。张琛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他围着三辆车转悠了一圈。三辆车中,路虎成色最新,奥迪一般,五菱面包嘛毕竟是用来拉人的,平日里用的最多,恐怕是最旧的。

“四哥,你说咱把哪两辆车还回去?”元立流着口水,毕竟混了这么久,还从来没有一辆代步的工具。作为一个小帮派的老大,多少有点虚荣的欲望。

“瞧你这点出息!”张琛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说:“既然答应了还给人家,就得说到做到,以后咱发财的机会多了去,还怕没车吗?”

“是是!”元立急忙点头,说:“四哥教训的是!”

张琛指了指五菱面包和奥迪,说:“这两辆车先还回去,路虎咱自己留着用!”

元立眼神一愣,其实他也是这么想的,毕竟,路虎开出去多帅气,多有面子啊。但是,五菱面包似乎更实用,毕竟这车容量大,马力足啊。一车十来个人,满城的转悠绝对不是问题。

但是五菱面包,是杀人、越货必备工具之一啊!一个电话,两辆五菱面包可以拉来二十多个人,所以,元立又有些疑惑,是不是把五菱面包留下?但是想来想去,又感觉五菱面包太便宜了,毕竟一辆五菱面包只需要五六万。

“元立,这些钱你管着,开个账户,然后把钱存上去!”张琛从电单车后备箱内取出了三十万,从里面抽了一沓人民币塞进口袋,剩下的丢给了元立,说:“这个算是咱帮派的资本!”

“四哥,这个你就不厚道了!”豹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门外走了进来,光线拉出一条狭长的阴影。

“扯淡!”张琛对着他吐了口唾沫,说:“我什么时候不厚道了,我告诉你,这些钱又不是清水堂一家的!这是我电厂社区兄弟们一起发财的资金!”

豹子一听,脸色微微有些红,刚刚在门口听到张琛把从光头哥那讹来的三十万交给元立,他顿时急了,现在想来,自己似乎有些浮躁。他面红耳赤道:“四哥,您天天说发财,这也算是发了笔小财,啥时候带兄弟们发大财啊?虽然这三十万来的容易,但终究不是个办法嘛!”

豹子的话确实有些道理,毕竟,这钱来路不正,而且豹子门和清水堂两个堂口的人加起来估摸着都有将近百人了,所以三十万算下来确实不多啊。

“呵呵!”张琛嘿嘿一笑,抽出一支利群烟,笑道:“你慌什么!这次从光头哥手中把运输车队给弄出来,咱就算是走上实业的第一步了!”

实业才是真正的发财真理,也是社团漂白的王道。

张琛很清楚,元立和豹子都想走实业这一条路,但是却苦于没有资金。现在手头上有了三十万,也算是小有资本了,但是,如果用三十万来盘个店面,或者弄点其他的实业到也可以,只是来钱太慢。

“四哥……”豹子和元立几乎同时跨前了一步。双眼泛着光芒,似乎要把张琛一口吞下去。

“喂喂,我可不是从断背山上下来的,你们停住!”张琛急忙退了两步。

“噗……”

两人险些喷了出来,郁闷的说:“四哥,您就赶紧说吧!我们……我们要怎么做呢?”

张琛叼着一支利群,在一旁的机器上坐了下来,偌大的工厂内,一群小弟打牌的打牌、戏耍的戏耍。这日子过的太无聊,总该找些事情出来做。

“搞运输,炒房!”张琛眯着眼睛,吞云吐雾。一阵浓烟把张琛的神情淹没在其中,这让豹子和元立着实无法看清楚张琛的神情。

“四哥,咱也没那么多资本啊?还参与炒房呢!”元立无奈的叹息了口气。现在湖滨市的房价都涨到五六千了,三十万能买多大的面积呢?别说炒房,炒厕所还差不多。

“啪……”

张琛直接在元立的脑壳上敲了一下,骂道:“元立,你小子脑袋怎么不灵光呢?”

一旁的豹子咧着一张大嘴笑了起来,内心欢喜不已,暗道,元立这小子是该打,平日里总和老子作对。

“豹子,你笑啥?”张琛看着豹子一脸的傻笑,两颗噌亮的大门牙露了出来,张琛问道:“你说说,咱该怎么办?”

若说打架,豹子哥还有那么点技术含量,但是说到做生意,他脸色立刻刷白了下来,暗道,难道自己也要步入元立的旅途吗?

“四哥,这个……这个我还真说不来!”豹子尴尬的笑了笑。

“算了,我也没指望你们!”张琛无奈的摇了摇头,说:“咱有车队,有人马,那咱就从小坐起,拉沙子,搞土方!或者去做木料!这些都是一本万利的事情啊!”

元立和豹子并不是太懂,听的云里雾里。不甚明了。笑了笑:“四哥,既然你说可以,那咱就做吧!”

反正钱是四哥讹来的,不用白不用。

“行了,不和你们扯淡了!”张琛直接把烟头弹在地上,说:“找两个小弟,把车给人家开回去,然后拍派两个机灵点的小弟在医院盯梢,另外,看看你们手底下有没有会修车的,毕竟以后成立了运输车队,恐怕咱得保养车啊!”

张琛这叫未雨绸缪,兵马未行,粮草先动。

“是是!”豹子和元立纷纷点头。

张琛直接上了路虎,点火,松离合,踩油门。路虎发出阵阵嘶吼冲了出去。沿着电厂社区内的破损水泥路,上了五一南路,转向了建国路。

刚行驶没多久,张琛一脚踩下了刹车,嘎吱……

车停在了公交车站台。张琛探出脑袋,看着那个护士小美眉,问道:“我送你回去?”

护士小美眉一看这车竟然在公交车站台停,刚准备破口大骂,却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这……这不是自己今天在医院里超级能打的那个帅哥吗?

“好!”上官婉儿急忙点头,一头钻进了副驾驶,也不怕张琛是不是人口贩子或者杀人犯、流亡犯!

“你的车?”上官婉儿好奇的问道。

“嘿嘿,借的!”张琛嘿嘿一笑。

“是病房里那几个人的吧?”上官婉儿露出一抹诙谐的笑容。

“你怎么知道?”张琛诧异的问道。

“不告诉你!”上官婉儿嘿嘿一笑,闭口不言,随即扭头看着窗外。张琛扫了她侧面一脸,白皙的脸蛋,凝脂如玉,小巧高挺的鼻梁甚是可爱,在加上一袭护士服装,着实有点制服诱惑的感觉。上官婉儿有些撑不住张琛赤裸裸的目光,脸色一片红潮,娇嗔道:“坏人,你看什么看?”

“呃……”张琛一愣,笑道:“嘿嘿!你家住哪?我送你回去?”

“真的?”上官婉儿斜着眼眸子盯着他,笑道说:“本小姐今天给你一次请我吃饭的机会,看你会不会把握!”

说这话时,上官婉儿心跳的非常快,毕竟这可是她第一次如此主动的和男生说话,以前在元校的时候,别校追求自己的男生可是一大把,从来没见过自己这么主动。

“行,那我可得好好的把握这一次机会!”张琛笑了笑,一踩油门,路虎呼啸着朝好吃一条街狂奔而去。上官婉儿扭头看着窗外,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浊气。暗想,嘻嘻,这家伙竟然答应了,也不知道他会带我去哪吃饭呢?据说,一个男生带女生出入的吃饭场所就能过看出他对女生的心思。

嘎吱……

车直接在大排档的门口停了下来。上官婉儿脸上一阵鄂愣,难道就是在这里吃饭?上官婉儿扫了一眼外面,竟然是孔目江畔的好吃一条街,这里可是最脏最乱得地方啊。地面上到处是夜晚烧烤时留下的残羹和垃圾。白色的塑料袋到处都是,一次性筷子和包装纸也洒落一地。路边上似乎还渗着丝丝的黄色渍迹……

“下车,到了!”张琛淡淡一笑。

上官婉儿有些把持不住了,但是,事情已经到这一步了,只好无奈的走下了车。其实,倒不是她多么的娇生惯养,也不是她多么的讲究,只是,这小吃一条街的环境实在让人有些不淡定。夜晚的人群,谁会在意这么多?吃完烧烤,垃圾习惯性的一丢,啤酒成箱的喝,自然需要上厕所,随便找路旁就地解决……

“我们……我们上哪吃饭?”上官婉儿脸色有些不自然。

“呵呵,我带你去一家!”张琛非常自然的伸手拉着上官婉儿的柔荑般的小手。上官婉儿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他拉着前进了。当她反应过来时,脸色一片通红,嘴角勾起一抹微微的笑容。

两人进了一家叫‘好吃点’的餐厅。这是一家湘菜馆,张琛比较喜欢吃湘菜,索性也把上官婉儿也拉了过来,甚至连问都没问一声人家小女生是不是喜欢吃湘菜。没办法,谁让咱四哥就是一个恋爱的雏儿……

“这……”上官婉儿好奇的打量了餐厅一眼,似乎还能看的过去,比起外面的环境,简直有天壤之别。地上噌亮的地板,干净的木头桌椅,洁净的窗帘布都让人耳目一新,餐厅内冷气十足,上官婉儿好奇的问道:“张琛,你经常来这里吃饭吗?”

“倒也不是!”张琛笑了笑,说:“平时和朋友过来喝喝酒,聊聊天!一般情况下都是自己做饭!”

“你自己做?”上官婉儿一愣,问道:“你爸妈呢?”

说道爸妈时,张琛脸色有些不自然了,从一年前回到湖滨市开始,他就从来间断过寻找自己父母的下落,只是一年多来,动用了多方的势力,似乎都没有结果。

“对不起,我说到你的伤心处了!”上官婉儿急忙道歉,偷偷的瞥了张琛一眼,她震惊的发现,张琛的眼眸里竟然宛如一口古井深邃不已。

“没事!”张琛淡淡的笑了笑,说:“我十年前离开家,一年前才回来,回来的时候我爸妈已经不在以前住的地方,所以,我暂时还不知道他们在哪!”

“这样啊!”上官婉儿一愣,笑道:“湖滨市就这么大,要找个人还不容易吗?”

“是啊,可是我找了一年也没找到!”张琛淡淡一笑。

“要不,你把你爸妈的资料给我?我来帮你找?”上官婉儿眼珠子一转,解释道:“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嘛!”

张琛暗自想了想,似乎她说的也对,刚何况自己也不好拒绝,毕竟人家是好意,便点头答应了下来,通过手机发送了一封彩信到上官婉儿的手机里面,里面包含了张琛父母的大部分资料,然后还有二老的一张合照。

“行了,我保存起来了!”上官婉儿笑了笑,说:“我会时刻帮你留意的!”

“谢谢!”张琛道了一声谢!

很快,饭菜上来,张琛双眼入神、全神贯注。端起碗筷吃饭的速度把上官婉儿吓了一跳,其实张琛吃饭的速度并不乱,而是有条不絮,吃起饭来一口是一口,只是速度实在让人瞠目结舌,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还真难以想象这个世界上有吃饭这么快的。你见过吃饭包干的人吗?一碗饭一分为四,一口一份,四口可以吃掉一碗饭!

今天,上官婉儿算是彻底见识到了世界上最牛逼的吃饭方法!

“唔……你怎么不吃?”张琛含糊的说了一句,然而吃饭的速度并没有放慢下来。

“吃!”上官婉儿急忙点头,筷子轻轻挑起一点米饭放进了嘴里,慢慢的咀嚼,她刚吃第一口的时候,张琛已经干掉了一碗,接着又盛了一碗……

上官婉儿的一双美目甚是好奇的打量着张琛,这个大胃口的男人为什么浑身充满了神秘?如此能打?而且还不怕警察?调戏了美女警察不说,还抢了地头蛇的座驾……

饭后,开着车,张琛带着上官婉儿一路齐驱并驾把她送回了城东区的林苑小区。林苑小区是湖滨市新建的小区,里面的绿化和健身设施都非常不错,有林荫小道,又地下停车场……

张琛直接开到了上官婉儿家楼下。

“你……你不上去坐坐?”上官婉儿算是间接的邀请吧。

“不了,我还有事!”张琛淡淡一笑,露出一抹迷人的笑容,上官婉儿一愣,随即脸上浮现一抹羞涩的笑容,嘟了嘟嘴,说:“既然你不上去,那就算了!”

随后,她飞快的朝楼上奔去,生怕张琛发现自己羞红的脸蛋。

见上官婉儿上楼,张琛挂了倒挡,直接急退,一个漂亮的甩头动作,朝小区门口冲了出去。上官婉儿一口气跑回了家,连身上的包都没有放便冲上了阳台,却只能看到那路虎远去的背影。

“啧啧,婉儿,今天是不是有人送你回来?”上官婉儿的老爸跟了过来,却没发现楼下有任何的异常。

“才没有!”上官婉儿瞥了他一眼,说:“老爸,你别每次都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我身边行吗?”

上官浩是上官婉儿的父亲,上官家族是个古老的中医家族,针灸、穴道之术精通,那都是祖上传下来的宝贵财产。只可惜到了上官婉儿这一辈是个女孩子,所以没法学习上官家族祖传的医术,但是,上官婉儿并没有放弃学医的热衷,她报了元校,为了自己的理想而奋斗,做一名白衣天使,她的理想是,把善良传播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老爸这不也是关心女儿的终身大事嘛!”上官浩诡异的笑了笑。

“切,人家才不要你关心呢!”上官婉儿白了他一眼,脸上的羞红朵朵,哪里逃得过上官浩的眼神。上官婉儿经受不住老爸的直直的目光,飞一般的逃回了自己的房间。

砰的一声把自己的房门给关的紧紧的。

“嘿嘿,小妮子,竟然春心大动啊!”上官浩嘴角勾着一抹诡异的笑容盯着上官婉儿房间的门,抬眼看向了小区门外……

房间里,上官婉儿抱起一个大熊娃娃,娇小的拳头在娃娃的胸口拍打着,一边拍打,一边嘴里念道:“没良心的家伙,人家请你上来坐,你还不来,哼,谁稀罕你来!”

上官婉儿放下了手中的娃娃,眼珠子一转,立刻从包里拿出手机,打开了那一封彩信。仔细的观看这封信息的详细资料,随后跑了出去……

张琛开着路虎上了环城高速,在湖滨市的郊区有几条河,湖滨市搞建筑用的河沙几乎都是从这几条河里采集上来的,这一次,张琛就是冲着这一批河沙而去,既然有了运输队,接着就该搞一点东西才行。

林牧场是湖滨市的一个边陲小镇,淮河、孔目江、上江三条河流的交汇点就在这里,所以,这里成了采砂的重要地点。在林牧场已经聚集了好几家采砂公司。彼此之间明争暗斗,只是这些张琛并不知晓。

停车之后,张琛用一支烟收买了一个路人,从他的口中几乎把林牧场的大部分情况都搞了个通透,在这里一共有三家采砂公司,一个是三星采砂场、一个是西门子采砂场、另外一个是淮河采砂公司!并且,他还从路人的嘴里隐隐的知道似乎这三家公司都存在矛盾。

张琛告别了路人,便决定亲自上门去看一看。沿着碎石小路,一路朝前走去。

“我草!”一个光头男子带着一群戴安全头盔的采砂工人,手持沙铲,追着一伙人狂殴!一边打还一边骂:“草你马勒戈壁,让你采砂越线,难道你不知道这是谁的地盘吗?”

被殴打的一群人明显人少势薄,一边后退一边抵抗。可惜耐不住人少势弱,处处吃亏。

都说兔子急了还咬人,人少的一伙人逼的退无可退,个个逼红了眼,操起砖头冲上去,见人敲人,见鬼敲鬼,一时间似乎形势急转。刚刚还嚣张无比的人群急忙后退,纷纷退上了几辆后八轮火速的退走。现场留下一地的碎玻璃和一群满头流血的采砂工人。

“老板,我们不干了!”其中一名工人把头上的安全盔丢在地面上,哭泣道:“天天过这样打打杀杀的生活,我腻了,与其如此,不如回家抱老婆养孩子算了!”

“就是,我们也不干了!”一群的工人纷纷起义。

领头的男子浑身淌着鲜血,无奈的站了起来,叹息道:“既然你们都不想做了,那就算了,这沙场我找个时间腾出去,兑换了钱就给大家发遣散费吧!”

张琛一听,心头一愣,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真是上天待我不薄啊,刚想要什么就送我什么。张琛急忙走了上去,把领头的男子拉到一旁,递了一支利群上去。问道:“哥们,你是这三星沙场的老板?”

男子接过烟,点了点头,疑惑的问道:“没错,怎么了?”

“你这沙场要转让?”张琛开门见山,也不绕是弯子。男子疑惑的盯着张琛,摇了摇头,说:“不,不转让!”男子叫钱三星,一个典型的老油条。有怎么可能会一口气答应下来。暂且不说这沙场他是否真的需要转让,他肯定不会直接说出来。作为商人,他知道欲擒故纵的道理。

“你刚刚不是说要转让的吗?”张琛疑惑的问道。

“刚刚是刚刚,现在是现在!”钱三星撇了撇嘴,看了张琛一眼,说:“你去找别家吧!”

张琛皱着眉头,看着他浑身是血的样子,这就奇怪了,难道刚刚自己听错了不成?张琛瞥了一眼钱三星的眼睛,立刻露出一抹释然的笑容,他拍了拍钱三星的肩膀,说:“行,既然老板不同意转让,那便罢了,你们好好坚守阵地!”

张琛临走时,对那些工人说:“我刚刚和你们老板谈了收购的问题,他说他不同意转让,算了,你们好好抵住西门子和H采砂公司的压力吧!”

工人一听,顿时不干了,刚刚老板还答应大伙说要把采砂场给转让了,然后把钱分给大家当遣散费,现在倒好,有人上门收购场子,他竟然不答应。

钱三星立刻傻眼了,这小子竟然这么阴险,他可从来没有想过要转让采砂场,刚刚之所以这么说完全是因为要安抚工人的心。否则,工人都跑光了,有这么个采砂场的空壳有什么用呢?

张琛说完,正准备离开,工人们立刻把钱三星围了起来。

“兄弟,请留步!”领头的工人急忙喊住了张琛。

“怎么?又要转让了吗?”张琛回头看了一眼被工人团团围住的钱三星。他正一脸的苦笑,无奈的点头,说:“算了,我服了,转吧,反正我也受够了!”

既然同意了转让,接下来一切都好办了。张琛以二十万的极低价格把整个场子盘了下来,一艘采砂船,还有量沙等工具。

“兄弟,你够狠啊!”钱三星无奈的叹息了口气,凝重的拍着张琛的肩膀,说:“想必你来之前已经对林牧场有了个大概的了解吧?否则你也不会这么鲁莽的盘下我的沙场!”

张琛皱着眉头,疑惑的看着钱三星,虽然知道三家沙场有矛盾,但是,一些深层次的问题还是不懂,便请教了钱三星,在钱三星的点拨下,张琛这才知道自己盘下了一个大麻烦。

林牧场三家采砂场,就属三星沙场最弱,而H采砂公司实力最强,他们都是靠着国泰集团的支持才有今天的这般规模。国泰集团是湖滨市著名的房地产企业,已经承建了湖滨市多个小区。甚至现在的市政府办公大楼都是国泰集团承建的。

其次,西门子的规模也比三星要强上几分。林牧场的规矩很简单,三星和西门子每个月五分之一的采砂量必须归H采砂公司所有。否则会被他们无条件的踩下去。

H采砂公司势力强大,所以三星和西门子只能照规矩办事。被人掠夺,必须从别人身上抢回来,于是,西门子仗着比三星势力强大,每个月几乎都和三星有暴力冲突。其实西门子的目地很简单,就算不能把你从林牧场赶出去,也要从你身上拔几根毛。

张琛听了之后眯着眼睛抽烟,烟雾缭绕,火星很快烧到了烟嘴。

“钱老板,多谢你的忠告!”张琛拍了拍他的肩膀,嘿嘿一笑,说:“这些我会注意的!”

很快,张琛打电话通知元立把二十万转到钱三星的账户上。盘下一个沙场的消息立刻传回了电厂社区,那群小罗罗一听顿时乐了。没想到咱这群天天靠着偷电缆,偷钢筋换烟钱的家伙也能够混上实业,看来跟四哥走果然没有错。

一群的小弟纷纷毛遂自荐要去采砂场工作,虽然苦点,但是能够感受到实业所带来的兴奋啊。豹子和元立马上安抚下所有小弟,当即需啊怒用抽签的方式来决定去沙场工作的人。

最强天王

最强天王

  • 评分:10
  • 简述:精彩都市生活
  • 来源:掌中云
  • 作者:佚名

他到底是何人,为何要装扮成平民混迹在都市。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热血中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